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厕所没纸能帮我拿点么

第二百九十二章 厕所没纸能帮我拿点么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秦海燕语笑嫣然,嘴角勾起一抹动人的弧线,一双看着他的美眸似是亮着星月般的光彩:“你决定。”

唐宾想了想后说道:“要不……,去你那儿?”

秦海燕笑了笑道:“好啊!”

“那……,你的床可以睡两个人吗?”听到秦大校花欣然答应,唐大总管心里一喜,忍不住有些口花花地冒了一句。

“想什么呢,不是还有个房间吗?”秦大校花白了他一眼,眸子里面尽是娇媚。

“噢,我忘记了。”唐宾赶忙说道。

事实上他只是很怀念在青蛇岛上跟秦大校花同床共眠的美好经历。

秦海燕在夜色里白了他一眼,嘴角轻勾,却什么话都没说,要是唐宾仔细看的话,肯定能看到此刻她俏脸上含羞带娇的红粉。

两人先往唐宾住处取了些衣物及日用品,然后才回了秦海燕住的房子,那边房间和床铺都是现成的,现在天又热不需要准备被襦什么的物品,稍作收拾也就可以入住了。

现在非常时期必须得未雨绸缪,秦海燕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却害怕杀手用热武器对付唐宾,那就防不胜防,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中招。

她倒真希望唐宾这段时间可以不去上班,这样也能把危险控制在最小范围之内,可问题是这也不太现实,一则杀手还会不会出现并不好说,要是运气好真的只是一起私单倒也好,就是他老不去上班也不是个事,自己也没有太多时间。

唐宾在秦海燕旁边的那个房间随手打扫了一下,其实也不脏,就是一段时间没住人,有股子尘味。

“这也算是开始了和秦大校花的同居生活了吧?”

“要是被洋葱那几个甡口知道,还不得口水都流出来啊!”

这么想着,他就情不自禁偷偷瞄了眼在旁边帮忙擦窗户的秦海燕,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回到学校正在做大扫除的错觉,尽管两人从来没有一起做过大扫除,倒是跟何巧英做过几次……

对了,也不知道秦老爹什么时候能来,巧英的病情实在不能再迤下去,于是他酝酿了一下后问道:“海燕,你老爸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过来?”

本来她一边拿着块抹布擦窗户,一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闻言后愣了愣,脸上居然升起一抹绯红,扇动了两下黑黑长长的睫毛:“你刚刚说什么?”

她的脸色羞红,眸子里闪着媚惑的奇光,仿佛全身都有种说不出的美丽味道,看得唐宾心脏重重停了一拍,有点失神落魄,幸好此刻他心里想到了还躺在病床上依然前途未卜的何巧英,片刻之后就回过神来,移开眼神道:“我是想问你老爸什么时候来,巧英她情况不太好,我昨天去看的时候,她妈差点把她安乐了……”

“什么?”秦大校花刚刚也许还在想着有些脸红心跳的事情,可此刻听清唐宾的话也霍地一惊。

她本来就是何巧英的闺蜜,上次看了她的日记之后才知道一直误会了她,也为自己不能及时察觉而内疚,如今一听她差点被人道毁灭,更是震惊不已。

“我明天就联系一下看看,如果不行,我就带着巧英过去。”秦海燕认真地说道,“放心吧,相信她会没事的,我现在就去给莫叔打电话。”

她知道,在何巧英的事情上,唐宾比自己要痛苦无数倍,假如她真的就此终结,留给他的将是永远的感情负担。

秦海燕走过去拍了下他的肩膀,随后去打电话。

……

雷迪森大酒店。

谢竹芸手里拿着一份刚刚亲自去检测中心取回的dna鉴定报告,为了快速获得结果,她还额外付出了三千块钱,当然,这点钱对她来说真不算什么。

自从看到报告书上的结果,谢竹芸的心情就久久不能平静,那种想笑又想哭的感觉让她忍不住要大声喊叫,有种压抑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沉重需要瞬间爆发,然后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报告书上的结果显示为遗传dna百分之六十七点三相似性,尽管不是百分之一百,但这已经足够说明问题,毕竟这份检测做的并非父子鉴定。

“哥,原来你的儿子真的还活着!”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良久,谢竹芸抹了把润湿的眼角,拿起床边的手机拨通了那个远在京城熟悉的号码。

“爸,我是竹芸!上次跟你说我找到一个跟大哥长的很像的孩子,我已经偷偷做了一遍亲子鉴定。”

“嗯,我听着。”老人的声音沉稳,但也显得有些紧张,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发生,但每一次都好像有捆绳子揪着自己的心脏,喘不气来。

“是的,没有错,他果真是我们谢家的血脉,是哥和嫂子的儿子!”谢竹芸几乎是喊着出来,语音充满了激动,热泪盈眶。

“咔嚓!”

电话里传到一声巨大的震响,把她吃了一惊,脸色一变道:“爸,你怎么了?”

“爸,爸,……”

那头好长时间都没有声音,谢竹芸心中焦急,还以为自己老爸听到如此震惊的消息,受不住冲击出了什么意外。

足足过了有一分多钟,电话里才传到老人的声音,只有三个字:“好,好,好!”

三个一模一样的字眼,却表达了老人所有的情感,他等这一天多久了,或者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没再抱这种希望了,多少次以为希望就在眼前,但每一次都是深深地失望,每一次都是血淋淋的伤口。

谢竹芸松了口气,捂着电话说道:“爸,要不要我明天,不,今晚就把他带回来见你?”

老人沉默许久,一声不吭,最后摇摇头道:“不,不能带回来,现在不能带回来,现在的谢家太危险,这件事绝对不能被外人知道……,就算你私下也不能和他相认,现在还不是时候,竹芸,你明白吗?”

谢竹芸咬着嘴唇,美眸泛红,点点头道:“我明白,我全都明白。”

老人深吸了口气,平静了下心绪,然后问道:“竹芸,你说那孩子叫什么?”

“他叫唐宾!”

“唐宾?唐宾,谢宾,唐宾……,好,两天后我要亲自来江州,偷偷见他一面,看看我孙子到底长什么样,哈哈,哈哈……”

……

翠园小区。

唐宾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莫名其妙的时间里已经多了几位亲人,此刻的他正坐在电脑前面和正在老家的小唐心视频聊天。

“叔叔,叔叔,你看我这件衣服好不好看,这是外婆今天在外面给我买回来的,妈妈说好看极了,你说好不好看?”唐心站在周晚浓的电脑摄像头前面,穿着一条黑白格子的连衣裙转了一圈问道。

唐宾哈哈欢笑:“好看,小宝贝穿着特别好看。”

唐心马上开心地拍起了小手,奶声奶气地说道:“我就说叔叔也会这么说的,就是小姨的眼神不好,老说人家穿着像个女仆,什么是女仆呀?肯定是外婆没给小姨买衣服,她不高兴了!”

唐宾笑了笑道:“那小宝贝你去哄哄小姨,说不准她正在哭鼻子呢!”

视频里马上传来周晚浓的声音:“混蛋,你才哭鼻子呢!”

唐心马上叫道:“小姨不可以骂叔叔,不然要口臭的。”

唐宾笑了起来,那边周晚晴的声音似乎也在笑,周晚浓气急败坏,对唐心说道:“你个小叛徒,再敢帮你叔叔欺负小姨,我就收回电脑,不让你们聊天说话了。”

小唐心睁大眼睛吐了吐舌头,马上笑兮兮地求饶:“小姨,人家只是说骂叔叔才会口臭臭的嘛,你没有骂,当然还是香喷喷的,不然你让叔叔闻闻,是不是不臭的?”

小家伙这么一说,周晚浓就脸上一热有了些绯红,跺了下脚哼道:“我不理你们了!”

看到小姨跑开,小唐心马上对着电脑屏幕做了下鬼脸,然后说:“叔叔,心心想死你了,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呢?”

“有外公外婆陪你,还有妈妈和小姨陪你玩,还不高兴啊?”

“高兴是高兴,就是少了叔叔,感觉心里空空的。”

唐宾不由好笑:“小宝贝哪里学来的这种话,现在放假就好好陪陪外公外婆,他们在老家没人陪着玩很可怜的,所以你要陪着他们安慰他们知不知道?”

小唐心愁眉苦脸地说道:“好吧,好吧,外公外婆都那么大人了,还整天要人陪着玩,真是没办法呢!”

这话把唐宾和周晚晴都逗乐了,然后唐宾跟大宝贝也说了几句,只是视频聊天毕竟不方便,只能草草结束,当然现在可能有杀手出现,唐宾也就让她们在老家多住几天,过几天自己再去接她们。

视频刚刚结束,唐宾就听到房间外面秦海燕似乎在叫自己的名字,出去一看,原来声音出自卫生间,他脸上一呆过去敲了敲门问道:“海燕,你叫我?”

里面秦海燕的声音听起来无比怪异,似乎极其羞涩,犹犹豫豫像羊叫一般:“唐宾,厕所没纸了,你能不能帮我……,拿一点?”

“啊?”

唐宾嘴巴一张,顿时呆掉。

ps:今天肚子疼,吃了好多杨梅酒才好转,下午一直在外面,手机上码了一章到现在,不好意思哈!

推荐阅读: 善良的嫂子 年轻的嫂子恋上嫂子的床

新书推荐:《 大山深处的女人》《 》《 出轨男女》《 换爱黄小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