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强势逆推

第三百二十六章 强势逆推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没出息的熊样?

唐宾闻言愣了愣,当然不仅仅是为这句话,还有此刻暴力女警展现出来的妩媚和动人,可是也就因为这么一愣神,他顿时一下被扑倒在床上。

然后雨点般的亲吻落在他的脸上。

钟丽雯现在**如火烧燎原,如果说刚刚还在竭力控制,那么现在将唐宾扑倒后已经完全放开了。

她全身肌肤发烫,身体散发着一种特别的芳香,樱唇鲜红如血,上面也当真有些血迹;她的吻生疏而又生硬,显然丝毫没有经验,只是本能的在唐宾嘴唇脸颊和鼻子上亲吻,而一双纤手已经迫不及待地在撕扯他的衣服。

她的目的很直接,不需要情侣间的爱抚,不需要爱爱前的节奏,她现在全身都已经燃烧,**的燃烧,只要被男人狠狠地占有,去除内心的火热和骚痒……

唐宾内心挣扎,左右摇摆,只是他的身体却早就准备好了争伐,下面的火热坚挺如枪,高高顶起一个帐篷;而暴力女警要的就是这帐篷里面的东西。

迷乱中的钟丽雯似乎无法解开唐宾的腰带,她抓了两把后没有效果显然非常生气,嘴里哼哼了两声正要强行撕开;唐宾最后妥协,心说罢了罢了,事到如今自己还坚守着这节操又有什么用,暴力女警这回是肯定不会放过他的了,自己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爆体而死。

“别动,别动,我自己来!”唐宾喊了两声,自己伸手去解皮带,要不然被她撕裂了裤子,一会都不知道怎么出门。

钟丽雯似乎听明白了,果然没再撕扯裤子,让他自己动手,等他皮带一松,拉链还没拉下呢,暴力女就扯着他的裤腰,连同里面的内裤都扯了下去,然后二话不说直接跨上来,就要对准自己无比渴望的地方,坐将下去。

“等一下!”最关键的时刻,唐宾伸手托住了钟丽雯要下坠的臀部,盯着她的眼睛问道:“事成之后,你会不会也把我变成太监?”

他是被她刚才那种凶残的暴虐弄得有了心理阴影,实际上以他现在的身手,钟丽雯要把他变成太监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别废话,你就当……自己是一根电动棒!”钟丽雯娇喘连连,已经到了极限,现在棒棒就在门口,哪里还有什么好犹豫的,两手将他托在自己臀肉上的手拿开,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

“咿啊——”

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喊,就连唐宾这个被强推了的男人也吓了一跳。

痛!

疯狂的疼痛!

像是身体被彻底撕开!

钟丽雯的下身刚刚被自己的手指破瓜,里面的那层膜却还没有完全消失,依然有部分存在,只是破碎不堪,疼痛尤在,再加上她乃是新手,极致柔软的地方从来都没有被男人进去过,何况是唐宾这根异常粗壮而坚挺的火热存在。

当她一坐下去,马上一捅到底,尽根而没,自然是犹如撕裂般的疼痛,痛彻心腓。

滚烫的眼泪从眸子里涌出,这一番疼痛抑制住了她体内的骚痒,同时也变得无比清醒,她含着泪水看着唐宾,身体微微颤抖,思绪纷乱。

唐宾感觉自己的分身进入了一个异常狭小的空间,四周的软肉极力拥挤着火热,而且像有两道玉环套住了自己的分身,如两道皮圈,里面分外温暖,格外紧致,虽然是被迫,虽然这样的情况两人都是无奈,但那火热的坚挺依然很兴奋,被箍得充涨起来,于是更粗更大更长。

他不觉得自己就是一根没有思想的电动棒,既然都已经成这样了,自然不可能让自己什么都不做就挺着下身躺在床上,于是他抑起身将她颤抖的娇躯搂入自己怀中,然后用嘴去寻找她的芳唇。

不料钟丽雯头一偏就躲了开去,而且双手用力把他再次推倒,因为下体撕裂般的痛楚已经暂时消除了一些**,她神情凄苦,眼神纠结,有男人帮忙跟没有男人帮忙果然不一样,自己在卫生间忙活了半天都止不了的骚痒,被这么一戳进去,居然马上好了大半。

但这只是暴力女警的一厢情愿罢了,当那芬芳溪谷逐渐适应那根粗大的存在,疼痛的感觉稍稍减轻,那要命的来自灵魂本源的骚动就又占据了上风。

果然……,还是不行!

钟丽雯此刻实在恨死了那个马哥,给自己遭了如此大的罪,废了他的男根也解不了恨,不过下面连接处的敏感开始情动,潺潺的水流又点点分泌,濡湿了自己,也弄湿了下面的他。

这一次不止是药物的作用,同样还有作为女性的本能,那火热充涨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坐在唐宾的胯部上面缓缓摇动起来,坚挺的外物刺在里面,随着轻柔的动作左右律动,带着那紧致的腔壁慢慢摩擦……

就是这个感觉!

就是这样,能止痒,还……很舒服,每动一下都似乎爽到了心里面,这是前所未有的感觉,跟刚才自摸的滋味天差地别,这才是享受,是快乐……

“不,我为什么要说这是享受?”

钟丽雯心里一动,张开半梦半醒的眸子,瞟了一眼躺在自己身下的男人。

他的面容不得不说有点小帅,轮廓分明,浓眉大眼,最让人郁闷的是他的皮肤,白里透红,没有瑕疵,简直比自己的皮肤还要光滑,真不像个男人;此刻的他眼睛半睁,剑眉轻拧,似是难受,又似舒服,他这是什么表情,什么眼神,在内心里是不是一直在笑话自己?

暴力女警如些想着心事,很难为情,可是没有办法,身体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想叫,可现在神智清醒,真的不敢叫出来,那太羞人了。

“舒服吗?”

唐宾其实一直在观察着她的表情,既然到了这一步,过多纠结也无济于事,还不如好好享受,认真帮她解完体内的淫毒。

不得不说暴力女警的脸还是很漂亮的,只是可能职业的原因,皮肤跟大宝贝她们比起来要稍微显得没那么白,但胜在健康,不是还有人特意去把自己皮肤晒黑的案例么,但是看到她那又舒服又纠结,想叫又不敢叫的表情,实在忍不住,就笑着说了这么一句。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笑,很可笑?”暴力女警脸上一愣后说道,可臀部摇摆的动作并没有停下,而且有渐渐加大力度的趋势,因为那感觉又强烈了几分,原本缓缓摇摆的动静有些不够力度了。

“没有,怎么会呢!”唐宾忙不迭说道,怕她受到刺激做出什么更加过分的事情来。

“想笑就笑吧,我不在乎!”

暴力女警这么说道,实际上心里在乎的要死,随手拿起旁边的枕头,一把盖在他的脸上,看不见他的脸,自己就能稍微好过一点。

“你想闷死我啊?”唐宾抬手抓向脸上的枕头,想要甩开,可是钟丽雯死死的按住,不想看到他的脸。

结果——

“嗤”的一声,白色的枕头被硬生生撕开,漫天的棉絮飘散,如雪花飘洒,落英缤纷。

唐宾心生火气,大眼圆睁,这笨蛋女人是想要闷死我吗?

尽管有真气护体,挨打术发动的情况下,闷死也是件难事。

只是情绪还是被受到了影响,这时候就不顾她的神情忸怩了,一下从床上仰起声,大手按住她浑圆的臀肉,啪啪啪的征伐起来。

“啊,啊,啊!”

暴力女警被他这样粗暴的动作弄的叫了起来,实际上并不是痛苦,而是舒服。

她体内的媚毒没有消除,**还在丝丝燃烧,刚才她自己那细微的动作只能稍稍缓解一下体内的瘙痒,但实际上却在死死的忍受,现在被他这样子鞭挞,当真是雪中送炭。

“女人,你把我惹怒了!”唐宾一边极力动作,一边嘴里这么说着,实际上他的下身早就怒了半天了,此刻奋起反击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原因,她那小小的动作只能更加点燃自己的体内的兽血。

“那又怎么样?”暴力女警语气轻蔑,实际上身体非常享受,眼神媚的都快要滴水,刚才果然是自己没有经验,他那火热的东西在自己体内大开大合,一进一出,搜刮着自己的**,那极致的触觉让她全身都在哆嗦,情不自禁的呻吟出来,两腿之间那芳谷也配合着夹紧,蠕动。

这就是和男人干那事的感觉吗?

钟丽雯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什么感受,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爱爱,可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方还是这么一个自己时时刻刻想着要报复的男人,那一次他把她的屁股打的痛了好几天,实在把她气的够呛。

可是,身体真的好舒服,像六月天吃了一个冰激凌,那根火热的冰激凌。

唐宾觉得暴力女警还是很给力的,毕竟是干警察的,力气比一般人大,随着他强力的动作,她的两条美腿死死夹住自己的腰身,那猛力的动作,实在有些让人兴奋,最惊讶的是她体内那两个像皮圈一样的东西,死死缠着自己的分身,每次进出都像是什么东西刮过一样,让他有种马上要射出来的感觉。

“那是什么东西?”

“极品的宝玉吗?”

他暗暗分神,把那**压制下来,要不然她毒还没解掉呢,自己就先玩完了,那还不得被笑死。

他将注意力转移,伸手就把她身上的那件衣服脱了下来,然后一口咬住了她胸前的柔软。

感谢月神moon111的月票,大家手里还有月票没,有就送我吧,好想要!

推荐阅读: 善良的嫂子 年轻的嫂子恋上嫂子的床

新书推荐:《 极致诱惑:与美女老师同居 》《 出轨男女》《 乱欲》《 极致诱惑:与美女老师同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