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小姨子:你是在自摸吗

第二百四十四章 小姨子:你是在自摸吗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钟丽雯穿着一件崭新的粉红睡裙,在卫生间里咕叽咕叽猛力刷牙。

她一想起刚才在河底下被唐宾嘴对嘴渡气就来气,初吻啊,真正的初吻,就这么没了,连感觉都没有!

好吧,感觉是有的,可那不是初吻应该有的感觉,是重新活过来的温暖感,窒息前一刻获救的幸福感,还有……知道失去了初吻时的懊悔,特别是那个男人居然还是自己最最最痛恨讨厌,卑鄙无耻下流花心的唐宾,现在想起来还恶心。

“呸,呸,呸,呸,呸……”

钟丽雯把嘴巴里的牙膏泡沫吐掉,甚至有一些泡沫沾到了化妆镜上面,她用牙杯里的水涑了涑口,然后拿起旁边的一块抹布去抹镜子上面的污点。

可是稍微一动就牵连自己屁股上的伤,一阵麻麻的痛。

“混蛋,死流氓,臭变态,你给我等着,我钟丽雯不报此仇,我就跟你姓……,哎哟!”

她咧咧了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咯咯咯的咬合了两下,好像正在咬着唐宾身上的肉一样,然后轻轻撩起自己的睡裙,对着镜子朝自己的臀部看过去,里面什么都没穿,那左边屁股上红红的一片,甚至都有青紫了,两瓣屁股比较之下,左边的明显肿了起来。

她伸出手指轻轻按了一下青紫的地方,一阵钻心的疼。

屁股肉多,平时打几下没什么,可真要是伤的重了,那是真疼,就好像有些屁股针一打完,路都不会走一样。

“姓唐的,你狠!!姑奶奶一定要双倍,不,十倍奉还……”

正这么自言自语的时候,卫生间门笃笃笃被敲了几下,她妈孙小娥的声音在门口响起:“雯雯,你好了没有,妈跟你说点事?”

钟丽雯一听顿时翻了翻白眼,仰着下巴叹气道:“天哪,我怎么有这么一个恨嫁娘啊?”

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小内裤穿上,这才开门道:“妈啊,你又有什么事要说啊,我好累了,想睡觉。”

孙小娥笑眯眯的说道:“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的,这样好了,你去床上躺着,我呢,就陪你坐一会,咱们聊两句估计你也就睡着了。”

结果,暴力女警除了有一个恨嫁娘,还有一个恨嫁女儿的爹,老两口一边床头守着一个,把她夹在中间。

而她呢,估计这两天只能趴着睡觉了。

“雯雯,你别骗爸妈了,刚才那男的,叫什么,做什么的?”

“是啊,我看他身上的衣服好像是保安,可是刚刚我特意跟到楼下看了眼,乖乖,开的是宝马跑车……,好像也不太像是做保安的。”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交往多久了?难怪妈给你安排的相亲每次都不成功,原来早就有情况了,你早点说嘛,不然妈还能要求你隔三差五的去相亲,现在好多隔壁邻居都说你妈我是想女婿成狂了呢!”

“雯雯,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男方家住哪,家里还有什么人,你有没有见过?”

“……”

“轰隆,轰隆……”

钟丽雯马上感觉自己一个头两个大,脑子里就像是无数个核弹在连续爆炸,震的她心智全失,脑子里一片空白。

…………

…………

唐宾再次到家的时候差不多快要十一点了。

他从钟家,算是逃出来的。

暴力女警的父母看他的眼神那叫一个发亮啊,看的他心里拔凉拔凉的,好像要把他剥光了放在显微镜下面观察研究一样,特别是她妈,居然说天晚了在她们家过夜吧!

恨嫁女儿的娘也不是没见过,但是这么迫切的还真不多。

回家看到嫂子房里灯还亮着,两姐妹在里面不知道说着什么悄悄话,他进门的时候周晚晴在房里问了一句:“小宾,你回来了?”

唐宾应了声是的,然后就回自己房间换衣服,或者说把衣服脱了然后去卫生间洗澡。

暴力女警的父母说让他在他们家洗个澡什么的,结果他眼睛瞥到女警那杀人的眼神,马上摇头拒绝了,没说两句就赶紧撒腿走人,他不确定女警会不会暴露出自己就是打烂他们女儿屁股的元凶,到那时候估计就不是请自己在家里洗澡,而是用开水给自己剥皮了。

脱掉衣服在自己身上看了看,那些被鱼钩弄破的伤口已经差不多愈合,血也早已凝固,就是胯部位置被剪刀刺破的口子还有点疼,别的倒是看不出什么。对此,他又对秦老爹给自己的挨打术不吝其啬的赞叹,这简直就是一门神术啊!

不仅抗击打,皮肤恢复力也增强不少。

正在他脱掉保安服,把短裤也脱掉扔地上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然后就听到周晚浓啊的惊叫一声,捂着脸喊道:“你怎么不穿衣服?”

唐宾也是傻了,他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巧,自己刚刚把内裤脱掉,还用手拨弄了一下自己的男性特征,因为他担心暴力女拿那剪刀刺破的伤口会不会影响到自己的性福生活,就试了试自己的功能是否正常。事实证明一切正常,他稍微撸动了两下,就把那软绵绵的东西变成了一根坚硬如铁的棒槌,正欣慰高兴之余,就被突然闯进来的小姨子看个正着。

也怪这厮过于专注,居然没有听到她走过来的脚步声,要不然也不至于出这样的洋相。

“她不会怀疑自己正在偷偷摸摸自/慰吧?”

唐宾如此想着,一只手还保持着握住自己小光炮的动作,瞪大眼睛问了一句:“你进来这么不敲门?”

“是你为什么不锁门!?”

周晚浓也是个奇葩,看到唐宾这一幕居然没有马上关门然后转身离开,捂着脸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鼻子,可唯独没有捂住自己的眼睛,甚至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睁的比铜铃还大,满是惊讶的看着唐宾正一柱擎天的大东西。

唐宾愣了几秒钟之后才拿起一条床上的毯子把自己下身围住,看了眼周晚浓故作镇定的说道:“看够了没有?”

周晚浓马上摇了摇头,紧接着又点点头。

正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周晚晴的声音传来道:“怎么了,你们?”

听声音,似乎一边说话一边正在走过来。

“姐姐,没什么!”

周晚浓说完就赶紧把房门关上,可她自己却留在了房间里。

唐宾差点晕死:“你干嘛不出去啊?”

“那个……我……”她脸上红彤彤的,显然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不过这小妮子眼珠转了转,马上装作一副见过很多世面的样子,切了一声道,“又不是没见过,一个大男人,害什么臊,小叽叽,谁没有啊……,我是说男人谁没有啊!”

唐宾听了马上浑身一震,这小姨子简直要逆天了。

门口周晚晴在门把上转了两下,结果发现被反锁了,于是道:“妹妹,你干嘛呢,怎么把门锁了?”

周晚浓道:“姐,我跟唐家小哥有些私密话要说,那个……,等会就出来。”

周晚晴笑了笑道:“不就陪你去旅游那点事吗,行,行,你们慢慢说,我要去睡了,一会进来你别吵我啊!小宾,等会把小家伙抱你房里,我们三个睡不下。”

“哦,好的!”唐宾答应一声。

等到嫂子的脚步声走远,他舔了舔舌头道:“那啥,你要跟我说什么?”

周晚浓眨了眨眼睛,在他围着毛毯的身体上瞄了两眼,一脸好奇的问道:“你刚才,是在自……自摸吗?”

“……”

唐宾的脸色马上成了猪肝色,迅速摇了摇头澄清:“怎么可能,我只是想换裤子而已!你自己看看,我衣服裤子都湿掉了,当然要换了。”

周晚浓靠着门边一脸无害的说道:“可是,我明明看到你在……自摸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自己的心跳有些莫名加快,似乎有些透不过气来。

“……好了,好了,我要洗澡去了,你赶紧出去睡觉去吧!神经兮兮的,进来也不敲门,居然还说别人在自……那什么,女孩子家家的,害不害臊啊你,赶紧的,出去!”

“哼,做贼心虚!”

唐宾真是要晕倒了,这小妮子是存心的吧!

他看着她道:“你再不走,我可脱光了啊?”

“你本来就没穿好不好!”

“……行,你爱看就看,反正我上回看了你的,你不看回来是不甘心的了。”

唐宾说着就要去解身上的毛毯,结果周晚浓啐了一口,骂了一句下流胚,然后开门匆匆跑出去了。

他脸上得意一笑:“臭丫头,还给我装!”

然后拿了内裤衣服也急匆匆的跑进了卫生间,至于身上的毛毯……,还裹着呢!

说实在话,被小姨子看到自己赤身**,甚至是手把机关枪一柱擎天的壮烈场景,他还是狠狠的震精了一把,不说颜面扫地,但终归是尴尬万分,何况这妮子居然还真的以为自己在忍不住五个打一个。

不过,现在的大学生可真是……见多识广,她居然能眼睁睁看着还不屑一顾,难道是自己的宝贝玩意资本不够雄厚吗?

居然还说出‘又不是没见过’那样的话来……

唐宾这时突然一惊,心道:“妈蛋,这小妮子偷偷看的肯定是欧美进口来的小电影,要么就是非洲大黑人……”

推荐阅读: 出轨的男人 妻子的婚外遇互换女友

新书推荐:《 嫂子 抱紧我》《 乡村女人》《 换妻俱乐部 》《 乡村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