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村官:艳满杏花村 » 大宝听墙脚

大宝听墙脚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女村长 Nvcunzhang.com 】

于归农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葛花举起了酒瓶子,这一拉开门,一个身影没防备就那么的跌进来了,那人的嘴里还在哼哼唧唧的,脸色却已经变的猪肝红,当然他的一直手还尴尬的伸在裤裆里。

于归农一见跌进来的人,他乐了出来骂道:

“宝哥,你他妈真猥琐,怎么还好上这口儿了?”

大宝老脸一红辩白道:

“意外!纯属意外!旄”

于归农当然不会追究大宝听自己的墙脚,毕竟哥们儿丢面子,他脸上也无光,尽管是在自己娘们儿面前!

这一众娘们倒也不和大宝计较,毕竟于归农都没说什么呢,钱心菊这个时候很体贴的提醒道:

“宝儿哥,你是不是有事找归农?崴”

“啊?啊!我那俩娘们儿要回龟村过年,我想问归农,我走两天儿行不行!”大宝有些尴尬的说道。

“宝儿哥,给你五天!回头你得跟我出趟门儿!”于归农说道。

“成!那我先走了啊!”大宝说道。

于归农点点头,大宝提着裤子转身出去了,临到门口,因为裤子还没系,脚下绊住了,差点又一个踉跄摔在那儿,身后传来娘们儿轻轻的笑声,于归农无奈,大宝慌忙逃走!其实大宝也不是故意的,他老二的问题因为工作忙碌一直都没得到解决,那东西时好时坏,可灵可不灵!

有时候大宝搞那对双胞胎的时候,明明都箭在弦上马上要发了,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就软了下来,搞的大宝只是带球晃,就是不射门!搞的双胞胎很扫兴,但她们也知道,大宝经上次的事儿伤到了,也不强求!

但大宝自己真急,这守着娘们儿干不了活的滋味只有大宝知道,不光是生理上的难受,这心理的苦更甚,一个老爷们儿的尊严都在这儿了!这要是传出去估计他以后连抬头在村里走路都抬不起头。

但大宝今天在来找于归农,刚到村公所外面就听到了呻吟,大宝一下子就知道是什么事儿了,他还暗暗觉得好笑,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好久没硬的帐篷居然就那么直直的撑了起来!

大宝一下子愣住了,下身肿胀的奇妙感觉让他舒畅无比,甚至是带着一些***的,大宝鬼使神差的顶着那撑的越来越大的帐篷,就那么一点一点的向村公所的大门走了过去了!到了门口,那声音越发的真切起来,大宝很久没找到的持久感又来了。

大宝都好久没那么硬过了,不由的就把手伸到裤裆里套动起来了,这一***,还真是过瘾了,以往就是用手***也根本不会射出来,只是一会儿就软了的,但今天却不一样,大宝那玩意儿竟然来了精神了,竟然有点受伤之前的感觉,那手也加快了速度。

大宝套了一会儿,竟然一哆嗦,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喷射出来,那会儿子,于归农正在干着郝颖,于归农在郝颖身上喘息,大宝自己在门外惊喜的喘息,没想到这听于归农的墙脚儿竟然让自己来了感觉。

一轮过去了,大宝尝到了甜头,大宝乐了,本来也不好意思再呆了,于归农那头儿和郝颖也算是差不多结束了,可大宝都提着裤子往外走了,于归农被张翠弄出的呻吟声又吸引了他,他的脚步又浮了起来,就那么不受控制的走了回去,靠着门板坐下来,听着于归农的呻吟还有张翠的,就那么的本来不咋灵光的东西,居然又开始站岗了。

连大宝都很吃惊,一炮已经算是恩赐了,没想到居然自己还能再来,大宝按了按那硬棒子,丝毫不见疲软,大宝心说,我草,这听于归农的墙脚是还能治病咋地,这一下子一下子的,反而更猛。

大宝想着,自己是不是好了,这下子回家干娘们儿就有着落儿了,这个时候大宝果断的,提着裤子,都没系裤门儿,奔着自己住的地方就跑去了,他想借着这热乎劲,赶紧找那俩娘们儿干一干,算是一整雄风。

可大宝跑出不到五十米,就感觉下面冷飕飕的,接着,那时灵时不灵的不争气的东西,就那么的软塌塌的倒了下去,连带着帐篷也瘪菜了,大宝悲剧了,看着那东西,算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大宝暗说道:

“我就不信邪了,妈的,难不成刚才是巧合,我再回去试试!”

大宝想着,这脚步就又退回到了村公所,没想到果然,里面传来的呻吟声,的吼声,竟然让大宝又重振雄风了,那玩意跟着了魔一样,竟然一点一点的硬了起来,大宝哭丧个脸,没了主意,这总不能以后和娘们儿干活儿,带着娘们儿一起听于归农的墙脚儿吧。

大宝这边想着,下面越胀越痛,身体得不到纾解,是很难受的,他也顾不得以后了,先解决眼下吧,然后就又套动了起来,随后有了刚才那一幕,于归农开门,大宝哼哼唧唧的就那么的跌进来了。

话说大宝在于归农面前也算丢了脸面,不过好歹自己兄弟,他倒不咋在意,他更在意的是自己这是咋地了,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头,大宝提好裤子,老脸通红的往回走,头也不抬,失魂落魄的,连路上撞了人,也只是抬头看了一眼没说话就接着回去了。

大宝回家后,这俩娘们儿可发现不对劲儿了,别人看不出来,自己身边人带着一股子咸***的味道,而且裤子上还有星星点点的白色印记,这让许久都没被干过的这双胞胎格外的敏感,大宝刚一进门儿就被拎着耳朵审问开了。

“你说说,你干什么去了?”娘们儿问道。

“没干啥去!”大宝唯唯诺诺的说道。

虽然于归农教育过这俩娘们儿,但多数的时候,大宝还是属于疲软的,尤其这受伤了之后,更加的对二女恭敬起来了,这时候另一个娘们儿眼尖,看到了大宝裤子上的白色印记,似乎还没干呢,直接就扯着大宝裤子问道:

“那你告诉我那是啥玩意儿,别告诉我是大鼻涕啊!”

大宝看了一眼自己的裤子,果然,知道也瞒不了了,叹了一口气说道:

“刚才在于归农的村公所门口打了手枪,还被发现了!”

“啥?”俩娘们儿惊叫道。

“我不是去找于归农请假嘛,到门口就听到里面哼哼唧唧的叫唤,不知道咋就有了反应,直接就打起了手枪,这一轮儿完事儿,一点问题都没有,我当时还以为我好了呢,于归农也他妈的真很,立了一屋子的娘们儿,挨个干!

我这手枪打完,我也挺激动的,就打算往回来,跟你俩搞一搞,让你们俩也舒坦点儿,可这在人家门口儿还硬着呢,走了几十步就完犊子了,我合计是意外,就又回去了,你们猜怎么招?”大宝故弄玄虚的说道。

“怎么了?”娘们儿问。

“你倒是说啊!”另一个娘们儿给了大宝一下。

大宝也不以为意,直接说道:

“我听着于归农那哼哼唧唧的动静,竟然又立了起来,而且一点都不孬软儿!”

“然后你就又打了一炮儿?”娘们儿问道。

“唉,别提了,然后就丢人了,于归农那边完事儿了,我还没完呢,估计他是听到外面儿的动静,就那么拉开门儿,我就跌进去了!估计这事儿,那一帮娘们儿都看到了!”大宝叹道。

“宝儿,你说你这是不是病啊!”双胞胎的一个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就听着别人我就大枪一杆,没动静就完犊子,你说我也不能听着别人的墙脚和你们搞吧?”大宝说道。

“宝儿,咱过了年去趟医院吧,之前没和你说是怕伤了你的心,要不咱去看看!”另一个双胞胎关切的说道。

“行,听你们的,我也不怕丢人,为了你们的性福着想是不?”大宝说道。

“你说这于主任也真行,这弄一屋子还那么大阵仗,那么大的声音,这要是谁给他拍下来可有事儿乐了!”双胞胎的一个说道。

“我草,坏了!”大宝突然叫道。

“咋了!”另一个问道。

“别是害归农的!”大宝说着就往外跑去。

扔下这双胞胎莫名其妙的,以为大宝是不是又受了啥刺激呢,大宝呢,以最快的速度跑向村公所,可是他离村公所可不近,这一回一去,也得四五十分钟了,那边到底咋的了?

..

推荐阅读: 出轨的妻子超级诱惑荒村野性

新书推荐:《 乡野春潮》《 艳绝乡村》《 大山深处的女人》《 换爱黄小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