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二十七章 来吧,来吧,弄我吧

第三百二十七章 来吧,来吧,弄我吧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钟丽雯马上身体颤抖了一下,那对小白兔还从来没有被男人光顾过,居然被这个男人占了先,她有种想哭出来的委屈,但是那地方被舔舐和啃咬的滋味也非常好受,自己在药力的作用下全身都非常敏感,现在要的就是这种极致的感觉,疯狂的爱爱,才能消除那种致命的**。

“来吧,来吧,干我吧!”

暴力女警彻底豁出去了,主动抱住他的脑袋,将自己大小适宜的胸部挺到他的嘴里,舔舐的感觉已经不能消除她的火性,需要猛力的啃咬,大力的挤压,这才能泄去欲火。

同时,她的腿狠狠的夹着他的腰,臀部随着他的动作上下起伏,每一次都长驱直入,深入花蕊。

“疯狂吧,彻底的疯狂吧!”

“这该死的西班牙媚/药!”

暴力女警情动如潮,身体渐渐熟悉了他的动作,适应之后也能配合无间,一次次的冲撞,一次次的汤水泛滥,这种感觉比自摸好上千倍万倍,深入的触觉让她大声喊叫,这时候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想忍也是没办法忍住的;唐宾的一只手抓在她的臀肉上,随着下身的挺动一下一下用力,另一只手在她一侧胸脯上揉捏,她的白兔虽然不是很大,但是挺翘,结实,有弹性,然后他终于寻到了她的芳唇,一口含住,舌尖一挑就冲了进去,在里面肆意扫荡,搜刮她的丁香。

钟丽雯从来没有接过吻,何况是这么直接粗鲁的湿吻,她的舌头被他寻到,被他吸入自己的口中,感觉有些恶心,但是更多的是**,如此全身上下都被围堵,所有的敏感都被掌握,**的气息已经强到了极点,特别是下面柔软的两腿之间,正在酝酿极致的爆发。

“好难受,心都要提出来了!”

他在大力的冲击,每一次都从开端没入根部,摩擦的触感如此强烈,快受不了了。

“唐宾,停……停,我想上厕所!”

钟丽雯的两腿之间一跳一跳,已经在门口了,忍不住了,她不知道这是潮涌的前奏,还以为是要上厕所;上一次潮涌的时候是在神智不清的状态,这一次,却不是。

“不用,到了吗,就别忍着!”唐宾非但没有停下,反而更加大力的撞击,合着水声的摩擦挤压声不绝于耳,钟丽雯神魂颠倒了,所有的神经都抽动了起来,全身丝丝颤抖,两股站站,两条美腿用尽所有的力量缠绕,那是极致的律动。

“嗯嗯——”

终于,两腿间那关口再也无法忍住,仿佛开闸的洪水,瞬息万里,直泄而出。

上一次没有感受完全,这一次终于体会到了,她的十根足趾弯曲成勾,用力抽搐,溪谷在泛滥,软肉在颤抖,细胞在跳跃,生命……在奔涌!

暴力女警果然是暴力的,双手双脚夹的唐宾差点透不过气来,最后“轰”的一声又把他推倒在床上,娇喘吁吁,余韵的触感仍然让两人结合的地方在一下下的抽搐。

实际上,唐宾这会儿也快爆发了,刚刚是用了转移**才没有先喷出来,可现在看到暴力女警已经被ko了,自然无所顾忌就等着自己也喷薄,不然的话自己那兄弟都硬了老半天了,也实在难受。

可是,正当他往上挺动了两下刚刚找到些感觉的时候,暴力女警忽然屁股一抬,那根怒张的火热就“嗞溜”一下从她身体里面抽了出来,带起一片水雾,而那狰狞的物事则尚在那里摇头晃脑,似乎在说着自己的不爽。

女警随即一翻身就下了床,不过脚步有些虚浮,差点一个趔趄坐倒在地,赶紧用手扶住床沿才没至于跌倒,然后句扭着光屁股慢慢朝卫生间走进去。

这下子唐大官人急了,哪有这样的,这不是卸磨杀驴吗,于是喊道:“喂,我还没完呢!”

可是钟丽雯头也不回的说道:“但是我已经完事了,剩下的,你自摸吧!”

“我靠,哪有这样的,你自己爽完了,就把我晾这里了?”

唐宾拨了拨自己的火热坚挺,一阵摇晃,都快要哭了。

“这有什么,电动棒用完当然就扔了,难道还要照顾电动棒的感受?”

钟丽雯说完就进了卫生间,从镜子里可以看到她脸上居然闪过一丝狡黠的轻笑,难得的妩媚。

唐宾很想爬起来冲进去把她按在洗手台上在后面狠狠的蹂躏,可是想了想还是放弃了,真要那么干的话,那自己就真成了强奸犯了,实在不划算。

无比纠结地在床上躺了一会,听着卫生间里面淅淅沥沥的流水声,唐大官人心思百结,最后无奈地接受了自己成为一根没有思想的电动棒的结局。

“哥们,你就委屈一下,接受事实吧!”唐宾叹息了一声,自然是不会真的自摸出来,别说跟嫂子周晚晴一夜缠绵之后就没再自摸过,况且在这种情况下,被暴力女警看到还不要笑死了去!

他随手抽了几张纸巾在依然硬挺的分身上擦拭了几把,甚至在大脚根部和小腹上面也有残留的痕迹,滑溜溜一片还带着丝丝红血。

“喂,暴力女,你洗完没有,我进来了!”唐宾跑过去敲了敲门说道,不说出了一身热汗,光是那些粘糊糊的体液,不洗一下还是非常难受,何况还有血迹在上面。

“干什么?”里面传来她模糊的声音,夹杂着洗澡水流淌的声音。

“洗澡啊,你过河拆桥就不说了,我这身上都是你的东西,总不能不给我洗一下吧?”

里面的钟丽雯听了顿时面色一片绯红,那些东西是什么就不用说了,她刚刚就冲洗了半天。

“等一下!”

……

唐宾还在里面洗澡的时候,听到外面轻微的一声门响,稍稍诧异了一下,他也不讲究,直接光着身子跑出来张望,结果就发现暴力女警已经不见了。

他愣了几秒钟,自言自语的说道:“走的倒是快!”

“不过这样也好,省得两个人尴尬……”

“就是那手机,还在我手里呢!”

这样嘟囔了几句,他又走回卫生间冲洗了一番,出来时已经浑身一轻,看看时间已经过了九点钟,他坐在床上不由一阵感慨,今天雁妹妹离家出走,没想到晚上就跟暴力女警发生了这么一出,不得不说有时候命运真是无比神奇。

“只是今天发生了如此负距离的关系,真不知道下次跟这暴力女该怎么相处……”

他看了看床上乱成一团的棉絮,还有白色被子上的点点红印,虽说暴力女的那层膜是她自己自摸的时候捅破的,可现在看来,跟自己破的也没什么两样。

这样一来,他就情不自禁回想了起来刚才两人激情缠绵时无上**的感觉,尽管最后一刻被放了鸽子又憋了回去,但过程也回味无穷。

“走吧,走吧!”

“一会退房的时候,估计又要被笑话了……”

他砸了砸嘴,草草收拾一下打算回家,可刚刚起身,还没到门口呢,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唐宾一怔,搞不明白这个时候会有谁过来敲门,疑惑的走过去在猫眼里往外一看,发现居然就是暴力女警,不由想道:“怎么又回来了,难道是猜到手机在我身上,过来取的?”

他心里如此寻思,手上一动就把门打了开来,只是突然之间,那暴力女一下就扑了上来,在他措不及防之间,一张樱唇就堵住了他的嘴……

“干,干什么?”他无比惊讶,因为嘴被堵住,只能在间隙的时候含含糊糊地问道。

“还有……,还有药力……”

“我靠,我靠……”

“呯!”

房门一声巨响被一脚关上,两人这下也算是轻车熟路,驾轻就熟,一边激烈亲吻,一边挪往床边,身上的衣服也一件件洒落。

钟丽雯经过刚才的亲身体验后,也终于悟通了法式热吻的精髓,一条丁香小舌轻吮慢吐,体会那种极致的勾魂。

“这回我可不当按摩棒!”

“不当。”

“也不自摸!”

“不摸。”

“还有……”

“闭嘴,那有那么多废话,快快快,痒死了……”

“……”

眨眼间,又是一场风雨飘摇的激情肉搏,飞絮飘舞,被翻叠浪,咯吱咯吱床铺的摇晃声,女人咿咿呀呀呀的吟啼声,以及两人急剧的喘息声,组成了一篇格外诱人的春眠交响曲。

……

“我们今晚没见过面,对不对?”

一切风平浪静之后,钟丽雯穿戴整齐看着唐宾,眨了眨如水的美眸这样说道。

“那个……,我又救了你两次……,好吧,我没见到你被下春/药,也没救你。”唐宾看到暴力女的眼神变得越来越凌厉,生怕她再次过河拆桥,把自己的小叽叽搞断,只好缩了缩脖子说道。

暴力女警抿了抿嘴唇,上面还有些破皮,一部分是她自己咬的,另一部分却是唐宾吸的,她那么说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那就算再欠你一次,不过我们今天什么都没发生,明白没?”

唐宾看了她一眼,心说好像老子要赖上你似的,于是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这才乖!”

钟丽雯起身离开,不过这一会实在有些腿脚发软,刚刚站起来又“啪嗒”一下坐倒在床上。

“要不,你就在这里睡一晚吧?”唐宾诚恳的建议。

感谢qq14934624u涩r儿帅哥李市长l文图的月票支持,谢谢!

推荐阅读: 大山深处的女人好色艳妇

新书推荐:《 极致诱惑:与美女老师同居 》《 婚外沉沦》《 寡妇的私密日记》《 色色小说:男欢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