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不要对我有非分之想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不要对我有非分之想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新的一月,新的一周——

看到络腮胡交jǐng一副油盐不进公事公办的样子,唐宾也不由没辙,实际上他也不是很清楚拖车程序是要怎么走的,可是能现在开走当然是最理想的了。

他把手上的行李往地上一放,从自己的包里拿出钱包,再从钱包里抽出所有的软妹币,五张红彤彤的老人头悄悄递了过去。

天知道他递过去的时候心头都在滴血,虽然说公司里有了自己差不多一百八十万元,不,九十万元的股权,但是那东西现在还不是自己的,根本就变不了现,再说就算变了现……这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只是络腮交jǐng接过去在手里捏了两下,冷笑了两声道:“光是拖车费就是五百……”

这意思是嫌少了,唐宾有些气结,不过谁让他乱停车呢:“师傅,帮帮忙,我手上就这么多了!”

交jǐng哼哼了两声,正要说什么,唐宾的手机响了,接起一看是周晚浓的,原来他匆匆跑掉,她们两个在后面出了校门就不知道往哪找他了。

五分钟后,周晚浓和女jǐng钟丽雯赶到。

看到眼前的架势,周晚浓是吃惊,她还没见过这辆宝马车;而钟丽雯却是见过的,正是那位为他晕倒的大小姐的车……

也不知道女jǐng拉着那络腮胡说了些什么,他居然就这么挥挥手走了,临走前还朝唐宾点了点头。

唐宾神情一愣,暗想果然朝中有人好办事,一个小jǐng察出面居然还能马上搞定自己又求情又出钱都搞不定的交jǐng。

“诶,他还拿了我五百块呢!”

他把车打开,把刚刚摆地上的行李放进车里,这才忽然记起来那络腮胡没把那五百块钱还给他,可这时再朝前看,那拖车跟交jǐng早就已经去远了。

“那是你的罚款!”

已经坐进车里的女jǐng随口说了一句,然后发动汽车瞬间开了出去。

“喂,我还没上车呢!”看到车子启动,唐宾急得大叫。

“没位置了,你自己想办法!”女jǐng喊道。

“唐家小哥,我们在家等你啊!你快点啊!”

“靠,这是我的……车,我口袋里没钱啊!”

可是这话才说一半,前面那宝马跑车一拐弯就消失在视线里。

“我为什么要把钥匙给她呢?”

“为什么呢?”

唐宾站在马路上无比纠结,这时后面一辆等得心烦的吉利车里探出个一颗脑袋喊道:“喂,你走不走啊,别挡道!”

他看了眼后面的堵车大军,这时候早就汽车喇叭声按个不停。

无jīng打采的走回人行道上,瞄了瞄空荡荡的皮夹子,里面真的是一毛钱都没剩下,再摸摸口袋,这才想起来自己身上穿的是叶雁临时帮他找来的保安服,里面根本就没有一毛钱。

“难怪自己说是车主的时候,那交jǐng的眼神怪怪的,原来他根本就把自己当成了保安,是替人开车的!”

“也难怪他原先的态度……”

走了几百米,在一处街边找到一个atm机,跑过去又重新取了五百块钱在身上。

本来想打个车回家的,不过一方面这个时间段出租车难打,另外再一想起那暴力女jǐng此刻正在家里做客吃饭,她对自己看不顺眼,自己对她也没什么好感,干脆就就到路边小店买了瓶水,把一百块钱找开,然后坐上一辆公交车,慢悠慢悠的晃荡着回家。

当然,事先得跟嫂子说一声,让她们先吃,不用等自己了。

结果等他回家的时候,一看时间已经快八点半了。

“叔叔,你怎么才回来?”一进门,唐心小公主就蹦跳着跑过来抱着他的大腿要叔叔抱,然后手舞足蹈的说道,“刚刚我们家来了个jǐng察阿姨,她人可好了,我把捡到的五块钱交给她,结果她说不要了,让我留着自己买糖吃。”

唐宾捏了一下她的小脸蛋,笑道:“真的,你在哪捡到的五块钱啊?”

一边说,他一边朝房里看了看,发现只有周晚浓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没见到那暴力女jǐng,连嫂子也没看到。

在怀里扭动的小家伙伸出手指指了指唐宾的房门,nǎi声nǎi气道:“就在叔叔的房里捡到的啊!”

“呃……,是吗?那……以后在叔叔房间里捡到的东西,都是小宝贝你的,好不好?”唐宾说着就抱着她到了沙发边上,问周晚浓,“那暴力女走了?”

话音刚落,没想到从嫂子的房间门口马上探出一个头来:“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

我靠,唐宾一看居然就是那暴力女jǐng!

“呵呵,没有,怎么会呢,你……来我家做客,欢迎,无限欢迎!”唐宾干笑了两声说道。

“呯”一声,房门就被关上了。

唐宾脸上神sè变了变,压着声音对周晚浓道:“她没走,你怎么不先提醒我一下?”

周晚浓吐着舌头道:“我还没来得及说。”

唐宾小唐心在沙发上放下,挨着周晚浓悄声道:“她……,跟你姐在说些什么?”

周晚浓把电视声音放大了点,然后道:“说来真巧,你知道上次你被打伤失踪,谁负责的这个案子吗?”

“是……她?”

“就是她!貌似还帮了不少忙,所以姐姐对她特别有好感,还说让她有空就经常来家里吃饭……,我去,那家伙居然还厚着脸皮说jǐng局跟这边挺近的,有个蹭饭的地方求之不得,唐家小哥,你说这女人怎么回事?”周晚浓满心不爽的说道。

唐宾摇摇头,也猜不透这暴力女是怎么回事。

“你说……,会不会是她看上你了,然后故意给自己制造机会?”她突发奇想的说道。

“我跟她?”唐宾马上摆摆手,“绝对不可能,她看到我恨不得打我一顿……,说起来还拜你所赐,连着这次两次了,都是报假案……,她肯定恨我们恨的不行!”

周晚浓撇撇嘴道:“这也不能全怪我啊,报jǐng都是你报的,我一个电话都没打过!”

唐宾郁闷道:“那还不是我关心你,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狗咬吕洞宾……”

“哼!”

“谁是吕洞宾?”旁边唐心忽然问道。

“嗯……,吕洞宾就是一个古时候的道士。”唐宾想了想说。

“那狗狗为什么要咬他?”唐心又问。

“这个……”唐宾看了眼周晚浓,笑道,“因为啊,那是一条疯狗!”

话音刚落,他就感觉自己的手臂上突然一疼,原来是周晚浓一口就咬住了他的肉,还在那磨着牙齿,一副凶狠的样子。

实际上她并没有咬重,上次不小心把他咪咪咬出了血来,这回还是注意了点,只是装装样子。

唐宾拉着小唐心指着她的模样道:“小宝贝,你看,这就是狗咬吕洞宾,你长大了可不能学你小姨的样。”

唐心看着眨了眨眼睛,似懂不懂的点点头。

过了片刻,房门打开,嫂子周晚晴和女jǐng钟丽雯双双从房间里走出来,周晚晴一看唐宾身上的衣服,马上吃惊的问道:“小宾,你怎么穿着这么身衣服,我记得你早上出门的时候不是这样的?”

唐宾笑了笑道:“今天刚跟朋友要的,怎么样,穿着是不是特jīng神?”

女jǐng似笑非笑说了句:“是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当保安了呢!”

钟丽雯跟左边锋接触过几天,知道他们的制服,唐宾身上穿的跟那衣服一模一样。

不过他具体是干什么的,对女jǐng来说,根本就不重要。

周晚晴笑了笑道:“小宾,你上次出事的时候,钟jǐng官帮了不少忙,我们应该谢谢人家……”

唐宾干笑两声,看着女jǐng张了张嘴,可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钟丽雯摆手道:“诶,不用了,我也没帮上什么忙……,现在劳烦你帮我送回去,就当谢我了!”

……

出了小区。

钟丽雯迅速驾着宝马车进入了西城往西的区域,然后一打方向盘沿着一条蜿蜒的小路开了过去,在一处yīn暗无比的地方停下。

唐宾仔细一看,我靠,这不是上次自己和雁妹妹半夜里车震的地方吗,前面就是一条流水潺潺的小河,他甚至还能隐约听到雁妹妹搭着流水声一声声媚叫的音浪,一想起这个就有些心里火热……

不过这暴力女jǐng把自己带到这里来干什么?

总不会也是要跟自己玩车震?

这么一想,他就转头朝她看了看,不过这里没有路灯,汽车熄火之后黑漆漆的看不清任何东西,只能听到她轻微的呼吸声。

“喂,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我告诉你啊,我可是个传统、纯洁的男人,你别对我有非分之想啊!”唐宾犹豫了一下后说道。

要说暴力女jǐng,虽然脾气爆了点,但是这脸蛋身材还是很有诱惑力的,而且身上穿着这一套制服,要是那什么什么,真的挺有幻想空间……,只不过,这怎么可能呢?

“猥琐!”钟丽雯冷冷哼了一句。

“啊,你说谁猥琐,我有猥琐你吗,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猥琐你了?”唐宾神情一愣,有点不高兴的说道。

“龌蹉!”

“……”唐宾彻底无语,过了一阵轻声说了句:“你神经病!”

推荐阅读: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诱惑人的好嫂子美女老师的同居诱惑

新书推荐:《 美女老师的同居诱惑》《 超级诱惑》《 超级诱惑》《 超级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