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零九章 秦校花:我的裤子呢?

第二百零九章 秦校花:我的裤子呢?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秦海燕向来有早起的习惯,可是第二天一早醒来,她顿时傻眼了。

自己一条光洁的**被唐宾紧紧抱在怀中,呃,不,应该这么说,她将一条光洁修长的美腿压在了唐宾的胸口上,而唐宾的双手则紧紧搂着她的小腿,甚至一只手摸上了她的大腿内侧。

这还不是重点。

重点是自己的睡裤呢,睡裤去哪里了?

她昨天睡觉的时候明明记得是穿了睡裤的呀!

另外,居然连自己的小内裤都剥下去了一点,挂在胯骨下面的位置,半个圆润的丰臀都露了出来,秦海燕满目羞红,心道这幸好是在被窝里。她睁着眼睛仔细想了一下昨天晚上的经过,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然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两腿之间,细细感受了一下,还好,应该没有做过什么羞人的事情。

只是现在这个样子,难道还不够让人害羞吗?

秦海燕满脸的酡红羞涩,赶紧把剥到大腿根的小内裤提了上去。

然后双手在被窝里面胡乱摸了一通,可是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睡裤。

“哪去了呢?”

秦海燕轻手轻脚的想把腿收回来,可是唐宾的两条手臂搭在上面,搂的还特别紧,这让她更加面红耳赤,心跳紧张,努力挣了挣,可是又怕吵醒了他,到时候发现两个人是这样的姿势,那不是更要尴尬死?

正在这个时候,她发现唐宾摸在自己大腿上的手滑了一下,再次往上面延伸了几厘米,离那两腿之间的要害处也就相差了十公分左右的距离,这让秦大校花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大腿上那手带起的触感甚至让她的身心都在微微颤抖。

不过还好,他的手只是滑动了几公分就停了下来,也许是她刚才挣扎了两下把唐宾给惊着了,耳中听到他深深吸了口气,这是马上要醒过来的症状,秦海燕马上决定继续装睡,被他摸着的大腿也不管了,只是一只手紧紧护住自己的两腿之间。

唐宾的确是被秦海燕那几下挣扎给弄醒的,一条**搁在胸口上时间长了肯定会不舒服,他甚至晚上好像做梦都梦见被一块门板压着了,只是等他感觉到手里一片滑腻的时候,顿时意识到了什么,再次用手抚摸了一把搁在胸口的柔软**,唐宾瞬间睁开了眼睛。

“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赶紧松开了手,这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上似乎还围着一块什么东西,伸手拿起来一看——

“我靠,这不是秦海燕的睡裤吗,什么时候跑到自己脖子上当围巾使了?”

“这,难怪她腿上光溜溜的,不会是我半夜把它给脱下来的吧?”

他静静的感受了一下秦海燕的动静,发现她好像依然在睡觉,顿时心说还好,赶紧趁着她没醒的时候溜掉,到时候说起来自己死不认账也就是了,睡梦中自己脱掉裤子的例子也不是没有。

他这么一想就把手里的睡裤塞进被窝里,然后想着马上把她的腿给搬开,好方便自己下床。

只是当他的手再次摸到秦海燕的小腿肌肤时,心里瞬间就悸动了一下,暗想这可是秦校花的美腿哎,就这么光溜溜的压在自己胸口上,这种**的时刻可不是经常有,要不……,再多感受感受?他犹豫了一下,就不急着把腿搬开了,闭着眼睛感受胸口上的柔软和压迫,刚刚还觉得挺不舒服的,这一刻却格外的享受,甚至一双手还在她的光滑肌肤上面轻轻的摩挲。

乖乖隆得咚啊,这手感真他娘的舒爽啊!

上面居然还有一种自然散发的青春少女的味道,这厮实在忍不住就偏过脑袋在她的脚脖子上重重亲了一下。

唐宾还以为秦海燕是睡着的,可她现在根本就是在假睡,而且身体的敏感度因为两人肌肤的接触提升到了极致,本以为他醒过来之后就会把自己的腿挪开,然后自己也就可以顺手推舟,在假装不知道的情况下把脚收回来,可是这个坏家伙居然又摸又亲的在暗暗使坏,真是太过分了!

可是,为什么心里还会感觉到有一些甜丝丝的呢?

唐宾的抚摸并没有持续多久,片刻之后他就轻轻自语了一句:“猥琐啊,我真他妈是个猥琐的人!”

然后他轻轻抬起秦海燕的修长美腿,往旁边挪了过去。

可是,也许是不小心,他搬起腿从胸口移走的时候,左手手指不小心捏在了她的足心上,秦海燕似乎真的对脚底特别敏感,就这么轻轻一碰就受不了,马上全身抽紧,轻叫一声瞬间把腿缩了回去。

这下子唐宾傻眼了,结结巴巴的说道:“海,海燕,你……醒了?”

秦海燕也知道装不下去了,于是轻轻嗯了一声,道:“刚刚醒,那……,你先起来吧,一会我妈估计就要来叫我们吃饭了。”

“奥,奥!”

唐宾答应一声,马上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晚上睡觉的时候本来就没脱衣服,这会儿倒也方便。

不过,秦海燕就不同了,她还得摸索着在被窝里先穿裤子呢!

……

青蛇岛的早晨鸟语花香,空气也格外清新,尤其是庄园前面一片蔚蓝色的大海,在日出阳光的照耀下水光潋滟,波光粼粼,完美的如同一副全世界最美丽的油画。

秦海燕带着唐宾光着脚丫踩在金黄色的沙滩上,时而轻笑低语,时而驻足观望。

走过一处架在悬崖边的木制台阶,前方是一座造型别致,看起来年代久远的亭台水榭,两人慢慢走了上去,眺望远方水天一线的风景,唐宾不由赞叹道:“这青蛇岛上的风景,实在让人叹为观止,比马尔代夫也不差多少吧?再加上你们扁鹊家族数千年代代相传的历史文化,要是这地方对外开放,游客肯定如过江之鲫那么多,到时候你们光是收收门票钱,也得数钱数到手抽筋为止。”

秦海燕莞尔一笑却没有说话,在一张木椅上坐了下来,搓了搓沾在一对赤祼玉足上的细沙。

唐宾朝那俏皮白嫩的美丽玉足上瞄了两眼,然后说道:“只是有件事,我始终想不明白,你们秦家既然在这岛上生活了数千年,那应该人丁鼎盛才是,怎么会反而像现在这样只剩下你们寥寥几口人?”

秦海燕叹了口气道:“这事我听爷爷说过,在以前抗战时期,青蛇岛曾经遭到过日本人一支舰队的侵略,据说他们也是无意中经过这座岛,发现岛上有人就上来了;双方大战一场,死伤无数,我们秦家一门差点就没了,到最后,秦氏直系就剩下我爷爷一个……这也就是我们家那些人总是催促我早点……,那什么的原因。”

“哦!”唐宾点点头,“看来日本的侵略战争,真是影响重大,就连这与世隔绝的小岛上都能有这样的惨剧发生。”

“谁说不是呢!所以爷爷后来去参加了抗日,对小鬼子那是见一个杀一个,绝不手软,据说死在他手里的小鬼子是这个数。”秦海燕伸出一只纤巧的手掌在唐宾眼前晃了晃。

“五个?”

“什么呀,五个怎么够,是五位数!”

唐宾刚刚还觉得少,这会儿却是浑身剧震,愣了老半天,最后道:“爷爷真是当代英雄,抗日巨匠,他老人家的武功肯定惊世骇俗!那他立下这么大功绩,怎么也应该是将军一般的级别了吧?”

秦海燕笑道:“他不要干啊,又跑回了这里,还带回来三个老婆,在这岛上繁衍生子!不过毕竟年纪大了,最后也就只有生出我爸一个儿子。”

“哦!”唐宾点点头,他记得秦海燕说过爷爷的年龄,那生她爸的时候怎么也有个六十岁了,果真老当益壮,居然还真能生出来。

这时候,秦海燕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件东西,放在木桌上摊开,竟是两张面积颇大的黄色皮革,上面密密码码写满了小字,还有一副副小人图。

“这是用特殊材料处理过的羊皮纸,上面写着的,一份是内力诸解,一份就是阴阳五禽戏的功法密籍,你看完后记牢它,要还的。”秦海燕分别指了指说道。

“呃……”唐宾一看那上面都是古代字体,七扭八歪的,自己根本就没几个认识,顿时一脸为难,“海燕,我不识字啊,要不你帮我讲讲吧!”

“文盲!”秦海燕轻笑一声,然后一字一句替唐宾翻译解释。

内力诸解倒是没什么,就是一些名词解释之类的,不过阴阳五禽戏却是真正的古武,练习起来不能有丝毫差错。

“阴阳五禽戏,起源于五禽戏,但在根本上又与之不同,阴指阴柔,阳是阳刚,阴阳分内外,内就是内力,外却指外功……”秦海燕娓娓道来,兼之详细指点,特别是内力运转方面更是以自身内力为辅助帮他引导,昨天晚上唐宾的小周天已通,这会儿学来倒也不算麻烦,两个小时左右也就基本学会了,只差个中火候,需要以后的日积月累。

至于外功,却是必须有一定的武术根基,以唐宾这样的门外汉,现阶段也就只能照猫画虎,练练姿势,权当做做早操了,秦海燕现场演示了几遍,让他跟着学习,只是看他那滑稽的动作,顿时娇笑不止,前俯后仰的差点打跌。

推荐阅读: 极致诱惑:与美女老师同居 色色小说:男欢女爱

新书推荐:《 极致诱惑:与美女老师同居 》《 妻子的婚外遇》《 野性乡村》《 寡妇的私密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