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零二章 妈,你是不是糊涂了?

第二百零二章 妈,你是不是糊涂了?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这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不过,周晚晴还是迅速的接了起来。

她怕这是一个有关小宾的电话,如果接的慢了挂断了该怎么办?

已经是第三天了,没有他的任何消息,家里的几个人都快要崩溃了,这样的rì子真是比死了还要难过,这几天无论jǐng方怎么调查,都没有任何线索,倒是叶雁和左边锋查到了一点,他们找到了何巧英,可是何巧英已经被宣布成了植物人,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还不如不要。当然,同时也得到了一个唐宾曾经在江州第一人民医院急救的消息,据那边参与急救的人员反馈,唐宾脑部受伤,生命迹象非常微弱,活下去的机会很渺茫,不过当时负责主治的莫风医生这两天突然请假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同时据当时了解情况的目击者称,那晚莫风医生给唐宾施展了中医才会用到的针灸术,在头部足足插了九九八十一根银针,听说是续命的,然后他就被一个很漂亮,而且身手很矫健的女子,抱着带上了直升机,飞走了!

好吧,这个神秘的女子,他们已经知道了,就是秦海燕。

可是,生命迹象微弱,活下去的机会渺茫,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难道,带着他去别的地方接受死亡?

叶雁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差点又一头晕过去,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秦海燕这个平时被忽略了的神秘校花了。

“喂?”

周晚晴的声音紧张而颤抖,甚至有些嘶哑。

坐在旁边的李晶晶和周晚浓也同时紧张的屏住了呼吸,一起看着接电话的她。

至于唐心,现在已经放假了,虽然家里人没有跟她说叔叔的事情,可是她小小的心灵也能感受到家里异常压抑的气氛,妈妈,小姨,还有晶晶阿姨时不时抹眼泪,这让她看了也很想哭。

“晚晴姐,我是秦海燕!”电话那头是秦海燕略显疲惫的声音。

“海……”周晚晴只说了一个字,就喉咙哽住说不出话来,一只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早就哭肿了的美眸里,一片水润的晶莹滚滚而下。

“晚晴姐,别激动!”秦海燕在那边听出了周晚晴压抑着的哭音,她有些暗暗责怪自己这个电话打的太晚了一点,唐宾和周晚晴之间的感情自己是可以感受到的,那是一种超越了亲情的相濡以沫,也许还有一点别的什么,唐宾的突然失踪肯定引起了她们的恐慌,于是也不作停顿,马上接着说道,“唐宾现在在我这里,你不要担心。”

“真的……,他现在怎么样?”周晚晴终于缓了口气,急急的问道。

李晶晶和周晚浓同时凑了上去,一个在前面,一个在后面,耳朵几乎都贴在了周晚晴的脸上。

“没事,他没事,放心!”

一听到秦海燕说唐宾没事,三个女人顿时抱成一团,无声的哭了起来,李晶晶抹着眼泪对着话筒说道:“秦海燕,你们现在在哪里,我们马上过去找你们,唐唐真的没事了,那他为什么不给我们打电话?他在旁边吗?医生说他生命垂危,活下去的机会渺茫,他真的已经没事了?”

“李晶晶,你也在啊!他真的没事了,相信我,你们现在应该都知道了那晚的事情吧,唐宾现在已经过了危险期,不过现在还在昏睡当中,要过两天才会醒,放心吧,我会看好他的。我们现在在海外很远的地方,别着急,等他醒了我就让他给你们打电话。”秦海燕对着电话说道,侧头看了看床上还在昏迷当中的唐宾。

李晶晶吸着鼻子嗯了一声:“谢谢,谢谢你救了唐唐。”

两边又说了几句,秦海燕就挂掉了电话。

本来这事情,要是那天晚上双方通上了电话也没这么折腾了,还让周晚晴,李晶晶等人连续担惊受怕了好几天,实在是当时的情况太危急,唐宾的生命随时都有可能熄灭,而她的手机在给莫风打完电话后就直接没电了,以至于后面一系列的线索都断掉了。再然后回到青蛇岛,急着给唐宾治疗,又碰到爷爷闭关失败,临了替唐宾治伤……

唐宾脑部破损堵塞的经络被爷爷秦长青以银针刺穴和内力灌输的方式治好了,只是他一身的功力全都留在了他的体内,而爷爷他……,就此驾鹤西去。

最疼爱自己的爷爷没了,秦海燕自然伤心难过,哪里有心思想到给唐宾的家里人打电话,况且唐宾自己的身体在狂暴内力的灌顶下也陷入了沉睡,这期间还需要人不间断的守护,一直到情况稳定下来,秦海燕的母亲洛秋问起唐宾的家里人情况,她这才忽然想起来要给周晚晴打个电话报平安。

……

叶雁这几天可以说心力交瘁,为了查找唐宾的下落,同时也是心里担忧,几乎没怎么合过眼。

更让她心里纠结的是伤害唐宾的居然还是那姓罗的混蛋,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周晚晴和李晶晶,尽管小混混们说的意思是唐宾识破了罗浩在外面包情妇的事情,而让他在离婚的时候损失了一大笔财产,但话里话外也显示唐宾和叶雁的关系匪浅,罗浩更是一口一个jiān夫yín妇。

尽管周晚晴根本不相信罗浩的话,甚至对这个人恨入骨髓,但是叶雁每次看到周晚晴的时候总是感觉心虚,毕竟自己和唐宾果真是有那事实的,至于李晶晶,那就更不用说了,她可是唐宾的女朋友。

这些都还罢了,现在居然还有一件更加糟心的事情发生。

叶雁自己的母亲居然跑到自己面前来替罗浩求情。

还有比这更糟心的事情吗?

“妈,你是不是糊涂了,他姓罗的干出这种事情来,你怎么反而过来替他求情?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叶雁本来就为没有得到唐宾的消息烦躁不安,这会儿自己母亲提出这样的要求,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雁雁,小浩毕竟是你以前的丈夫,你们现在就算已经分开了,但总要顾念一点夫妻之情吧?他这么做也是因为妒忌你跟野男人在一起,是个男人都不会忍的?”叶雁的母亲叶秀琴看着女儿说道。

叶雁被这话气的差点吐血:“什么叫是个男人都不会忍的?妈,我跟他离婚了,离婚你懂吗?就是没关系了,再说我跟他没有任何感情,一点都没有,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再退一步说,他现在害的别人一个成了植物人,一个现在还生死不知,这样的人你还替他求情?”

叶秀琴皱着眉头道:“我知道小浩这次做的不对,可是就算不为他考虑,也要想想小浩他爸爸,他爸爸就小浩一个儿子,而且还一个人辛辛苦苦拉扯大,要是小浩因为这次事情有个三长两短,那他爸怎么办?”

叶雁道:“他有三长两短怎么办,那别人呢?那女的已经变成植物人了,她家里人要怎么办?唐宾现在还下落不明,你让我……他的家人怎么想?你跟我求情有用吗?他打死打残的是别人的女儿,别人的家人,我能干什么呀?”

叶秀琴道:“雁雁,你不是跟她们关系都挺好的嘛,可以出面商量一下,既然事情都成这样了,再争执下去也没有意思,还不如实际一点,在经济上得到一点补偿?你说是不是?”

“经济上得到补偿?谁要他补偿,他补偿的起吗,我恨不得现在一刀就去杀了他!”

“雁雁……”

“妈,你不用说了,我现在也没心情跟你讨论这种事情!唐宾现在还下落不明,他要是死了,我要姓罗的偿命!”叶雁咬着牙一脸yīn沉的说道,“而且,要他命的人不止我一个,你想想那个能一竿子捅穿他大腿的女人,到时候可别给家里惹来一个强敌。”

“你……”

这个时候,叶雁的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李晶晶打过来的电话。

叶雁神情一顿,马上接了起来,对面的李晶晶又哭又笑:“雁姐,刚才秦海燕打电话过来了,他说唐唐在她那里,已经脱离了危险。”

“真的?”叶雁激动的叫了一声,“我马上过来。”

……

青蛇岛。

秦海燕坐在唐宾躺着的床边,看着他静静沉睡的脸庞,思绪不知飘到了何处——

那是一个秋天刚刚来临的午后,天空突然下起了毛毛细雨,秦海燕捧了一本书站在图书馆门口,看着天上飘飘洒洒的雨丝,那一刻,她真的只是在欣赏雨中的风景。

而一个高高的一脸阳光的男生撑着一把伞从雨中冲过来,在图书馆门口收起雨伞甩了两下,有几滴水珠甚至甩到了秦海燕的脸上,她皱起眉头看了他一眼,这时那男生也注意到了她,笑着问道:“咦,同学,你没带伞吗,我这把伞先借你吧!”

男生笑起来很好看,眼神也很清澈,没有任何杂质。

他就是刚刚上大一的唐宾。

那也是两个人的第一次相遇。

推荐阅读: 野性乡村小姨子的诱惑

新书推荐:《 山村野情 》《 荒村野性》《 》《 婚外贪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