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八十八章 叶雁出院

第八十八章 叶雁出院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第二天清晨醒来,唐宾感觉自己神清气爽,一转头看到周晚晴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于是笑了笑道:“这么早醒了?”

两人此刻掩藏在薄被下面的躯体还紧紧纠缠,而他清早隆起的那个东西不知何时已将被子顶起了一个小帐篷,周晚晴异常妩媚的轻笑一声,伸出小手他那上面拨了一下,弄的他摇头晃脑,娇嗔道:“大清早的就不老实!”

唐宾心头跳了一下,也动手在她光溜溜的酥胸上抓了一把,满脸坏笑的说道:“大宝贝,我现在算是发现了,你真是个极品女人,床下是贵妇,床上是……”

后面两个字却没说出口。

周晚晴咬着红唇望着他,似笑非笑的说道:“是什么,你说啊?”

看到她那神情,唐宾哪敢说出来,结果被她一把抓住了要害,抠着指甲在他那上面轻轻划了两下,唐宾就哆嗦了一下,惊愕的看了看她,然后马上翻身把她压了下去,把膨胀的东西顶在了她的两腿/之间,那里现在光洁溜溜,什么遮挡都没有,他俯下身在她耳垂上亲了一口,轻声调笑道:“嫂子,我知道了,你是属于闷sāo型的。”

周晚晴两腿敏感处被他抵住,顿时不敢动弹,耳朵又落入这坏蛋的口中,再听到他说什么闷sāo,脸上立即飞起一片殷红,闷不闷sāo她不知道,但是像昨天晚上那样疯狂的行为,连她自己现在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她用手蒙住自己的脸,身体扭来扭去的不敢看他,可是下面的要害被他用枪顶着,一磨一蹭的,马上泛起了chun水,她颤声道:“大坏蛋……又要干……坏事……”

一句话没说完,她喉咙口就哦的叫了一声,原来唐宾趁着早起亢奋,直接冲了进去,马上一股温软滑腻的触感袭遍全身。

片刻之后,周晚晴蹬着两条美腿,在唐宾一路高歌奋进之下,咿咿啊啊的婉转承欢,娇声吟啼。

床上的太空薄被不停抖动,床头和墙壁的撞击声一声紧似一声,正在关键处,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妈妈,妈妈,你在里面吗?”

原来是小唐心醒过来了。

此刻,周晚晴正在关键时刻,下身一吞一吐处于急速摩擦,听到女儿的声音后,颤抖着声音说道:“妈妈……在……啊啊,里面,你先……在沙发上……哦……呆……哦哦,一会!”

说完就不再出声,幸好昨天晚上把门反锁了。

唐宾也快到顶峰,闻言一声不吭的卖力挺动,只听到一声声撞击声和闷哼声,终于在最后一次冲击到花蕊的时候同时轻叫一声,双双颤抖起来。

刚刚歇了一口气,周晚晴就催促唐宾赶紧出来,外面小家伙还等着呢,他嘿嘿一笑,将那截东西吱溜一声拔将出来,带起星星点点,周晚晴赶紧爬起来穿衣服,至于那里面还在流出来的玩意,只能等会再说了。

今天叶雁说要出院,唐宾答应上午的时候过去找她,顺带还买了几个水果。

都说只有耕坏的牛,没有梨坏的田,昨天晚上加今晨一早,两人连续弄了三四次,周晚晴起来的时候容光焕发,做起早餐来都一阵麻溜,可他到现在都还有些脚步虚浮,两股颤颤。

“以后必须要锻炼了,不然以后非得趴女人肚皮上不可,现在还只有一个嫂子,要是晶晶也像嫂子这么……”

如此一想,他就情不自禁哆嗦了一下,要是以后在女人面前硬不起来了,那可怎生是好?

来到仁和医院a203病房的时候,叶雁正坐在床上看手机,看到唐宾进来,马上笑着站了起来。今天的她已经把围在头上的纱布拆了,一头青丝自然垂下,身上的病号服也换成了原来的职业套装,上身一件大翻领白sè丝质短装,下面是灰黑sè齐膝短裙,一双特别修长的美腿上套着肉sè丝袜,黑sè高跟鞋,一眼看非常ol正统。

只是她白sè衣服的领子上沾了几滴暗红的鲜血,估计是受伤的时候就穿了这套衣服,然后匆匆赶到医院也没来得及换掉。

唐宾发现她的额头边角果然有一个伤口,大概是涂了红药水的缘故,看起来特别触目惊心。

因为昨天那禄山一爪,唐宾心里还是感觉比较尴尬,看了一眼后就把目光移开,也不敢靠的她太近,干笑着掏出一个苹果,道:“雁姐,我给你削个苹果吧!”

叶雁怔了怔,然后点点头道:“好啊!”

听语气似乎还挺高兴。

唐宾取下钥匙圈,上面挂了一把迷你型的瑞士军刀,跑到洗手间里去洗了洗,然后慢慢削了起来。这把刀是从三亚回来之后才挂上的,主要也是害怕再遇到像上次那样的事情,挂把刀在身上,也算有备无患,说不准哪天就派上了用场,而且ri常生活也挺方便的。

他把削好的苹果递给她,叶雁在接过去的时候两个人手指碰了一下,唐宾有一瞬间被电到的感觉,不是因为对她着迷,而是由于心中有鬼。

叶雁笑了笑说声谢谢,然后一边啃着苹果一边说道:“唐宾,一会我出院回家,你能陪我走一趟吗,我想先去原来的住处拿点东西,然后住到另一个地方去,我怕……罗浩会在那里。”

唐宾爽快答应:“行!”

叶雁住院的原因主要是脑袋磕到了桌角,流了不少血,医生怕她撞出了什么脑震荡,所以执意要求住院观察一天,今天上午检查的时候发现没什么大碍,也就直接可以出院了。

说起来,这叶雁也是个强人,那天被罗浩推倒在地,流了一地鲜血,后来还是她自己用毛巾按住伤口再开车来到医院的,中间没再出什么差错实在是万幸,听完她说的经过,唐宾也暗暗为她捏了把汗,你说自己叫个120什么的,也没什么关系吧?

可她给出的理由,更加让唐宾一脑门黑线,她居然说是害怕小区里的人说三道四,到时候传进自己父母的耳朵里就难办了。

“你说你婚都离了,还有必要瞒着自己家里人吗?”

唐宾无语,陪着她一起去办了出院手续,然后在路过医院门口的时候又遇见了昨天在凉亭里见过的小护士肖萍萍,不过现在这个时间,刘志安正在劳工局上班,也不可能陪在她身边,唐宾在想的是昨晚自己离开以后,那两个人也不知道有没有继续下去,可别说刘志安这个家伙就在昨晚破了处吧?他可知道,那牲口以前从来没有谈过女朋友的,还一直是个处。

肖萍萍见到唐宾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重重的一哼,扭着小屁股离开了。

叶雁在旁边看到就问了一句:“你跟她认识吗,怎么好像对你很有意见似的?”

唐宾苦笑道:“是我一个们的女朋友,有点误会。”

“你可真能,跟你哥们的女朋友也能产生误会!”

两人说话的时候就到了停车的地方,叶雁的红sè宝马静静的停在一边,她拉开驾驶门的时候忽然朝他问了一声:“你会开车吗?”

唐宾怔了怔,顿了一下才说道:“以前会,不过现在应该不会了。”

他说句话的时候,就不由自主想起了自己的家人,父母和哥哥就是因为汽车才……说起来,再过段时间,就是父亲和母亲的忌ri,到时候也该回老家一趟去看一看,想到这些,他俊朗的表情就变得忧伤了起来。

推荐阅读: 出轨的男人 妻子的婚外遇互换女友

新书推荐:《 婚外沉沦》《 寡妇的私密日记》《 老婆出轨》《 美女老师的同居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