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叔叔,我们会不会生小孩子

第二百二十八章 叔叔,我们会不会生小孩子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不行了,不行了,小宾,老公,我……我……,啊,啊……”周晚晴两条晶莹白玉般柔嫩修长的美腿高高翘起架在唐宾的肩膀上,十根细巧的脚趾弯曲成勾,轻轻颤抖,整个身体都绷成了弓形,嘴里胡乱嘶喊着,随之一声高吟,下身一阵一阵抽搐,攀上了高峰。

唐宾本来还能坚持一阵,不过周晚晴**后那里面如同水泥搅拌机一样急剧痉挛,滚烫的潮水溢出,刺激得他尾椎骨一阵抽搐,火热的坚挺快速跳动了几下,再也忍耐不住,潮涌般喷射而出。

“呼,吸……”

唐宾无力的趴在周晚晴瘫软绵滑的娇躯上,大口的喘着粗气,这一次高强度负距离运动,足足持续了一个多钟头,再加上昨晚和雁妹妹的疯狂到现在还有影响,这时候实在累得够呛。

最不可思议的还是周晚晴周大美人,居然一直坚持到了最后,尽管中间出了几次,可那媚骨天成的天赋,果然令她异常持久。

这样的姿势不知道维持了多久,最后还是周晚晴拍了拍唐宾湿露露的背部,喘息道:“小宾,快下来,压死我了!”

唐宾会意,一翻身四仰八叉躺到旁边,这一刻,他体内继承的秦长青的内力自动沿着小周天的路径运行起来,一遍走通之后又转向阴五禽戏的行功路线,这是他根据秦海燕对他的解释,也是她用自己的内力在他体内开辟形成的循环。

并且,那原来属于海燕她爷爷的内力在渐渐转换成他自身的同时,里面又似有似无的多出了一线别的什么。

当然,唐宾现在累得跟死猪似的,他自己一点都没察觉到这里面的变化,况且他本身就对这方面一知半解的,就算感知到了,也是全然不懂。

等到两人再次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周大美人如八爪鱼一般双手双脚紧紧缠着唐宾,生怕他再次突然消失了似的,并且,此刻两人身上依然不着寸缕,一丝不挂。

幸好是醒来的及时,要不然如果是唐心先醒过来,跑进来看到妈妈和叔叔不穿衣服这么叠在一起,还不知道要怎么想呢!

“早!”

唐宾满眼温柔的看着她,手搂在她柔软的腰肢上,下面的特征因为晨勃的关系正顶在她大腿根处,被一片软肉紧紧包围着。

“早!”周晚晴以同样神情看他,脸上更是多了一丝娇媚的红润,她伸手摸了摸他的脸,柔声道,“现在还疼吗?”

不说不知道,周晚晴这么一问,唐宾马上察觉到自己的脸和嘴巴,似乎已经感觉不到什么疼痛了,自己也摸了两下,不太确定道:“好像……好了!”

……

“奇怪了,真的没事了,不仔细看一点看不出来。”周晚晴站在唐宾身后,看着卫生间化妆镜里的唐宾,一脸惊奇地说道。

唐宾嘿嘿一笑:“大概我皮比较厚!”

经过跟大宝贝的一夜激情,这货深受感动,也更加清晰了自己身上的责任,不管将来事情的发展会走向哪里,他的根就在这里,这是自己几年来坚持的理念,也是将来不可变更的信念。

“以后可不许再那样了,不然我真不理你了……,快去洗洗吧!”

周晚晴告诫般说道,然后催促他去洗澡,昨晚两人弄得太累,都没力气再爬起来,今天一早发现,那床单中间一大片,都是干掉后的水渍,这让周大美人又羞涩又不可思议,她自己都不敢相信,昨晚居然流了那么多水。

饭桌上。

唐心一脸好奇的看着唐宾:“叔叔,你的脸已经好了呀?妈妈说,你是被蚊子叮了,什么蚊子这么厉害,是不是很大很大的蚊子?”

她说着还用手比划了一下很大很大的概念,就是把两手臂完全张开那么大。

“呵呵,是啊,小宝贝,那是一只很大很大的蚊子,都把你妈妈给吓哭了。”唐宾有些汗颜地说道。

“真的?妈妈骗人,她还说是被叔叔的样子吓哭的……可是,叔叔,你变成猪头的样子真的好恐怕!”

小家伙不知道恐惧和恐怕的区别,唐宾笑了笑道:“小宝贝,那不叫恐怕,那叫恐惧,就是看着害怕的意思,懂了吗?”

唐心喝着杯中的豆浆,皱着眉头想了想,最后摇头道:“不懂!”

唐宾还要继续解释,周晚晴走过来道:“你管自己吃饭,上班要迟到了!小家伙现在放假了,每天问题多得很,稀奇古怪的,不用理她。”

唐心满嘴白沫,嘟着嘴道:“妈妈你太坏了,有了叔叔就不理心心,晚上也不陪人家睡觉,那你跟叔叔赶快生一个小弟弟陪我玩吧!”

“什么?心心,这话你听谁说的,妈妈和叔叔,怎么可以给你生什么……小弟弟?”

小家伙这话一出,直接把唐宾和周晚晴震住了。

“我们班小熊说的啊,男生跟女生睡在一起,不就是生小孩子吗?你们睡了那么久了,妈妈怎么还不生小弟弟?叔叔,我们经常一起睡,我会不会也生小孩子……可是,我自己的零花钱也不够用,不想分给别人呢!”

“……”

唐宾出门的时候满脑子里都是刚才小唐心关于生小弟弟的言语,看来有必要好好考虑一下自己这个叔叔的身份了,或者直接让她叫爹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一大早,他就跑到秦海燕的家里,他在手机上刚刚看到叶雁的短信,让他一早就开车过去接她,短信昨天晚上就已经发过来了,不过那时候的他正搂着周晚晴白花花的**在马不停蹄做着活塞运动,自然是没有听到。

秦海燕租的房子里,此刻秦大校花穿戴整齐正等着他呢!

“给你,车钥匙,车就停在我家楼下,你刚才应该看到了吧,你再不来的话,我可都要出门了。”秦海燕穿着一身空姐制服,脚边放着小小的旅行箱,笑的说道。

唐宾接过钥匙,把自己手里拎着的一个袋子递给她,里面装的是早上嫂子自己做的豆浆和煎饼:“我猜你早上肯定没吃过,所以给你带了点,我嫂子自己做的。”

秦海燕美眸一亮,笑着接了过去,轻声道:“谢谢!”

然后她像是忽然发现了什么,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唐宾的脸,惊奇的问道:“你的脸怎么了?”

唐宾一愣,心说不是吧,这都能看出来,自己照镜子的时候,要不是事先知道自己的状况,哪里能看出来曾经被自己打成了猪头的样子,于是赶紧说道:“没什么啊,我的脸上能有什么?”

秦海燕作为神医扁鹊的后人,虽然本身对医术不怎么感兴趣,可是从小耳濡目染,接触的又都是望闻问切这种手段,自然能看出来一点,她指了指他两边的脸颊道:“你自己摸摸,两边脸都青了,还有些浮肿。”

她说着就用两根芊芊玉指在他脸上戳了戳,顿时脸色阴沉了下来,皱着两道漂亮的秀眉问道:“这是被人打的?”

“啊?没有,没有!”唐宾赶紧说道,趁机把自己的脸挪开,“这个呢,其实是……嗯,昨天有蚊子,是我自己打的,你是不知道啊,那蚊子简直太可恶了,我正睡觉呢,他就在头顶上嗡嗡嗡,嗡嗡嗡,真是吵死我了……”

想不到好的借口之下,他只能拿出周晚晴哄笑唐心的话来搪塞秦海燕。

“那怎么两边都有?”

“是两只,两只可恶的蚊子。”

“哼,你可真下的去手啊,打蚊子把脸都打肿了!”秦海燕不是唐心,当然不相信他的鬼话,不过他既然不想说,那她也不会寻根问底。

“哈哈,那不是手上力量控制不好么,最近总觉得力气太大,手劲难以把握。”

“是吗?”秦海燕打开袋子,拿出豆浆喝了一口,道,“这豆浆不错,帮我谢谢你嫂子!对了,我老爹给你那挨打术,你学了没有?”

“没有,这不还没时间嘛!”

“可以开始学了,里面的内容不难,反正你现在已经能控制体内的内力,趁这段时间先把挨打术的要点融会贯通,也可以多吸收一部分爷爷留在你体内的功力。再过十几天,估计你丹田里面的气息,就要所剩无几了。”

“呀?这么快?”

唐宾心里一惊,身上这内力如果突然消失,他还真有些舍不得了,这几天体内那股热流总是在自动流来流去,身体感觉非常舒服,精神也格外舒爽,让他觉得非常神奇。

秦海燕道:“所以,你要抓紧时间!好了,我们走吧!”

下楼,上了车后,还是秦海燕开车。

先把她送到机场大巴那儿,然后唐宾再开着车去接叶雁。

对于秦海燕的空姐身份,唐宾以前还不觉得什么,可是现在知道她家拥有那么大一座岛,就是医学世家,武功又好,甚至还有许多自己弄不明白的神秘地方,这就让他感觉无法理解,坐在副驾驶室无所事事的他就忍不住问道:“海燕,你为什么会去做空姐?”

秦海燕眨眨眼,笑道:“你们男人不都喜欢什么制服诱惑吗,我做空姐,穿这身衣服,难道你不喜欢吗?”

唐宾神情一僵,道:“喜欢是喜欢,可我不是那意思。”

秦海燕明知故问:“那你是什么意思?”

唐宾道:“我的意思是,以你的身份,完全没必要去做空姐这个工作,还要天天去伺候别人。”

秦海燕转头看看他,神秘的笑了笑:“你觉得我是什么身份?”

推荐阅读: 出轨的妻子超级诱惑荒村野性

新书推荐:《 大山深处的女人》《 超级诱惑》《 我和小姨的故事》《 婚外贪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