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姐,快给我开门

第二百三十一章 姐,快给我开门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唐宾估计这本《挨打术》就是秦海燕她老爹自己撰写的,上面的文字浅显易懂,跟上次在青蛇岛上看到的那两本《阴阳五禽戏》以及《内功诸解》不可同日而语,那两本古书,他是横看竖看,怎么也看不懂,不过这一回,却是一看就能明白。

“将内力贯入四肢百骸,融入血肉肌肤之中,第一次运行……”

唐宾拿着小册子细细研读,而身体里的内力则自然而然顺着上面记载的方法控制着运作起来,随着有意识的调动,原本归于经脉的内力渐渐活跃,一丝丝渗透出来,经由全身各处穴道,以点概面,四散辐射。

一开始感觉身体稍稍有些疼痛,但是还可以忍受,就像是被针刺破表皮的那种痛觉,区别就在于现在是有成千上万根针在刺……

呃,或者可以这么来形容,在马桶上坐的久了,深度脚麻的那种感觉,唐宾现在就是如此,全身都是。

这样的痛感持续了十来分钟,然后慢慢减弱,接着他发现身体开始有些发热,血液仿佛在沸腾,马上有汗水从脑门上渗出。

“果然跟小册上面写的一样!”

唐宾对此并不在意,因为秦寿给的小册子上面都有详细记载,对这些痛感啊,发热流汗啊,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全都有据可循,所以也不觉得担心害怕,要不然他一开始就会停下来。

不过等到五六分钟过去以后,就不只是脑门上出汗那么简单了,几乎是整个身体都开始流汗,就像刚刚跑了个五千米一样,身上的肌肤也泛起一层浓浓的殷红,皮肤表面滚烫滚烫,他甚至感觉自己都要燃烧起来了。

“怎么会这样,书上明明写着的是微微出点小汗?”

“怎么自己的汗水跟蒸桑拿似的流个不停?”

直到此时此刻,唐宾才感觉有些不对劲起来,内心隐隐有些担忧:自己不会因为脱水死掉吧?

唐宾又仔细对照了一下小册子上写的内容,里面清清楚楚写着,开始会有一些刺痛感,然后是身体稍稍发热出汗,这是第一次运行“挨打术”时的必然反应;由于人体全身的穴道数不胜数,除了现在医学上确知的一些穴位,还有很多目前没有发现的隐穴,内力要贯穿进这些隐穴,经脉不通的地方只能透过皮肤肌肉层强行透入……,可以说第一次运转挨打术,相当于用蛮力在身体里面开辟一个全新的路径,这其实跟上次秦海燕的爷爷将一身功力以灌顶的方式传给他有些类似,只不过以前是开辟并不通畅的周天经脉,这次却是渗透到四肢百骸以及全身**肌肤。

“吧嗒!”

一滴汗珠掉落到办公桌上,轻轻溅开,紧接着是两滴,三滴……

唐宾从办公桌上的餐巾盒里抽出两张,随意往头上脸上抹了两把,那纸巾瞬间就被湿透。

这还不止,等他拿下来一看,那本来洁白的纸巾上面灰不溜秋一片,全都是油污。

这样的情形唐宾并不陌生,上次受伤后被秦长青救活,等他在秦大校花房间里苏醒过来的时候,就是像现在这样的状况,事后还感觉全身舒坦,神清气爽,身体素质也提高了不少。

这本来应该算是好事,可问题是现在这个时间明显不对,早知道会这样,他就在自己房间里或者一个人的时候再试着练这个东西了。

汗,全是汗水!

他感觉自己现在就像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衣服湿了,裤子湿了,连鞋子里面都湿漉漉了,更要命的是全身都在散发出一种奇怪的异味。

还有一个问题是,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停不下来了。

全身的内力源源不断的透入血肉之躯,自己根本无法控制。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那一身内力并非他自己一丝丝练就,而是原本属于别人,并且还是强行灌进他的体内的,以至于他本身并没有太大的控制力;还有一点,那小册子上说的症状和反应,都是秦海燕他老爹根据自己心得体会写下来的,而秦寿的内力和秦长青灌进唐宾体内的内力,两者相差甚远,根本不可相提并论,这也是唐宾发现自己的状态和小册上写的不一样的最大原因。

“不能继续呆在这里了!”

“要不然被人看到自己这个模样,肯定得吓死!”

唐宾心里如此想着,他现在自己闻着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怪异都想吐,一会如果更加严重起来那整个办公室都要遭殃了……,这后果将是极其喜感的。

转头看了看叶雁的经理办公室,两者只有几步之遥,门是开着的,雁妹妹此刻估计就在里面。

唐宾是知道雁妹妹的办公室里有一个设备齐全的卫生间,里面的那个淋浴房正是自己现在的急需设备。

他随手把小册子丢进抽屉,起身就冲进了办公室的大门。

“借你的洗手间用用!”

叶雁正坐在办公桌后面想事情呢,一个不留神就有一道人影闯进去直奔里屋,她甚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根本就没看清是唐宾。

不过还好,她对他的声音还是很熟悉的。

话音刚落,唐宾就已经冲进了卫生间,“咔哒”一声把门反锁,然后就是唰唰唰冲水的声音。

叶雁急急忙忙从座位上站起来,跑过去敲了敲门:“怎么了,这是?”

只是刚刚说完,就闻到一股难闻的恶臭,一口吸进鼻腔,差点让雁妹妹恶心的吐出来,赶紧用手捂住鼻子道:“喂,你不会拉裤子上了吧?”

“出了点状况,一会儿再跟你说!”唐宾在里面一边冲水一边回答道。

“切,还神神秘秘的,锁什么门啊?”

叶雁在卫生间门口转了两下门把,发现根本打不开,就撇了撇嘴说道,不过马上又捂住了口鼻,急忙跑过去把办公室的房门关上,再去把所有的窗户打了开来。

唐宾在里面足足洗了一个多钟头,要不是他在里面还能正常说话,叶雁都要找人来破开卫生间门了。

“好了没有,上班时间跑进人家卫生间洗澡,还一洗就是一个多小时,干什么呢?”叶雁实在等不及,就在门口催促道。

“好了,马上就好!”

唐宾看看身上差不多已经干净了,也不再有黑乎乎的油污冒出来,感觉应该差不多了。

不过,随之而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他差点彻底懵了……

首先是在关淋浴龙头的时候,他用手随意拧了一把,结果“咔吧”一声,把手上面的高档玻璃手柄突然就被扳了下来。

他一开始还不太在意,拿着那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玻璃手柄愣了两秒钟,看了看放回隔板上,还自言自语说了一句:“这么高档的东西,没想到质量这么差,是偷工减料的吧?”

虽然把手掉了下来,但所幸淋浴喷头的水总算是关上了。

可接下来的事情让他意识到肯定是哪里不对劲了——

当他不客气的拿起雁妹妹的毛巾擦身,结果两手一绞毛巾,“刺啦”一声,破了……,这是新毛巾吧?

在他为此愣了一愣的时候,冷不防脚下一滑,脑门呯的一声撞在淋浴房里边的墙面上,然后他彻底傻眼了,墙上的瓷砖被撞出了两道裂缝,甚至有一溜砖体都掉了下来,可是他自己的脑袋却只是微微麻了一下,一摸,什么事都没有。

“这……,这是怎么回事?”

“雁妹妹卫生间的东西……,全都是假冒伪劣产品?”

他伸手在墙面上细细摸了两把,触感还是挺不错的,轻轻拍了两下,发出啪啪的声音——很好,没什么异常,再用力砸了两拳,问题来了……

“咔嚓,咔嚓!”

被他打了两拳的瓷砖彻底碎成了破烂,噼里啪啦掉在地上,甚至有几片还砸到了他的脚面。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

唐宾想到的是,挨打术,什么时候居然变成了击打术?

一拳把卫生间瓷砖击碎,好吧,这个并不算什么,力气大的普通男人估计也能做到;把一块湿毛巾绞成两片,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他这么想着,又细细体会了一下身体里的内气——

“咦,就剩下一点点了,都快感觉不到了。”

“不过好奇怪,本来只有一股暖烘烘的热流,可现在怎么多了一些清凉透体的意味,这又是怎么回事?”

“看来等海燕回来得好好问问她!”

这个时候,卫生间外面的叶雁在门口问道:“小哥哥,你在里面干什么,拆房子啊?”

原来叶雁在外面也听到了里面的动静,那两拳砸在墙上的声音还是挺大的,再加上砖块掉在地上的声音也很明显。

“呃……,不好意思,弄坏了……,几件东西。”

“什么呀?你把门打开,让我进来看看,真是的,又不是没见过。”

“呵呵,好吧!”

唐宾从淋浴房出来,身上当真是一丝不挂,那衣服早就湿的不成样子,而且沾染了无数污渍,甚至都不一定能洗干净,当他把门打开,将自己**裸呈现在雁妹妹眼前的时候,顿时把她惊的差点叫出来。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他的赤身**,但是在公司办公室里,这样的情况,还真是没有过。

她瞪大了眼睛在他此刻有些雄赳赳气昂昂的下体上瞄了两眼,脸上浮起一抹红晕,正要上去摸他一把,可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然后一个隐隐约约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姐,我知道你在里面,快给我开门!”

推荐阅读: 善良的嫂子 年轻的嫂子恋上嫂子的床

新书推荐:《 嫂子 抱紧我》《 极致诱惑:与美女老师同居 》《 野性乡村》《 老婆出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