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七十章 当我是鱼肉吗

第三百七十章 当我是鱼肉吗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唐宾原本还担心小号美眉跟秦大校花见面后会出什么幺蛾子,可结果却是让他大大松了口气。

小号美眉表现的就像是一个纯粹的女同事,外加朋友关系,但是她跟唐宾两人之间刚刚完成负距离接触的深层次关系却绝口不提,而且说话举动很是乖巧,这让他暗自松了口气的同时更加有些鄙视自己,上了人家却又怕人家说出来……,但是反过来,小号美眉这样的表现,特别让唐宾觉得内心歉疚。

等到相互介绍和说明来意之后,何倩和刘菲菲自然表示愿意和唐宾他们一起回江州,在这三清山附近人生地不熟的,谁又想孤零零的呆在这个地方?

刘菲菲看了看唐宾和秦海燕,说道:“唐宾,我刚才去买饭的时候连你的也一起买了,只是我不知道秦小姐会过来,所以……”

唐宾摆摆手笑道:“没关系的,我刚才吃过了,海燕,你吃吧!”

秦海燕也没跟他客气,她本来在家中养伤,接到唐宾电话后就马不停蹄赶过来,刚才在咖啡厅也没吃什么东西,此刻的确腹中饥饿。

而小号美眉则是看了看两人,眼中闪过一些复杂的神色。

饭后,唐宾去给小号美眉办理了出院手续,这家医院倒也没有故意刁难,十几分钟后出院手续完成,一行四人踏上了回江州的归途。

三四个小时车程以后,路虎车到达江州,唐宾先送了刘菲菲回家,再将何倩送进了仁和医院病房,途中经过皇甫集团的时候,他进去在前台那边找了找包裹,果然看到那根网上拍下的数据线已送到,此刻前台没人,却有保安负责登记取物,倒也算是顺利。

回到路虎车后,秦海燕看了看他,轻轻皱了皱眉,奇怪地问了一句:“你很热吗?”

秦大校花的这句问话不是随口说的,因为唐宾这时脑门上身上全是热汗,全身皮肤也红得厉害,显然跟以往情况有些不同。

“有一点……”

唐宾很是勉强的说道,实际上不是有点,而是非常热,从刚才开车上路回来,他就感觉自己身体里面如同着了火似的,越来越难受,表皮温度也越来越高,体内真气不需要控制就自行运转,并且速度奇快。

“我先把你送回家,然后去拿u盘。”他说着发动汽车,朝着金色黎明方向驶去。

只是他一边开车,却不停地抹着额头,手感越来越烫,全身都像火烧,如同体内放置了一个大大的熔炉,几分钟过后,就连刚刚还满是汗水的身体也变的干燥,那汗水还没有完全渗出就被那滚烫的皮肤表面温度所蒸发,丝毫不见踪影。

他并不知道,暗河中那双头蛇血性奇热,能量奇高,不知道在暗河中活了多少年,在那里称王称霸,横极多时,那血液中的燥热能量正是如此积累而来,不然的话在那种冰冷环境下早已冻眠,而唐宾喝下的那一肚子蛇血无疑就像一个巨大的能量库,如果不是吃下了那颗蛇胆加以压制,再加上他本身洗髓伐毛多次,**强悍,内力惊人,此刻早就不堪忍受,因狂暴而死。

只不过,那蛇胆吃下去后毕竟不是如同长在自己身上般奇妙,那胆液中的冰冷能量发挥完之后,就渐渐不能压制血液的燥热,故此唐宾才会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不但没有热度消退,却反而越来越旺盛。

“呼!”

他长长呼出一口气,车载空调已经打得很低,但还是无法抵制体内的巨热,皮肤烫得惊人,喉咙口如火烧一般,就算脑子也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唐宾,你怎么了?”秦海燕发现他的神情有异,坐在开着空调的副驾驶座上,都能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巨大热量,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水……,这里有水没有?”他咽了口唾沫,但是几乎没有水分,干燥的喉咙感觉发痛。

秦海燕皱眉,不知道他的状况,刚才用自己的内力灌入他体内并没有感知到那股燥动的能量,是因为当时有蛇胆液体压制,血液的能量全都被逼入肌肤,不在经脉中逗留:“有的,我帮你拿!”

秦大校花正要从底座的抽屉里拿水,结果唐宾却一下踩了急刹车,差点让她一脑袋撞到车前板上,幸亏她匆忙中用手臂撑了一下,才免受撞击。

“怎么回事?”

她抬起琼首一看,却是在前方横着一辆白色的跑车,玛莎拉蒂!

这跑车两人都认识,是非主流步红的座驾。

“我靠,找死啊!”

唐宾受到蛇血的影响,不止身体如同火烧火燎,同时心性也变得暴躁,脑子有点不太清醒,跟发烧没什么两样,他还以为是非主流冲出来拦住了自己,差点让自己发生追尾,自然没有好脾气,轻骂了一句。

可是,一会儿之后,他发现从驾驶座上走下来一位昂首挺胸的年青男子,二十来岁,浓眉大眼,看起来气宇轩昂,霸气侧漏,身高足有一米八以上,很是健壮,跟唐宾比较之下,甚至还要雄猛一些,他下车后就走过来敲唐宾的车门,梆梆梆的震天响,同时嘴里喝道:“下车,给我下车!”

唐宾并不认识这个男人,只是他认识那辆车,既然他是从非主流的车里下来,那就应该跟非主流有些关系……,并且,他眼角已经看到非主流步红穿着一身靓装正从副驾驶室里出来。

唐宾没有注意到,边上的秦海燕看到那男人后,神情稍稍变了一下,然后看看唐宾,又变得平静。

唐大官人此刻血液蒸腾,面红耳赤,两眼如有火焰炽烧,一片血红,看到来人丝毫不讲礼貌,一巴掌一巴掌地拍着车窗,心里顿时更加烦燥,想也不想的打开车门,反喝道:“你干什么,有病啊?”

什么?

男子原本冷峻的面容一滞,显然对唐宾如此说话的口气不曾预料,顿了一顿之后脸上变的更加冷酷,一双浓眉倒竖而起,在唐宾的脸上盯了好几秒钟,然后将视线落在旁边的秦海燕身上,眼神却变的无比温柔,最后拧了拧眉头说道:“海燕,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男子的眼神自然被唐宾看在眼中,他没来由的心里更加烦躁,甚至是暴躁,对这男人亲密而温柔的神情极其反感,伸手就推了重重推了他一把:“让开,别挡道!”

他这一推却没有控制好力道,一把将那男子推了个踉跄。

实际上他自己也有些控制不好,蛇血中的能量已经回归到了全身经脉中,身体肌肤组织和骨骼之间已经无法容纳全部的热量,以至于经脉中的内力正在以一种无与伦比的速度狂转,而全身的细胞也在拼命燃烧。

男子被这么一推顿时就怒了,看向唐宾的眼神更加凌厉如刀,一张脸冷到了极点,似乎能掉下冰渣来:“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居然敢推我?”

与此同时,秦海燕和步红也愣了一下,没想到唐宾会直接动手推了他一下,而最惊讶的是他这一推居然能把那男子推了一个踉跄,在铮亮的路灯下面,两人看的分明,那一推直接将他推地噔噔噔后退了好几大步。

“呼——”

唐宾闭上眼睛,摇了摇头,身体越来越滚烫,烫的他有些受不了。

他盯了那男人一眼,转瞬间就移开视线,似乎完全不把他看在眼里,而是盯上了几百米外一个广场上的喷泉池,那里有水,正是他急需的东西。

他要下车,去沐浴那喷泉池的水,却发现被那男人挡住了,堵在了车门口。

“我管你是谁,给我滚开!”

唐宾说道,暴烈的出手,又是重重的一推。

没想到那男人这一次有了准备,强横的站在那里,丝毫没动。

“你这是在挑衅我吗,知不知道会有怎么样的后果?”男人冰冷的说道,目光却看向秦海燕,“海燕,这可不是我主动的,是他一再对我动手。”

“……”

什么意思,唐宾觉得这男人说话的口气好像自己是弱小的蚂蚁,随便动动手就能将自己捏扁,他心神被蛇血影响,越来越不受控制,低吼道:“挑衅你又怎么了,什么东西!?”

男人暴虐,一伸手抓住了唐宾的衣服,狠狠的瞪着他。

这时候秦海燕开口,轻声说道:“浩天,不准你伤他。”

叫做浩天的男人一听,神色数变,脸上却更加难看,捏着唐宾衣服的手指发出咯咯咯的声音,显然在竭力克制自己的情绪;而非主流此刻插嘴道:“秦姐姐,是唐宾这家伙主动挑衅,这不能怪天哥哥吧?这家伙这么粗鲁,不懂礼貌,就让天哥哥教训他一下也好,让他知道一下天有多高……”

男人浩天也说道:“没错,他太嚣张了!而且,明知道你受伤,还把你拉到三清山那么远的地方,简直不可饶恕,这样的男人,有什么用?”

秦海燕摇头:“他不知道我有伤,不能怪他,好了,你们别再说了,我们现在有急事。”

“呼——”

可是唐宾此刻越来越无法忍受体内高速运转的真气,而且几个人说话的语气也让他难受,好像自己在这男人面前真的就只是一块任人宰割的鱼肉。

“竟然说我没用?”

“真是一个让人讨厌的男人!!”

“给我死开啊!!!!”

唐宾大怒,张嘴怒吼,双手出击,重重的轰击在男人的胸口。

推荐阅读: 大山深处的女人好色艳妇

新书推荐:《 艳绝乡村》《 村官:艳满杏花村》《 村官:艳满杏花村》《 小寡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