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我的一手一脚值多少钱

第二百四十七章 我的一手一脚值多少钱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唐宾上了车后,叶雁她这恋姐极品弟就把跑车开得飞快,一直往北行驶,开了有十几分钟,估计都过了七八条街,但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唐宾心思一动,转头看了看他若有所悟:“你是想带着我出城吗?”

叶老弟神情一变脸色有些不太自然,脚下猛踩油门,略微紧张道:“着什么急,马上就到了,总要找个安静点的地方才好谈!”

唐宾听后无声地笑了笑,心里已经明白了**分。

“看来这家伙今天早就布好局等着对付自己了,估计我的身份也被查过了……,也不知道他会给自己来个什么样的惊喜?”

他这么想着,倒也不动声色,静静等候他的表演。

现在唐宾也算得上是艺高人胆大,即便称不得身怀绝世武功,剑荡八方,但也总算是内力惊人,抗打击能力高超,普通小混混三五个——应该可以试试身手,打不过也不会被打死。

只是这么一来,估计今天晚上回家又要挺晚了,为了避免家中佳丽担忧,有必要先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说明一下情况,于是他拿出手机打算给嫂子打个电话,就说自己晚上加班比较紧,晚上回去要再晚一些云云。

开车的叶老弟虽然眼睛一直看着前方,但是眼角的余光也时常关注着唐宾,好像生怕这家伙突然在自己眼前消失了一般,此刻忽然看到他拿出手机要打电话,马上放慢车速,紧张兮兮的看着他道:“喂,你要干嘛?”

唐宾一愣,看到他紧张惶急的表情,马上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怎么,怕我给你姐打电话?”

“谁……怕,笑话,我会怕这个?”叶老弟嘴硬,“只是,男人间的话题就应该男人之间解决,难道你是躲在女人背后的软蛋?”

“你觉得你自己现在已经是男人了吗?或者说,你觉得像现在这样把我带去某个地方做某些事情就很像男人?”唐宾不在意的说道,然后撇撇嘴,“怕姐姐能怕成这样的人,在江州也算是绝无仅有了。”

“你……,姓唐的,你什么意思?”叶老弟愤怒升腾,梗着脖子叫嚣。

“没意思!你今天查了我一天吧,或者从昨天就开始在调查我了,说说,你都查到了些什么?”唐宾伸了下懒腰,今天白天加晚上的干活,整天都绷紧了神经,此刻还真有些累——,脑子累;对着叶雁的弟弟,他也在考虑应该怎么处理,一个有着恋姐情节或者恋母情节,而且比较严重的未成年,还是自己事实上的小舅子,真是讨厌,最不喜欢的就是处理这种问题少年。

“算了,看情况办吧!”

唐宾想了一会就不去想这件事了,波拉波拉给嫂子发了个短信。

叶老弟没看见具体情况,只知道他在手机上操作,还以为真给他姐联系了,马上说道:“你真给我姐发信息?”

“你觉得呢?”唐宾故意逗他。

“你……”

叶老弟心思百转,最后一咬牙猛踩油门。

再三两分钟,跑车就进了一个黑漆漆的土路,然后看起来进了一个什么大门,门口堆放了不少锈迹斑斑的钢材和木头等物,有点像是某个废弃的厂房。

“到了!”叶老弟一边说,一边自己马上跳下了车。

紧接着就是一排大灯啪啪啪亮起,将方圆百米范围照的雪亮。

唐宾苦笑了两声,他早就猜到是这种影视剧里已经放烂的情节,有钱人的纨绔不都是这么处理自己的情敌吗?他想了想,觉得这小破坏应该是把自己当成了他的情敌了吧!

在灯光照明下,他打量了一下这个废弃的工厂,看起来像是某个生产机床之类地方,也不知道这里废弃了多久,远处一辆破旧的汽车已经锈的不成样子,四个轮胎都不见了,看来应该有一段时间。

虽然他在这个城市生活了有一段时间,但是城北这一片还真不怎么熟。

片刻之后,从四周围上来一批打扮很糟糕的青年男女,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五号青年,而是社会混混,职业盲流之类,不是黄毛绿眼,就是白发莫西干头,手上都拎着各自趁手的兵器——,钢管,估计都是在这里就地取材,因为那钢管一看就知道不是经常使用,上面的污垢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有些受不了。

没看到不少人拿着钢管的手里,还垫着餐巾纸吗?

唐宾现在明白,盲流里面,也是有讲究的人的。

暗暗数了数,这批人加起来足足有十个,加上那个问题小舅子,就是十一个。

说老实话,唐宾还真没有一个对付十几个的经历,虽然最近身体素质大增,内力运用也逐渐熟练,但是没有真正实践过,还是有些心里没底,不过他觉得这还在承受范围之内,自己在速度和力量上面的增长,最近也有所测试了解,挨打术运转后的抗击打能力更是让他自己也吃惊,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他看了看躲到人群中的叶老弟,从车里下来道:“你还真是劳师动众,请了这么多……高手过来。”

叶老弟跟这么多人会和之后,显然就有了底气:“哼哼,本来还以为你是个保安,多少有些蛮力,结果一查,居然不是……,不过,大餐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就等着你享用了!”

唐宾仔细看了看那群人,无奈的说道:“我昨天就说过,我不是小保安的了。”

“废话少说,你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小白领,死乞白赖的在我们家打工,居然还异想天开企图泡我姐,真不知道你哪里来得底气,我们皇甫家的人,是你能念想的吗?”

“……”

唐宾脸上一怔,眼神变幻了两下:“你说你姓皇甫?”

他回过味来了,姓皇甫,又说自己在他们家打工,那叶雁是他的姐姐,是不是也姓皇甫,她应该叫皇甫雁。

“难怪,她在公司里似乎权力有些不一般,办公室都装修的别出心裁。”

“难怪,这么有钱……”

实际上,在三亚银泰酒店,那天刚好碰到罗浩找上来的时候,他已经出口过一次皇甫雁,只是当时唐宾还沉浸在自己手捧雁妹妹酥软胸脯的震惊当中,当然还有被人抓个正着的尴尬情绪,所以一时没有听清,一直都没猜到。

就在他想开口问点什么的时候,那几个手拿兵器的混混等不住了,其中一个手臂上纹着一排字的男人跳出来说道:“少啰嗦了!皇甫小弟,是不是打一顿就完事了,反正你钱已经给了,我们照章办事,童叟无欺!是断手还是断脚,我们干完活也好早点走,晚上还有个妹妹要去开苞,没工夫在这里墨迹。”

“断手,断脚?”

叶老弟嘴里重复了一句,有些不太确认,唐宾现在毕竟跟自己姐姐交往密切,要是知道被自己找人打的断手断脚,肯定大发雷霆,自己的本意只是把他胖揍一顿,然后警告他主动离开姐姐而已。

“好,那就断手断脚!皇甫老弟,本来这价钱只能选一个的,不过你付钱爽快,我们也爽快,今天就买一送一,以后有这种生意尽管找我们!兄弟们,听到了吧,断手断脚,一只手,一只脚,多的不要,少的不行,动手!”刚刚说话的纹身男马上叫嚣的喊道,似乎打断一只手一只脚就像卖掉两棵大白菜那么随便,呃,是卖掉一棵大白菜,还有一棵是附送的。

“哎,那什么……”

叶老弟似乎想说什么,不过那帮混混早就一声喊朝唐宾冲了上去。

唐宾心里无比郁闷,自己就这么轻描淡写被决定了命运,打断一只手一只脚,自己难道这么不值钱吗?

“等一下!”他高声喊了一句。

纹身男冲在最前面,他是小头目,要以身作则嘛!

听到唐宾的话之后,他马上站定,两手一举示意大家停下来。

不过,他显然高估了后面跟上来的小弟,一个红头发的圆脸小弟跟在他后面没有及时刹住身形,呯的一下撞在纹身男身上,把他撞的一个趔趄。本来嘛,这也没什么,开车开的快了也会刹不住的,可是这圆脸小弟手上高举着一根破钢管,这么撞了一下之后,手臂就自然下垂,结果那锈迹斑斑的钢管就擦着纹身男的鼻子挥了下去。

好吧,不是擦着,是擦过!

因为纹身男痛叫一声,鼻子上已经破了一块皮,鲜红的血液从鼻孔里淌出来,除了这个还有眼睛里的泪水,他都感觉鼻子不是自己的了,酸疼的一塌糊涂。

纹身男举起自己手里的钢管就要往那圆脸小弟身上招呼,结果那小弟慌慌张张的大叫一声:“老大,我不是故意的!”

唐宾以为纹身男会不管不顾的砸下去,结果他居然把钢管放下了,手捂着鼻子说道:“算了,你是我兄弟,我不打自己兄弟!”

然后就看他指着唐宾道:“是你叫停的,有什么时候快说……,哎哟,他娘的,要是说不出正当理由,这笔账就算在你头上,除了断手断脚,再断一根鼻梁!”

“……,我只是想问问,我的一只手一只脚值多少钱?”

推荐阅读: 留守男人不寂寞寡妇的私密日记

新书推荐:《 好色艳妇 》《 换妻俱乐部 》《 帝国总裁的宝贝宠妻》《 寡妇的私密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