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无边的缠绵和意外

第二百七十一章 无边的缠绵和意外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干嘛老喜欢吃这个?

这样的问题,唐宾觉得实在太深奥了一点,如果要追根溯源,可以归咎到人类刚刚起源的时代。

唐宾的历史学的并不怎么好,所以也没办法回答,而且这样的时刻,他也没时间回答。

一条湿滑而显得有些粗糙的舌头轻轻撩拨在雁妹妹柔嫩敏感的一点上,他自己体会不到舌头刮过上面的触感,以及对神经造成的刺激感,他只能通过舌头感觉到那地方的坚挺,就像她受到刺激后酥胸上的蓓蕾,敏感而激情,经常在空气中傲立。

但这并不妨碍他情绪的亢奋和血液的沸腾,有时候更让人振奋而激动的并非自己身上的**感官,而是彼此的情感。

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兴奋,她的激情澎湃。

他听到她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渐渐变得紊乱,一声一声喘息,透过扇动的鼻翼,透过张合的嘴唇,还有从喉咙里时不时发出的吟哦,压抑而渗透着激昂;她的胸口随着呼吸起伏不停,圆润丰满的酥乳并不因为硕大而显得下垂,而是在怒张的**之下高耸挺拔,傲人的尖峰更是和着呼吸的节奏一次次扩张了再回落。

他因为她的激情而膨胀,因为她身体的紧绷而兽血沸腾,也因为她的声声娇啼而不可自己。

他为她的千娇百媚而迷醉,为她那两腿间光滑圆满的白虎而迷失……

皇甫雁的一双修长**被唐宾高高架在自己肩头,细嫩的小腿因为紧张而绷的笔直,柔韧的足踝挺到极致,将一双白皙晶莹的玉足跟小腿延伸在同一直线,如此美丽,如此**。

他的舌尖每一次动作都让她浑身颤抖,下面的芳园溪谷水声潺潺,不由自主的裂开一条缝隙,那里是无尽的**和快乐的终点,她按在他头上的手指慢慢变得有力,舌尖上的诱惑让她彻底放开了女人的羞耻,心里想着反正已经放开很多次了。

雁妹妹手上的动作就像嘹亮的号角,吹响之后一发不可收拾。

唐宾的舌尖更加卖力,从肥美的高原慢慢舔舐,沿着峡谷渐渐深入,那里有更丰盈的水源,更浓郁的芬芳,而且也更加温暖。

“哥,小哥哥……”

叶雁的嘴里只剩下一些胡乱的只字片语,深入的刺感让她灵魂都在震颤,那湿湿滑滑粗糙的存在蠕动着前进的触感,让她脑子里陷入了一片空白,就像整个人都掉进了宇宙的黑洞,时间的断层,那一刻世界剩下的只是无边的快感,和激烈的爱。

轻轻的,缓缓的,深入……

一片美丽的晶莹随着开合涌出。

雁妹妹抱着他的脑袋,雪白高仰的下颚显示了她此刻的紧绷,每一处神经都在抽搐,她的双腿时而夹紧,时而怒张,十跟足趾随着唐宾舔舐的动作一会儿弯曲如勾,一会儿又伸展笔直,白嫩柔滑的足背上青筋暴现,根根看的分明。

她努力地挺起臀部,让舌头接触的感觉更加强烈,那里像是生出了无数只**的触角,渴望着抓住那条粗糙而调皮的舌头,然后狠狠的塞进自己的里面。

唐宾已经努力将舌头伸到最长,他感觉自己的舌根都有些隐隐的酸疼,可是落在他脑袋上的美人纤手,似乎还嫌不够直接;他努力的延伸,不停的舔动,尽情的摩挲,鼻子上也全都是散发着芬芳的香液,梳妆台上更是落了一片,湿湿的,滑滑的。

雁妹妹的羞人处虽然比较浅显,可唐宾毕竟没有长了一条狗舌头,不能真正达到水乳交融。

就在她难受的想要爆炸,也许很快就会到达至高点的时候,唐宾自己也受不住这样的折磨。将她的**从肩膀上放下,转而跨在腰际,然后伸手拉下自己的小内内,一根杀气腾腾的长枪豁然弹了出来。

雁妹妹已经感到全身晕醉,一颗心仿佛跳出了胸腔。

她咬着嘴唇一把握住那根滚烫坚挺的物事,拉过来就往自己湿漉漉的地方塞。

“啊!”

她紧咬下唇的贝齿松开,发出一声魅惑的惊叹,曲线玲珑的娇躯轻轻后仰,似痛苦,又似极端的舒服。

一截,又是一截……

直到整根尽没,雁妹妹才长长松了口气,体内致命的酸麻和极限的充满让她软肉一阵跳动,滚烫而膨胀的感官挑起了无边的快乐,只是稍作停留,就听她一声更加高亢的啼叫,下体一阵痉挛、吸吮、急剧的抽搐……

皇甫雁给唐宾的感觉和嫂子相比完全不同,嫂子周晚晴是闷骚的内媚,而皇甫雁则是敏感的魅惑,她短浅,紧致,稍稍刺激就受不住潮涌。

唐宾看着她潮涌后泛着殷红的脸颊,迷醉的有些慵懒的眼神,腰臀之间轻轻摆动,火热的坚挺慢慢摩擦。

那里就像有一个诱人的漩涡,每一次抽离都被紧紧抓住,四处都是触摸的花蕊,雁妹妹双臂搂住他的脖颈,一双玉足落在他的掌心,他时不时的搓动脚心和玉趾,下面连着的敏感处不停呻吟……

啪啪啪!

不知何时,皇甫雁又是一声娇吟,全身剧颤,声音高亢入云。

而正在这个时候,唐宾再次感觉到一股阴柔的气息通过自己的火热一丝丝的传入,透过上面的经络,缓缓流入自己的体内。

他停下来,细心的感受,火热的前端依然留在她的最深处。

然后他发觉,那刺入的地方还在轻轻颤抖,而她的体内似乎在这样的时刻会张开一片更加隐蔽的区域,那一丝丝气息就是从那隐蔽的区域里面渗透进来。

“那是……,什么地方?”

“咦,好像又没了,关闭了!”

唐宾想不通那是什么地方,但也隐隐感觉到应该就是那种阴柔气息的来源。

这时候,皇甫雁已经瘫软的一塌糊涂,身体挂在他的身上,四肢绵软。

唐宾抵住她,将她抱到床上,心里犹豫着要不要试一试把自己体内的内力输送一部分到她那神秘的地方,因为他怀疑自己老是只索取不给予,有可能对她的身体产生影响。

这个想法一经产生,就有些无法抑制。

“可是,这样做不知道会不会产生不好的后果?”他又有些不太放心。

“……或者,一点一点尝试,应该不会有问题。”

“哥,我死过了!”这时候雁妹妹躺在床上,媚眼如丝,脸上浮现出**过后的红晕,无比懒懒的说道。

“嗯!”唐宾笑了笑,然后调动起丹田内的气息,沿着周天路径运行到会阴穴,再经细密的经脉遍布到膨胀的某物上。

心神沉浸,小心翼翼。

唐宾控制着内力灌入火热之躯,但是马上就遇到了一个难题,因为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将内力灌入别人的体内,或者说透出自己的身体。这种技能秦海燕会,她曾经帮自己引导过体内的内力,可是自己没问过她应该怎么用。

“大概是逼出去就可以了吧!?”他心里寻思着,然后开始将内力慢慢聚集达到一点。

“不够!”

“还是不够!”

“……”

他感觉着内力的状况,内力沿着分身上细微的经脉慢慢流转,直达顶尖一点,可是要透出去却总是好像缺了点什么,直到最后内力越聚越多,他感到分身都在逐渐膨胀,像是一种充血的滋味。

身下的雁妹妹也感觉到体内的变化,潮涌过后的身体渐渐恢复了一些力气,翘起头妩媚的瞄了瞄两人连结的地方,腻声道:“怎么又大了?”

唐宾这会儿是有苦说不出,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充血的滋味,而是胀痛了,整根分身就好像充了气一般,特别是顶端那一点,更是刺痛的厉害,他想要把内力收回,想想还是算了,到时候在请教一下秦海燕再说。可是让他惊诧莫名的是那股内力居然牢牢的盘踞在那里无法运转半分,而且丹田里的内力还在源源不断的涌入。

“哥,你干嘛呀,快动啊!”雁妹妹已经又有了感觉,她来的是快,但恢复的也快,说完就自己蠕动臀部轻轻的前后磨蹭,带动两人紧紧相连的**轻轻进出,她把两只小手撑在床上,身体稍稍仰起,美眸半眯,紧紧盯着两人活动的那地方,殷红的嘴唇张开,发出一连串咿咿呀呀的媚叫,那神情简直诱惑到了极点。

可是唐宾这时候却快要吓死了,内力和血液的双重膨胀,让他那坚挺处疼的受不了,似乎随时都要爆炸了似的。

什么叫做无知者无畏,唐宾现在就是一个典型。

他在对内力本身就一知半解的情况下,就强行汇聚到全身一点,而且还是那种地方,没有走火入魔就已经不错了。

“啵!”

两人的下体发出一声清亮的声音,就像刚刚拔出葡萄酒木塞发出的那种动静。

皇甫雁身体一颤,以为唐宾是故意作弄她,体态撩人的扭了扭身躯,丢了他一个白眼。

可唐宾却转身坐在了床上,他是怕一不小心伤害到了她,所以才拔出来自己面对。

“怎么了,这是?”看到他如此动作,雁妹妹也感觉到了不同,马上爬起来相询。

“别动,出了点……状况,可能一会就好!”唐宾坐在床沿,下身高高挺立,像一杆填满子弹的机关炮,随时都会爆发,而他额头上已经布满了豆大的汗珠,一半是痛的,另一半却是吓的。

推荐阅读: 小寡妇帝国总裁的宝贝宠妻

新书推荐:《 留守男人不寂寞》《 小寡妇》《 超级诱惑》《 换爱黄小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