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忍不住了,快快快

第二百六十五章 忍不住了,快快快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江州,翠园小区。

周晚晴在房间里弯着腰整理自己和女儿唐心的衣物,唐宾则好整以暇的靠在衣柜门上,微笑的看着她。每当这样的时刻,他在心里流淌的都是浓浓的温情;别看周晚晴平时不上班,在家经营着那个淘宝上的婴儿用品店也没赚多少钱,但家里正是因为有着她无微不至的照顾,这才像个完整而温馨的家。

每天早上起来给他和女儿做早餐,洗衣服、拖地、接送女儿上学,再准备晚餐等等。

别看事情很简单,但是零零碎碎还有很多小麻烦,一点都不轻松。

看到她装了满满一箱子的衣服,唐宾笑着上前,从背后搂住她的纤腰,轻声道:“大宝贝,你是要在老家长住下去了呀,要这么多衣服干什么?”

周晚晴手脚麻利的收拾,顺手捋了捋腮边垂下来的发丝,笑着说道:“小家伙不上学很闹的,老家那边又相比没这里干净,一不小心就把衣服弄脏了,当然要多带几件,哎呀,这个你就不要管了,你又不懂这些。”

唐宾道:“说的我好像火星来的一样,我怎么就不懂了?那你回家打算住多久?”

“怎么了,舍不得我?”周晚晴把最后一条唐心的红色小裤衩放进箱子里,“咕”一声拉上拉链,转过身看着他的眼睛,满脸都是笑盈盈的,眸子里含着柔柔的痴情和丝丝的娇媚,或者还有淡淡的羞涩。

“是啊,你们都走了,就剩下我一个人独守空房,人生寂寞如雪啊!”唐宾献宝似的酸了一句。

“又没走几天,你就寂寞如雪了?”周晚晴一对玉臂轻轻攀上他的肩头,“那你以前还没跟我……那什么的时候,你不是每天晚上寂寞的孤枕难眠,你那时候是怎么过的?”

“那时候,你不就睡在隔壁吗?”

“我睡在隔壁,又不睡你枕边,跟这有什么关系呀?”周晚晴吃吃娇笑,然后咬了咬自己的下唇,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美眸如星月般闪亮,这样笑起来略带点小妩媚的神情真是让唐宾百看不厌,每一次都有种心神恍惚,神思不属的感觉。

看到他盯着自己痴痴傻傻的表情,周晚晴咯咯一笑,嘴角边的动人风情更加浓郁,靠在他怀里的柔软腰肢轻轻摆动,然后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说道:“奥,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每天晚上都想着……我,然后自己偷偷摸摸的,嗯……”

她在你鼻子里发出这一声“嗯”的时候,小腹的肌肤在唐宾身上轻轻顶撞磨蹭了一下。

只是一瞬间,唐家小哥的下身就如同吹了气一般鼓胀挺拔起来,重重地定在了周大美人的小腹上面。

周晚晴的眼神往下瞄了一下:“坏蛋,一点都没有自控能力,迟早被人勾了去。”

她轻啐了一口,脚步轻移,挣开他的怀抱,嘻嘻笑着走出了房间。

唐宾在原地愣了一会,紧接着就追了出去,却发现美丽动人的嫂子正在阳台上收衣服,这厮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寻思的笑意,走过去又一把搂住了她的腰身,甚至两只贼手差不多要抓住了美人胸前的圆球,一边在她耳边轻声道:“你真是冤枉我了,我可真没有每天想着你嗯——,最多也就是每周来一次。”

这色胚简直没脸没皮了,在美嫂子面前是彻底不要脸到底了,连这种话都说得出口,而且一边说一边用自己坚硬的下身磨蹭着大宝贝丰盈的肥臀;周晚晴身上穿的是一条丝质绸裤,磨蹭起来格外有肉感,三两下之后就把那坚硬顶在了两瓣软肉的缝隙之间,于是顶的某物体更加坚硬如铁。

“哎呀,你干什么呢?对面有人,要被看到的!”周晚晴被他磨蹭的不自禁脸红心跳,身体轻轻挣扎。

“怕什么,我抱自己的老婆,跟别人不相干。”唐宾继续动作,反而更加卖力,丝毫不肯松手。

“不要脸,谁是你老婆!”周晚晴挣脱不开,倒也不再反抗,转过头看了看他,眼神里全是暧昧,“还说每周一次呢,挺频繁的啊,难怪我经常会在你房间闻到一股味,还有你衣柜门上的白点。”

唐宾的动作一僵:“衣柜上的白点?那是……什么?”

周晚晴笑的更加妩媚:“你说是什么呢?白白的,像牛奶……,我还奇怪呢,我都擦干净了,可是隔段时间又有了,一直到后来我发现了一个纸团,才明白……”

唐宾听到这里马上明白过来,脸上不自禁一阵发烧,敢情自己控制不住发射的子孙们在衣柜上留下了痕迹,最糗的是居然嫂子老早就发现了,还一次一次帮自己毁尸灭迹。

天哪!

为什么会这么不小心?

不过现在两人关系突破,早已是亲得不能再亲的那种关系,这一刻说出来稍微尴尬了一下也就过去了,倒是给两人更加增添了无尽的情趣。

“嫂子,我的牛奶又存起来了,现在要不要喝点?”唐宾在她耳边说着就去亲她的耳朵。

“坏小叔,我才不要!”周晚晴侧着脸躲开,可是身体在他的掌控之中,根本无处可躲,马上就被逮住,一边的耳垂整个被含住。

“牛奶存的时间长了会过期的。”唐宾的舌头忙着舔舐,说话都有些含糊不清,一双大手不客气的抚在她的胸部上,大力的揉搓抓捏,激情的刺激差点让周大美人把持不住将手里的衣服掉到地上。

“别,别在这里!进房间,进……,啊!”

她呼吸逐渐紊乱,心里又记挂着大白天在阳台要被发现,刚刚说到一半,感觉身体一轻已经整个被抱了起来。

须臾之后,两人就在房间里祼程相见。

唐宾看着躺在床上,全身如羊脂白玉,婀娜多姿,妩媚绝伦的周大美人,整个魂魄为之所夺,心神为之所摄。

有人说女人有爱才有欲,男人却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但事实当真如此吗?

显然不是!

只是这么看着身下的人儿,唐宾就觉得自己已经醉了,醉倒在她至爱的温柔和妩媚之中,这是灵胜于欲的情感,就像灵魂的交融,心灵的纠缠,而这些种种都催化了两人**上的**,灵魂的交融在继续,肉身的爱欲在燃烧。

唐宾火热的战车紧抵城门,只待最后一声令下,破城而入,入主中原。

而大美人周晚晴的城前水火交融,生理上的**之火熊熊燃烧,随之而来的是三千弱水潺潺,打湿了城门,濡湿了战车。

唐宾的贼手依然在她白晳如玉的肌肤上留涟,下面的男性之根轻轻抵在城门上,慢慢磨蹭,轻轻摩擦,润滑的弱水三千瞬间暴突了战车前端的钢炮,雄赳赳,气昂昂,呈一往无前之势,现绝世猛男之姿。

周晚晴一双美妙的洁白**紧紧盘在唐宾光溜溜的腰臀之间,美眸紧闭,俏脸粉红到了脖颈。

尽管已经多次被他在自己身上攻城略地,战鼓擂擂,可每一次攻陷,她还是会害羞,还是会紧张,还是会神经抽搐,那种被抛上高空,轻飘飘的感觉让她每一次都欲罢不能,她喜欢被他穿刺,喜欢被他撞击,喜欢被他压在身下尽情蹂躏的那种亢奋,那种全身心被填满,她觉得这样很舒服,很幸福,很有存在感,也很有安全感!

他有时候会叫她闷骚,她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

她觉得可能自己骨子里面就是闷骚,人家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可她现在距离三十还有好几年,但每到这种时候她就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就像身体里面装了个大大的烘炉,一次次被他点燃,一次次的爆发,持续的激情快感,持续的亢奋呻吟。

“来吧,我知道你今天忍不住要进来的……”她闭着眼眸,黑黑长长的眼睫毛在急剧颤抖,樱唇轻启,给他下达进攻的命令。

只是唐宾并不是一个听话的士兵,他还在尽情挑逗,他还在城门前徘徊,他喜欢看她那种欲求不满,身体难受,左右扭动而神情荡漾的面容,这样的神情让他高亢,让他兽血沸腾,让他情不自禁。

“我其实还能忍住!”

他笑着,看上去有些邪恶。

周晚晴身体难受到了极点,下面的柔软不断被碰触,不断被挤压,里面早已泛滥成灾,所有的细胞都在呻吟,所有的神经末梢都在震颤,她半张着嘴,秀眉紧拧,情不自禁扭动腰肢,伸出手去抓那不听话的火热,只是自己的手臂被拉住,手指被他含在嘴里,一只丰满的酥胸被他狠狠的揉捏,敏感而挺立的蓓蕾被极尽挑逗,这样的刺激险些让她疯狂,歇斯底里的嘶喊:“坏小叔,还不快点?你能忍住,我忍不住了……,快,快,快!”

“……”

“坏蛋,坏蛋,坏蛋!再不进来,我……,我不给你弄……,哦……”

弄字刚刚说到一半,唐宾猛地发力,一穿到底。

周大美人得偿所愿,后面半个弄字被咽回喉咙,一口气差点喘不过来,两秒钟后才长长吟哦一声,城门被破,春水滋生,浑身的细胞仿佛都得到了营养浇灌,她弓起了腰身,雪白的下巴高高仰起,胸前的玉峰一阵起伏,修长美腿紧紧相扣。

这是生命的奇迹,这是上帝的杰作,是大自然的恩赐。

接下来的动作不言而喻,唐宾激情膨胀,压着她诱人的娇躯极尽运动,时而轻柔如乳燕呢喃,时而凶猛如洪水肆虐;时而轻抽慢插水乳交融,时而狂风暴雨啪啪啪啪……

推荐阅读: 妻子的付出 全能姐夫 婚外贪欢

新书推荐:《 我和小姨的故事》《 善良的嫂子》《 诱惑人的好嫂子》《 妻子的婚外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