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我和小姨的故事 »  第283章:昆仑观

第283章:昆仑观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轰!”空爆和着撞击声回荡在。

陈朝箭一般的飞射出去,带着在阳光中不断回旋的身体,朝着远方的地面跌落。

觉册傲然逼人的目光冷冷的看着倒地的陈朝,缓缓的说道:“这就是来自神品阁的人。”

陈朝缓缓的站了起来,强大,太过强大了,他的力量简直达到了惊世骇俗的境界?

刚才自己用了九成的力量和这个觉册对打,但后者根本不给陈朝任何机会,把一个神品阁高手表现得淋漓尽致。

觉册的头发飞扬着,全身爆发一种绝对的至上的无上力量,他周围的气息越来越是浓郁,只要他愿意的话,那么此刻陈朝就是一个死人了。

“你不错了,但相差一点,高手之间的这一点很重要。”觉册缓缓的说道,“如果你不是我们要杀的人,我会介绍给你大老板让你成为我们神品阁的人。”

陈朝只觉得他的五脏六腑在翻腾,这太不可思议了,陈朝觉得这个觉册此刻的力量足可以三头大象同时击杀。

自己什么说也是一个高手,但貌似先这神品阁比起来似乎有些卑微了,要是出动那个什么大老板的话那自己不是被秒杀了。

他现在才可以清楚的知道撒旦刚才说的话,神品阁的人目前是招惹不起。这不是一般的组织和极个别的高手,而是一个世界上神秘的组织,比严男的杀手组织更加的恐怖。这些人是经过惨绝人寰的残酷锻炼才成为神品阁的人。

他虽然是有灵童的先天力量,但因为没有开发出来,所以只能落败。

陈朝把嘴角的笑容给抹干净,定定的看着觉册,冷笑道:“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你要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两败俱伤,你信吗?”

觉册相信陈朝的话,他是可以杀陈朝,但如果陈朝用搏命的招数,那么自己也会受伤。

“你以为你这样我就放过你。”觉册道,“你低估我的意志,我不会杀你,因为你还有用处,但剩下一口气是我的愿望。”

觉册浑身的气势倏然滔天之极。

觉册突然听到一阵嘶的声音。

一片叶子在强大真气灌注下急速的射向了觉册。

觉册下意识的后撤一步,然后右手腕抖动,掌心迸发出一股雄厚真气,震碎这叶片。

但也是在瞬间,撒旦的身子嗖的一声把受伤的陈朝打昏,扛着陈朝离开。

觉册只能是眼睁睁看着这人扛着陈朝离开。

那叶片被他用强大的真气震碎之后,居然爆发出耀眼的光芒。

觉册从没有见过这种奇怪的气劲。

同时他的手心后背都是在冒汗。

神榜的高手。

神榜的高手才有这一份惊天动地的神力?

突破了人类的极限。

陈朝什么认识神榜的高手?

神榜的高手觉册听说过几个,但刚才那一个都不是转说中的人。

当陈朝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置身一片森林之中,看不见的森林,一排排的整齐的树木茂盛的伸向天空。

“我是在哪里?不会死了吧?”陈朝自言自语,没有死,因为他看见了太阳,从叶片之间。

“撒旦,你到底在哪里?”陈朝大声道,一分钟,两分钟,都是没回音。

麻痹的,我*。陈朝把撒旦骂一次,这研究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撒旦把自己放在这里?

陈朝辨别了下方向,先要走出这一片森林再说。

半个小时之后,陈朝终于走出了这一片森林。

出现在他眼前是一座高山。

“我擦。”

陈朝休息了半个小时这样接着爬山,幸好山上还是有条小路。

陈朝双脚都酸麻了,下一次见到撒旦要把这个鸟人的几把打碎了。

“昆仑观?“陈朝愕然看着上到了山峰之后就看见了三个大字,一座看不清大小的道观出在自己的前面,门匾上就写着昆仑观三个粗大的字。

他揉揉眼睛,定睛再看,是的,是昆仑道观。

这到底是什么山?昆仑山吗?

陈朝油然生出一种古怪的感觉,这个地方,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怎么可能会有一座道观呢?而且,这座道观看上去很大,大得也太离谱了吧。

而且,自己作为一个强悍记忆的高中生,其实是陈朝平时上课的时候,在家里只准看新闻,所以这么十几年来,积累的新闻素材也不少,但是总结他脑子里所有的记忆,似乎并没有报道过会有这么一个道观的存在,甚至于其他的旅游地图推荐看点,也没有这么一个地方,但是按道理说,这座道观的规模,就算是在现在也是少有。

陈朝暗忖如果有手机的话,把这个“昆仑道观”的样子发到网络上,绝度成为名人,对了自己的手机呢?陈朝拿出手机手机,不是吧?一点信号都没有。

陈朝的脸要多黑就有多黑。

撒旦把自己弄到这里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道观是不是和自己有关系?

虽然不知道这座道观里会有什么情况,但是陈朝已经没有退路了,所有的谜团,在推开了面前的这扇门之后,自然就会揭晓。

陈朝双手放于门上,一推即开,没有丝毫的噪音,陈朝觉得出奇的顺利,跨过高高的门槛,中央有一块广阔的空地,像是一个大型的操场,陈朝计算了一下,这个空地大三个足球场大小,一片广阔的迹象,空地的两边尽头则是古香古色的房屋,清一色的红砖碧瓦,层层叠叠,各式各样的房屋铺子,接层的连续着,道路倒是很干净,很少看到尘埃,沿着主干道路看过去,能畅通无阻的看到海螺一样形状沿着山修建出来的层层房屋古道。

难道我穿越回到了古代?陈朝心里一阵发慌,妈妈比的,这可是要不得的。

最上层地方,还有一座看似很大的道观。

陈朝朝左面看过去,地势有些忽高忽低,陈朝所处的地势恰好就是高的地方,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房屋成一个巨大坡缓面蔓延出去,像森林一样的林立在前方接连着整个岛屿的沙滩,而屋顶更是结成一张青碧色的网,朝着天空张放。

大概能容纳好几万人吧?而就是这么一个能容纳这么大数量人数的一个道观,为什么都没有过报道?是谁建立的?他们为什么还要建立这道观?这和撒旦有什么关系?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这一切的一切疑问挥之不去。

陈朝疑问不断,一边走,一边左右观察。

“咚……咚……咚……”远方传来凝重而沉闷的声音,好像暮鼓钟,又似寒山钟响。

看来这里有人而且还不少,自己可以慢慢的了解这个道观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是什么人来建立的?

陈朝当务之急是找到这里所居住的人,好好的大吃一顿才是,捞饱了肚子,然后才有力气去想如何离开这里。

陈朝在旷大的主大道空地上行走,看着周围的这一切,看来自己是是故意被撒旦仍在这个地方的。

而且很奇怪的是,陈朝觉得自己好像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都没有见过,他什么会有这样熟悉感?

这莫非是来自灵童的力量苏醒?

陈朝倏然眼睛眯着,察觉有八个人正以着超快的速度,朝着他所在的空地处逼近。

“你是什么人,竟然擅自闯入昆仑道观!”站在屋顶的那人声音洪亮、回荡在空气之中,有些压迫性的震慑力。

出现在陈朝身边的这些人,个个都身穿着灰色道袍的男子,显然是一群道士,陈朝刚开始有些愕然。

为这些道士看上去都是一些很厉害的高手?不是真回到古代了吧?

“这里是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是古代?哪个朝代?”

陈朝这样想着,又再次伸出手捏住自己的脸,扯了一下,还能感觉到痛楚,看来不是在做梦。

围着陈朝道士看到一个貌似脑子出现毛的人傻站在他们的操场上面、还不时地用手捏掐自己的脸蛋,几乎以为这家伙是野人?

刚才那说话的道士朝着自己的同伴互相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睛里本来紧张的神色又消懈了下去,看来这个不是野人就是疯子的人也是不经意间闯入,并不是蓄意闯进来,害得他们白担心一场。

“这个人可能受到了一系列的惊吓、可能现在已经疯了。”旁边一个道士分析道。

“很有可能,师兄、你说怎么办,这么一个疯子、难道送到长老院上去,交予他们发落,他们会不会怪我们没事找事做,尽给们添麻烦?”

“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他是一个疯子,根本是无意识的闯入这里,擅闯者杀的条例,让我们无法对这个疯子下手。”屋顶上的道士说,心下已经有了定计,“我把他带到长老院去,该怎么发落交由上级,你们自由活动,该做什么做什么去!”

“我还以为有什么高手来了呢,郁闷。”

“这几天好久没有施展拳脚,都有些生疏了、巴不得来些人捣乱,好让我杀个痛快!”

“那我还是回去吃必胜客,这半个月我已经很久没吃鸡腿了,现在想起都牙齿痒痒!”

而此刻站在空地中央的陈朝,却已经听得目瞪口呆,在自己的记忆里,道士好像一个个只会吃斋修道的,但是现在围着自己的八个道士,要么就要打要杀,而且还蛮时尚.还吃必胜客。“这貌似是现代,我还活在现代,没穿越回去。”

推荐阅读: 山村野情 出轨日记老婆出轨

新书推荐:《 山村野情 》《 荒村野性》《 全能姐夫 》《 好色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