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去证明给我看

第二百六十七章 去证明给我看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两个同样穿着一身ol套装的美女站在一起,四目相对。

但是叶雁身上那种气质和本身形成的气场是顾晓凡绝对无法比拟的;如果说叶雁是那高高在上,掌控生杀予夺的神鸟凤凰,那顾晓凡则是自怜自艾,对着镜子自我欣赏的孔雀。

“你叫顾晓凡?”

“我记得你,前段时间看过你的简历!我很欣赏你有这么大的自信和自我肯定,也欣赏你这种直面上司的勇气,但是工作能力不是自己靠嘴上说出来的,还是看你怎么去做。至少从你入职到现在的一个月时间,我还没有收到任何人对你的破格chayexschayexs推荐,也没有在工作报表中看到特别出类拔萃的数据。”

“你有能力,你有想法,想要获得更高的职位更好的资源,这没有问题,我们部门绝对不会埋没人才,但是你得先证明你自己!”

“给你一个星期时间,在你现在的岗位上证明自己,在这一周的总结报告里让我看到你比别人强比别人有能力的地方,只要你的工作周报数据在统计的时候超过第二名一倍,这个主管助理的位置我就让你来坐,如果你做不到……”

“如果我做不到,马上从公司消失,连这个月的工资我也不要了!”顾晓丹语气坚定的说道,似乎真的很有自信。

“我们公司还没有穷到要克扣一名试用期员工工资的地步。”叶雁瞥了一眼她说道,“去吧,去证明给我们看。”

“谢谢,谢谢叶经理,谢谢唐主管,我一定会证明给你们看的!”

顾晓凡高兴的神情溢于言表,似乎都快要跳起来,忙不迭的道谢。

等到她走后,唐宾看着叶雁苦笑了下道:“你可以不答应她的。”

叶雁却说道:“如果她有那个能力,我为什么不给她这个机会?”

唐宾道:“可是,你知道的,我想找个男的呀!”

叶雁抿嘴笑了笑,眼神中透着揶揄:“难道说……,你真的有性别歧视?”

看到唐宾一脸无语后,才轻声笑道:“行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给你找个美女当秘书你还委屈了呢?只要你乖乖的,本大人是不会跟你计较的,咯咯!现在么,跟我回办公室,有事跟你说。”

唐宾听了一愣,心想有什么事情不能在这里说的呢,旁边又没有别人,不过看到叶雁轻摆柳腰,款款地走出了休闲吧,他也只能乖乖地跟了上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办公室,叶雁咔嚓一声把门锁上,然后马上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蹬蹬两下把脚上的高跟鞋脱掉,一屁股坐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一双光洁白皙的美腿往上面一隔,然后朝唐宾招了招手:“哥,我脚好酸啊,你能不能过来帮我捏两下?”

“啥?”

唐宾真是哭笑不得,还以为这大小姐什么情况呢,结果居然是要自己过来帮她捏脚,“大小姐,现在是上班时间啊,咱能不能专业一点,捏脚这种事,等下了班再说呗?!”

叶雁不依了,居然斜靠在沙发上左右摆动了一下娇躯,无限诱惑的撒娇道:“可是,人家的脚真的好酸,好疼呢,快点嘛!”

天哪!

唐宾真是要受不了了,这百变妖姬今天怎么回事,上班时间就乱放电,那酥酥软软的嗲音简直要把人的魂都勾出来,功力稍差一点的都会被引诱的五迷三道鼻血狂喷。

“好吧,好吧!”

雁妹妹难得摆出这样的阵仗发嗲,唐宾听了感觉挺受用,倒也乐意效劳,走走过坐在她身边,将她一双白玉般的美腿隔在大腿上,一双托住一条小腿,另一手正要去捏,却突然问道:“你脚干不干净,有没有臭味?”

“讨厌啦!”叶雁半眯着眼娇嗔,抬起另一只白生生的玉足轻轻踩在他的胸口。

“姐,露陷了。”唐宾瞥了眼她叉开腿的中间,里面一条粉红色的小内内清晰可见,紧紧地包裹着那神秘之地。

“哼!”叶雁踩在他胸口的玉足用了点力,又轻轻往上攀了十公分距离,涂着趾甲油的豆蔻玉趾差点磕到唐宾的下巴,“你闻,哪里有臭味?”

唐宾赶紧把头往后仰开,摆出一副受不了脚臭味的神情,皱着眉用手扇着鼻子:“臭死了,臭死了,这是哪里来的香港脚啊?”

叶雁脸色绯红,腻声娇嗔:“讨厌,讨厌,讨厌!”

一边把百里透红的脚掌追上去让他闻,结果被唐宾一把抓住,笑嘻嘻的捏着脚踝往上一提,差点把她的人都拖下来,不过这厮马上又在她细腻嫩滑的足背上亲了一口,没脸没皮的说道:“好了,好了,不臭,不臭,是香的总可以吧?”

他终于伸手捏住她的脚掌,曲起手指在上面轻轻揉捏起来,一边问道:“你今天干什么去了,一大早就喊着脚酸?”

叶雁在他的揉捏之下轻轻呻吟了一声,然后指了指办公桌上一个长方形外观古朴的盒子说道:“还不是为了那个东西,今天一大早就跑到城东香茗园去了,那地方车也进不去,走的我都快累死了。”

唐宾看了两眼,然后笑道:“是什么东西啊?看起来倒像是字画类的盒子。”

叶雁勾了勾脚,大概是有点疼,嘶嘶叫了两声:“稍微轻点,这里疼!”

然后才回答道:“你眼光不错,这盒子里面装的正是一副字画,出自清朝名家邓板桥之手,上面是一副青竹图。哥,你猜我为了这幅画,花了多少钱?”

对于字画,唐宾可是七窍通了六窍,剩下一窍不通,于是摇摇头道:“我对这个没概念,你直接说就是!不过我倒是听说,邓板桥的字画现在市面上很多都是假的,你不要被人骗了就是。”

“怎么可能?我是特意从香茗园钱老爷子那里过手的,他那是出了名的童叟无欺,应该不会有假!”叶雁摇了摇头说道,然后又伸出两根手指在空中比划了一下,“两百万,我花了两百万就从钱老爷子手里给抢过来了。”

“两百万?”唐宾听了手上不自禁重了一些。

“哎哟!”叶雁马上痛叫一声:“小哥哥,你想痛死我啊?”

“呵呵,失误,失误!可是,听你话,好像两百万你还觉得占了大便宜似的!”

“那当然了,要知道上一次在香港拍卖会上,邓板桥的一副字画足足拍出六百万的价格,我这才花了两百万,还不占便宜啊?不过,那副是有盖印签的,这一幅没有,听说是当初随手画好送给朋友的。”

唐宾听了微微一笑,也就没再问下去,他对古董字画什么的实在不怎么懂,别说两百万买一副字画,就算是两万块他都觉得贵;不过叶雁么,皇甫家大小姐,两百万应该是没什么感觉了,每每想到这一点,唐宾心里就感觉怎么个不真实,眼下被自己握着玉足在手里把玩揉捏,全身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的女人,居然就是自己老板……的女儿。

说到这里的时候,叶雁又脸上红了一下:“其实这些我也不懂,都是我姨告诉我的,说出来在你面前显摆显摆,咯咯!”

唐宾笑了笑,随意的问道:“你买这个来干什么?”

叶雁不禁莞尔道:“这正是我接下来要跟你说的事情。”

“啊,还跟这字画有关?”

“对啊!其实是这样的,后天是我爷爷的七十岁大寿,这是我买来送他老人家的寿礼!”

“哦!”唐宾点点头,上次就听她说陪她妈去准备寿礼什么的。

然后再转念一想,叶雁是皇甫家的大小姐,那她爷爷应该就是这家集团公司的创始人皇甫远宏了。

唐宾是没见过皇甫远宏,他进公司的时候那老爷子已经退居幕后,只是公司企业文化上面还挂着一张皇甫远宏本人的照片,看起来应该挺严肃的一人。

这时候,唐宾正捏在她脚底一侧的软肉上,揉了两下之后雁妹妹马上哎呀哎呀叫痛起来,一只玉足也不断挣扎,似乎真的很疼。

唐宾抬头看看她道:“真这么痛?”

叶雁咬着牙抽痛:“是啊,人家眼泪都要出来了,你干嘛那么重手呀?”

唐宾停下来道:“我没用力啊!这是胃部反射区吧,你肯定胃不好。”

他又轻轻揉了两下,感觉里面有一些颗粒,不过这么稍微动两下,叶雁就有些受不了:“那儿别捏了,太疼了。”

唐宾道:“那不行,越疼越要捏!诶,你今天早上吃饭没有?”

看到她摇头,唐宾就叹了口气:“以后记得要准时吃,明白没?”

叶雁乖乖的点了点头,一双美眸眨巴眨巴的看他。

唐宾把她的腿放下来道:“不行,现在就得去吃,早上不吃饭,胃会好才怪!”

“等一下,我话还没说完呢!”叶雁马上拉住要站起来的唐宾说道。

“还有事?”

“是啊!我想让你也去参加我爷爷的七十岁庆祝宴。”

“呃……”

唐宾有些发愣,满脸惊诧的看着她:“可是,你爷爷不认识我啊?”

ps:真的是赶出来的,状态不好!</dd>

推荐阅读: 轻微疯狂 乱欲换妻俱乐部

新书推荐:《 婚外贪欢》《 美女老师的同居诱惑》《 婚外沉沦》《 婚外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