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一十八章 何巧英的日记

第二百一十八章 何巧英的日记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唐宾听了一脸尴尬,妇人的话说的虽然难听,但她唯一的女儿为了自己变成了植物人,痛失亲人的感受他明白,也能理解,就闷头不吭声,让她尽情发泄。

人的情绪一旦积累到了极点,那么,发泄出来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唐宾就把自己当成了出气筒,打定主意让何巧英的妈妈在自己身上可着劲出气,这样也能让她好过一点。

只是,接下来,妇人说的一些话,把他彻底给弄懵了——

也许是真的太激动了,骂的太有感觉了,何巧英她妈突然窜上两步,一双消瘦的爪子,哦不,是双手,紧紧抓住了唐宾的衣服,甚至有两个扣子在他眼皮子底下被扯了下来,何母声嘶力竭的说道:“你害了我的女儿,你害了我的女儿……,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不早点见到你,要是早点见到了你,可能就不会到今天的地步,我可怜的女儿啊!!”

何母哭喊了两声,忽然放开他的衣服,转而抓起何巧英的一只左手,用力在她的手腕上一抹,那本来是一块装饰用的绣帕被她一把拉扯了下来,流着泪的双眼怒瞪着唐宾:“你看看,你自己好好看看,小英为了你,三番两次的自杀,要不是每次都侥幸被发现,现在早就不在人世了,可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呀……,就为了你这么个臭男人,有什么好的啊,我这当妈的心痛啊,真心痛啊……”

她说到这里就捏着拳头用力锤着自己的胸口。

当唐宾看到何巧英手腕上那一道,两道,足足三道深深的伤痕时,刹那间愣住了,本来白嫩细滑的皓腕上,那三道深深的疤痕是如此的触目惊心。

“真是……,想要自杀吗?”

“是……为了自己?”

看那伤痕的深度,还有现在还鼓起来的疤痕,当初割下去的时候一定非常重,真的是往死里在割。

“可是,为什么呢?”

不明白,唐宾真的不明白,看这些伤痕也不是最近留下来的,应该有些年头了。

难怪,难怪似乎从什么时候开始,何巧英的手腕上就一直戴着一块绣帕,本来以为是装饰,却原来是为了遮挡住这些自杀的痕迹。

只是,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当初不是她自己提出来要分手的吗?

真的……是因为我吗?

他心里千思百转,仿佛一团乱麻,他现在都有些搞不清楚何巧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可是她妈妈现在这么捶胸顿足的也不是办法,于是他赶紧上去拉住她道:“阿姨,你别这样,别激动,冷静冷静,你说的这些,我全都不知道啊,而且……,而且,我和巧英,三年前就已经分手了的,这个,这些伤痕,应该不是因为我吧?”

“呵,呵,呵呵……”

何母又是这种凄惨而愤怒的笑,让唐宾心里拔凉拔凉的。

“小英,我的女儿啊,你听听,这就是你爱的男人,这就是你豁出命要保护的男人,这一切,值得吗?”

“……”

片刻之后,秦海燕和莫风一起走了进来。

唐宾没见过莫风,但是从秦海燕口中知道,他是老爷子秦长青的弟子,而且一开始自己就是被莫风救治过来的,要不是因为他那一手金针续命,自己这条命或许也已经没有了。

所以见到莫风的时候,唐宾还是很诚恳的喊了一声‘莫医生,您好!’。

莫风对唐宾却不陌生,他也早就知道了他是秦海燕拜过天地的夫婿,脸上倒是亲切的很,拍了拍唐宾的肩膀,笑了笑道:“都是自家人,不用这么生分,你也叫我莫叔好了。”

“好的,莫叔!”唐宾马上顺口叫道,尽管此刻他心里一片乱糟糟的。

边上的秦海燕倒是脸上一红。

莫风说完后给何巧英把了把脉,又看了看眼睛瞳孔,以及一些仪器上的数据,最后叹了口气,摇摇头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

何母颓然的坐倒在凳子上,一脸的凄苦。

莫风则是拍了拍唐宾和秦海燕的肩膀,示意两人跟他一起出去一下。

在一处回廊边上,莫风看着唐宾说道:“何巧英的情况跟你上次极其相似,但是在另一方面,她的脑部受损比你要严重,而且因为失血和缺氧已经造成了一定损害,就算以后真的能醒过来,也不能保证记忆是不是完整,而且,据我分析,她自己醒过来的机会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几率,几乎可以判定为终身植物人。”

“终身植物人?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唐宾还是有些不甘心,他刚刚看到何巧英手腕上那三道疤痕的时候,心都抽起来了,再结合何母的话,他忽然觉得自己跟何巧英之间是不是还有一些他不明白的地方,这让他更迫切的想要弄清楚,“莫叔,既然我能醒过来,那她……”

“对,我刚刚就说了她的情况和你很相似,你是怎么复原的,照道理她也可以。不过,你这样的情况几乎不可复制,像我师傅那样的医术高手,还有那么深厚功力的人,整个世界上也并不多见,可以说绝无仅有,所以,这个希望非常微弱。”莫风点点头道。

莫风走了。

剩下唐宾和秦海燕心情比较沉重。

回到病房的时候,唐宾的内心有些忐忑,他不知道一会何母还会说出什么更加让人吃惊的话来,但是光光是刚才的那些,就已经很让他心里七上八下了。

何母又变成了刚才一开始进门时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看到唐宾和秦海燕进门,她抬起头看了看,眼神中无比的怨恨,连带着秦海燕也受到牵累,她理所当然的把秦海燕当成了唐宾的女朋友。

秦海燕神情愣了一下,不知道何母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看向自己和唐宾。

这时候,何母站了起来,嘴唇蠕动了一下,最后把脸转向何巧英,深深吸了口气道:“你们走吧,以后也不要再来了,这里不欢迎你们。”

“……”唐宾怔怔的不知道说什么。

秦海燕却更加奇怪了:“阿姨,你这是……”

何母挥了挥手大声叫道:“走,马上走,滚出去!”

秦海燕秀眉紧皱,不知道这女人究竟为了什么事情发飙。

唐宾轻轻拉了下她,心想她正在气头上,情绪也不太稳定,既然这个样子,那先避一避也好。

两人再次看了眼静悄悄躺在病床上的何巧英,默默的转身。

只是,刚刚走了两步,何母突然又开口说道:“唐宾,你等一下。”

“呃……”

唐宾闻言转身,一脸的愕然,他还以为何母是要留下自己再好好训斥一顿,或者打几个巴掌出出气什么的,他甚至都想好了,她要是真敢下手,那自己就豁出去……忍了!

为此,他还特意往前跨了一步,挡在了秦海燕的身前。

不过,何母这时候似乎在极力抑制波动的情绪,缓缓的转身从病床旁边的柜子里面取出一本花花绿绿的本子,颤抖着交给唐宾:“这里面的内容,你回去看看吧!”

“这是……”

唐宾狐疑的看了看何母,有些搞不清楚她的意图,难道是何巧英住院的账单,然后让自己拿出钱来支付?

“走吧,走吧,以后别来了!”何母说着闭上眼睛,分明有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

回到宝马车上。

秦海燕满脸不解的问道:“唐宾,刚刚我去找莫叔的时候,巧英她妈妈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怎么态度一下子转变这么快,你刺激她了?”

唐宾轻轻摇头,他自己现在也是心里一团乱麻,不知道怎么说。

“她给你那书,看看,是什么东西?”

“哦!”

何母给的是本14k硬皮笔记本,封面花花绿绿的,但看上去有些时日的样子,外面还挂了把锁,唐宾不明白何母既然让他看里面的内容,为什么不把钥匙一起给他。

“锁住了,打不开。”

秦海燕伸出两根纤纤手指,捏住那一看就不怎么牢靠的锁头,轻轻一捏就把那锁变成了两片破铁片,一边说道:“这好像是巧英的日记本,看着有些眼熟。”

“日记本?”唐宾愣了愣,他还真没想过何母给自己的会是何巧英写的日记,“别人的日记,看了是不是不太好,侵犯**?”

秦海燕看他一眼道:“那你看不看?你不看我帮你看。”

唐宾想了几秒钟,道:“那还是我看吧,她妈是让我看的。”

他觉得何母让自己看何巧英的日记,是不是里面写了什么关于自己的内容,或者还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这一刻他的心里禁不住有些患得患失起来,看前女友的私人日记,这怎么说也是……很新奇很让人兴奋的事情,只是,如果何巧英还活蹦乱跳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翻开第一页,率先印入眼帘的是三个大字:日记本。

好吧,这不是重点,唐宾赶紧翻到真正的日记第一页,上面写着:

9月2号,星期五,天气,晴。

终于踏进了我的大学之门,江州大学的校园氛围一如当初第一次来这里参观时那么美丽。我,何巧英来了,将用未来四年的时间走遍这里所有的角落,刻下属于我的印记,你们就乖乖等着吧!最开心的是,终于不用再忍受喋喋不休如老巫婆一般的老妈了,不过,老妈,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巫婆!……最打击人的是,寝室里有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生,她叫秦海燕,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我何巧英也算天生丽质小有魅力了,可是为什么站在她面前,我就感觉自己像只丑小鸭,哎,既生瑜,何生亮啊!不过,我决定,我要把她变成我的闺蜜,这么漂亮的女生,就算同为女人,我也很想摸一把啊,闺蜜,你等着,我来了!

推荐阅读: 善良的嫂子野性乡村恋上嫂子的床

新书推荐:《 娇艳人生》《 婚外贪欢》《 村长的后院》《 乱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