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只有一条杠

第三百三十二章 只有一条杠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听到门口周晚浓的说话声,唐宾神情一怔,马上停止了所有动作,就连呼吸也一起屏住了。

周晚晴抬起头娇媚地白了他一眼,定了定神然后说道:“是啊,妹妹,你也要上厕所吗?”

周晚浓道:“不是呢,我在找唐家小哥,奇怪了,这猪头吃完饭之后就不见了,去哪了呢?”

唐宾眉头拧了拧,心说好啊,这丫头背地里竟然骂我是猪头。

周晚晴朝他无声地展示了一个笑容,一边朝着门口的周晚浓问道:“你找小宾干什么,他可能……,吃完饭去外面散步了吧!”

周晚浓愤愤道:“我就说男人靠不住,这猪头也一样,找他的时候总不见人,不找他的时候嘛,又自己跳出来,真是气死人。”

唐宾一头黑线:“……”

周晚晴问:“到底是什么事啊?”

周晚浓道:“没什么大事,卫星电视的信号总是断,他一个大男人来了么就刚好爬屋顶上去看看,谁知道人啊找不到……,姐,你来大的?”

“是……,是啊!”

“那你慢慢啊,臭死了!”她说完就咯咯笑着跑开了。

站在卫生间里面的两人面面相觑,神情好笑,这会儿连裤子都还没脱下呢,哪里有什么臭味。

周晚晴终于在唐宾的坚持之下,扭扭捏捏地拉下裤头坐到了马桶上,唐宾看到那两瓣白腻硕大的臀部,一下子就有了点反应,控制不住地伸手去摸了一把,有种久违的触感。

“哎呀,别乱动,你这样让人家怎么尿啊!”

“好,好,我不乱动。”

“把头也转过去!”

“……”

“唦唦唦……”

好不容易,周晚晴终于用一次性杯子接了半杯淡黄色的液体,唐宾伸手去接,却被她一下缩了回去,由于用力过猛,那杯子里的液体还晃了一点出来,洒在她白晳秀气的手背上。

周晚晴竖着眉头瞪了他一眼,赶紧将杯子在洗手台放下去洗手。

唐宾嘿嘿笑着拆开一根验孕棒,将测试的一头泡在了杯子里。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卫生间里面显得静悄悄的,很是安静,紧张,可以听到两人心跳的声音。

等待的时间其实不长,但两人都觉得好像过了好久,周晚晴的手紧紧抓着唐宾,甚至有些微微颤抖。

良久。

唐宾看着棒子上面的显示,轻轻叹了口气道:“只有一条杠。”

而周晚晴却马上高兴了起来,搂着他的腰笑道:“幸好,幸好,真是吓死我了!”

唐宾随手就将验孕棒丢进了垃圾桶里,很是遗憾地说道:“空欢喜一场。”

周晚晴看了看他,道:“干嘛,你很想我怀上啊?”

唐宾道:“是啊,我都做好了当爸爸的准备了,结果居然是……,诶,说不准刚才这支坏掉了呢,还有一支也试试吧……”

结果,结果自然还是一条杠。

周晚晴看着他失落的表情觉得很纠结,勾着他的脖子说道:“小宾,你别这个样子嘛,咱们现在就要小孩还不合适,等过段时间,时机成熟了,我答应你,我就为你生一个,好不好?”

唐宾再次将棒子丢进垃圾桶,撇了撇嘴说道:“我本来是想现在怀上了,那咱们们也就可以奉子成婚,去领证什么的,可现在么……,估计你也不肯答应。”

周晚晴脸上一愣,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弄了几张纸将垃圾桶里的验孕棒跟盒子等物一起盖住,然后打开门将唐宾拉了出去,低声道:“你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

……

周家房子的前面是一条小小的机耕路,能容一辆小车通行,而后面则是有一片小竹林,此刻夜色已深下来,又有徐徐的微风吹拂,令得竹叶沙沙作响。要是换了一个地方,周晚晴自然不敢进竹林的,不过这里是她家的地方,从小在里面玩到大,熟悉的很,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情绪,况且还带着唐宾。

周晚晴拉着他轻声说道:“小宾,你知道我回到家里的这段时间,都在干什么吗?”

唐宾不解,猜不到她怎么会突然说起这样的话题,摇了摇头,不过想起来这里黑乎乎的她看不见,于是又开口道:“在干什么?”

周晚晴神情变得凄然,咬了咬嘴唇,一头扎进唐宾的怀抱:“我哪都没去,门都不敢出,就只是在家里呆着,上上网,看看电视。”

唐宾发觉她的情绪有异,但猜不出什么原因,只好双手搂着她的腰肢,紧紧的抱在怀里,柔声道:“为什么说门都不敢出?”

周晚晴摇摇头,眸子里变的晶莹:“小宾,你说我真的是不是不祥人?”

唐宾一愣,皱起了眉头,心里多少知道了原因:“干嘛又说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不下千遍,不是,你怎么可能是不祥人呢,那是迷信人的说法,咱们是知识分子对不对,要坚决抵制迷信,反对迷信;大宝贝,是不是又有什么人在你面前嚼舌根说了些难听的话,你告诉我,我去撕烂那个人的嘴巴,真是岂有此理。”

“没用的!”周晚晴眼泪滑下来,沾湿了他的衣襟,“这里的人,每个人都这么说,难道还能把所有人的嘴巴都撕烂么?”

“你说什么?”唐宾大吃一惊,“每个人都这么说?为什么,前段时间不是已经淡忘下来了吗,怎么你听到很多人又提起了?”

“是啊,可能是因为这一次我妈因为这个事情被气的进医院,你知道这里的村子又不大,大家每天都会见面,一传两传的就全都知道了,现在他们不止说我克夫了,连自家人都克。”周晚晴说话的时候难免凄苦,被那么多人在背后面前指指点点说自己扫把星不祥人,是个人都会郁闷的。

唐宾眼里纠结,可这事他也没有办法:“清者自清嘛,别人怎么说,嘴巴长在别人身上,让他们去说好了,我们过好我们自己的生活,理那么多干什么!你前几天怎么不告诉我呢,都一个人撑着。”

周晚晴摇头道:“因为这事情,我妹妹和我妈都不知道跟邻里邻居吵过多少次了,我哪里还敢出门,就眼不见心不烦,在家里呆着倒是没什么关系,只是我爸妈他们肯定听的比我还多,只是都装作听不见。”

唐宾捏紧了拳头,表情恨恨,说道:“都是一帮无知妇孺,真应该抓去浸猪笼!哎,都怪我没用,要是能多赚点钱,买个大房子,把一家人全都接走,那就不用再忍受这里的风言风语了……,诶,我家里那么大房子,反正空着,要不让爸妈去那里住?”

周晚晴愕然道:“那里不是要拆迁了吗?”

唐宾道:“现在还没消息呢,谁知道什么时候拆,拆了倒好,有钱就去江州买两套,一套给爸妈,一套我们自己住……”

“可是,我爸妈在这里住了一辈子,还是有感情的……而且,我总觉得,我真的像是不祥人啊,阿峥他们就不说了,上一次你去中海,结果就断了一条腿回来,后来又去中海,回来的时候人又失踪,差点命都没了,短短没多少时间就发生这样的事情,我……”

“傻瓜了吧,那只能说我跟中海犯冲,每次去都有事发生,跟你有什么关系?”他这会可不敢说这几天还遇到杀手的事情了,不然这傻嫂子又往自己身上背了,“第一次是因为公司的事情;第二次是因为何巧英,怎么能跟你扯上关系,倒是我过意不去,总让你为我担心。”

“可是,以前不都好好的,就是在你跟我发生了……那一晚之后,就接二连三的出事,我想也许真有其事,所以就算这次我真的怀上了,我也从来没打算要奉子成婚!”

唐宾抓了抓头皮,心说怎么又绕到这上面来了:“那个……,你不是说要给我生一个么,到时候真生出来了,不成婚,爸妈问起来怎么说啊,难道你说是天上掉下来的?”

周晚晴道:“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会有办法的。”

唐宾汗颜,笑了笑道:“好了,好了,知道你是女诸葛了,那谣言的事情应该也能看穿吧?我看是你自己挺迷信的,人家说什么你就觉得是什么,我告诉你啊,听说生小孩可以破除魔咒,就算原本是什么克夫命,生完也变成旺夫命了,不如我们现在就努力努力,还别说,我刚才在开车的时候还一路高兴来着,结果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这厮说着就双手不老实起来,在嫂子身上动手动脚,一只大手往她敏感的胸部摸了上去,在那异常丰盈柔软的地方轻轻捏抓,一边低头含住了她的嘴唇,周晚晴呜呜两声之后也就任其施为。

要问唐宾心里最放不下和最想要保护的人是谁,自然就是这个千娇百媚的大宝贝周晚晴,几年以来,这就是他内心深处的一片龙之逆鳞,李晶晶那个时候说他是嫂子控,这辈子最爱的就是周晚晴,自己只能排在第二位,这话唐宾那时候虽然没有承认,但是无可否认,心里也是这么觉得,一开始他就打算跟嫂子两个人组成一个家庭双宿双栖,甚至曾经为此拒绝过李晶晶的爱。

两人久别重逢,自然相思日苦,唐宾心里一片柔软,吻着她的香唇轻轻吸吮,慢慢品尝,吻过下唇再去吻上唇,然后轻轻撬开她的贝齿,探索着搜寻那条熟悉的丁香小舌,不知何时在口中相遇,如干柴点燃烈火,极力纠缠,疯狂舔舐。

“好了,先回去吧,妹妹还在找你呢,心心也该找你了!”在唐宾逐渐要侵犯更隐秘的部位时,周晚晴艰难的推开了他,脸色潮红,气喘吁吁的说道。

“那……,夜里,行不行?”

“夜里……,再说!”

ps:突然发现多了一个舵主,感谢怀士成为嫂子的第三位舵主,感谢打赏和铛铛的月票支持,晚上努力加更,为每一个舵主必须加更!

推荐阅读: 轻微疯狂 乱欲换妻俱乐部

新书推荐:《 全能姐夫 》《 寡妇的私密日记》《 妻子的付出 》《 恋上嫂子的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