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六十九章 穿衣服的大妈

第二百六十九章 穿衣服的大妈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说话的是个女人,声音说不上难听,但是说的话却也谈不上好听,至少听在唐宾耳朵里并不怎么舒服。

他顺着声音的来源望过去,说话的是位……,他看不出年龄的女人。

这也不能怪唐宾的眼力太差,实在是这女人脸上的妆太重了点,脸上的粉饼不知道用了多少,反正看上去总感觉不太自然,可尽管如此,她脸上还有三五颗痘痘不是用粉底之类的东西可以完全遮盖下去的,颗颗粒粒在唐宾纤毫毕现的目力之下非常清晰。

女人身上那一条条破布一般的衣服唐宾无从评价,也许这正是时下流行的潮流,不过她手臂上挎着的包包标志,他还是认识的,两个字母:lv。

虽然现在山寨版的lv包包实在泛滥的不行,某些电子商务网站上随便一搜就是一大把,最便宜的三十块就能买到,再加上五块钱邮费,总共花费三十五块,上面标志着lv的包包就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被快递员哥哥送到你的手中。

当然,唐宾并不认为这个女人身上的包包会是山寨的,因为她脖子上足足绕了三圈的铂金链子,还有下面那个脚趾头那么大的宝石,怎么的也要几万块钱吧,除非连这也是地摊上的舶来货,那就真的无语了。

女人手臂上还挂着一个人,哦,应该说是女人还挎着一个人,一个看起来有些俊气,有点小帅的男人,只是男人在看到皇甫雁的一瞬间,脸上的神情除了惊诧之外,还有些更加复杂的东西,比如说尴尬,兴奋,羞恼,等等。

这是雁妹妹的两位旧识。

唐宾马上得出了结论。

皇甫雁转过头在两人的身上停留了片刻,马上又转了回来,鼻子里轻轻冷哼了一声。

“嗬,怎么了这是,几年不见,就当作不认识了?再怎么讲,我们都是一起同班好多年的同学,对待老同学这个态度,说不过去了吧?”女人笑着走了过来,但她脸上那种笑,唐宾感慨:真假!

女人见皇甫雁理都不理她,转而往唐宾身上打量,斜睨了两眼后说道:“这位是谁?不会是你的……闺蜜吧?”

闺蜜?

如果说刚一出现,唐宾对这女人是厌恶的话,那现在就是敌视了。

没看到老子堂堂七尺男儿,能跟闺蜜挂钩吗,这女人的眼睛肯定是老化,要不然就是脑残。

更加不可原谅的是,她这是在暗指雁妹妹的拉拉身份吗?

拉拉,我们自家人关起门可以说,但是你大庭广众之下冷嘲热讽,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安青秀,请注意你的言辞,不要挑战我的底线!”皇甫雁一脸寒霜,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谁是她最最最讨厌的人,那无疑就要数面前这个女人了,这是她最不想看到的人,没想到第一次拉着唐宾到商场来买衣服,居然就好死不死碰到了这个对头。

安青秀听了这句话之后冷笑了两声:“我的言辞怎么了,我刚刚没挑到你的刺吧?另外,你的底线现在又是什么呢?难道是……这个,人?”

说到人的时候,她还特别加重了语气,好像她不说的话,别人就不知道唐宾是个人一样。

我靠,真是叔可忍婶婶不能忍。

这个女人,简直太可恶了,不仅说话尖酸刻薄,而且丝毫不讲道理,她肯定是从邪恶城堡里面跑出来的丑恶巫婆。

唐宾如此想道,然后瞪了她一眼,伸手赶苍蝇般扇了两下道:“喂,这位穿破衣服的大妈,你能不能让让,挡住别人视线了。”

“大……,大妈,还是穿破衣服的大妈?”

安青秀脸上一怔,睁大了眼睛回头看着唐宾,有些不太确定又有些颤抖的说道:“你是在……,说我吗?”

唐宾一本正经的点点头:“是啊,我想这里没有别的穿破衣服的大妈了吧?我只想说,在别人试衣服的时候挡住视线,真是一件很美礼貌的事情。”

他说话那表情,那神情,似乎在阐述一件非常正常,人人都从小就知道的真理。

“……”

安青秀控制不住地身体颤抖了起来,这个男人居然真的是在说自己,说自己是穿了件破衣服的大妈?

“我是大妈吗?”

“我像大妈吗,我哪点像大妈了?”

“这是破衣服吗,啊——,这是意大利进口安纳亚芬纯手工全世界限量版,价值十五万,你长没长眼睛的啊?”

女人差点要气疯了,居然被说成是穿着破衣服的大妈,这是极端的羞辱,是人生中最大的耻辱,是生命中的污点,安青秀一双本来还算大的眼睛瞪的像两盏圆滚滚的灯笼,里面带着红色的血丝,也不知道是本来就有的还是刚刚被气的,脸上几颗被粉底遮盖过的小痘痘随着脸部的抽搐丝丝颤抖。

其实不止是安青秀在颤抖,边上的雁妹妹和年轻的服务员也在颤抖。

雁妹妹是压抑不住的舒爽,看到安青秀被小哥哥一句话气的快要吐血,她就像大夏天吃了一根冰棍似的全身舒坦。

服务员则是强忍着笑,因为她的身份不允许在客人面前表现出那种状态,不然别说生意要泡汤,甚至还会被投诉。

唐宾很认真的检视了一下她身上穿着的衣服,一根根粗细不一的线头挂在外面,边上有很多阵脚的痕迹,虽然处理的很整齐,但是在唐宾看来,无可辩驳,这就是一件破衣服。

只是看到女人歇斯底里快要崩溃了的样子,唐宾怕她一不小心会不会承受不住压力精神崩溃,于是点了点头道:“好吧,就当你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位穿着衣服的大妈,请你让一下可以吗,我们正在试衣服!”

“扑哧!”

边上的服务员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来,不过一瞬间就赶紧用手死死的捂住,笑一笑跟工作比起来,还是工作更加重要一点。

穿着破衣服的大妈,和穿着衣服的大妈,哪个好听?

似乎还是前者好听一点吧?

“你是故意的,你一定是故意的!”安青秀从来没受过这么大的气,就算以前和皇甫雁勾心斗角,吵吵闹闹那也没有被这么羞辱过,她冲上去想要一巴掌打过去,她实在是气急了,气的快要失去了理智。

可是她的手掌只是刚刚拍过去,距离唐宾的脸还有很大一截距离的时候,就被一只强健有力的手给抓住了,唐大总管眯着眼笑道:“我真的是故意的,只是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呢,原来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

“放开,放开我!”安青秀气的喊叫,手腕挣扎,可是唐宾的五根手指就好像是钢铁铸就的老虎钳,一点都挣不开,“刘新,你是死人啊,看到我被人欺负,还不快来帮我?还是你见到了以前的梦中情人,脚都抬不动了?”

她在服装店里这么喊叫,唐宾自然不会继续抓住她的手腕,早就轻轻放开,还往旁边退了一步。

安青秀带来的男子原来叫做刘新,唐宾看了他一眼。

刘新朝皇甫雁看了一眼,轻声对安青秀道:“青秀,我们还是走吧,没必要为了这点小事吵起来!”

安青秀铁青着脸说道:“小事?在你眼里这是小事吗?那我问你,什么是大事,是不是我骂了皇甫雁这个狐狸精就是大事,我说她你就心疼了?刘新,你给我听好了,你现在吃我的穿我的,住的也是我的,你的所有、一切、全部都是我给你的,没有我,你还不知道在哪里乞讨呢,你的心里绝对不可以再想着这个女人,一点都不行!”

刘新脸上闪过一种被屈辱后愤恨,眼神里泛着不甘,懊恼,悔恨,还有很多很多复杂的东西,可是最终还是生生的忍了下来,只是看到皇甫雁瞥了一眼她的眼神,让他有种马上一巴掌拍死安青秀这个女人的想法,但这终究只能想想。

唐宾不知道刘新这个男人为什么能忍住这样的羞辱,就算是为了钱,那也必须有一个人的尊严和人格,可安青秀这个女人刚刚说的话,是直接把他的脸面、自尊、人格全都践踏在了地上。

他忽然对这个男人升起了一种怜悯的心,看了看站在边上的服务员,轻声道:“服务员,买单吧,就这套了!”

说着从自己原来的裤子里掏出钱包,取出一张信用卡。

这张信用卡可以透支五万,这是他唯一够用的卡,其他的银行卡就不够了,虽然说现在已经有了将近二十万的存款,但大多都给嫂子存银行定期里面去了,剩下活期的卡里最多也就两万块。

“我跟你一起去!”

皇甫雁伸手就把那张卡拿在了自己手中。

安青秀狠狠的盯着他们两个,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显然气得不轻,但是这样的场合里,终于没有再继续闹下去。

……

五分钟后,唐宾和皇甫雁从普莱诗的服装店里出来,唐宾拎着两个纸袋,皱着眉头说道:“姐,我真的不想让你为我花钱!”

皇甫雁挽着她的手笑道:“你刚刚为我出了口气,就当是我奖励你的,你不知道,我这辈子最讨厌的人就是安青秀这个女人了,她就是个脑子不正常的神经病,今天看她被你气成那个样子,我真是好开心啊!”

唐宾看看她,叹了口气:“索性你包养我算了,这样我还能心安理得一些!”

顿了顿又问道:“这女人到底什么来历,你跟她深仇大恨似的!”

推荐阅读: 出轨的男人 妻子的婚外遇互换女友

新书推荐:《 极致诱惑:与美女老师同居 》《 色色小说:男欢女爱》《 美女老师的同居诱惑》《 小寡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