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唐宾,你帮我

第三百二十五章 唐宾,你帮我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药力还在?

唐宾闻言差点一个趔趄,刚才累的要死要活,才终于让她潮了一回,难道这还不够?

这来自西班牙的媚药到底是什么东西,效用也太好了一点吧,真是居家旅行必备的圣药啊,哪里有的买,老子去淘宝网上倒卖吧,肯定日进斗金!

他脑子里胡思乱想,嘴里却说道:“那要不还是去医院吧,那样……,安全一点!”

“不要,我不去医院,去了医院就人人都知道我这个样子。”钟丽雯马上摇头,急切地说道,坚决不肯去医院。

“那好吧!”唐宾无奈答应,俗话说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反正都这样了,再帮她多开个房间也不算什么。

“等等!”

看到唐宾迈开脚步,钟丽雯又喊了一声,自己走过去把地上的内衣内裤等物捡了起来,以免一会同事们来的时候捡到就尴尬欲死了;其走路的姿势相当别扭,也不知道是因为刚刚破瓜下体疼痛还是药力又在起了作用。

当她回头的时候,却见到唐宾正手脚麻利的在地上几个人身上搜刮口袋,只是这么一会工夫,已经被他摸出来两个钱包还有一把红彤彤的软妹币,少说也有三四千块,此刻正在摸另一人的身。

钟丽雯虽然此刻心情奇差,可这会也有点哭笑不得,不由得问道:“你在干嘛?”

唐宾头也不回道:“你不是要开房间吗,我身上没钱,就跟他们借点。”

实际上这货包包里还揣着好几万的打劫款呢,哪里是嘴上说的什么没钱开房间。

钟丽雯想说你现在手上拿着的那一叠就足够了,不过她身体开始又感觉到刚才那种歇斯底里的**,一阵阵热流涌向双腿私密部位,身体渐渐发热,本能的想要异性的触摸,只是因为刚刚自泄了一把,貌似药力已经没有方才那么强烈,上来的速度没刚才的快。

尽管如此,钟丽雯还是非常着急,大声催促道:“快点,我没多少时间支撑,快忍不住了!”

唐宾看了看最后一个小混混,还是放弃了搜刮的打算,匆匆将皮包里的钱全都掏了出来,至于钱包么,就随手扔进了一个蛇皮袋里,甚至这厮还不忘摘了项链男脖子上那根粗如手指的金项链,哦,还有他身上的一件衣服。

钟丽雯看的实在无语,这简直比周扒皮还要凶残,不过对于这些个险些害死自己并已经害了自己的畜生们,她自然没有一点怜悯之心。

……

金都大厦上面就有两家酒店,唐宾扶着暴力女警从地下室上来,就近找到一家,一叠人民币扔出去,马上要了一个房间。那服务人员看到两人的样子,实在憋不住想笑,这么猴急的男女还真是头一回看见,这边房间还没开好呢,那女的已经等不及在那里跳脚了。

没办法,钟丽雯实在无奈啊,那药力弄的她浑身像火烧了一样,下体处又痛又痒,还有体液控制不住的冒出来,一双美眸不用招呼都在散发着奇异的媚光,脸颊潮红一片,呼吸异常紊乱。

看到一叠人民币的份上,服务员手脚麻利办完了手续,将唐宾的身份证和房卡放到他的手上,脸上憋着笑有些忍不住的扭曲,只是碍于礼貌关系强自忍着。

“快,快,快!”钟丽雯早就等在电梯门口,一听唐宾说是在三楼,连电梯都不坐了,直接往旁边的楼梯跑上去,那服务员看见两人的动作神情,再也按捺不住,咯咯咯的笑了出来。

等到暴力女警进了房间,唐宾看了看她的神情,说道:“那啥,我先走了,你慢慢……”

他本来想说你慢慢弄,可是一想不对,她这药力赶紧弄出来才是正经,说慢慢弄不是存心找不自在嘛!

可是,暴力女警却一把将他拉了进去,然后自己迅速进了卫生间,“呯”一声把门关上,保险咔嚓一声锁上,不过只是两秒钟,又是咔嚓一声,似乎又把保险打开了,她在里面喊道:“先别走,在外面等着!”

“干什么呀,你……自己那什么,我在这不大好吧?”唐宾弱弱的说道。

“备用!”钟丽雯在里面咬牙切齿的说道,其呼吸已经非常急促,像是哭又像是媚叫。

“……”

听着卫生间里面暴力女警时不时发出的娇声啼吟,唐宾坐在床上数着今天的收获——

一万,两万,三万……五万,……八万六千,零头就不数了。

果真收获丰厚,抵得上半年工资。

除此之外,还有金项链一根,大概能有五十克重吧,转手也能卖个万把块,纯收入毛利十万,还不用交税,这无本生意做得实在是太爽快了。

另外还有爱疯五一只,不过这手机是暴力女的,要不要没收呢?

想想还是算了,等会还给她吧!

这样过去了七八分钟,唐宾发现里面暴力女的声音叫的更加急切了,心说她是不是快好了?自己这个备用的轮胎终于可以不用出场,要不然真是难收场了。

只是里面那声音实在勾魂,自己在外面听的心浮气躁,一股属于男人的火气在小腹下面萦绕不去,而且有渐行渐猛的趋势,两腿间的物事更是从刚才硬到了现在,一直就没消停过。

“哎——”

他轻声叹了口气,拿起电视遥控器把电视机打开,声音调到了最大,一个频道一个频道的调,最后切到一个点歌台节目,里面放着一首李宗盛的老歌《爱的代价》,那沙哑的声音传遍整个房间——

“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走吧,走吧,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

“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

歌曲还没有放完呢,卫生间那边“哐当”一声大响,唐宾一怔,转头望了过去,却见到暴力女警散乱着一头秀发,脸色殷红一片,媚眼缠血,如泣如诉,身上只穿了一件原本属于唐宾的短袖,因为两人身材的差别,下摆拖到大腿根部,刚好遮住了两腿间神秘的溪谷,两条修长笔直的美腿**裸的露在外面,根据刚才在地下仓库的情况来看,那儿现在应该什么都没穿。

唐宾一看到这样的场景,马上就愣住了,不知道暴力女警到底什么情况,眼神落在那若隐若现的两腿之间就有些挪不开了:“怎么……,怎么这样就出来了?”

钟丽雯现在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身体里的**如火如荼,在药性的作用下整个身体都在丝丝颤抖,她美眸半睁半闭,媚态尽现,可眼眶里又有热泪翻滚,樱唇一张一合,一半是呻吟一半是哭泣:“唐宾,你帮我!”

你帮我?

唐宾一听全身打了个激灵,情不自禁往后挪了一点,这忙要怎么帮啊?

他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坚持一下,坚持一下就好了,慢慢来,控制情绪,刚才自摸的时候不是挺好的吗,这次也一样。”

“不行,我不行!”钟丽雯痛苦的摇头,快步朝坐在床沿的唐宾扑过去。

“等一下,等一下!”唐宾又凌乱了,刚才她快步上来的时候,衣摆翻动,都看到了下面那黑乎乎的存在,实在是致命的诱惑,可是这样不行的啊,他还清楚的记得刚才在地下仓库,暴力女警一棍子费了了四个男人,让他们终于无法再做男人,自己可不想步那后尘,他伸手抓着她的手臂,满脸纠结的问道,“我怎么帮你啊,不如……就去医院吧?”

钟丽雯竭力压制着身体的欲火,但是忍的相当辛苦,嘴唇都咬出了鲜血,鼻息间甚至都在抽搐,或者说是抽泣,她也以为像刚才一样自己抚慰一番弄出来就会没事了,可她没有想到的是那药力真是奇淫无比,身心都要被控制,欲火燃烧的时候整个人都像要疯狂了似的;可问题是她刚才自己弄破那层膜之后没有好好休息,而且手法又生疏,没什么经验,现在自己一弄那里就疼,况且那痒痒似乎在很里面,自己的手指……根本就够不着,这样的感觉简直是要让人发疯一般,所以她最后咬了咬牙,就从卫生间里面跑了出来,反正那膜已经没有了,如今唐宾是最后的希望。

“不去……医院,你……,你来!”钟丽雯爬上床,似是哀求,又像是命令。

“我怎么来啊,我不能来!”唐宾皱紧了眉头,连连摇头。

“你……,你他妈是不是男人,让你玩女人你都不敢?”暴力女警始终是暴力女警,都到这份上了还是保留着暴力的因素,看到唐宾畏畏缩缩,居然开口骂人了。

“就是因为我是男人,所以我才不能来,钟警官,你……你再摸一下试试,最多我再旁边帮你,我……,我跟你真那样的话,你肯定会后悔的。”唐宾保持着的自己的神智,商量着说道。

“我不后悔!”钟丽雯咬着嘴唇,呼吸非常急促,胸前的高耸起起伏伏,极其诱人。

“可是,我会后悔。”

钟丽雯忽然极其妩媚的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有眼泪淌下:“看你那没出息的熊样!”

一句话说完,两手用力一挣,脱离了唐宾的控制,然后凶残的扑了上去……

那什么,推不推呢,大家说!

推荐阅读: 极致诱惑:与美女老师同居 色色小说:男欢女爱

新书推荐:《 大山深处的女人》《 轻微疯狂 》《 全能姐夫 》《 留守男人不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