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婚外沉沦 »  029 最初的爱(结局)

029 最初的爱(结局)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 029最初的爱(结局)

四个人围着桌子吃饭,然后一起看电视,一直到晚上睡前洗澡的时候,我现,自己竟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跟他闹过别扭。这让我开始佩服起自己的理智来

细细想来,我根本没有必要因为这件事情而生气。

以前我不是也一直把他当慕铭吗?

可现在,我很清楚地知道,我爱的是他。

而他,也为我做了那么多。所以,他的想法,也跟我是一样的吧?更何况,那么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又怎么值得我去吃醋?

至少在某些程度上,我该自信一点,自信他爱的是我。

我安慰着自己,才走出浴室,就被fl外的他拿着的手机摄像头拍了个正着。

“干什么?”我不高兴地望着他,难道他不知道我正在囚为照片的事情而郁

闷吗?

他将手机放好,“这样以后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也能看看你。”

我沉默着,坐在镜子前看着他帮我吹头,那么认真的眼神……“慕诚。

“嗯。”他应着,眼晴却没动。

“为什么,你爱的人会是我?”我总觉得,能够遇见他,是自己太过幸运,可是,当知道自己跟他的初恋女友有些像的时候,便忍不住把那当成理由。“为什么不能是你?”他松开我的长,坐在我身边,将头靠在我的肩上,“你很漂亮……”

“呢……”在他身边,比我漂亮的大有人在。

见我不满意这个答案,他想了想,“还有……”

我期待着他更有说服力的答案。他板着一张严肃的脸,手指却伸进了我的睡衣里面去,“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

没有他这轻浮的动作,我可能会更相信他的话。

因为刚洗过澡,睡衣里面空空如也,他很快摸到我的Ru房。我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一起了,甚至曾经以为,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在一起。

“冷……”我试图躲避他冰凉的手,却越贴近他的身体。

他抱住我,将我放到床上,望着我的眼晴,说:“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注定要在一起。比如,慕诚跟以深,还有,我们的身体。”

我的脸一定很红,鄙视他的同时,又忍不住佩服他……他怎么,总能将*的话说得这么理所当然?

在我躲避他眼神的时候,他笑了起来,低下头来吻我的唇。技巧性十足的深吻,更重要的是,能够从中感觉到他的深情。我突然就不记得很多事情,比如,他跟许瑜在我最痛苦的时候结婚,又比如,他的初恋情人……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好像通通都在一这瞬间消失了。

上一次跟他这么安心地在一起,应该是上个世纪的事情吧?

我们憧憬着幸福的未来,却不想会绕了那么远。慕诚似乎也想起了些什么,他吻完了,没有继续下去做点别的,而是将我抱进怀里,脸埋在我的脖预间,他说:“以深。”

“怎么了?”我摸着他的,手指忍不住伸进他柔软的丝里面去。“想些事情。”他闷闷的声音。

“嗯?”这种时候,这种情况下,想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他缓慢地将头抬起头,修长的手指很有·叶心地t,l着我的额头,“在想我为什么这么爱你。”

“慕诚。”我忍不住笑起来,笑他的矫情,也笑我这么容易就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开心。

他说:“在爸妈受伤的时候,在你跟杜御风离开的时候,在你跟他说要结婚的时候,甚至,很多很多个瞬间,我都想放弃了,可是,闭上眼,我又想看到你……时间长了我都不清楚,是你真的那么好,还是我的记忆模糊了,为什么就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你,是件多么无聊而又枯燥的事情。”

(02)

我不怀疑他的话,囚为,他所说的这些,我深有体会。越是他不在身边的时候,就好像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能够镇补那个位置。

我闭上眼晴。听到他问:“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用什么东西可以回报你。”

他满足地笑起来,“这个还用想?我要你,要你一直都在我身边。”说到这里,他开始不安分起来,睡衣很快被他脱掉,他吮吸着我的身体,我很快有了反应,我们很快契合在一起。

灯光下,他汗湿的在我的眼晴里闪闪亮亮的,脸上仿佛镀了一层金粉。我能够感觉到他身体的一部分在我的身体里面,久违的充实与满足。身体在高潮的余韵中痉挛的那一刻,眼前闪过很多幸福的场面。

我靠在他胸前,望着他的眼晴,“慕诚,我想跟你结婚,还想要个孩子……在这之前,我们得先回去,在这之前至少让爸妈知道。还有,我会带你去看我的爸爸妈妈……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一下子把这所有的一切都做完。”好像这些都轮不到我来说,我慢慢坐起来,后悔地望着他,“我是不是太心急了?"明明他刚刚才跟许瑜离婚。

明明我之前还信誓旦旦地对自己说着,绝对不要让他因为我而破坏他自己的婚姻。

慕诚郑重地.点头,“嗯,我也觉得太心急了一些。”

他这句话完全熄灭了我的热情,我躺回床上,说不出的失落。

明明他只比我小两岁还不到,可是,身为男人,他还年轻,作为女人的我却深刻地觉得,自己正速度的老去。

“生气了?”他从身后揽住我,光洁的胸膛贴着我的后背,伸出一只手在我面前。

“什么?"

“看看。”他等着我扳开他的手指,掌心是一枚闪亮的戒指。

“慕诚……”这一切来得有些突然。

耳边传来他无奈的笑声,“本来以为这枚戒指永远都送不出去了,却没想到还有派上用场的那一天。”

“什么时候准备的?”我意外地望着他。

他把戒指套在我的手指上,“有件事情你可能不知道,其实,从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就在脑海里把你变成我的了。”

“说什么呢?”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他,是要跟慕铭结婚的时候,“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还只是小孩一个。”

他望着我,目光无比的复杂,随后笑起来,“可能,我比你想象中的更爱你

我感觉自己已经习惯了他那些随手拈来的甜言蜜语,并未将这些话放在心上

(03)

跟杜御风打过招呼,我们很快回了家。刁、美一进门就叫奶奶,婆婆见着她的时候,都快哭了,看着她的模样,我不由得反省自己当时的离开,是不是太任性了一些。

吃饭的时候她不住地埋怨我带走刁、美这么久都不回来,对于我跟慕诚重新在一起的时候,她一个字都没说。公公也没说什么。

晚上睡觉的时候,睡的是我的房间,慕诚的房间里,还有他跟许瑜的东西。他们才刚离婚,这里的东西都没来得及整理。我想我真的是很小心眼,明明我的房间里,不是还有慕铭的东西?慕诚却一点都不在意,

躺在慕诚身边,我忍不住想起许瑜,不知道她跟杜御风怎么样了。早上给杜御风打电话的时候,从他的话说中现,他并未跟许瑜在一起。因为他说过,从她结婚的时候,他就已经死心了。

可是,许瑜之所以答应跟慕诚离婚,多多少少都是因为他吧?可是他却那么固执。

在家里呆了两天,我带慕诚去看了我的爸爸妈妈。见到慕诚的时候,他们并没有那么大的反应。以前反对的原因,是因为我跟慕诚之间的差距,可是现在,慕诚跟许瑜离了婚……虽然我并未觉得这中间有什么差别,可是这却成了爸妈态度转变的理由,至少,他们觉得,这样,我跟慕诚的差别也会小一些。离开半年之后再回来,重新在一起,突然之间,好像所有的阻碍都不见了。所有的一切,甚至比自己预想中的展得更加顺利。

只不过回来的时候,竟然遇到了苏景良。这座城市并不像省城下了那么大的雪,院子里很干净,我和慕诚到家的时候,苏景良正站在院子里。这是他久居的城市,会出现在这里并不意外,不过他会到家里来,应该是许瑜的关系吧?见到我跟慕诚,他的态度冷冷的。我们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最后还是小美打破了沉默,她看着苏景良,“景良叔叔。”

苏景良不好再摆出那副模样,“我陪许瑜来收拾东西。”

“慕诚,你上去看看吧。”毕竟他们一起生活过,可能她是最后一次回到这里,如果他都不去看看她的话,也太说不过去了。

慕诚似乎正有此意,听了我的话便上了楼。

公公不在家里,婆婆跟许瑜在楼上,客厅里空空的,苏景良跟看我进来。对他我并没有什么话可说,经过这些事情,两个人之间,如同陌生人一般。

可他还是开口了,“你跟慕诚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比起之前,他此刻的话更显得理智,可见他并不是带着情绪说这句话的。

(04)

我没有回答苏景良的话,幸不幸福这种事情,我想只有我自己才会知道。婆婆很快下来了,有她在招呼苏景良,我上了楼。许瑜正好从她跟慕诚的房间里出来,眼眶里喻着泪,却在努力强忍着。比起杜御风,她更爱的人自然是慕诚。虽然她决定放弃慕诚挽回那个爱着她的杜御风,可是,面对离婚,她心里不可能一点都不难过。

看到我,她的眼泪落了下来,走过我眼前的时候,她低着头没看我一眼。我站在走廊上,看着楼下的她和苏景良出了门,看着她抬起头来的那一刻,似乎在缅怀些什么。

苏景良拍了拍她的肩,为她打开了车门。

直到他们离开,慕诚才走了出来。他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自己下楼,留他一个人呆着,“我去帮妈做.点事。”

周末,我跟慕诚去了度假村,他去工作,我去玩,带了小美一起去的。相较于春天跟叶颖来的时候,已经改建过很多,不过那些原生态能保留的,却依然保留着。

我们房间的隔壁,就是美音阿姨和萧叔的房间,不是约好来的,却碰到一起,这让我多少有些开心。晚上吃饭的时候,还见到了美音阿姨的女儿。我一直都不知道她还有个女儿,以为她就是一个人,因为之前她从来没有提过。陆月比我长一岁,有个跟小美一样大的儿子,两个小孩一见面,就玩到了一起。难得小美有个玩伴,我很开心,以前她可以跟三姐的两个孩子玩,可是自从车祸之后,她就时常一个人,性格也越来越孤僻。

这世界上总有些人会让你一见如故,比如我跟陆月。明明只见了一面,却好像认识了很久。

一起泡温泉的时候,聊了一些她的事情。孩子是她前夫的,离了婚之后她出国,一直没有回来,如果不是因为美音阿姨要结婚,可能她都不打算回来了。我想她一定是被那个男人伤了心,才会有这样的决定。

她说:“我妈能够在这时候找到她深爱的人,我挺替她高兴的。看着她幸福的样子,突然就觉得,原来这世界上,还有爱情可以相信。”

她的话语中总有孤单的味道,我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来安慰她。

从温泉里出来的时候,却看到慕诚跟一个女人在一起。

慕诚背对着我,我只看得到他的背影,可是,我能够看得清楚那个女人的脸孔,她的样子―那是慕诚的初恋情人,那个照片上的女孩。虽然时间隔了很久,她已经褪去了那股青涩,可是因为跟我太相似,所以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陆月就在旁边,有些担心地望着我,“以深……”

“陆月,你先回去吧!”我的拳头握得紧紧的,指尖掐进掌心里面去。这些天的幸福,让我已经忘了这茬,却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巧会出现在这里。

(05)

她看着慕诚,眼中是因为与他重逢而难掩的喜悦。“听说,你离婚了。”

“是啊,怎么?”慕诚的回答出乎意料的平静,我本来以为他应该很生气,

话语中却完全感觉不出来。又或者,他在努力克制着自己?

“我也离婚了。”那个女人说,“慕诚,这些年,我一直想着你,关心着你

的事情。包括,你跟你嫂子的事情……”

不曾想她竟然会提到我,我突然间很不舒服。

我赶时间。我见过她。

慕诚的语气中微显出愤怒,“希望你直接说重点。”他的初恋女友笑了起来,“在那之前我一直在想,你怎么会

我}

想着跟你嫂子在一起,明明有许瑜那么条件好的女孩才明白,慕诚,你忘不了我……你还爱着我对不对?

,直到见到你嫂子之后,要不然你不会跟她在一起

心中的疼痛随着那个女人的话一点一点加剧。虽然我自己也想过这些,但当这些话从另一个女人的口中说出来的时候,还是让我很不舒服。

慕诚没有搭理那个女人的话,抬脚打算离开,那个女人却跟上去,从身后抱住了他,“慕诚,我们回去,我们回去好不好?以前是我不好,是我错了,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是你。那时候是我太年轻……”“放手。”这是慕诚冰冷的声音。

我望着一直缠着他的那个女人,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眼眶已经热热得有眼泪快要流出来。

“我说过,跟她在一起,你不会幸福……”身旁突然想起苏景良的声音,不知道他怎么会来这里,不过,听到他这么说,我好像也明白了,我刚刚所所看到的一切,并非巧合,而是他有预谋的安排。

因为知道我跟慕诚在这边,所以他特地把那个女人带来了这里。

“你不会觉得自己很无聊吗?"

这时候跟他说话,都让我觉得有些多余。

他将手伸向我的脸,“我只是想让你看清楚,在他的世界里,你到底算什么。我只是不想你被他骗了,以深。为什么你就不能跟我在一起?以前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我跟你道歉,至于慕诚,他从来爱的人都不是你。”

我不知道我还能说.氛什么,“我以为你已经想明白了。”

以为他已经死心了,却没想到,到现在,他依然如此。

那个女人出现心中涌出的疼,再加上苏景良的手段让我觉得厌恶,心乱作一团。我只不过是想要幸福而已,为什么就那么难?

我推开苏景良,想回去房间,他却跟上来,拽住了我的手腕,“林以深。为什么你从头到尾,就不肯看我一眼?"

“我才想问,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放过我?”我挣扎着,真是受够了这个男人。最初遇到他的时候以为他是个好人,可是……现在,他彻底破灭了最初留给我的印象。

“以深。”刚刚离开了的陆月又走了回来,听到她的声音,苏景良立即松开了我的手,不过这一幕还是被陆月看到了。

苏景良是个爱面子的人,被人撞见这样的场景,表情立即变得尴尬起来。我庆幸于陆月的出现,却看到他俩相互愣着。

(06)

直到陆月跟我介绍说:“以深,这是我跟你说过的,我前夫。”我才知道他们的关系。

这大概就叫做,人算不如天算!苏景良想着让我难过,特地安排了那个女人想让我看清跟慕诚的关系,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的前妻。

这世界上,不管好人坏人,总会有他自己的弱.点,对他来说,陆月便是他的弱,点。

虽然他想过要得到我,想要我跟他在一起,可是他并未真正的爱过我。陆月,他的前妻,才是他真正爱过的女人。―这一点,从他看陆月的眼神我就能看出来,那完全不是一种概念。

他望着她,近乎无语,许久才说了一句话,“你~一回来了?"

能让一个没心没肺,厚颜无耻的男人,在她面前手足无措得像个孩子,除了真正的爱,我想不出来别的理由。

回到房间,慕诚已经回来了,他抱着电脑坐在沙上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好像那个女人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我爬到床上,将自己埋进被子里,眼泪一瞬间像大雨一样汹涌而出。

如果拆穿那一切,我跟他的关系,就彻底结束了吧?

我却是那么没用,到了现在,还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慕诚上床来,将我揽进怀里,想跟我亲密,我推开了他。

“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他不解地望着我。

“你就没有话要跟我说?”我大概知道他跟那个女人不会再回去,可是却还是想听他坦白跟那个女人的事情。至少,现在,我想听他说清楚,我不是那个女人的替身。

可是他却只是皱了皱眉,装傻似的看着我,“要我说什么?"

“没什么。”我没再说话,将自己藏起来。作为替身的事情,让我一夜未眠。似乎也渐渐能够明白,当初他恨我当他是替身时的感受。

早上慕诚起来的时候,我在收拾东西。我的忍而小性再也让我无法忍下去,我怕自己再呆在他身边,会忍不住对他生气。他坐床上坐起来,看着我一言不的收拾东西,“怎么了?"

“我想先回去。”我沉着声音说,心中像长了利一样的难受。

“可是我这边还有事,不是说好多呆两天的吗?昨天才来今天就走?”他望着我,“以深,你怎么了?"

“没事。”我只是想在离他远.氛的地方冷静冷静,等我想清楚什么都好了,而不是在这里为了这么一件事情跟他争吵。“我要回省城去,会所里还有些事情

他走到了我身边来,将我拉进怀里,“可是我想让你在我身边。我们说好的事情不是还有很多没做吗?还有,就算你不工作,我也会养你。我不想看你在杜御风那里工作。”

他的话让我更加烦操,我推开他,“不是养不养我的事情。房子,小美的医药费,都是杜御风给的,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他帮助我,我为他工作,不只是为了钱,还有欠他的人情。”

(07)

我承认最初为杜御风工作的时候,并不怎么信任他。那时候总担心他是为了许瑜才想让我离开慕诚,一心提防着他。所以他提出给我房子,为小美支付医药费,我替他工作的时候,我没有拒绝。

因为那时候我只有一个人。我担心自己把钱全部拿来给刁、美住院的时候,他如果翻脸,我会无路可走,所以才会想着留下那笔钱,那样,至少不会把自己逼到绝路。

现在,小美的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我依旧替他工作,却已经不再只是当初的心态,更重要的是,他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支持我走下去的人。

慕诚望着我,突然有些生气,“你现在跟我在一起,却还为他工作……他们都以为你跟杜御风是要结婚的人,以深,你把我置于何地。”

我有些愣,可是现在的问题不是这个。

我跟杜御风的事情,根本就不是问题,毕竟我们又没有亲口说过什么。可是慕诚,在你心底,我到底算什么?

我直视着他的眼晴,里面有我看不透的东西,我的眼泪终于还是忍不住掉了下来,我听到自己一字一句地对他说:“我把你置于何地?我当你是我最爱的人不是谁的替身,不是谁能取代的人,你就是你……这辈子,除了你,我不会再爱别人。可是慕诚,你爱我的心,是不是一样的?你确定你爱的人是我,不是别人的替身吗?你确定你心中只有我一个人吗?"

他的目光有些犹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昨晚,来找你的那个女人。我跟她长得像,我知道……为什么你会爱上我?为什么你想要跟我在一起?为什么许瑜在你身边那么多年,你都没有爱上她,却在见到我之后,就改变了主意?难道不是囚为她吗?从我看到她照片的时候,我就认出来了。可我以为,那些都是过去,直到她出现在你面前,我才现,我比我自己想象的小,‘眼。”

意识到自己在他面前失控地说出这些话后,我就开始后悔了。明明想过一个人慢慢冷静下再好好跟他沟通,明明不想这件事情成为跟他之间的矛盾,可是现在,却是自己让自己变得难堪。

我低下头不去看他的眼晴,拿了自己的东西,“我回去了。”

他大概是没想到不愿让我知道的事情还是被我知道了,有些愣,直到我打开门快出去的时候他才跟了上来抓住我的手。手中的行李被迫松开,他的身子欺压上来,将我抵在门上,唇狠狠地压下,带着些粗暴的吻,很快被他吻得疼。“慕诚,你放开我……”为什么明明是他的问题,却好像是我的错?他这样的反应,让我的心突然没有着落,因为完全不明白他想要做什么。清晨的欲望来得尤其猛烈,我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他身体的反应,直到吻得我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他才松口留给我呼吸的余地。

他喘息着,望着我,目光如同海藻般纠结,“我对你的爱,一点都不比你少。一早我就说过,我可能比你想象中的更爱你。原本有些事,我从来都没打算说可是看来现在,我不得不说。你说你是她的替身……为什么就不想想或许她其实才是你的替身?"

(08)

“她是我的替身?那怎么可能?”我不明白他的话。因为他跟那个女孩交往的事情,肯定更早。

慕诚轻笑了下,“看吧我就说,我比你想象中的更爱你。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爱你,可是以深,你根本不记得我们的初次相遇。想必直到我们真正有关系以前,你都不会记得我的样子,对吧?"

我望着他,说不出话。我必须得承认他所说的。

因为我跟慕铭结婚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学生。在我眼里不过只是个小孩,除了他是慕铭的弟弟之外我对他没有任何深刻的印象。

第二次见面是慕铭出事,他回来,那时候,我整个人都在囚为慕铭的离开而疼痛,又怎么会关心他长什么样?

直到喝醉酒那一夜之后,我才意外地现,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跟慕铭如此相似的人。

因为他跟慕铭相似,我才记得他。慕铭比我大四岁,比他自然大了快六岁,当我认识慕铭的时候,他在我眼中就是一个无比成熟的男人,我从未见过他青涩的样子,自然不会觉得那时候还是学生的慕诚跟他有相似的地方。

慕诚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没有听到我的答案,他低下头来吻我,“他们都说,爱情得爱得深的人注定是输家。我第一次见你就爱上你,你却压根不记得我们相见的地点。因为你,我第一个交往的女孩都是你的影子……到了最后,我不过是我哥的一个替身,才有了接近你的机会。你知道当我见过你,爱上你,却又立即知道你是我哥女朋友的时候,是什么心情?你不是好奇我为什么会这么爱你?因为初次见面的匆匆一瞥,之后对你的认识,都是在我哥提起你的时候,他总会说你的好处,说你的优点……是时间和记忆美化了你,这么多年的想象已经将你刻进我的骨子里。我想忘记你,可是我怎么能忘记?”说到这里他有些委屈的皱起眉,“现在,你竟然为了一个像你的女孩而吃醋?"

“慕诚……”我被他这一席话说得有些惜,“我没想过……”

“没想过什么?”他看着我,自潮道,“没想过我会那么卑微地爱了你很多年?"

“对不起。”我有些难过地抱住他。

他匀了匀唇角,“觉得对不起我?我曾经觉得你是我的劫难。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跟那个女人交往?我不想跟你说这些,我是个跟故的人,从我哥跟嫂子结婚以前我就爱着我的嫂子,我从头到尾都惦记着你。可是偏偏我又不想让你知道我这一面,那是我自己的事情。可是现在你逼我说出来……”

我抬起头,他的表情中,有种如释重负的味道,却又夹杂着一种更加莫名的情绪。

他抬起我的脸,认真地亲吻,然后松开,他说:“这些事情,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这是我藏得最深的秘密……我哥离开的时候,我甚至想过一定是我想要得到你的怨念太重了,才会导致我哥的离开……所以我从来没想过跟你说这些。”

我从来都不知道,在他爱我的背后,还藏着这样的秘密。当我听完他说这些的时候,我只有一个想法,我一定要爱他,更爱他。

只有这样,才不会辜负他这么多年的等待。

去餐厅吃饭的时候,我看到了那个女人,她看到我,主动跟我打招呼,“你好。

她跟我说了她跟慕诚的事情,说我不过是她的一个替身,我望着她,兴致淡淡地附和,最后什么都没说。有些事情,我自己明白就好。

尾声

回到省城的那天,整座城市都在忙碌着张灯结彩迎接圣诞节,慕诚带我去了一个地方。

整个学校被覆盖在皑皑白雪中,能看到学生从校园里走过。我裹着厚厚的围巾跟着他走在林荫道上,突然想起很多事情。

那是大一新生刚入学不久的秋季,慕铭已经开始工作,跟我见过面我从校外归来,路过这条林荫道的时候,有一年级的男生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找我借一块车戈。

这是他跟朋友打赌输了的惩罚游戏,向路过的人借一块钱。

他连着问了几个人,我是唯一借给他的。他的同伴就在不远处,笑得很诡异,其它人都担心是捉弄人的圈套没有理会他,我一直比较迟钝,根本就没有想过那么多,便借给了他。

这件事情我很快忘了,却没想到他直到现在还记得。

慕诚在我身边,手放在口袋里,他的背后是冰天雪地,不同于记忆里那个阳光温暖的秋天,他望着我,想起那天的事情,微笑着说:“从我见你第一眼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不过很快就在我哥的手机上看到了你是他的女朋友。命运有时候真的会捉弄人,我不过是拿了你的一块钱,便把一辈子都赔给你了。”

推荐阅读: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诱惑人的好嫂子美女老师的同居诱惑

新书推荐:《 乡村女人》《 出轨的妻子》《 互换女友 》《 荒村野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