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零九章 旖旎的噩梦

第三百零九章 旖旎的噩梦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叶秀琴做了一个梦,一个可怕而旖旎的噩梦——

她梦见自己和初恋情人罗长升正在以前一起读书的学校后院一间杂物房里颠鸾倒凤,罗长升是个大帅哥,甜言蜜语,总能哄自己开心,就算两人在做那事的时候也总会说些让自己情不自禁的话语;那杂物间里黑漆漆的,只有一盏油灯,她被他脱了个精光,放在一张铺了草席的办公桌上,旁边放着很多瓶瓶罐罐;罗长升的笑容有种异样的洒脱,就像古时候不羁的诗人,一言一行都让她着迷,同样让她疯狂的还有他身上那根黑黑长长的宝贝。

“啊……,真好,长升,我爱你!我真的……,嗯嗯……,离不开你了呢!”当罗长升把他那一根长长的热棍一下刺进她身体的时候,叶秀琴感觉自己的**仿佛沸腾起来,那充满力量的坚挺仿佛一下捅进了自己的心里,穿进了喉咙;那种拥挤,鼓胀,潮湿,温暖的触感让她魂游天外,像是落到了遥远的云端,随着那长棒棒一下一下的摩擦出入,自己也在那云端上面一起一伏。

“秀琴,我的宝贝秀琴,你是如此的美丽,让我一见倾心,梦想每时每刻都能这样拥着你,爱着你……”

“我是你的宝贝,最亲最亲的宝贝,快爱我,快点,再快点!”

叶秀琴最喜欢他在弄着自己的时候嘴里说一些绵绵情话,这样的话她的感觉尤为强烈,两腿间的谷地仿佛有涌不完的甜蜜泉水,丝丝浇灌在他的铁棒上,然后肆无忌惮的在自己身体里面耸动,她爱这样的运动,她爱身上的这个男人。

“好……难受,用力……,舒服……噢——”

叶秀琴的美腿使劲夹住罗长升的腰,臀胯之间不停的耸动,将两人下面结合的地方可以更强烈的碰撞,更大力的摩擦,可以冲的更加里面,涨破美谷也在所不惜,那里空虚,空旷,需要塞满,拥挤,需要大力的碾磨。

“好,就是这样……”

叶秀琴凄美的叫喊,正在酝酿激烈的爆发,可是正在这个时候,杂物间的门被突然打开,无声无息,一阵凉风吹拂进来,将仅有的一盏油灯熄灭,从外面模糊的光影中,她看到了一道黑影。

黑影的出现让她一下心惊,到点的潮涌再次回退,夹住男人的美腿有些抽筋,下面的肌肉极力收缩……,然后她看到了一道光影,一道刀光在眼前划过,紧接着是一蓬鲜血洒在自己光溜溜的身上和脸上,罗长升的头颅“啪嗒”一声掉在自己软绵绵的胸脯上,一双圆睁的眼睛刚好看着自己。

“啊”一声尖叫,叶秀琴连忙将身上的头颅丢开,可以两人下面的**还紧紧相连,而且因为害怕里面的肌肉痉挛都无法拔将出来,那无头身体的脖子上一股股鲜血涌出,流到了自己的身上,沾红了自己的下身。

黑影手中的刀再一闪,居然一下砍断了自己的双腿,痛的她身体直打哆嗦,凄厉喊叫。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贱人,去死吧!”

黑影狂叫,根本不理会她,一把散发寒光的长刀瞬间从自己两腿间捅了进去……

在那一瞬间,她看清了黑影的脸,一张消瘦凶残的脸,他就是皇甫青炎。

“啊——”

一声尖叫,叶秀琴从梦中苏醒,气喘吁吁,冷汗直流,睁开眼首先看到的是白白的天花板,一盏简易的日光灯……,再然后就发现是在医院的病房里,旁边没有一个人。

如潮的思绪回归,同时还有刚刚在梦里见到的一切。

她伸手摸了一把自己的两腿之间,黏黏糊糊的早已湿透,虽然没有真个**,但是那感觉非常强烈,就像是真的一样;然后她想到自己刚刚在罗长升家里经历的一切,自己脸上的玻璃,胸口的剧痛。

“妈,你醒了?!”皇甫雁从病房独立的卫生间出来,她刚刚在上厕所,听到叶秀琴的惊叫声后才忙不迭跑出来。

“雁雁……,我在哪?”叶秀琴问道。

“在医院,妈,你已经没事了,医生说没有危险,过几天就可以出院。”皇甫雁走过去道,神情很是复杂。

叶秀琴摸了摸自己脸上缠着的纱布,问道:“雁雁,我的脸也没事了吗?”

皇甫雁神情一呆,马上笑了笑说道:“没事了,过段时间就没事了。”

叶秀琴一听顿时放心不少,脑子里也想到了更多的内容,左右看了看后心有余悸的问道:“雁雁,唐……唐宾,还有那个凶巴巴的女人呢,他们走了?”

一听到唐宾的名字,皇甫雁就脸部发僵,看着自己的母亲缓缓问道:“妈,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为什么要那么做?

此刻,叶秀琴想到的不是唐宾,而是罗长升。

她想起了那时候自己被一个黑黝黝的丑陋男人百般欺辱,被他的一双贼手上下乱摸,他的手很粗糙,很暴力,摸得自己身上很痛很不舒服,她尖叫,流泪,想让罗长升过来帮助自己,可是他已经吓破了胆,丝毫不敢出声,眼看着自己的女人在别人魔爪下受辱;她的胸部很痛,现在还是感觉到痛,那个时候,他那粗糙的手掌使劲的捏在自己身上,捏的自己撕心裂肺,好像那对东西就要掉下来一样,可是看到一声不吭畏畏缩缩躲在远处的罗长升,她忽然又无端端的生出了一种另类的快感……

“罗长升呢?”她没有回答女儿的问题,反而这样子问。

皇甫雁看了看她,平静的说道,“死了。”

她对罗长升以前没有好恶,就算是两人有公媳之间的关系,也保持着礼貌的恭敬,但实际上终归没有太多的深交,这次他居然偷偷雇佣杀手去杀小哥哥,那就死不足惜。

“死了?!”

叶秀琴一愣,放在身侧的手掌捏紧了拳头,心里还是很痛;她还清醒的时候,是知道他腿上中了一枪的,结果痛的他杀猪般嚎叫,可那时候他还活生生的;尽管罗长升最后的时刻太不男人,没有男人的血性,眼睁睁看着自己女人被别的男人侮辱而不发一言,可叶秀琴还是放不下他,她可以在那时候出现报复的心理:你不发一言,眼睁睁看我被欺辱,那我就被欺辱给你看,而且我还要享受给你看,让你后悔……,但是真的知道他就这样死掉,还是很痛心,像要死了一样。

皇甫雁从来没有见过自己母亲这么伤心的时候,她的眼眸泛红,有泪水滋生,嘴唇微微颤抖,脸色……全是纱布看不出来,但是轻轻颤抖的身体表现了她的心痛;皇甫雁不是木头,她以前就为了自己老妈和罗浩之间那种关系而觉得非常奇怪,一个外人而已,为什么会比对自己女儿还要好?现在终于有些明白了,那不是因为罗浩,而是因为罗浩有一个爹,一个可以让自己老妈伤心欲绝的爹!

她苦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要叫自己的父亲过来。

她一直觉得自己的父亲是个花心好色喜新厌旧的臭男人,可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老妈也是个背地里跟别的男人有一腿的出墙红杏,最让她感觉难受的是她逼迫自己和罗浩结,难道是为了自己的**?

“明白了,现在终于什么都明白了!”

“你不觉得这样对我很残忍吗?”

皇甫雁凄然的问,心里很痛。

叶秀琴脸上动了动,抱着纱布看不出模样,但从眼神里流露的是缅怀还有笑:“残忍的不是我,是你爹!”

皇甫雁看着她,紧抿着嘴没有出声。

叶秀琴道:“这么多年了,既然老罗死了,我也可以解脱了……,要不要听一个故事?”

话音刚落,门口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我可以一起听听吗?”

皇甫雁知道,这是唐宾的声音。

只是,他不是应该在秦海燕家里趴着休息的么?

时间回到半个小时前——

秦海燕帮唐宾做完了屁股手术之后,就带着皇甫雁到了仁和医院,因为从电话里她就已经得知叶秀琴刚刚已经处理完伤口,躺在了病房里,一则皇甫雁担心老妈安危,再来秦海燕还要从叶秀琴身上得到更多的杀手信息,不然唐宾的危险还是不算解除。

可是两个女人这么一走,剩下唐宾一个人留在那里也不是个事

罗长升是已经死了,可是叶秀琴还活着,而且说实话,她是雁妹妹的亲生母亲,他也没办法真把她给怎么了,不然他和雁妹妹之间的关系就轰然破裂,不管自己多有理,血浓于水的关系不是一个有理就可以泯灭的。

而他更担心雁妹妹的情绪,现在她已经知道了发生的这些事,他怕她难以接受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于是在她们走后五分钟,他就跳着到卫生间拿了块浴巾暂时包住自己的屁股,一蹦一跳的出了门。

屁股里的子弹取出来之后,伤口就舒服多了,再加上那些不知名的药粉抹在上面,还有真气护体帮助减轻痛苦,比刚才回来时是要好不少的,只是他一瘸一拐的刚刚路过物业小区门口附近的售楼大厅,迎面却碰到了一个女人。

那女人唐宾有过一面之缘,实际上刚刚雁妹妹还提醒过他,就是这个物业小区的开发商老板——席妍。

推荐阅读: 妻子的付出 全能姐夫 婚外贪欢

新书推荐:《 妻子的婚外遇》《 嫂子 抱紧我》《 野性乡村》《 全能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