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一十五章 雁妹妹的车震运动(下)

第二百一十五章 雁妹妹的车震运动(下)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两个相爱的人之间,有时候不需要说什么,只需要用行动来表达心中的念想,就比如说像现在的唐宾和雁妹妹。

所谓小别胜新婚,不外如是。

更何况是劫后余生的再次重逢。

叶雁的热情犹如那熊熊燃烧的火焰,此刻用炙热的红唇,顷刻间融化唐宾的心灵。

她的嘴唇柔软,性感,富有爱意。

但此时此刻,两人迸发出来的是火热的激情,叶雁的丁香小舌在唐宾的口腔里面转动,翻腾,然后用力吸吮;一边亲吻,她一边把一条右腿抬了起来,跪在驾驶位的座垫上,然后慢慢的将整个身体都趴在唐宾的身上。

“哥……,哥……,抱紧我,抱紧我!”叶雁一边亲吻,一边胡乱的从口舌之间发出梦呓般的呼唤声。

唐宾用力的搂紧她,仿佛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胸膛。

由于出来的匆忙,叶雁洗完澡后根本就没换什么衣服,直接穿了一套睡衣就开车跑了出来,那睡衣尽管不是很暴露,但问题是它的材料比较轻薄,唐宾的手臂拥紧,她的柔软躯体就仿佛**一般贴在他的身上。

那柔若无骨的肉感,还有那散发着成熟女人气息的诱惑力,直接把唐宾体内的欲火勾到了某一处坚硬之地。

唐宾的手往下滑过去,在她柔嫩的臀部上面捏了两把,就抓住她睡衣的下摆,急吼吼的把她睡衣往上撩起直接脱了下来,叶雁马上感觉身上一凉,两团胸前的丰满顿时暴露在空气中,接着就感觉唐宾的两只大手一把抓住了自己。

揉捏,挤压,变幻出各种奇怪的形状……

“嗯!”

叶雁情不自禁娇吟,透过汽车的玻璃窗,在黑夜的流水河边,隐隐约约的飘荡开来。

这一刻的她,情动了,悸动了,属于灵魂的颤抖。

爱他吗?

经过这一次受伤失踪的事件,叶雁无比确信,自己是爱他的,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这个比自己还要小两年的男人。

女人因为爱情而有**,她觉得这句话就是自己的写照,她爱他,所以要他,或者想要给他,在这样重逢的时刻,也只有让两个相爱着的男女,深深结合在一起,才能表达出心里浓浓的相思。

“哥,我……要你,要你!”

因为唐宾吻住了她丰腴挺翘的胸脯,让她柔软细致的腰肢挺起了一道完美的弓形,一双纤手抓住他身上的衣服,胡乱撕扯着脱掉,车座已经放到了最低,但是因为跑车的限制,还是不能像在房间里甚至在床上那么舒服。

但是,那又如何呢?

她的手摸索着解开了他的皮带,然后往下拉扯,顿时将那一杆早已坚硬如铁的长枪暴露了出来,用滑腻的小手在那上面来来回回的揉搓,两个呼吸的时间,就让那大家伙更加狰狞了几分。

唐宾的手摸进叶雁的睡裤里面,揉滑在那一片丰腻里,他喜欢她的臀,喜欢两手抓在上面触摸那充满弹性和滑腻的感觉,但是她两腿之间那不毛之地,对他更是有致命的诱惑,通过那一条紧紧缠夹的细缝,他的手指能够感受到那地方渗透出来的丝丝润滑,他很想再把自己的嘴唇贴上去,去亲一亲那魂牵梦萦的地方,可是在这跑车的狭小空间里,实在转不开身。

此刻的叶雁已经情动如潮,自从上一次在中海两人有了第一次负距离接触,后来因为初次破瓜无法再行那**之事,唐宾也只是用舌头舔舐满足了自己,这一次,这一个黑漆漆的夜里,她要再次拥有,再次感受那种刺进灵魂的美妙触觉。

叶雁伸手将自己的睡裤和小内内一同剥离了臀部位置,然后扶着唐宾的身体将膝盖跪到了座位的空隙,两腿之间对准他高高翘起的坚挺,缓缓的压了下去。

两人最敏感的地方刚刚一碰,刹那间,同时猛的一颤。

然后随着两声几乎一致的深深喘气声,那坚硬的铁枪,像一杆勇往直前的急先锋,瞬间没入了雁妹妹最敏感的溪谷之地,让唐宾迷失在那极致的紧凑和柔软当中。

叶雁的那地方本来就异常短浅,加上这样的姿势,当坐下去到底的时候,那火热之物还剩下长长的一截。

她用膝盖支撑着身体缓缓抬动了两下,这一次没有第一次破瓜时候的痛楚,有的只是蔓延到心底的舒爽,还有刺激到全身的震颤,唐宾手指抓在她的翘臀上,紧紧相扣,每一次出入都将那圆满挤压的不成形状。叶雁口鼻之中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声娇憨起伏的呻吟,随着下面极致的摩擦,一浪一浪透过玻璃窗,合着外面的流水声,组成一道动听的合奏。

突然,叶雁的膝盖在座位上一滑,顿时整个身体往下猛然坐倒——

“啊——”

雁妹妹发出一声震颤人心的叫喊,似痛苦,又似极致的舒服,唐宾的火热坚挺在一滑之间整根没入了叶雁的体内,让她一下子如同灵魂被捅了个对穿似的;而唐宾则是感觉自己一下子仿佛穿越了某一个时空,进入了另一个全新的世界,里面的紧窄箍的自己分身无法动弹分毫,而四面八方的温暖紧紧包裹住了自己,甚至还在不停的蠕动。

就这么一下,雁妹妹瞬间达到了顶峰,一声更高亢的娇啼回荡在车厢里面。

抽搐痉挛了足足半分钟,叶雁才缓过气来,接着上下起伏不停摇摆自己的腰肢,唐宾更是全身兽血沸腾,双手抓着她的圆臀没命的挺动起来。

黑夜中,红色的宝马车顿时一震一震有规律的摇晃起来,甚至还有那轻微的晃动声。

叶雁的美眸紧紧闭合,雪白的下颌高高扬起勾出一道完美的曲线,身体跟着唐宾的挺动不断起伏,嘴里发出一道道勾魂夺魄的媚叫声,或低或扬,一时如急促的哀求,一时又如长长的嘶鸣……

宝马车轰咚轰咚的声音在这不知名的河边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终于,唐宾在一声长长的虎吼当中来到了激情的巅峰。

“姐,我……我……忍不住了!”

“嗯……”

叶雁早已迷醉的毫无逻辑,闻声只是更加配合的摩挲,那又长又粗的存在一次次顶进更里面的空间,每一次都让她全身神经酸麻的一塌糊涂,这样的快感是前所未有的强烈,她已经无法说话,只能用呻吟来回答。

唐宾本来还想抽出来再释放,可是在这样狭小的环境下,这样抵死缠绵的姿势,实在没办法也没时间再做他想,于是手臂一圈将她紧紧的拥进怀里……,释放,颤抖,虎躯狂震!

伴随的是叶雁如九天凤鸣般的吟哦,刺破层层障碍,持续在黑漆漆的夜空中,久久飘荡回旋。

外面潺潺的流水声依旧,跑车终于不再被折腾的轰轰作响,车厢内两个激情后的男女也暂时陷入了沉寂当中,只剩下呼哧呼哧的喘息声。

良久。

叶雁无力的趴在唐宾**的胸口上,轻声喃语:“小哥哥,你真好!”

她的膝盖从座椅上滑了下去,连带着唐宾留在她体内的分身也不得不退了出来,一起带出来的还有那浓浓的白色流状物,叶雁赶紧从纸巾盒里抽了几张面巾纸塞往湿滑之处,轻轻擦拭了几下,结果发现那玩意就像永无止境似的,擦个没完,叶雁娇媚的用另一只手在他胸口处拍了一下,腻声道:“怎么这么多?”

唐宾嘿嘿一笑,搂着她的上半身贴在自己身上,两人因为剧烈的运动使得身上都有些汗蹭蹭,如此贴在一起倒显得格外亲密无间,彼此呼吸着对方的气息,感受那**后的美妙余韵:“存了半个月了,还算正常吧!对了,雁妹妹,你今天是安全期吗?”

叶雁想了想轻声道:“应该是吧,上次吃了药之后还没来过,不过应该就在这几天!”

“奥!”唐宾的手在她湿漉漉的美背上摩挲,又说道,“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让你担心了。”

“你平安回来了就好。”叶雁幽幽的说道,“这件事全都怪我,要不是因为我,罗浩也不会找上你,你也就不会被他弄成重伤。”

“傻瓜,这怎么能怪你,他是他,你是你,再说,就算真是为了你,那我也是心甘情愿。”

“不,我不想你为了我受伤,我要你好好的,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和我在一起!姓罗的居然敢找人对你下这么狠的手,我绝对不会罢休的。”叶雁说着忽然神情一变,语气中满是煞气。

唐宾笑了笑道:“好了,这事就教给我自己来办吧!听说他也受了挺重的伤,不知道警方那边怎么处理?”

吃饭的时候,嫂子和李晶晶他们已经简单跟他说过后面发生的时候,也知道罗浩被秦海燕一根竹竿断了半根大腿,现在还躺在医院里起不来,另外四个小混混,一个叫阿呆的最严重,估计要终身躺在床上了,另一个被自己打断小腿还好,另外两个倒是问题不大,只是这件案子怎么也算性质比较严重了,也不知道公安局那边会怎么办理。

叶雁听了之后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后说道:“哥,我说了你别生气?!”

唐宾脸上一怔,道:“怎么了?”

“因为你一直失踪没有找到,何巧英又成了植物人,所以对罗浩和几个小混混的指控一直没什么实际效用,本来你现在回来了也能继续出面,可是你在一个未知的地方已经治疗好了,现在也没有医院出具的受伤证明,所以这件事只能指望到何巧英身上;但是,据我所知,何巧英的母亲已经和罗浩的家里人达成了私了赔偿协议,用一百万,让何巧英的母亲放弃指控,另外……,这个钱,有一大半是……,我妈出的。”叶雁说到这里顿时声音压的更低了,她觉得在这方面,自己更加对不起唐宾。

推荐阅读: 小寡妇帝国总裁的宝贝宠妻

新书推荐:《 大山深处的女人》《 野性乡村》《 寡妇的私密日记》《 嫂子 抱紧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