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刺杀

第二百八十八章 刺杀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五点半下班,天空依然挂着铅云,看起来还有一阵子雨水要下。

唐宾没有隐瞒自己的去向,当面跟皇甫雁交待了去看望何巧英的打算。

雁妹妹没有多说什么,笑着将他送到了江州第一人民医院。尽管何巧英一个错误的决定差点要了唐宾的小命,但也搭进去了自己的未来,根据医生的判断,她能够苏醒的机会微乎其微。

“晚上早点回家!”

雁妹妹在唐宾临下车的时候嘱咐道,这是她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心里有了牵挂的感觉非常温暖。

回家!

对,就是回家!

“我会的!”唐宾回答,犹豫了一下后从背包里拿出何巧英的那本日记递给她,“回去之后,你可以看看这个。”

“这是什么?”雁妹妹问道。

“回去看了,你就知道了……,记得到了家再看。”

“什么呀,神神秘秘的?”雁妹妹好笑地看着他,“好吧,我到了家再看!”

这本日记,除了那天一起过来的秦海燕,他没有给别人看过,但他觉得雁妹妹会是一个很好的倾诉对象,而嫂子和晶晶那里,他还是打算暂时不告诉她们。

目送她开车离开,唐宾在医院楼下的花店里买了一束百合花,他记得何巧英以前最喜欢的就是这个花,谈恋爱的时候没少送。

按着一个多星期前的记忆,他找到了属于何巧英的病房,先是探头探脑地张望了一番,欣喜地发现除了何巧英一个人躺在病床上之外,她妈妈并不在,也许是刚刚出去了。

唐宾蹑手蹑脚的走进去,将花束放在她的床头。

此刻的何巧英一脸宁静,身上穿着病号服,静悄悄地躺在那里;她的脸色白净如雪,没有多少血气;一头本来无比飘逸的秀发在手术中尽数剪去,留下一个光秃秃的脑袋;原就秀巧的脸,现在看起来越发消瘦了。

“巧英……”

看到这样的她,他不禁鼻子泛酸,心头绞痛。轻轻在床边坐下,他颤抖着伸手握住了她有些冰冷的柔夷。

自从大二那年道出分手,他就没有再握过她的手,本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牵起,可是命运如此多磨,居然给他开了那么大一个玩笑。

“你真傻!”

他笑着说道,却有热泪涌出。

手指触摸到她的手腕,原本用来遮掩的手巾已经拿掉,露出触目惊心的三道刀痕,每一道都代表了她曾经一次轻身。

那该要有多么大的勇气,或者该要经历了多少深刻的绝望,才会一次又一次地将屠刀对准自己的生命……

他伸手去抚摸她的脸,轻轻地,生怕弄醒了她一般,那原本应该是多么傲娇和小妩媚的脸,可现在没有一丝生气,仿佛泥巴塑成的雕像。

“嗒!”

一滴水珠落在她的脸上,那是心疼的泪。

他心疼她的傻,心疼她的天真,为了他一次次的被骗,却要自己偷偷地咽下苦果,始终藏在心里。

“你来了。”

一个声音在门口响起,是何巧英的母亲,她其实已经在门口站了一会,但是唐宾心神悸动,一直没有发现。

此刻的她显然没有上一次见到唐宾时的激动和歇斯底里,脸上没有多少表情,低声道:“我以为你不会再来了。”

“……阿姨!”

唐宾擦了擦眼角,站起来看着她。

何母的嘴角不受控制地抽动了一下,走到床边看着女儿,道:“如果再晚两天,你就看不到她了。”

唐宾一惊,马上问道:“为什么?”

何母满是落寞地道:“在医院里的花费太高了,就算有那家人给的一百万,也撑不了多久……,而且,医生说小英的苏醒概率是千万分之一,几乎等于……,与其让她这么痛苦地受罪,不如,不如……”

说到这里的时候,妇人已经泣不成声。

唐宾闻言心头巨震:“你的意思是……,要把巧英……,安,安乐……”

最后一个死字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不行的,这怎么可以,才过了那么几天,也许……也许会醒过来的呢?”

何母稳定了一下情绪后说道:“没有用了,几天或者几年,又有什么分别,就连医生都悄悄建议放弃了。”

“不行,绝对不行!”唐宾一激动,跳过去握住了何母的手,让她吓了一跳,“阿姨,我知道一个人,他是个神医,过几天就会来江州,我已经跟他说好了,到时候就会来给巧英看病。”

何母皱眉看着他:“什么神医,是骗钱的吧?连莫医生都说没有办法。”

唐宾道:“真的,不是骗钱的,他不要钱。”

何母不肯相信:“天下还有不要钱的医生?”

唐宾道:“是的,他不是骗子,而且就是莫医生的师兄,本事比莫医生还要大,不信你可以去问莫医生。”

何母这下有些将信将疑了,说道:“今天莫医生没上班,我明天问问他看,你……快放手,这么大力气。”

“噢,噢!”唐宾赶紧放开她,一边还不放心地说道,“阿姨,一定不能放弃巧英,她肯定会醒过来的。”

“我知道了!”何母说道,眼神看了看放在床头的鲜花。

唐宾这才稍微松了口气,要不是今天刘志安打来电话,自己突发感概跑过来看她,等秦老爹到了再过来的时候,说不准红颜已成飞灰了,真是要吓死个人。

在病房里又说了会话,约好神医一到就赶紧过来,然后唐宾就起身告辞离开,如今何巧英这个样子,他跟何母两个人的确也不知道该谈些什么。

从住院部出来,这时外面天已经渐渐黑下来,医院里也亮起了路灯,在经过一条绿树林荫的过道时,迎面有辆轮椅缓缓地挪过来。

因为他抄的是近路,这条道是给住院病人疗养休闲平时散步用的,比较狭窄,也就能容两辆轮椅通过的样子,唐宾走到旁边让了一下,借着微弱的光线,看到那人长得还不太像中国人。

但他也不以为意,现在江州这边外国人随处可见,黑炭一样的非洲人也随处可见,就连老奶奶都不会觉得惊奇了。

可当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唐宾神经突然一下激灵,警兆顿生,体内的内力自动运转,挨打术立即启动。

与此同时,一把亮着寒光的匕首如毒蛇般朝自己腹部捅了过来。

“嗬!”

唐宾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状况,嘴里惊呼了一声,赶紧往旁边闪开,身体都撞上了路边的树枝,不过好歹是躲过了。

“干什么你?”唐宾又惊又怒,大声喝道,后背都吓出一身冷汗来。

他这样轻松躲开出其不意的一击,也着实让那人愣了一下,不过接下来却是更加凌厉的攻击。

那人挥刀再刺,整个人也从轮椅上跳了起来,寒气逼人的刀尖时时不离唐宾的要害。

几次险之又险地躲开,可手臂上还是被划了两刀,幸好挨打术够强横,伤口并不太深,却也鲜血淋漓,他知道这一次太过危险,绝对不会善了,对方刀刀致命,手法极其老辣,要不是挨打术发动,全身机能暴涨,内力遍布,自己早就死于刀下。

为今之计,只能沉着应对,方能死里逃生,害怕只能让自己露怯,反而会在慌乱中丧生。

“吼!”

唐宾张嘴猛喝,内力狂涌,如下山猛虎,阳五禽戏中的虎戏虽然练的牵强,但也得了半分精髓,喝声如雷,隐有虎啸之音。

那人浑身一颤,愣了半秒钟,唐宾趁机抓住轮椅,强力横扫。他不会见招拆招,武学造诣不够,只会几个禽兽把式,完全派不上用场,但他想到一力降十会,自己力量庞大,行动敏捷,也算一大优势。

每一次横扫都让那人左支右拙,不敢近身。

那人试了几次都无功而返,心里的惊讶比唐宾更甚,没有想到居然会这么艰难,不但没有行刺成功,差点还要折在这里。

那吼声是什么,居然让他产生了晕眩,他的力量居然比自己还要大,每次碰撞都让自己的骨头阵阵巨痛,自己带来的轮椅被他舞得像风车一般,成了威胁自己的致命武器。

“撤!”

他萌生了退意,这真是一次失败的刺杀,本以为能够轻松搞定,不料对方是个高手,自己完全用不上力。

“要是现在有把枪多好!”

那人心里懊悔,暗怪自己过于大意,主要是这个国家不能随便带枪入关,他又觉得此次刺杀仅是小事一桩,完全是个小游戏,哪里能想到会出这种变故。

他最后一次出刀,然后转身逃离,时间呆得越久对他越不利,刺杀讲究一击不中立即退走。

只是高手过招,哪里能说退就退,尽管唐宾不算高手,但他现在的力量和速度足可比拟。

“轰!”

那人刚一转身,就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被高速行驶的动车给侧面撞击了一下,他甚至听到了一个很清晰的咔嚓声,那是脖子折断的声音,这是他曾经多么喜闻乐见的美妙乐曲,但此刻却成了死神对自己的召唤。

推荐阅读: 小寡妇帝国总裁的宝贝宠妻

新书推荐:《 寡妇的私密日记》《 婚外沉沦》《 互换女友 》《 嫂子 抱紧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