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六十八章 海燕,你怎么了?

第三百六十八章 海燕,你怎么了?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唐宾拿回了自己背包,自然也换上了属于自己的衣服,他没有在病房里面多呆,跟秦海燕打完电话就跟何倩和刘菲菲交待了两句,然后匆匆离开。

因为三清山那边现在说不准还在搜寻自己的下落,而其中一位外国杀手阿什兰的尸体却已经被找到,警方如果找到唐宾的第一时间可能就是实行抓捕,可这病房里也难说不会再有警察过来询问,秦大校花在电话里让他暂时找个地方避避,一切等她到了再说。

三个多小时后,唐宾在医院附近的一家咖啡厅里见到了风尘仆仆赶过来的秦海燕,她一身精干的短装,牛仔裤,跟以前的装饰颇有些不同风格,随意而显得自然,但是唐宾看到她脸上的神情却有种说不出的疲惫。

“难道是一路着急开车过来,累了?”唐宾暗暗寻思,站起来朝她招呼了一声:“海燕,这边!”

秦海燕看到唐宾,脸上微微笑了一下,袅娜的走到他身边位置坐下,也没有多说什么废话,直接问道:“怎么回事,你详细跟我说一下情况。”

刚刚电话里面说不大清楚,秦海燕知道唐宾再次遭遇到两个杀手之后,心里一惊,马上从江州马不停蹄的开车赶了过来,所以具体的经过还没有听唐宾说过。

唐宾看了看周围,这是一家不怎么出名的咖啡吧,这个时间是下午四点左右,里面也没多少客人,而他们所在的位置更是比较隐蔽,于是唐宾也没什么好隐瞒,将昨天晚上发生的时间连同在暗河中的遭遇一股脑儿说出,至于跟小号美眉在山顶上的活塞运动,那就不属于重点,完全忽略不提。

“暗河,水中呼吸?”

秦海燕这还是第一次听唐宾说起这件事情,听到信息的时候不由惊讶了一下,原本显得疲惫的美眸也泛出道道神采,唐宾的内力出自哪里秦大校花最清楚了,甚至很多修炼方法还是她亲自教给他的,但是利用内力可以在水下呼吸,这个……,未免也太神奇了一点,她自己就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这水中呼吸……,是怎么来的?”秦海燕身体往唐宾靠近了一些,甚至两个人的手臂碰到了一起,压着声音悄声问道。

说起这水中呼吸的能力,实际上唐宾自己也有些稀里糊涂,上一次跟暴力女警一起落入河中渔网,本来以为自己和暴力女警两个人要一起完蛋了,可没有想到经过一阵死一般的窒息之后,莫名其妙的就可以在水中呼吸了,他看着秦大校花的眼神眨巴了两下,讪笑着说道:“这我还真说不清楚,有一次碰巧掉进水里,被水底下的渔网缠住了,原本想着要淹死了,结果就无缘无故的可以了,我尝试了几次,应该是跟老爹传给我的挨打术有关系。”

“挨打术?”秦海燕更加奇怪了,“我老爹的挨打术还有这么神奇的一面?可是我从来没听说过啊?”

“那啥……,可能是我天赋异禀,无师自通了也说不一定。”唐宾也想不透里面的原因,最后像是老王卖瓜的自夸了一句,惹的秦大校花白了他一样。

“手伸出来!”秦海燕说道。

“呃……,干嘛?”唐宾不明所以,但还是把自己的手臂伸给她。

秦海燕却一把搭住他手臂上的脉搏,闭上美眸凝神感应,就仿佛老中医一般那么专注。

一直持续了好一会才放开,可是她皱起的眉头却一直没有舒展开来。

唐宾被她这样的神情搞的心里七上八下的,问道:“怎么样,难道我得了什么绝症,还是我不小心……怀孕了?”

他想到在暗河中的时候,曾经在那个有很多放射性元素的洞穴里呆了好几个小时,另外还喝了一肚子那双头蛇的蛇血以及一颗拳头大的蛇胆,莫非身体真的出了什么问题?至于后面那句什么怀孕了,纯粹是看她神情严肃心里有些揣揣,故意说出来搞怪的。

秦大校花不理会他的冷笑话,美目一翻,说道:“你有没有怀孕我不知道,我对中医把脉那一套也不是很熟,不过我探到你体内的真气很是复杂,比上一次还要复杂的多,这是什么原因呢?”

唐宾咧了咧嘴,有些欲言又止,实际上他自己也有些搞不明白这么多股内力到底是怎么回事,特别是新近产生的那种,像是阳刚内力和阴柔真气合并后的产物,而且自从在暗河里面喝了那一肚子蛇血之后,身体里面又隐隐多了一种狂躁的内力,只是这股内力游走在身体肌肤骨骼之间,却不能和经脉中的内力融合,倒像是被驱赶出来的一样,只是这样一来,让唐宾一直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在缓缓消磨燃烧,一种小宇宙爆发的节奏,全身充满了力量,很是亢奋。

没等唐宾说出个所以然来,秦海燕又补充了一句:“我感觉到你体内有一股真气,跟一般的内力不同,倒是跟我体内的有些类似,只是量不大,很难被察觉,难道你练成了先天真气?真是奇怪了,你一元都还没有圆满,怎么可能会有先天真气?”

唐宾怔了怔:“先天真气……,那是好是坏?”

他听秦大校花曾经说过,她自娘胎里的时候就开始被刻意训练,出生后不久就拥有了先天真气,后来一直修炼内功,只是先天真气一旦成行,后天修炼的内功却不能像其他人一般迅速壮大,只能一点点缓慢增加,到目前为止,秦海燕的真气量也只是半个丹田的容量而已,只不过她全身都是先天真气,这种纯粹的质变不是用普通内力的数量叠加可以比拟,尽管她的真气量不多,可论攻击力,当初跟三个丹田接近圆满的秦长青比较起来,也只是弱了那么一点点。

“应该不是什么坏事,你要时刻注意这种变化,一有什么不对,你马上告诉我。”秦海燕说道。

“噢,好的!”唐宾点头。

“走吧,现在时间差不多,我们一起去见见那个家伙,看到底是什么人。”

出门的时候,秦海燕居然破天荒的主动坐到副驾驶座上,反而让唐宾开车。

看到旁边靠在座椅上面容疲倦的秦大校花,唐宾怎么都感觉有些不对头,不由出声问道:“海燕,你身体不舒服吗?”

秦海燕睁了睁美眸,淡淡的笑道:“没什么,可能昨天没睡好,你开吧,照着导航走就是,我睡会。”

听她这么说,唐宾也就放下心来,启动她开过来的黑色路虎,轰轰轰上路。

……

……

半个多小时后,一间阴气森森的房间。

这里有个专有名词:太平间。

一张钢板床上躺着一个全身**的男人,白皮肤,欧洲面孔,看起来还有些小帅,只是这男人此刻早已死去多时,也就从腰部下面盖着一张白布。

这就是昨天晚上被唐宾一虎爪捏断喉咙的杀手阿什兰。

他被唐宾一把扔进山涧之后,今天上午却是被警方的人给找到,拉到了这处太平间。

“是他?!!!”

秦海燕看了两眼阿什兰的面容后,顿时皱紧了眉头。

“海燕,你认识他?”

唐宾惊讶的问道,实际上这个被自己杀掉的外国人,他自己都不认得,因为昨天晚上黑乎乎的,只能借着月光稍微对这人有点迷糊的轮廊,但实际上却并没有看的太清楚。

秦海燕点点头道:“没错,以前曾经打过一次交道,没想到他也来了中国,而且还被你给杀了。”

唐宾“啊”的一声,道:“他……,不会是你的朋友吧?”

秦海燕看了看他吃惊的脸,不由扑哧笑了一下,不过马上脸色一变,收敛了笑容,道:“别担心,他不是我的朋友,反倒是敌人;我不瞒你,他就是纳格兰里面的其中一员,是个智谋型人员,一手枪法很厉害,算得上是神枪手;唐宾,这一次你能从他手里逃生,并且还能将他杀掉,实在是万幸……”

唐宾看着她皱了皱眉头,她脸上瞬间的变化没有逃过他的双目,毕竟刚刚他正一眨不眨的看着她,感觉秦大校花像是受了什么伤似的,他嘴里说道:“可我觉得这家伙也不算多厉害啊,没两下就死了,不过他的同伙真的很厉害,要不是老爹的挨打术逆天,我现在就真的变成一具尸体了。”

秦海燕拧了拧秀眉,道:“那个人什么特征?”

唐宾回想了下说:“这还真不好说,黑乎乎的很难分辨,他用的是匕首,应该身上没有带枪,手上功夫了得,猛的一塌糊涂,断了一只手还不要命的攻击,哦,我想起来了,那家伙好像叫什么西蒙,这个家伙……,叫阿什兰,我听过他们这样称呼。”

“啊,西蒙??”

这回秦海燕大叫了起来,似乎听到这个名字非常惊讶。

不过下一刻,她轻轻咳了两声,一直芊芊玉手捂住了自己的腹部,皱着眉头似乎很难受的样子。

唐宾疑窦越重,双眼直直盯着秦大校花,眉头深皱:“海燕,你受伤了?”

秦海燕吸了口气,淡然笑道:“没什么大碍,一点点小伤而已。”

唐宾却伸手捉住了她的柔荑,正色道:“不对,以你的内力根基,一点点小伤不会这么痛苦,海燕,你到底怎么了?”

春节第一天,给大家拜年了!!!

推荐阅读: 留守男人不寂寞寡妇的私密日记

新书推荐:《 换爱黄小兰》《 小姨子的诱惑 》《 乡村女人》《 婚外贪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