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抱我去房里,你好久没爱过我

第二百二十六章 抱我去房里,你好久没爱过我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看见唐宾满嘴是血,脸颊红肿成猪头的样子,周晚晴简直要惊呆了,疼惜的眼泪滚滚而下。

这会儿也顾不得尚在房间里熟睡的女儿唐心,惊叫一声就扑了上去,把他还在不断打自己脸的手掌死死的抱住,颤抖着声音说道:“你干什么呀,你这是要干什么呀?你是要把自己打死吗?”

此刻的唐宾嘴角溢血,鲜红夺目,两边脸肿得像馒头,都已经打的麻木了,就连眼睛都有些睁不开,真的跟猪头没什么两样,这货也是第一次跟周晚晴闹别扭,还以为她躲在里面再也不肯理会自己了,于是情急之下动手不分轻重,恨不得把自己满嘴牙齿都打落了。只不过,这家伙尽管整张脸都在痛,可是看到周晚晴终于肯开门,心里倒是高兴了一下,当然这会儿却不敢表示出来,牵动了下血淋淋的嘴角,含糊不清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周晚晴心里痛极,扑进他怀里就号啕大哭,一边哭一边嘶喊:“你当然对不起我,你当然对不起我……,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伤害自己,就是在往我心里面捅刀子,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唐宾默默无言,此刻眼圈也红了,从她手里挣脱出手臂,揽住她的腰身,由着她哭的昏天暗地。

这其实也算是一个诱因,前几天他出事失踪,她一直处在担惊受怕的情绪当中,虽然每天都以泪洗面,但终究是一个人在苦苦支撑,她需要的是在他怀里好好的哭一场,痛痛快快的发泄出心里的委屈和担忧,可是因为各种原因,她都没有这个机会。

再加上此刻这样的情形,周晚晴也终于爆发了。

一时间,眼泪如决堤的黄河之水,滚滚而来,声声哭泣如孩子一般哀嚎,当真是痛哭流涕。

唐宾紧紧搂着她,手抚在她的背上,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安慰,内心撕扯般的疼,也有泪珠从眼角滚落下来。

“妈妈,你怎么哭了?”

不知何时,小唐心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睡意朦胧中却发现自己妈妈正在门口大声哭泣,于是爬下床走过来问了一句。

可是,当她突然看清楚唐宾的脸的一刹那,立即被吓了一跳,噗通一声坐倒在地,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唐宾的脸,小巧的手指点了点道:“妈妈,这个猪头是谁?”

饶是周晚晴正在哭的伤心,这时候听到唐心问这个猪头是谁也不禁差点要笑出来,不过想到自己的哭声把女儿给惊醒了,顿时将埋在唐宾怀里的泪脸在他胸口磨蹭了两下,只是唐宾上身光溜溜的,却不能当抹布使,最后还是用手擦了擦眼泪,抬头看看他狼狈凄惨的脸,颤抖着一只小手伸过去想摸摸他,可是又怕碰到了会让他感觉到疼痛,最后又放下来,无比伤心怜惜的问道:“疼吗?”

唐宾摇摇头:“不疼!”

事实上,那脸都打麻木了,还真的已经感觉不到疼痛。

周晚晴深深看了一眼他,眼泪又忍不住掉下来,唐宾伸手轻轻抚过她的脸庞,将那一抹泪痕拭去:“是我对不起你,我活该!”

他说这话的时候不仅仅想到了李晶晶,同时还有叶雁。

如果说对李晶晶是没有办法,心里的爱早就存在,那么对于叶雁,真的可以说是明知故犯,可是现在都已经成这样了,除了心里对她的深深歉疚,也无法再做出什么其他的弥补,他不可能狠心跟叶雁提出分手那种要求。

“叔叔,是你吗?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唐心终于还是听出了叔叔的声音,只是脸上非常好奇,叔叔怎么变成了这么一个猪头的形象。

唐宾含含糊糊的答应了两声。

这时,周晚晴推开他,吸了吸鼻子,低声道:“你先去沙发上坐好,等会我有话跟你说。”

……

十几分钟后,周晚晴把小唐心在房间里安顿好,估计是又把她哄睡下了,这才红着眼睛走了出来,轻轻把门关上,看了看呆呆坐在沙发上的唐宾,转身就进了厨房间。

须臾,她手里拿着一小盆冰块,又去卫生间取了毛巾,这才来到沙发边上,默默的用毛巾包起冰块,指了指沙发后的靠背:“头往后仰,脑袋靠上面。”

唐宾看了她两秒钟,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就乖乖的靠了上去。

周晚晴轻柔地用毛巾在他脸上给他做冰敷,手上都不敢用力,两道秀眉也拧在了一起,一边敷一边说道:“为什么这么做,你明明知道我会心疼?”

“……”

唐宾半睁着眼睛专注的看着她,看着她同样专注的眸子。

为什么打自己?

这里面不能不说没有苦肉计的成分在里面,他知道她看了会心疼。

实际上,这何尝不是他用这样自虐的方式在发泄自己的情绪。

一方面是对于自己在感情方面的不专一,甚至可以说不忠,嫂子,晶晶,雁妹妹,他内心没有一个可以割舍的下,但现实社会如此残酷,他应该如何去面对,将来要走的路又该如何?

嫂子是自己这一辈子都要尽力去维护爱惜的人,这是一个绝对不能放手的爱人;

晶晶呢,老说自己就是那没有人权的小三,可是唐宾对她的真心,同样没有半分作假,这是一个默默付出一直等待自己爱情的可爱女孩子,她应该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可是唐宾的承诺何等苍白,面对李家父母,甚至接下来要谈及的婚姻,他都不知道以后如何面对;

雁妹妹……

好吧,这是一个是男人都无法割舍的女子,何况他对自己也是情根深种。

这一些事情虽然没有到马上就要面临解决的程度,但可以说无时无刻不在心里压迫着他,尽管只是潜意识里,每次一想到这些事情,他就痛恨自己的花心滥情,晚浓说的一点没错,自己就是个花心大萝卜!

如果这些都还不够,那今天白天,何巧英日记里写着那颠覆了他几年来认知的内容,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这不是一根稻草,简直是一根水泥廊柱。

这让他无法喘息。

一个自己深深爱过,又暗暗恨了几年的女人,结果却突然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为自己提分手,为自己出卖……,嗯,没卖成功,为自己日夜痛苦挣扎,为自己割脉自杀,为自己成了植物人……

这一切的一切,仿佛一座大山一般压的他神经都快崩溃了。

当他发现自己再一次犯下错误让周晚晴伤心落泪的时候,这所有的情绪终于都迸发了出来,他痛恨自己的花心,痛恨自己的无能,痛恨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总是伤害到那些关心爱护自己的人……

他看着她的眼睛,轻轻的摇了摇头。

“答应我,以后不许再做这种伤害自己的事了,明白吗?”周晚晴敷完左边,再去敷右边的脸。

唐宾轻轻点头,忽然不顾脸上那还敷着的冰毛巾,一把将周晚晴的身体抱在怀里,紧紧的,紧紧的,仿佛要将她整个身心都揉进自己的胸口。

“怎么了?”被他抱了一会,周晚晴敏感的体会到了他情绪的异样。

唐宾抱着她不说话,只是将下颌贴在她的脖颈处,缓缓的摇头,过了会问道:“你心里会不会恨我?”

周晚晴的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马上恢复柔软,轻声道:“不恨,我对你的心,只有爱。”

“就算……,就算你不是我的唯一?”

这句话很难说出口,但他终于还是说出口了。

在唐宾看不见的那一面,周晚晴的眸子里淌下一道清流,顺着俏脸无声滑落,她紧紧的闭上眼,细细长长的睫毛却急剧颤抖,最后却化为内心的一声叹息,开口道:“是的,就算我不是你的唯一,但你是我的唯一。”

唐宾的内心像被高速行驶的动车狠狠撞击了一下:“在你面前,我觉得自己仿佛一个无耻的小丑,暴露的是心里最阴暗的一面。”

“尽管如此,我还是喜欢你,还是爱你!”

“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只要你平平安安,只要你健健康康,只要你……不在我的世界里消失,其他都不重要!经过了这件事,经过了这几天,我想明白了,只要你好好活着,就是我要的幸福。”

“大宝贝……”唐宾内心震撼,感动莫名,手上也抱的更紧。

“抱我去房间,你已经好长时间……,没爱过我了!”周晚晴闭着眼睛呢喃。

“嗯……”

唐宾起身,抱着如小猫一般窝在他怀里的周晚晴走进自己的房间,关门。

可是——

他现在又无比后悔起来刚才为什么要打自己的嘴巴,现在连亲吻都是一件另他痛苦的事情,他的双手在她妙曼的身躯上胡乱摸索,那嘴却是碰一碰就疼。

周晚晴无比嗔恼的扫了眼他依然红肿的脸庞,拨开他火热的手掌,轻轻一推把他推倒在床上,然后俯下身一口亲在他的胸膛上,另一只细腻白嫩的巧手则往他两腿间摸索了过去。

推荐阅读: 乡村女人出轨男女换爱黄小兰

新书推荐:《 乡村女人》《 善良的嫂子》《 出轨日记》《 大山深处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