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七十四章 半夜巧遇席胖子

第三百七十四章 半夜巧遇席胖子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唐宾这个澡足足洗了有大半个小时,因为身上又渗出了少许黑泥,油腻腻的,气味刺鼻,跟前面几次内气洗髓伐毛时一样,只是量比较少而已,难怪大宝贝周晚晴会说自己身上有一股子怪味。

等他洗完澡出来,发现自己房间的床上躺着小宝贝唐心小巧的身躯,两手两脚张开,仰面朝下,趴在那里,而大宝贝周晚晴却早就没了影子,估计已经躲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笑着摇头,心想这大宝贝真是脸皮薄,妹妹都已经看到了那一幕,何必还要如此作态,实在没有必要……

“呃,那小妮子也不知道看到些什么?”

“总不至于像是看了场高清爱情动作片,什么都看了去?”

唐大官人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感觉甚是奇怪,说尴尬么也尴尬,谈不上恼羞成怒,倒是有些隐约的刺激和兴奋——

“靠,难道我有露yīn癖的潜质??”

他狠狠地鄙夷了自己一番,最后无奈摇头,将趴着睡觉的小唐心翻了过来,看着她粉嘟嘟的脸蛋,他的眸子里尽是怜爱,俯下身轻轻在她脸颊上香了一口;然后站起来,从电脑包里取出那支签字笔,轻手轻脚地摸了出去。

……

……

等到唐宾再次来到金sè黎明小区,已经是午夜时分。

他原本也是打算今晚就算了的,待明rì一早再拿去也不迟,只是回来时跟秦海燕约好了的,自己突然改变主意的话怕她大半夜的还在家里傻乎乎的等着,可这会儿手机又坏掉了,自己总不好这么晚再去找周家姐妹要手机,想想金sè黎明不算远,几步路就到,也就过来了。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他在楼下单元门前按了半天门铃,里面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是,说好在家等我的,难道她自己睡着了?”

“也不应该啊,就算受了伤,六识总还是敏锐的,睡的再死也该被吵醒了,怎么可能会听不见……,难道是出去了,可这么晚了,身体又有伤,她能去哪里?”

唐宾心里不断诽咐,按了几次门铃,可始终不得其门而入,连单元门都进不去,更不要说去敲房门了,麻烦的是自己手机坏了,都不能联系上,最后他叹了口气,只能无奈打算先回家,等明天天亮再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小车从远处驶过来,“呼拉”一下正好停在秦海燕所在单元的楼下,唐宾还以为就是秦海燕回来了,只是看了看车子却不是秦大校花的路虎车,却是一辆小巧的白sèsmart;而唐宾刚才开过来的那辆黑sè路虎,倒是没有看见。

“看来,海燕真的是出去了……,就是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想不通其中缘由,对于这辆小车上的人也不感兴趣,就转身打算离开。

这时那小车的门打开,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

“美女,你家到了,下车,我扶你进去!”说话的是个男人,语气带点轻挑,听声音年纪不大。

“嗯……,到,了啊!”一个明显带着醉意的女声,音柔腔圆,显得很是慵懒,“好,谢谢……你啊,你,走,我自己……,能上去,哦,我还要……付你钱。”

唐宾听到这女人说话的声音后突然心里一动,感觉很是有些熟悉,不由转头望了过去,刚好看到一个前凸后翘,身体丰腴的女人被一个瘦高个男子从车里扶出来,女人五官娇美,秀发高挽,虽然显得有些胖,但有一种丰满而jīng致的美感。

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唐宾还认识,正是通过叶雁在皇甫家认识的绿圣房产集团董事长——,席妍。

此刻的席妍脸sè驼红,醉态可掬,身体靠在车门上,有些睁不开眼睛,迷迷糊糊地从包里抽出几张软妹币递给那个男人,醉醺醺的说道:“给你,走……,走!”

男人也不客气,拿了钱就塞进口袋,这已经是多给的了,不过他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笑嘻嘻地说道:“美女,我看你醉得这么厉害,怕是自己上不了楼了,还是我扶你上去,一会儿要是在半途醉倒可就麻烦了。”

他说着就去扶她裸露的胳膊,因为她上身穿了件紫sè露肩小礼服,雪白嫩滑的大片肌肤露在外面,香酥柔腻,圆润如玉,看起来格外诱人,他扶着她的手情不自禁揉捏了两下。

席妍虽然醉酒,但还是有些潜意识的感觉,一甩手将男人扶着她的手臂推开,脸上多少显得有些生气了,叫道:“走开,走开,我自己会走,别……碰我,走,走走!”

男人手指感受了一下她手臂上肌肤的美好,这个时候似乎有些意犹未尽,再加上此刻夜深人静,四处……除了一个正在离开的唐宾,别无他人;男人的脸上闪过一丝挣扎与犹豫,斜眼看了看已经走出几十米远的唐宾,咬了咬牙似乎做了某种决定,然后笑嘻嘻地说道:“美女,我这是为你好,做我们这行的有职业规则,绝对服务到家,安全有保障;美女,你就别担心了,你都这样了,没人扶你上去到时候出了什么意外,我可是要负责的……,快走,快走,我送你进家门就好,你到了家我转身就走。”

席妍喝得醉熏熏的,脑子也不太够用,皱着眉头仔细想了片刻,也不知道有没有想到这么做的可怕后果,居然半眯着眼睛点了点头,断断续续道:“那……,也好,可是……,到了上面,你一定要,走啊……”

几十米外的唐宾听到这里,顿时就真的走不了了,这个美丽的席胖子上次虽然唠唠叨叨跟自己扯了半天,但他也知道那是因为她对雁妹妹的关心,这么看倒也不失为真朋友。

“喂,胖子,你怎么喝这么多酒?”

唐宾实在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女人半夜三更引狼入室,就算是为了雁妹妹,他也不能一声不吭走掉,不然到时候这胖子真出了什么意外,那他了就要内疚了,于是又走了回来,看着她出声问道。

瘦高个男人看见唐宾突然又走了回来问出这么一句,脸sè顿时变了变,一双眼睛盯着他看,站在席妍旁边不出声,他还弄不清楚唐宾的身份,而且看他人高马大,身体比自己健壮了不知道多少,两人要是对上,自己绝对不够看。

席妍此刻喝的糊里糊涂,估计就算叶雁站在这里也可能不太能认出来了,她眯着一双醉眼瞅了唐宾半天,最后摇了摇头嘟囔:“我……,不认识你,你是……谁啊,谁是……胖子,你是在……,说我吗?”。

听到席妍说不认识唐宾,那男人明显松了口气,原本有些戒备的神情也缓了缓,这时候开口道:“是啊,这位先生,我们不认识你啊,这么晚了,我们现在回家,你还是自己去忙!”

唐宾瞥了那男人一眼,两人刚才说的话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这家伙如果不是代驾的,那就肯定是哪个酒门口的泊车小厮,收钱帮客人开车回家,此刻却想趁机入室干某些见不得人的无耻勾当,于是没好气道:“你当然不认识我了,趁现在我心情不错,赶紧给我滚蛋!”

男人的确是被席妍的丰腴美貌所吸引,而且也多少知道她身家不小,是个有钱人,脑子里也正想着龌龊的心思:如果进了房之后跟这丰满美女发生点超友谊的关系,进而让她半推半就从了自己,甚至拍下点什么有趣的照片,到时候就算酒醒之后也可以狠敲一笔,甚至还有可能获得美女青睐,那可就一步登天了;这金sè黎明的房价可不是小数目,能在这里买得起房的,怎么也是个小富婆!

他当然不想到嘴的肥肉飞走,还想着唬一唬唐宾,板着脸说道:“喂,你怎么说话的,你到底是谁啊,我们两夫妻都不认识你,赶紧走,不然我叫保安了,这里的保安可是很厉害的,我劝你还是不要乱来。”

“呵呵……”

唐宾一听顿时笑了起来,这货也真是胆大包天,居然睁着眼睛说瞎话,称自己和席胖子是夫妻关系;这大晚上的虽然不能撒尿照到自己,但怎么也得掂量下自己的斤两再说话啊,他一步一步走了过去,脸上勾勒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盯着那男人的眼神不由泛起了寒光:“你是她老公,她是你老婆?”

男人看到唐宾脸上的寒冷时,顿时有些揣揣,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是……,是的!”

结果——

“啪!”

一声响,唐宾直接给了他一个大嘴巴:“给脸不要脸,就你这德行还想做席胖子的老公,你想不想知道我是谁?”

男人被一巴掌打的脸上火辣辣生痛,差点一个踉跄跌倒在地,这时候又听他说想不想知道他是谁,他心里就打鼓,难道这个男人就是胖美人的老公?

这么一想,他哪里还敢多问,直接叫道:“不……不想知道,我……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那个……我走了,啊——”

男人说着就发一声喊,咚咚咚溜走了,跑的比兔子还快。

对这样的货sè,唐宾倒也没心思上去追他,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醉醺醺云里雾里身体左右摇摆的席妍,这女人喝醉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口渴,老是舔着自己的红唇,一双媚眼醉意朦胧,时不时在唐宾身上乱瞟,却想不起来他是谁,最后打了个酒嗝,迷迷糊糊的问道:“喂,你到底是……谁啊,你叫……谁是胖子?”

唐宾觉得好笑,这个胖子上次唠唠叨叨,弄的自己烦死,这会儿她喝的自己都不认识,就想逗逗她,于是说道:“我是谁你都不知道了,真是喝酒喝傻了,我是席妍,还记得吗?胖子么,就是你咯,你就叫做胖子。”

“你叫席妍?我叫胖子?”

席妍一根白嫩嫩的手指点点唐宾,又点了点自己,脸sè很是疑惑,努力想了好一阵,最后摇摇头说道,“不对,不对,你……,一定是在骗我,你怎么可能,叫做席妍,我才是席妍,可是……,曾经好像,也有人叫过我,胖子……,奇怪了,你这个人……挺眼熟的,就是记不起来是谁,是谁呢?”

唐宾一愣,呵呵笑了起来,没想到这胖子居然还记得见过自己,说道:“没错,没错,你就是胖子啊,别人就是这么叫你的,你看看你自己,是不是很胖?呵呵呵……,席妍呢,其实是胖子的老婆,你记得吗,你的老婆就叫席妍。”

“神经病!”席妍醉醺醺的娇嗔了一声,满嘴都是酒气,“我……怎么可能有老婆,我是女人……,呃,走开,走开,别挡住我回家的路。”

她说着就朝那单元门里走了过去,连**art的车门都忘记关了。

唐宾呯一声把车门关上,但车钥匙不知道在哪,却没办法锁上,这时看到席妍拿着包在里面胡乱不知道翻着什么,噼里啪啦掉下来不少东西,唐宾走过去一看,却是一堆女人的物事,什么口红,化妆水,小镜子等等,其中就有一把车钥匙,大概刚才那男人下车的时候就把钥匙给了她。

唐宾笑着摇头,捡起钥匙嘟一声把车门锁上,回过头来看到席妍拿起一张卡在单元门的刷卡器上晃了一下,紧接着就听到“咔哒”一声轻响,单元门居然就打开了。

他神情一怔,心想难道这胖子也是住在这幢单元楼里?

这时候席妍已经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脚下那足足有七八公分的高跟凉鞋歪歪扭扭,唐宾真怕她一不小心就拐到脚;不过好歹是站起来了,只是地上留下了一支银sè外壳的口红,唐宾弯腰捡起正要交给她,却见她扶着门框已经走了进去,在单元门关上的前一秒钟,唐宾一只脚伸上去卡住,然后也钻了进去。

席妍眼角瞥到唐宾的身影,似乎愣了愣,回过头皱着秀眉看他,眯着眼眸问道:“喂,你……跟进来,干什么?”

唐宾摸了摸下巴,眼珠一转,笑着说道:“我跟你回家啊,我是你老公,你不记得了?”

席妍迷惑了:“我……老公?瞎……说八道,我还……没结婚,哪来的老公……,嗯,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坏蛋,刚刚说我有老婆,现在又说我有老公,你说,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你老公啊……,你真是个笨蛋,连自己老公都不记得了,脑子不正常,呵呵!”唐宾笑着说道,然后又觉得这样欺负一个醉酒的女人实在没多大意思,既然进了单元门,就上去看看海燕的房门,顺便把这个醉鬼送回家,“喂,席妍,你怎么会住在这里的?”

他按了下电梯上行键。

这个时候已经很晚了,电梯基本没人用,就停在一楼,电梯打开之后,他就拉着席妍进了电梯。

她踉踉跄跄的有些脚步不稳,进了电梯后扶着边上的铁杆,一边张口说道:“我不认识……你,干嘛要告诉你啊?”

唐宾这时候没了戏弄她的心思,在电梯灯光下仔细看了看她,发现她全身都一片绯红,显然是喝了不少酒,身上的礼服倒是穿的xìng感,前面的胸襟露出一大片白花花的肌肤,深深的事业线标志着她胸前两座玉峰的宏伟与巨大,丰腴的女人果然也有优势,至少那胸前的软肉不用担心比别人小,肥嘟嘟的就像在里面藏了两只大白兔,甚至可以和家中大宝贝的比拼一下;另外,她那双**也是分外圆润,白皙的嫩肉在灯光下泛着诱人的奇光,很是惹眼。

他看了两眼就移开了视线,在心里暗自嘀咕,难怪刚才那男人sè胆包天yù要做出龌蹉的事情来,实在是这女人丰满诱人,很容易勾起男人的yù望,再加上喝的醉醺醺毫无防备之心,实在是男人劫财劫sè的最佳人选。

“喂,席妍,你住几楼啊,我是唐宾,皇甫雁的朋友,咱们认识的,这总记得?”

“唐宾……,不认识……,皇甫雁,嗯,这个我知道,那是我闺蜜来着,原来你是雁雁的朋友啊,呵呵……,那我就告诉你,我住在12楼。”

“12楼?”唐宾一怔,那不就是住在海燕的对面?

“是啊,我告诉你啊,雁雁最近找了个男朋友,叫什么……什么来着,可是那家伙不老实,跟一个女的……不清不楚,我住在这里,就是为了方便……监视他,只要让我抓到一次……,到时候就可以让雁雁认清那个家伙的真面目……,呃,胖子,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哦!”

“什么?”

唐宾吃了一惊,看向她的眼神变的无比奇怪,这胖子住在秦海燕的对面居然是要监视自己?

一会儿之后,12楼就到了。

唐宾扶着她出电梯门:“诶,你家到了,可以进去了。”

席妍脸上红晕一片,满身酒气弥漫,不过这女人居然没有一点要吐的意思,摸索着在包里找到一串钥匙,可是磨蹭了半天都插不进去,唐宾这边敲了两下隔壁秦海燕的房门,发现没有响应,这会转过身来帮席妍开门,发现还真是没错,这女人真的住在这里。

席妍进了门之后,就啪啪两声踢掉脚上的凉鞋,把手里的包包随便一扔,然后倒在沙发上蜷缩在角落,几个呼吸的时间就睡了过去。

唐宾真是要晕倒,这女人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他在房间里打量了一番,这房子的装修看起来跟旁边海燕的房子差不多少,都是欧式jīng装修,看起来极其豪华漂亮,他跑到卧室,从床上卷了一条毛毯,过来帮她盖在身上,眼睛看到她脸上红粉细腻的皮肤,忍不住动手重重的捏了一把,把已经在睡梦中的席胖子给痛醒了过来,只是这家伙显然醉的不轻,这时候躺下来更是不愿意起来,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只是叫了一声又呼呼大睡。

“真是个可爱的胖子啊!”

唐宾笑了笑,也就没再折腾她,打算开门离去。

不经意间伸手在口袋里摸到一个圆滚滚的物事,拿出一看就是刚才从地上捡起来的一支口红,眼角看到她圆嘟嘟红润润的脸蛋,脑海里突然冒出来一个恶作剧——

“哼哼,你不是特意住到这里来监视我的吗?”。

“你个唠唠叨叨的胖子,管闲事的本事倒是不小。”

“今天要不是我良心发现,把那男人赶走,这时候你这身肉估计就要落入狼口了,真是个笨蛋女人。”

“就给你留下一个教训,惩罚你的监视行为,再加上你胡乱喝醉还随便让陌生人进房……”

他如此想着,就将那支口红打开,借着客厅铮亮的灯光,先在她的嘴唇上涂了一个大大的口红,仔细观赏了一下感觉不好,又补了一些上去,直到变成一张血盆大口。

“嘿嘿,这样才漂亮嘛!”

唐宾一边笑着自言自语,一边又在她脸上连连花了一个笑脸和一个哭脸,甚至画上了六根猫须,最后看的自己也忍俊不禁笑出声来;他转念一想,觉得这太小儿科了,嘴角一翘,又拉开毛毯,在她裸露的胸口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嘴唇印,下书一排小字:“田伯光到此一游!”

“哈哈,等你明天醒来,那表情一定非常好看!”

唐宾重新把毛毯给她盖好,口红……剩下不多了,直接丢进了垃圾桶,然后拍拍手,关上灯光出门。

看了眼秦大校花的房门,最后无奈叹了口气,坐电梯下楼。

“叮”一声,电梯门打开。

唐宾刚要出门,却是神情一怔,门口站着两个人,可不就是秦大校花么,她的身边还歪歪扭扭站着一个满身酒气的小丫头,不是非主流是谁?

“海燕!”唐宾马上上前一把扶住了秦海燕,因为此刻的她脸sè看起来实在说不上好看,原本神采飞扬的jīng致面容说不出来的憔悴,看的他心中一疼,眼眶都有些发热。

“唐宾,不好意思,刚才……”秦海燕勉强笑了笑说道。

“不要说了,赶紧上楼!”唐宾打断她,一手扶着她,一手去拉非主流。

ps:两章一起发了,谢谢大家的月票!</dd>

推荐阅读: 小寡妇帝国总裁的宝贝宠妻

新书推荐:《 》《 互换女友 》《 乡村女人》《 年轻的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