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村官:艳满杏花村 » 被全村给轮了(今天的最后一更,求订阅哦)

被全村给轮了(今天的最后一更,求订阅哦)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女村长 Nvcunzhang.com 】

于归农想起身更加的使劲,可是手被绑在柱子上,他使不上劲,终于他再一次的喷发,那年轻的女人的得到了满足,于归农也痛苦的呻吟了出来。1他再次软倒下去,可是五分钟之后又进来一名女子,于归农开始有了绝望,心里骂道,该不会是车轮战吧,最让于归农郁闷的是,自己的意识还在,可是身下就是不听使唤。

那女子也是自己坐在于归农的身上晃动,两个人的黑色地带互相摩擦着,女女子更加卖力的扭动,胸前白花花的晃动,让于归农情不自禁的去抓着眼前的晃动,他竟然有些抑制不住了,于归农想翻身将女人压在身下,可是没有办法,因为被绑着,所以他拱起腿几个猛冲一股热流袭来。

女人也到了高峰,先是一阵颤抖,然后蜜水突然也喷薄了,滑腻的于归农更深入的喷射。又是一波***过去,于归农终于有些萎顿了,两个小时里,三次尤其是药物的刺激下更加的持久,这是很伤身的,两个小时过去了,药物的劲头终于开始退却了,于归农的宝贝也开始要进入休眠了,软倒在那里。

但那个漂亮女人显然没打算放过他,让人又拿了一碗绿绿的汤汁,于归农一看就知道自己刚才喝的肯定就是这个东西,自己眼下不能再喝了,再这么下去,说不定真的要精尽而亡的死这了,为了个鬼子村把命搭上,不值当,尤其还是这种死法,估计死了都闭不上眼,于是于归农紧紧的闭上嘴。

那漂亮女人也不急,拿了个漏斗,她使劲的朝于归农的腿踢去,于归农吃痛叫了出来,就在他叫的一瞬间漏斗被塞到了嘴里,卡到了上下牙齿中间,女人一阵猛灌,药汁进入了于归农的嘴里,他呛的好一阵咳嗽,每咳嗽一下就有大口的药汁喝了下去,于归农呛的眼泪都出来了,心里把这女人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榍。

过了一会药效又开始发作,于归农再一次傲然挺立,进来的女人拉着绳子将于归农放坐下,她环抱住于归农尽可能的让于归农进入自己,于归农又是一个冲刺,女人得到了满足,女人显然也想满足于归农的***,她将手穿过于归农的胯下,揉搓着于归农两边的柔软,舒服的于归农硬就射了出来,那女人兴奋的不似人叫。1

陆续的又来了两个,于归农觉得自己的下身火辣的疼痛,可是真的还是控制不了,唯一发现的是他持久的时间越来越短,由开始的一个小时,变成了二十几分钟就喷射了,这也让后进来的这几个有些不满意,不过于归农的粗大和硬挺还是给了她们不少的满足的,漂亮女人就一直在一旁注视着,有的时候甚至还跟着自摸呻吟着。

第一天,整整十个,饶是于归农壮的跟牛一样也虚脱了,一直到晚上,才有人喂了于归农点小米粥,于归农知道这在鬼子村待遇算好了,一般只有坐月子才能吃到,这明显是让自己补元气的,可是一想到第二天,他想该不会还是要继续这样吧?此刻他盼着村里的谁发现他没有回去,赶紧来找自己,这样自己就能得救了,不然非死这不可独。

第二天就没第一天那么多年轻貌美的了,有几个已经一看就是三十多了,但于归农的***是不受自己控制的,他的腿软的不行,但是于归农还是咬牙挺住了,即使年龄大,他也膨胀着抽送宝贝宝贝,女人附在于归农身上,于归农则对准洞穴,一个猛子又狠狠的进入。女人用胸口的丰满摩挲着于归农的***,每一次都让叫出来,于归农自己也因为***,发出了呻吟。

“嗯,嗯,啊,嗯!”

“啊!干我!”

“啊,嗯,干!”

于归农这次算是真的得到了满足,一连七天,每天都十次以上,干活至少四五个小时,这一次于归农真的吃不消了,哪怕灌药,他都要好长的时间宝贝才能苏醒,而且那个漂亮的如蛇蝎一样的女人,一次一次的加大药量,终于她知道于归农快到极限了,旁边也有女人提醒她,再这么下去于归农要真出了事可就麻烦了。

那女人又给于归农灌下最后一份药,过了一个近一个小时于归农才有反应,漂亮女人让其他女人都出去,自己再一次包裹着于归农的进入,因为得到了于归农的硬挺,她满足的狠狠的咬在了于归农的肩头,郝颖一耸一耸的帮助着于归农进出,于归农也因如此放纵而忘情的呻吟着。

于归农于归农的肩头布满了牙印,身下已经破皮出血,但他仿佛毫无痛觉的发泄着,终于他挺不住了,一个猛烈的进入后深埋在那女人的身体里,而那女人的下身竟然发出了‘噗噗’的响声,显然是到了高峰的鸣叫,终于于归农喷射了出来,整个人却陷入了黑暗!

见于归农昏死了过去,漂亮女人也

是一阵担心,不过她仿佛懂一些医术,她把手搭到于归农的脉搏上,发现微弱但还算平缓,说明他只是透支的厉害,她留意到于归农的下边已经破皮出血了,皱了皱眉头,找了个药膏给于归农摸上了,又给于归农穿好了衣服,把兜里的现金留了下来。

让村里的两个小伙子趁着天黑拿着于归农的车钥匙,把于归农送到了于归农距离村子百米外隐蔽起来的车子上。于归农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在疼痛中醒来,他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下,发现背后有些柔软,他疲惫的睁开眼睛,俨然发现自己竟然在自己的车里,要不是身上的疼痛提醒自己,他真想当做了个梦,一个噩梦。

于归农摸索着掏出手机,给村里打了个电话,要大宝和郝颖来接他,他说完了位置就再次昏睡过去了。

于归农再一次醒来已经在医院里了,身上有女人的抓伤、咬伤已经处理了,a市的大夫给于归农检查的时候一再问道,需不需要报警,她的表情明显的是于归农遭受了非人的虐待,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果不是于归农够强悍的话,怕是真的要死在女人身下了,不过大宝和郝颖都是很冷静的人,在于归农醒来之前他们不会做任何决定。

于归农看着床边摸泪的郝颖问道:“我睡了多久?”

“三天三夜!”郝颖哭道。

“妈的,这帮贱人!”于归农狠狠的骂道。

“我去找过你,她们说走婚留宿是男人的权利,不让我进去!”郝颖说道。

“我也去过,差点被女人给硬上了!”大宝说道。

说到这里,大宝的神情忽然不自然起来,他下意识的看了眼郝颖,又看了眼于归农,心里暗说,于归农该不会被硬上了吧,他想起于归农身上的那些伤,还有于归农说的这帮贱人,很可能还不是一个,郝颖显然也听出了所以然来,她惊讶的看着于归农。

于归农看着自己身上包扎的,知道他们肯定是知道了,索性也就大方承认了,毕竟那是一村的女人,有一个大嘴巴的这事就得传出来,他们迟早都得知道。

“我被绑票了,伺候了一村的女人!”于归农苦着脸道。

“啊?一村?”大宝张大了嘴巴。

其实他心里暗自算着,这七天,一村的女人,差不多一天怎么也得七八个吧?于归农是怎么做到的?太强了?换了是自己早就精尽人亡了,哪还有力气说话啊?

“可是,你怎么会?”郝颖惊异的问道。

“我怎么会同意是吧?我被下了药,一次比一次的剂量大,都是硬灌进去的!”于归农哀叹道。

“报警!”郝颖愤怒了。

“郝颖,别,我自己的事情,我会处理,我迟早都会在她们身上讨回来!”于归农冷声道。

“可是!她们这么做是犯法的!”郝颖说道。

“我明知道是走婚的村子还去了,而且还逗留了那么长的时间,没有人会相信的!而且眼下这都不重要,斗垮郑小兵才是大事,现在我还用得找她们,这个仇我记下了,你等着!”于归农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漂亮的女人。

郝颖很担忧的看着于归农,一贯强势的于归农竟然经历了这样的事情,那么大男人的他内心肯定不好受,郝颖默默的给他拿了吃的,一口一口的喂给于归农,心里盘算着要怎么样才能帮上于归农呢?

(伦家如约继续奉上了五更,希望看官能够喜欢,故事情节已经进入新的村庄了,你看的还过瘾吗?欢迎大家来我的群里讨论发展路线哦,来一起讨论吧!)

推荐阅读: 乡村女人出轨男女换爱黄小兰

新书推荐:《 野性乡村》《 乱欲》《 婚外贪欢》《 老婆出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