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小姨子的别扭和子温柔

第二百四十五章 小姨子的别扭和子温柔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唐宾草草冲洗了一下就擦干抹净走了出来,因为他怕洗澡洗的时间长了,身上那些被勾破皮肉的伤口会化脓,到时候就麻烦了。

只穿了一条内裤走回房间,可是他马上就呆了一呆。

房间里,小姨子周晚浓正靠在自己的床头,手里随意翻着一本不知道什么书;蓝sè卡通的睡裙下面,一双洁白如玉晶莹剔透的美腿交叠着放在床上,一对小巧的玉足俏皮的摆来摆去;她这睡裙倒不是走xìng感路线,胸口是圆领的,只露出小小一片白皙的颈部以下肌肤,不过仅仅凭借她胸前的外观而言,里面还是有一些底蕴的。

“你怎么还不走?”

唐宾本来想赶紧找个什么东西遮挡一下,不过转念一想,这妮子刚才连自己最暴露的样子都看去了,现在这样只是小巫见大巫,根本就无关紧要,索xìng落落大方走进去,随她怎么看!

不过,进去之后,他还是找了一条沙滩裤穿上,想了想,又拿了件t恤套进去。

周晚浓抬头看了看他,脸上不自禁泛起一抹红晕,见他穿好衣服,这才翘起白生生的脚尖点了点床沿道:“坐下,我有事跟你说。”

唐宾低头看了看她脚尖点过的地方,实际上更多的目光停留在她姣美的小腿上,顿了一顿才坐下,笑道:“什么事这么要紧,不能等明天再说?”

周晚浓把手里的书放下道:“明天你一早就上班去了,晚上说不准又要加班什么的,哪有时间说呀!”

唐宾一想也对,最近中海银行的监控项目已经差不多到了后期,越到快验收的时候事情越多,而且听叶雁说接下来就要面对全国xìng遍地开花的重要时刻,对该项目的总结和经验累积特别重要,说不准还真的要经常加班,于是笑了笑说:“好,那你说,我听着。”

他说完伸手把落地扇的方向稍微偏转了一下,往自己这边挪了挪,现在的天气真是一天比一天热,很多人家这时候早就开起了空调,不过唐宾他们家这几年节省惯了,不是到了真受不了的地步一般也不开空调,甚至唐宾的房间里都没装,整个夏天都是靠一台艾美特的落地风扇支撑着过,以前周晚晴也不是没说过去装个空调什么的,可他总说自己不怕热,出出汗还有益身心健康。

周晚浓说道:“就是上次我们说好的去檀头山岛旅游的事,我们上次不是都准备好了吗,买来的东西总不能浪费,现在天气正好,你看怎么样?”

唐宾刚才听到门口嫂子说陪她去旅游的时候就已经想到这事了,对此他也没什么意见,上次就已经决定好的事,只是因为受伤耽误了一段时间:“没问题啊,这周马上就周末了,我看看公司有没有特别安排,如果正常放假,天气又好,那我们这周末就去,也就是后天。”

“太好了!”周晚浓拍了下手道,“我已经查过了,这个周末天气都很好,阳光普照,一滴雨都没有。”

“那你要小心变成小黑妞!”唐宾笑着说道。

“切,怎么可能,我准备了防晒霜了,你自己变成个大黑鬼就行了。”

唐宾笑了笑也不跟她计较这种事情,这会儿想起来以前还说好有个本地导游什么的,好像是她的同学,现在过去了半个多月,还不知道变卦没有,于是问道:“你以前说有个同学就住在那儿的,这次还陪着一起去吗?”

周晚浓道:“人家早就去过了,还成双成对了呢!”

唐宾就道:“听你口气,似乎很不高兴似的,怎么了,难道那男生你也喜欢他?”

周晚浓眼睛睁大了三分,啊了一声,然后娇恼的抬脚在他腰上踢了一下:“瞎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喜欢那家伙。”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唐宾随意的问道,然后用手拨弄了一下头发,凑到电风扇前面吹。

“我喜欢的啊……”周晚浓想了一想之后,就看了看唐宾,脸上有些泛红,不过下一秒钟,她忽然瞪大了眼睛,看着唐宾的举起来的手臂,一脸吃惊的问道:“哎呀,你别动,那是什么东西?”

她嚷嚷着身体靠近,仔细看了看他的手臂外侧,顿时心里狠狠抽了一下,打了个冷颤:“你这哪里来的,怎么会这么多……伤口?”

她看到的自然是唐宾身上被鱼钩勾破的皮肉,刚才没有仔细看,这一会看清楚后真把她吓了一跳,伤口是不大,可问题是多啊,密密麻麻的看着让人止不住头皮发麻:“怎么弄的啊,这是,刚才明明没有的?”

唐宾放下手臂,看到她快哭出来似的表情,马上笑了笑道:“没什么事,就是一不小心被玻璃碎片划的,过两天就好了。”

看她还是那副沧然yù泣的神情,他故意打趣道:“小丫头看我受伤这么紧张,不会是爱上我了?是不是哥长的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一表人才,你见到我之后情窦初开,情不自禁,情意绵绵,决定今后非哥不嫁?”

“去死好了!”周晚浓伸手就要打他,可是手伸到半空,眼神落在那些伤口上,终究还是下不去手,“玉树临风没有,风流倒像是真的,还猥琐,居然躲在房间里自摸!”

我靠!

唐宾真想说自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地缝有没有,来个地缝让自己钻进去得了。

周晚浓哼了一声就从床上站起来,踩着白生生的嫩脚下床,汲着拖鞋出去了。

“诶,那啥,你可别告诉你姐啊!”

他指的当然是身上受伤的事情。

周晚浓回头皱着鼻子又哼哼了一声:“大变态!”

“……”

不过这小妮子过了一会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两根棉花棒和一瓶碘酒。

十几分钟之后,唐宾看着身上密集的碘酒印,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看上去真跟老麻子似的。

但他心里不禁淌过一丝暖流,小妮子尽管口不饶人,还故意曲解,但还是挺会关心人的,沾着碘酒的棉花棒抚过伤口时虽然痛的他咧牙咧齿,可是真心感到被照顾的温暖。

“你这是脱了衣服在玻璃地里翻滚吗?”周晚浓临走时红着眼睛嘟囔了一句,对他说的被玻璃割破的说法显然抱怀疑态度,可唐宾一口咬定就是这样子来的,她也没有办法反驳。

…………

从嫂子的房里把唐心小宝贝抱出来放在自己的床上后,唐宾就盘膝坐在床头,慢慢运行起yīn阳五禽戏的内功心法,直到三遍周天循环完成,内力在身体里自行运转,他才放开意念慢慢回想刚刚在河底下凶险的一幕,一面是淡淡的后怕,一面是对自己现在身体状况的惊奇。

在内气的作用下,身体敏捷和力量同步上升,抗击打能力增加,这还能稍稍接受一些,可是在水里呼吸是怎么一回事?

是什么原理呢?

变chéng rén鱼了,究竟是yīn阳五禽戏的作用呢,还是挨打术的功劳?

唐宾想了一阵,百思不得其解——

“看来,必须得等到海燕回来之后,才能帮自己解答这一切的问题。”

“只是……,不知道这样子在水里呼吸能维持多少时间,如果是长久xìng的,那不是……”

他马上想到了深水探险,海底宝藏,甚至是潜水吉尼斯。

好,这些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现在坐不住了,必须搞清楚自己能在水里憋气多久,或者说在水里呼吸能维持多久。

然后他就急匆匆的跳下床,跑进卫生间,用脸盆打了一脸盆水,二话不说把整个脸都埋了进去。

一分钟后,呼……

没效果!

再来,这一次将身体里的内力按照yīn阳五禽戏的周天路径运转。

哗——

还是不行!

那就肯定是挨打术了。

再来!

脸埋进去,内力灌注全身,挨打术发动。口鼻不动,胸腹之间一呼一吸,然后就感觉轰隆一下,身体里马上形成一股鲜活的氧气,从全身经脉细胞组织中丝丝渗透出来。

果然,是挨打术!

这从阿罗汉神功和金刚不坏体神功中衍生出来的挨打术,看来并非像小册子上面写的那么简单。

另外,挨打术这个名字,实在是太二了一点,秦老爹的取名艺术还有待于提高,弄个什么神打术,大力神功也比这挨打术听起来响亮,只是……,好,为了支持原创,挨打术就挨打术!

在河里的时候情况危急,他没有时间深入体会这种身体呼吸的感觉,但现在是在家里,危险系数无限接近于零,他细细的感受,慢慢的回味,发觉这时候自己的全身细胞仿佛全都在拼命扩张,然后从四面八方吸取氧气进来,一部分自用,另一部分则是进入身体内部供五脏六腑享用。

“难道自己成了一台氧气制造机?”

随着胸口的一起一伏,四肢百骸的所有皮肤细胞似乎都在有规律的一呼一吸。

简直太神奇了。

唐宾内心不由为之惊叹,惊喜,惊异,反正震惊得无法形容。

足足过了十分钟,他把脑袋从脸盆里抬起来,再次用口鼻呼吸了一下空气,这一次身体的皮肤细胞呼吸停止,扩张感也随之消失,再检查一下体内的内力——

呃……,少了一小半!

看起来,这是一个消耗内力转化为细胞呼吸的过程,只要内力不用完,就不至于窒息。

当然,前提条件是周围环境毕竟存有氧气。

水里,也是有氧气的。

推荐阅读: 出轨的妻子超级诱惑荒村野性

新书推荐:《 婚外贪欢》《 小寡妇》《 乡村女人》《 全能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