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八十五章 莫名其妙的暴力女警

第三百八十五章 莫名其妙的暴力女警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不行,必须今天晚上跟我回去,不然我回不了家了!”钟丽雯断然拒绝。

“为什么啊,人家专业演员演戏还要看档期呢,我这临时客串的,你也太着急了,怎么也得准备准备,到时间见了你父母怎么说?他们问起来你怎么圆谎,这总要对对词是不是,你先回去好好想想!我呢,今天也是真走不开,我有两个朋友受了伤,一个还在住院呢,我说好了要去看望的。”唐宾煞有其事的说道,其实也没说谎。

“受伤住院?什么朋友?”钟丽雯眨着眼睛八卦了一下。

“说了你也不认识。”

“没关系啊,现在还早,你去看望一下朋友,一个小时总够了,人在哪呀,我送你去?”她很是爽快的说道。

唐宾愕然,心想你要是跟我一起去,那我还怎么给小号美眉买内裤和护垫啊?

他看了看她道:“要不然你先给你爸妈打个电话,就说改天我再登门,哪有说都不说一声就硬要拉我去的啊,再不行,你说我出差了呗!”

他甚至心里还有个主意,比如说换个人行不行,换个你的男同事或男同学也行啊,不一定非找我来扮对,但这种话他可不敢说,毕竟那天跟她颠鸾倒凤的可是自己,刚才被强吻的也是自己。

钟丽雯很是不耐地翻了他一眼:“真是麻烦,他们不接我电话!”

说是这么说,不过她还是拿出手机往家里打起了电话,实际上家中钟爸钟妈正等着她电话呢,二老下午都已经将家中里里外外收拾了个干净,还烧了一桌好菜等候,两人也是听到消息后高兴坏了,还没确定男方到底上不上门呢,就已经准备好宴请毛脚女婿了。

“喂,雯雯,你们来了没有,我跟你爸已经烧好菜等着,都望眼yù穿了!”暴力女jǐng的老妈孙小娥赶紧接起电话说道。

“妈,他……”钟丽雯看到唐宾一直在使眼sè,万般纠结之下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他,叫我上他们家吃饭呢!恐怕来不了了!”

“啊,去他们家吃饭?见他家长啊?……这个,好,好,好,你去就去了,我们这边没关系的,可以等下一次,雯雯,那你去的时候要注意礼节,买点礼物上门……”钟母听说女儿去男朋友家吃饭似乎比到自己家还要高兴,唠唠叨叨的说了好一通话,最后又不忘叮嘱说,“记得把jǐng服换了,穿上刚刚给你挑的连衣裙!!”

挂上电话后,钟丽雯终于松了口气,可唐宾的一口气却提了起来,电话声就在耳朵边,他可听得一字不漏,暴力女居然说要去自己家吃饭,不过……呃,对了,这应该是托词,没有关系,只是她那老妈倒是热情,敢情真当自己是毛脚女婿了,这暴力女可真当敢扯,还不晓得以后怎么收场呢,他干笑了两声,道:“既然这样,那我先走了啊,咱们改天再约。”

钟丽雯眼神一凌,道:“改你个头啊,没听到我怎么说的吗,去你家吃饭,不然我晚上吃什么?”

“吃……”

唐宾最终都没有说服这个xìng格倔犟的暴力女jǐng,只能无可奈何的让她跟在身边,但是有一点他很是想不明白,既然都不用去她家演戏了,何必还要跟着自己回去呢,这到底是一种什么心理啊?

超市是肯定去不成了,他可不好意思当着暴力女jǐng的面去超市给小号美眉买内裤和护垫,最后只好委屈一下小号美眉,让她穿着旧的内裤坚持一晚,只是买了个饭盒过去。

须臾。

从医院出来,钟丽雯眼神瞄了瞄唐宾,忍不住问道:“喂,那女的又是谁啊?”

唐宾砸了砸嘴,听语气感觉怪异,像是对何倩充满了敌意,心想奇怪了,这暴力女难道跟自己爱爱了一回,真的爱上我了,可是从她言行举止上来看又不太像啊,于是看了看她说道:“就是同事,说了你也不认识!”

“哼,中午还跟两个美女打情骂俏,这边又和个女同事卿卿我我,别的女人我就不提了,真是个花心贱男人!”钟丽雯很是气愤鄙夷的说道。

唐宾皱了皱眉,可心里又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在感情上很泛滥,很失败,很对不起深爱着自己的几个女人,为此倒也无言以对。

暴力女jǐng看他不说话,以为是默认,心里没来由的更加烦躁,忽然抬脚踢在了他的屁股上,怒气冲冲地说道:“我先去你家,你自己慢慢走回去!”

说完通通通地走到她自己的车边,上车启动,一溜烟跑了!

“呃……”

唐宾无语,可并不难过,反而感到轻松了一阵,暴力女跟在身边太有压力,自己还要去接秦海燕,她跟着自己去那就太麻烦了。

“咦,暴力女跑到自己家,那海燕一会不是要跟她见面?”

“上次好像暴力女就想要自己给她介绍海燕来着,两个人不会见面见出什么问题来?”

他脑子里突然闪过这样的念头,不过想来也没什么事,海燕的背景听起来太玄乎,八部天龙,那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暴力女想查她应该是查不到什么的……,尽管跟暴力女有过接连好几次翻云覆雨的经历,但在心里面,他还是偏向于秦大校花。

回到皇甫集团停车场取车,然后直奔金sè黎明。

此刻秦海燕已经穿戴整齐,上穿一件大宽领白sè短袖衫,下身是蓝sè牛仔齐膝短裤,全身焕发青chūn美感,悠闲的坐在沙发上,看着一款综艺节目,偶尔露出淡淡的微笑;另外,在脚边还放着两个纸袋子,里面装的是衣服之类的东西。

唐宾到来的时候稍稍为她这身打扮惊艳了一下,仿佛看到了第一次在图书馆门口见到她时的样子,清丽脱俗,如诗如画。

“怎么呢?”秦海燕看见他的表情心里多少闪过一丝欣喜,轻声说道。

“呵呵,没什么,想起第一次认识你的场景,好像跟现在也没什么不同,五年过去了,你怎么好像一点变化都没有,像个不老的女神!”唐宾笑了笑,由衷的称赞。

“你还记得?我以为你早就忘了呢!”秦海燕吐气如兰,“我没变,你却是变了很多,变得花言巧语,很会哄女孩子开心!”

“这个……哪有啊!?”唐宾大汗,脸上显得尴尬。

“没有吗?不然的话,像皇甫雁这样的天之骄女,怎么可能在明知你有李晶晶的情况下,还飞蛾扑火地冲上来?”秦海燕随口说道,不过话一出口心里就有些后悔,转而问道,“上次她母亲那个样子……,那她现在怎么样了?”

唐宾脸sè变了数变,最后无奈叹了口气,摇头道:“她走了,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秦海燕美眸一闪,俏脸上也现出诧异,不过一会儿之后又恢复平静,幽幽道,“这样的处境,离开一段时间也好;不过连你也不知道她的去向,委实有些说不通了。”

“要不,等你有时间,帮我查一查?”唐宾其实还是挺担心雁妹妹的,只是他来过了一次信息,多少还放心一点。

“嗯……”秦大校花抿了抿嘴,最后点点头,“我让红红帮你查一下,如果她还在国内应该问题不大,但假如是出去了,可就难办了!”

“没关系,真的查不到那也没有办法,她前几天有微信联系过我,说是要一年以后回来!”

“一年?!行,把你微信号留下,或许可以查到。”

……

出门的时候,唐宾见她把脚边的两个袋子拿了下来,他奇怪地问道:“这是什么?”

秦海燕翻了翻美眸,道:“去你家吃饭,难道还能空手去啊?”

唐宾一怔,笑道:“那有什么关系,大家都这么熟了,都是一家人。”

“谁跟你一家人?”秦大校花面sè一红,眼波流转,率先跨出了电梯门。

唐宾忽然想到什么,心里一惊张嘴问:“你下午不会是出去买这些东西了,伤口还没好呢!”

秦海燕满不在乎,甩了甩披肩秀发,道:“你当我是病猫吗,要不要咱们现在就来一场,看最后到底是谁趴下?”

“我,我趴下总行了!”

“哼!”秦大校花扬了扬雪白的下颚,飞给他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迈着两条修长雪嫩的美腿走出了单元门,结果一眼就看到停在下面的白sè宝马越野车,刺眼的不是那车子,而是那车牌。

唐宾也许对这种车牌并不敏感,不知道背后包含的势力,可秦海燕作为八部天龙里面的夜叉一部,自然对这些不会陌生,v开头的车牌,那是军委的车啊,虽然看到一辆军委的车不算什么,可是就停在自己单元的楼下,那就很少见了,难道是来找自己的?可是,自己的新住处,能有几个人知道?就连房产局里面的信息,她都让红红动过了手脚。

“滴!”

不想,唐宾这时候不紧不慢的的掏出钥匙按了开门键。

“……”

秦海燕诧异的回头,看到唐宾手里的钥匙,上下打量他,像是要重新认识一遍似的,“你的车?”

唐宾笑了笑道:“没有,我可买不起这么好的车,一个朋友的,说是这几天人不在这边让我保管,我就开着代步了。”

秦海燕美眸一闪:“什么朋友,叫什么名字?”

“一个京城的朋友,叫谢竹芸!”

对秦大校花,唐宾自然不需要隐瞒。

“谢竹芸,姓谢……,京城……”

“难道是京城谢家?”

秦海燕马上想到了那个谢家,因为在京城,姓谢的并不多,特别是在机构政要里面当职的更是少见,军委也没听说有谁姓谢的,可是京城谢家,就是个例外。

ps:又下雪了,手指好冷!

推荐阅读: 留守男人不寂寞寡妇的私密日记

新书推荐:《 》《 换爱黄小兰》《 》《 妻子的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