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六十章 半瓣菊花

第二百六十章 半瓣菊花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唐宾火急火燎地冲过去,可刚刚看到周晚浓的身影,他就脚步一顿,定在了那里。

此刻的周晚浓隐在一抹绿色的草丛中,一个雪白浑圆的臀部高高翘起,脸上梨花带雨,泪水连连,嘴巴里呜呜哭泣,从他站立的角度,尽管被草丛挡住了一部分,可还是若隐若现看了个分明。

“你……,你别过来!”周晚浓哭叫,但似乎又有些不知所措,两手拉住裤子就往上穿。

“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呀?”唐宾果然没再上前,同时把头扭到一边,但心里焦急,忙不迭问道。

“我,被蛇咬了……”她颤抖着声音,呜呜说道。

什么,被蛇咬了?

唐宾听了心里一惊,马上更加焦急起来,被蛇咬可不是小事,要是被哪种毒蛇咬中,说不准会有生命危险,他脑子里电光一闪,知道这事不可拖延,再也顾不得其他,急急忙忙跑了过去:“被蛇咬哪了,现在怎么样,有没有麻木、僵硬,或者别的什么感觉?”

周晚浓现在一条花色小内裤已经剥了上去,只是外面的白色齐膝短裤还挂在腿弯处,看到唐宾出现在自己跟前,她脸上更加殷红,一手拉着短裤,却不知道该不该提上去。

“我,我也不知道!”她神情慌张,腿脚都在打颤,已经有点吓迷糊了。

“那咬哪里了,给我看看!”唐宾马上说道。

“咬,咬在……”周晚浓脸色更红,一片忸怩,似乎很不好意思说出口,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臀部,声如蚊蝇道,“这里……”

唐宾愣了愣,但事态紧急,也没那么多顾虑,拉着她转了个身,道:“裤子脱下来,我给你看看,是什么蛇咬的,看到了没?”

“没,就看到一条尾巴,钻进草堆里去了。”她小声说道,可还是拉着裤子不敢就这么在唐宾面前脱裤子,毕竟是一个少女,实在太难为情了。

唐宾却不敢耽搁,如果真是毒蛇,那得趁着时间早赶紧把毒液弄出来,不然晚了后悔莫及。于是也不顾小妮子羞涩,直接自己动手把她的花内裤往下一拉,直接就拉到了大腿上。

周晚浓啊一声尖叫,两只白生生的小手马上捂住了自己的雪臀,可手掌太小,哪里能捂的完整,还是有大片雪白暴露在空气中。

唐宾一把拉开她的手,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怕什么难为情,命保住才是最重要的。”

一会又悻悻道:“再说又不是没看过,你全身上下我都看过了。”

一边说,他一边在她雪白的柔臀上找被蛇咬过的痕迹。

周晚浓被他说得满面通红,再加上现在整个敏感的臀部都**裸的呈现在他的眼前,就更加感觉无地自容,可自己被蛇咬了又心里害怕,不知所措,低着头一声不吭,有晶莹的眼泪的眼眶里打转。

唐宾自己没被蛇咬过,但在书上看到过被咬过人的伤口,牙印,红肿,流血,可他在她的臀肉上看了又看,却没看到什么异常的地方,于是奇怪道:“蛇咬你哪里了,你手点点,我怎么找不到啊?”

周晚浓伸出一根手指,绕过来点了点臀部下方一点的地方。

“我靠!”

唐宾马上暗骂了一声,顺着她手指的位置低头看过去,果然有两个小小的印痕,上面有点点血迹,不过这个位置也太他妈玄奇了,正好是在小妮子雏菊的旁边三公分处,受到方位影响隐藏在下方,难怪唐宾刚才怎么也找不到。

“怎么会……,咬在这种地方?”

“这该怎么办才好?”

唐宾有些犹豫,这地方如此隐蔽,处理起来实在太尴尬;可是又不能不管,考虑了两秒钟,他马上下定了决心,道:“浓浓,你现在被蛇咬了,还不知道是什么蛇,情况紧急,你就把我当成医生,心里不要有负担,现在……,你弯下身,把,把屁……,臀部翘起来,我给你吸毒。”

没办法,这位置,臀部不翘起来,还真够不着。

唐宾感到自己说这话的时候,就像是正在诱拐未成年少女的变态怪蜀黎。

周晚浓更加害羞,小手紧紧握成拳,不知道怎么办,简直都要羞哭了;当然,她刚刚已经在哭了。

“快点,别磨蹭!”

唐宾催促,抬手就在她雪臀上拍了一巴掌,掀起一阵诱惑人心的臀波弹跳,让他差点失去心神。

周晚浓啊的啼叫了一声,犹犹豫豫地还是弯下了腰,不过在此之前,她把那条小内裤往上提了一提,借此遮住自己最关键的部位。

“……”

唐宾只是看了一眼,瞬间就感到血脉喷张,呼吸急促。那雪白的两瓣肉臀中间,无比诱人的凹陷,那里的肌肤依然白晳嫩滑,没有半点瑕疵,再往下一点,皮肤的颜色稍稍发生变化,渐渐变成粉嫩,露出浅浅的皱褶,再下面……,就是内裤的边缘。

“咕咚!”

唐宾感到自己口干舌燥,有种奇怪的血液在身体里面迅速流窜,舔了舔嘴唇,情不自禁吞咽了一口口水。

“怎么……,怎么样?”

周晚浓开口轻问,差点羞愧欲死,竟然用这样的姿势展露在他的眼前,以后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唐宾听到后心头一震,收摄胡乱纷飞的**思绪,伸手将遮盖住伤口的内裤边缘往下拉了拉,露出那两个小小的牙印,看起来确实比旁边的肌肤红了一点,有少许血迹。

他瞥了一眼已经露出半边的皱菊,然后强行移开目光,在那伤口上按了按,马上一口咬了下去。

“啊!”

周晚浓臀部突遭侵袭,顿时惊叫一声,浑身都颤抖了起来,本来紧紧咬住下唇的牙齿松开,樱口半张,全身瞬间浮起一抹血红,本能让她的臀肉一紧,想要往外逃离,但理智控制着她死死忍住。

她的臀部本来就异常敏感,碰两下就会有生理反应,如今**裸地呈现在男人面前,还被唐家小哥用嘴啃住大力咬吮,她觉得自己全身神经都绷紧了,两条美腿不受控制地夹紧,站在地上的脚尖用力弯曲……

“噗!”

唐宾将合着自己口水的一口血吐在草地上,凝神看了看,没看到什么黑色的毒血啊什么,但是他对这方面也没什么经验,心想不可能所有被毒蛇咬过的皮肤血液都会变黑,毒液不是很厉害的那种兴许就是这个样子,出于保险起见,他还是又凑上去吸了两口。

中间周晚浓的身体控制不住要往前倾,唐宾伸出一只手抚在她的小腹上,但是手指不经意之间却触摸到了一抹柔软的毛发……,只是现在心神集中在吸毒上面,全然没有察觉。

等到他再次吸出两口鲜血,问她怎么样了的时候,周晚浓全身都软绵绵的,差点就此跌倒。

“怎么样啊,有没有麻木的感觉?”唐宾吐了两口口水,再次问道。

“麻……,不麻!”周晚浓回答,实际上她现在全身都在发麻,不过此麻非彼麻,不仅如此,两腿间那溪谷流水潺潺,好不羞人。

“真的不麻了?那疼不疼啊?”唐宾不放心的在伤口上按了按,现在那地方被自己吸的红彤彤一片。

“有……有点疼!”

唐宾寻思了一会,也差不多放下心,看来那蛇不毒,也许根本就没毒:“应该没事了,等会回去的时候再去打个针,安全点。”

“啊?还要打针?”周晚浓回头,看到唐宾正两眼直视看着自己的雪臀,马上动手把内裤拉了上去,可是他另一只手还覆盖在小腹上,甚至一根小手指摸到了那里的毛毛,如此一来就把他的手也套了进去。

周晚浓大羞,赶紧把他的手拿掉,窸窸窣窣的把齐膝短裤套上,脸红红的说道:“把你刚才看到的全部忘掉,也不能跟我姐姐说。”

唐宾再次朝她臀部看了一眼,只是现在早就看不到刚才的美好风景,点点头道:“当然不会,呃……,刚才忘了问,你那里洗干净的吗?”

周晚浓一怔:“哪里?”

“菊……菊花!”

“你去死!”

小妮子卸磨杀驴,吃完饭打厨子,被唐宾吸完毒之后从草丛里出来又变的无比彪悍,一阵风似的跑去钓鱼。

唐宾摸摸鼻子很是无奈,可还是有些不放心,刚好这会看到有两个本地的中年人也来钓鱼,于是上前问了问这山上的蛇有没有毒,结果一人说这山上的蛇大多没有毒,都是草蛇,要么就是四脚蜥蜴,要是咬了之后没什么特别感觉,那应该就没事。

听到这里,唐宾才放下心来,不过还是打算一会带着小妮子去打一针。

那两人走过去看了看他们的鱼桶,道:“哟,你们运气不错啊,钓了这么多了,还挺大的。”

唐宾马上说:“运气,运气好!”

下方的周晚浓一听马上转过头来:“谁说是运气啦,这是我能力强,要不你拉试试,看能钓多少?”

唐宾笑了笑,边上一人道:“你女朋友挺有个性的,长得也水灵!你们慢慢钓,我们去那边。”

他说着指了指另一边还要再过去一点的拐角,然后跟同伴一起呆着渔具走了过去。

周晚浓听到别人说自己是唐宾女朋友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没来由急跳了两下,看了看身后身姿挺拔的唐宾,咬了咬嘴唇什么话都不说。

推荐阅读: 山村野情 出轨日记老婆出轨

新书推荐:《 妻子的付出 》《 恋上嫂子的床 》《 》《 大山深处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