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带刀的玫瑰

第二百二十一章 带刀的玫瑰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要说在江州大学和唐宾同期的学生当中,有谁不知道秦海燕秦大校花的大名的,那除了女人就真的只剩下死人了。

从大一开始到大四,秦海燕的最美校花之名就从来没有旁落过,甚至有传言称,她在整个江州的校花榜上也是位居榜首。这自然要归功于一个叫做校花投票榜的娱乐网站,拒不完全数据统计,秦海燕的得票数是后面两位传媒大学和外国语学校校花加起来得票数的三倍。

可见秦校花的美名,真的是到了女神的程度。

甚至坊间有传言,某位江州富豪出五百万巨资邀请秦海燕一起共进一顿晚餐。

当然结果怎么样没什么人知道,不过听说那位富豪后来就从江州销声匿迹了。

刘凯威作为秦海燕的同期校友,对秦海燕自然不会陌生,曾几何时,或者说直到今rì,秦大校花依然是他心目中的理想女神。

不过秦海燕这个人美则美矣,却处处透着神秘,像唐宾这种平头百姓也许察觉不出来,但是作为有幸混迹在权贵圈子外围的一员,刘凯威还是或多或少能获知一些信息。

像秦海燕这种美到如此名誉响亮地步的美女,却始终没有被任何一位男人染指,这本身就说明了一些问题。

什么叫做红颜祸水?

有红颜的地方就有祸水,尤其是这种红艳艳到发紫的红颜,越红的红颜惹出来的祸水肯定也越大。

更何况这红颜本身就是一个危险的存在。

刘凯威并非真的是那种没有脑子的纨绔,当然,就凭他老爹那点权势,也当不了多大的纨绔,他可以欺负欺负没有背景没有靠山甚至没有钱的穷学生和医院小护士,但他生不出去动秦海燕的念头。

所以等他看清对面望着自己的美女是秦海燕的时候,马上就移开了视线,脸上的神情也变得一本正经,然后他就看到了走在她旁边的唐宾。

“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有那么一瞬间,刘凯威有种羡慕妒忌恨的滋味,而且这种滋味可说由来已久。

只是,当他看清两人冷冰冰直视着自己的眼神时,心里没来由的一突,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他想到了某种可能。

……

一间没有医生值班的理疗室。

刘凯威心惊胆战的坐在一张理疗床上,胖乎乎的脸上呈现的是一片惊慌的神sè。

他是被秦海燕拎着头发拖进这间房的。

这也是秦校花第一次在唐宾面前正面表现出雷霆手段的一幕。

“说,我的耐xìng是有限的,我不想再重复第二遍,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秦海燕问的自然就是何巧英rì记本上说被他骗了的事情。

何巧英曾经是她的闺蜜,就因为她对不起唐宾,所以秦海燕才会渐渐疏远她,可如果这一切都是刘凯威在暗中搞的鬼,那她觉得自己实在不应该,居然被这种货sè骗了没有察觉,更可恶的是他对唐宾造成的伤害……

这是无法容忍的事情。

刘凯威曾经想过秦海燕可能是带刺的玫瑰,但绝对没有想到她带的不是刺,而是刀,杀人的刀。

她的眼神中透出的是丝丝杀气,让他不寒而慄。

刚才在外面一言不合,秦海燕就极其暴虐的拎着他的头发往后拖,想他二百多斤的份量,就算是个大男人也未必拖得动,可她居然像是随手拖着一把扫帚那么轻松,他努力挣扎,可是一点效果都没有,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头被绑住了的猪,而秦海燕则是那拿着尖刀的屠夫。

不仅刘凯威吃惊,就连唐宾也大吃一惊,他原来以为见到刘凯威的时候还免不了被鄙视讥笑一番,可秦海燕根本不给他这种机会,直接动手了……

好暴力,好……很好!

时隔这么多年,刘凯威甚至已经快忘掉那件事了,他没想到这两人会在这个时候找上自己:“我……,我……”

“啪!”

秦海燕抬手就打了他一巴掌:“有,还是没有?”

刘凯威觉得自己一颗大牙都松动了,脸上火辣辣的痛,可他哪肯承认,边上可还有个唐宾,这事认了可能连命都要没了。

“没,没有!”

可是等待他的是另一个大嘴巴,这回声音更大更清脆,打的他脸都麻了。

一巴掌后,秦海燕显然不解气,又一个扇了过去,这回终于把那颗后槽牙给打了下来,噗的一声吐在床上,带着一口牙血。

唐宾想要去阻止,可是张了张嘴,还是忍住了。

“做了还不承认,那你活着也没用了!”秦校花五根嫩白的手指掐住了刘凯威的脖子,但给他的感觉绝对不是细腻的美好,而是死亡的恐惧,那手指就仿佛一把老虎钳,钳得他眼前发黑。

“说,我说,……有,有这回事。”

刘凯威在死亡的惧怕下,不得不从喉咙口拼命挤出这几个字,也幸好秦海燕只是吓唬他一下,并不是真要弄死他,不然他连话都说不出来。

“我是曾经跟何巧英说了个谎话,可是,我对她没做过什么事……”刘凯威说着看了看唐宾,“没到一星期,她就拆穿我,把我甩了……,真的,我连亲都没亲过她……”

“轰!”

他马上感觉到脸上一阵巨痛,鼻子酸得直掉眼泪,上面瞬间开了个大染房。

这次动手的是唐宾!

“果真,是自己错怪了何巧英!”

一拳够吗?

当然不够!

一拳为何巧英!

一拳还是为何巧英!

再一拳,为了昏迷不醒的何巧英!

三拳过去,刘凯威都只能在床上哼哼了,本来就像猪头的他,现在完完全全成了一个猪头。

“打得过瘾吗?”秦海燕看都不看刘凯威一眼,拍了拍唐宾的肩膀说道。

“还行,不过……”唐宾在床单上擦了擦手上的血迹,看着惨不忍睹的刘凯威,“他现在这样子,不会有事吗?”

秦海燕眨了眨眸子:“你说他,还是我们?”

唐宾愣了愣,说:“我们。”

秦海燕嘴角微翘,勾起一抹浅笑,然后随手在刘凯威的脖颈处拍了一下,将他彻底拍晕了过去,笑嘻嘻地拉着唐宾的手道:“唐宾,以后可以把目光放远些,你是我爷爷的后继人,也是秦家的女婿,没有那么多好顾虑的。”

唐宾看着她美丽的眼睛,还有更美丽的脸,有些怦然心动,她那举手投足间万事我有的风姿更给她增添了无限神秘的光环。

神秘,不仅是男人吸引女人的强烈诱因,反过来,女人也可以。

唐宾的手指在她滑腻纤巧的手心上摸了两把:“可是,这不是假的吗?”

“但在别人眼里,却是真的。”

秦海燕脸上微微一红,把手抽了回来,刚才只是无意中就拉了他的手,这会儿却感觉有些难为情。

“别人是指谁?”唐宾奇怪地说道,知道这件事的人,似乎除了自己,就只有秦家的人了。

“也许,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唐宾,如果以后有什么奇怪的人来找你,你记得要马上通知我,让我来处理,知道吗?”秦海燕似乎想到了某些可能发生的事情,不太放心的说道。

“奇怪的人?”

尽管不知道秦海燕说的奇怪的人是什么人,但唐宾还是点了点头,他相信她不会害自己。

“你再记两个电话,一个是我的,一个是我朋友的,有任何麻烦,你都可以找我,手机打不通,就打这两个号码,就算我接不到,也会有人帮你!”秦海燕郑重其事的说道,然后让唐宾手机上记下两个号码。

唐宾似有所悟:“你是不是想说,会有奇怪的人对我不利?”

……

奇怪的人还没出现,但对他们可能不利的人已经来了。

房间外面的走廊上已经传来乱糟糟的脚步声,秦海燕的听力自不用说,唐宾有了内力改善,听力也是大有张进,隐约能听到几个人声——

“就在皮肤理疗室里面,刘少被拖进去的,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什么人,看清了吗?”

“一男一女,那女的可凶了……”

“……”

房间里,唐宾看着秦海燕,不知道号称任何麻烦都可以找她的秦校花,会怎么处理这次的麻烦。

秦海燕睁大了眼睛道:“你看着我干嘛?跑啊!”

说完,秦校花马上拉着他的手,朝门外跑去。

刚刚打开门跑到外面,马上看到左边走廊噔噔噔跑过来三个医院保安,后面还有三两个护士样的人跟着。保安看到唐宾他们出来,马上大叫一声,跑得更快——

“站住,快站住!”

傻子才站住呢!

秦海燕拉着唐宾想都不想就朝另一边跑了过去,那边还有一个安全出口。

一边跑她一边拿出刚刚打过电话的手机,一只手拨了出去:“喂,红红,你看够了没有?”

那边的红红说道:“姐,你在医院上演女英雄救美男,我哪好意思看啊!再说,这不是给你们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吗……,咦,姐,他是谁啊,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啊?”

“赶紧的,别废话,让清洁工出来。”

“好了,好了,马上来,真是的,一片好心当驴肝肺……”

推荐阅读: 妻子的付出 全能姐夫 婚外贪欢

新书推荐:《 出轨的男人 》《 大山深处的女人》《 妻子的婚外遇》《 乱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