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八十一章 他长的很像我哥

第二百八十一章 他长的很像我哥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啥?

江州的父母官,难道是江州的市长?

唐宾有些傻眼,站起来看了看那男人,不知道该不该打招呼。

看到他脸上的神情,谢竹芸咯咯笑了起来,语气揶揄的说道:“张大市长,看来你在江州也不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嘛,你看我这刚认识的小朋友,压根就不认识你。”

男人摸了摸鼻子,一笑置之,倒也没把女人的话放在心里。

这时候,唐宾看到皇甫雁也从屋里走了出来,四目遥遥相对,他就知道雁妹妹在房子里的时候已经通过窗户看到了自己,自己和这位素不相识的美女跑出来在游泳池边呆了半天,也难怪她要出来找自己,只是雁妹妹走近几步看到那什么张市长的时候显然愣了愣,然后很是熟络的叫了一声张叔叔。

显然,雁妹妹和这位张市长是旧识。

之后经过介绍,唐宾知道这男人果真是江州市现任市长,张真。

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几个人没有怎么深聊,以唐宾的身份更是插不进嘴,江州市长这种高高在上的大官,对现在他来说还只能高山仰止。不过唐宾看的出来,这叫做谢竹芸的女人似乎对自己挺感兴趣,分开的时候还给了自己一张名片,只是上面没有头衔,也就一个名字一个手机号码。

回到别墅里又呆了一会,跟雁妹妹那几个高中高中同学相处了一会工夫,宴会也就接近了尾声。

唐宾还以为雁妹妹的老妈会私下再找自己谈一谈什么,但始终没见到她的人影,对此他也没有多想,毕竟他不是真要她的一百五十万封口费,这样的钱他可不敢拿,不然要是给雁妹妹知道了,那还不得削了他。

“哥,晚上我不能回去了,大家都要留在这里过夜。”在一个墙角,雁妹妹拉着唐宾说道,苦着脸一副很不甘愿的样子。

唐宾揉了揉她的俏脸,笑道:“过夜就过夜嘛,有什么关系,脸都快成晒干的橘子皮了。”

雁妹妹趁着没人看见搂住他的脖子就在他唇上亲了一口,说道:“好不容易有机会睡一张床,白白浪费了。”

唐宾道:“至于吗?我也要回家换换衣服什么的,明天再抱着你睡好了……,对了,明天上班你怎么办?”

因为唐宾晚上把车开走,明天一早就不太方便来接她了。

雁妹妹道:“没关系,我明天坐我弟的车就是了。”

“噢!”

唐宾点点头,她二弟就是公司董事长,自然可以搭顺风车。

两人在角落里亲热了一番,然后依依不舍分别。

……

晚上十点多接近十一点,江州雷迪森大酒店,一个豪华套间里面。

一个全身裹着白色浴袍的女人赤着双足从浴室里走出来,修长的小腿上面依然沾着点点水珠,一双皎洁的玉足也没有擦拭过,在高档华贵的地毯上每走一步留下一个浅浅的脚印。

女人一头秀发湿漉漉的,正一边走一边用一条毛巾轻轻擦拭。

等走到床边的时候,她随手把头发一甩搭在白嫩的裸背上,然后把手里的毛巾轻轻丢在一边。

如果唐宾此刻能够看到这个女人的脸,马上就知道正是刚才在皇甫家寿宴上碰到的那个女人,谢竹芸。

谢竹芸站在床边思索了一番,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抿嘴,最后走到桌子旁边拿起放在那的手机,嘀嘀嘀的拨通了一个电话。

“小芸,这么晚了还没睡?”对面传来一个沉稳略显苍老的男人声音。

“爸,我睡不着!”谢竹芸说道,语音有些急促。

“说吧,什么事,不会又碰到什么难题要我这老头子出马吧,要不然你也不会这么晚打电话给我。”老男人笑了笑说道。

“爸,我现在在江州,今天突然见到一个年青人,长的很像我哥……”谢竹芸轻声说道,仔细听的话可以听出那语音稍稍有些抖动。

“……”

电话那头是一阵长长的沉默,过了一会才说道:“小芸,芸芸众生,年青人不知凡几,偶尔碰到几个长相跟你哥哥相似的也不算奇怪。”

谢竹芸语音激动:“可是,那个孩子,真是长的太像了,而且,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哥跟大嫂的孩子。”

“……”

电话那头又是一阵长长的静默。

过了好一阵里面的声音才轻声问道:“那孩子叫什么?”

谢竹芸道:“叫做唐宾。”

“你想要去确认?”

“是的,爸。”

“好吧!”

遥远的京城,一个四合院的老房子里。

一位老人放下手里的电话,站在原地沉思了良久,然后走到一张写字台前面,上面放着一排相片,老人颤抖着手指拿起其中一个,老迈的手指轻轻在相框上摩挲,上面赫然是一张有些年头的黑白老照片,依稀可以看清一个年青男子的脸庞,和远在江州的唐宾确实有些惊人的相似。

……

与此同时。

江边路皇甫家的别墅里,叶秀琴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最后霍的坐了起来,也拿起一个电话拨了出去。

“老罗,跟你说一件不太好的消息,我们的事情被人知道了。”叶秀琴低声说道。

“你说什么?”江州另一幢房子里的罗长升差点从床上跳下来,握着手机的手都在颤抖。

“就是那天在河边遇到的人,他就是唐宾!”

“什么?”罗长升又喊了一句,这次的声音更大,“你说那天我们在河边遇到,把我从河里救起来那男的就是唐宾,害得我儿子要坐十五年牢的唐宾?”

“是的,没错!”

罗长升深吸了口气,好一会才安定下来,皱着眉头说道:“秀琴,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

叶秀琴马上说道:“现在不行,老头子过七十大寿,今天晚上所有人都必须住在江边别墅里,我出不来。”

罗长生道:“那……,你见过那杂种了?他有没有把我们的事说出去?”

叶秀琴低声说道:“现在应该还没有,他现在跟雁儿纠缠不清,估计也是想从雁儿那里走捷径,我跟他说用一百五十万作为封口费,而且还用话稳住了他,但是今天晚上我找不到机会单独跟他谈谈。”

“这件事一定要抓紧,不然的话……”罗长升说到这里的时候不自禁打了个寒颤,甚至萌生了马上逃离的想法,“秀琴,明天一早你就到我家里来,我们好好商量一下对策,要是处理不好的话,很有可能这一次真的要阴沟里翻船。”

“嗯!”

………

翠园小区。

唐宾盘膝坐在床头。

今夜家里没人,静悄悄的,也不用跟谁滚床单,正是修炼内功好时机。

昨天晚上在雁妹妹的家里跟她颠鸾倒凤,期间突发奇想,想要搞一个什么双修的法门,最后好死不死搞出了一个山寨版的六脉神剑,差点还把自己弄成了太监,一想起这件事他就觉得后怕,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那一瞬间,他真悔得肠子都青了,幸好最后平安无事,也终于通了分身上的脉络,可以把内力输送出去。

“以后一定不能再这么鲁莽,不然的话不止自己危险,昨天雁妹妹也非常危险。”

“等海燕回来,还得好好请教一下。”

“只是这种男女双修的事情,实在太难以启齿了,要想一想换个方式咨询才好。”

他一边思考这些问题,一边调动丹田里面的内力,缓缓流转,细细感悟。

融合了好几次嫂子和雁妹妹**里流转到自己身上的阴柔气息之后,本来属于秦老爷子的内力现在似乎变的有些不太一样,比以前柔顺了许多,运转起来也似乎变的轻松听话不少,虽然融合之后的内力只是很少的一股,但在所有内力之中就像是领兵打仗的将军,起到合纵操控之势,让内力的运转更加快速,越发如臂使指。

唐宾记得海燕曾经跟自己说过,她爷爷的内力灌注到自己的身体,但那并非属于自己的内力,自己只能借助这股内力开辟自己的丹田,拓展经脉,然后靠自己修炼才能慢慢积累真正属于自己的内力,而秦老爷子的内力也会在一段时间之后渐渐消散于无形。

他记得秦大校花当时说的时间是最多一个月。

可是算算日子,从得到秦爷爷的内功灌顶之后,到现在已经大半个月过去了,可是自己体内的内力从前几天开始就好像不再消散,而且还有缓慢的增长,莫非那已经是属于自己的内力?

“海燕啊,你怎么还不回来呢?”

他脑子里闪过这样的念头,然后一遍一遍搬运内力在身体里面运转,实行周天循环。

呼……,吸……

随着内力的循环不断,他的气息慢慢变得悠长,一呼一吸的时间是平时的两倍,甚至更长。

入定,这是一种境界。

当身体的内力达到一种高度,运转周天,摈弃一切杂念,就自然而然可以入定,而这样的境界,对修炼内功而言,实在是一种获益良多的途径。

匆匆一夜而过。

早上天蒙蒙亮,唐宾就从入定中醒过来,看看时间还只是五点钟,这厮倒头又睡了过去,直到闹钟响起,这才起来洗漱一番开着雁妹妹的宝马跑车去上班。

而在上午十点多钟的时候,他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接通后才知是雁妹妹的母亲叶秀琴,他看了看旁边敞开的办公室,低声说道:“好吧,一会见!”

推荐阅读: 出轨的妻子超级诱惑荒村野性

新书推荐:《 极致诱惑:与美女老师同居 》《 妻子的付出 》《 婚外沉沦》《 换爱黄小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