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毛手毛脚的小姨子

第三百三十三章 毛手毛脚的小姨子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唐家小哥,你去哪了,我找了你半天都不见人!”

当唐宾从竹林子里出来,特意和周晚晴分房子两头进门,而周晚浓看到他的时候,马上叫住了他。

此刻的她拖着双黑白人字拖,光着大白腿坐在厅堂里,一只脚丫一翘一翘的,手里正拿着一把香喷喷的瓜子吭哧吭哧的磕,唐宾刚才在卫生间里的时候就已经听过她找自己所谓何事了,不过想起她在背后骂自己是猪头的事,就有心逗逗她,笑着说道:“你一天到晚不是吃这个就是吃那个,就没见你停过,这小肚子却没见鼓起来,是个无底洞吧?人家猪八戒也不见得比你能吃。”

“我呸!”周晚浓一口瓜子壳没头没脑朝唐宾身上吐过去,却被他轻轻一闪躲了开去,“猪八戒能跟我比,他一吃就成猪了,我吃什么都不胖,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什么,消化不良,内分泌失调?”

“滚蛋,那是因为本姑娘是直肠子,吃了也只吸收一点点。”小妮子那脸上的神情似乎很为此骄傲,巴不得人人都知道她是直肠子一样。

唐宾不由笑了起来:“你直接说你是白吃不就行了,吃了也白吃。”

周晚浓横眉竖眼:“你才白痴呢,笨蛋,猪头!”

小妮子说着把剩下的瓜子往桌子上一放,拉着他的衣服就往楼梯上面走。

“干什么呢,拉拉扯扯的,男女授受不亲?”

“呸,就你这身猪皮,白送我都不要,卫星天线坏了,让你去房顶上修一下。”

“你这么凶,我为什么还要帮你修天线啊,我又不犯贱?”

“你刚刚吃了我烧的饭,居然敢不修天线,信不信我让你全都吐出来。”

“吐出来我也不修。”

“……”

两人一边斗嘴一边就上了二楼。

周晚晴在后面看着摇头,抱着唐心去房里玩电脑,两个老人则是在院子外面乘凉,一边听着一个老久的收音机,偶尔听到他们在屋里闹的不可开交,脸上却是温馨的笑。

周家的房子是农村里十几年前造的那种假三层,也就是说实际上只是两层楼,但是在二楼上面又盖了一层楼板,上面的屋檐不高,特别是出去的小门,只有一米高低,而且从二楼上去是没有楼梯的,只能怕木梯子上去。

“喂,你爬梯子小心点,掉下来我可不负责。”周晚浓在下面扶着梯子,看到唐宾猴子一般蹭蹭蹭的爬上去,有些心惊肉掉,没好气的喊了一声。

快到顶楼的唐宾闻言笑了笑,回过头看看她,提起一只脚来唰唰唰做了几个踩人的动作,看得小妮子气呼呼的一把松开了手:“掉下来最好了。”

唐宾当然不会真的掉下去,手脚并用的从上面一个孔洞里钻了进去,上面黑乎乎的完全没有光线,他掏出手机点开手电光程序往前一照——

“喵呜——”

突然一声凄厉的叫声把唐宾吓了一跳,光线一照看到一条黑影瞬间划过,从前方的小门洞里钻了出去。

“我靠,上面怎么会有只黑猫啊?”

“啊?”下面的周晚浓听到动静显然也吃了一惊,不过转而想起什么,说道,“可能是隔壁花姑家的猫,奇怪了,怎么能跑我家阁楼上去了?”

“屋顶爬上来的吧!”唐宾随意的说着,然后借着光线也从前面的门洞里钻出去,去看放在外面的卫星电视接收器,一边说道,“你去下面看着,我这边弄两下,要是好了你就大声喊。”

“行,那你真要当心了啊,从那掉下去可不得了。”虽然气他刚才的动作,可还是小心叮嘱了一下。

“知道了!”唐宾喊道。

这时候,坐在楼下院子的周家父母也朝屋顶上看过来,只是黑漆漆的看不清楚,在下面说道:“小宾啊,你大晚上的弄什么天线,不小心掉下来可怎么得了。”

“呸呸呸,老头子你说什么呢,真是乌鸦嘴!小宾,你小心点,今天算了,别弄了,明天早上再修好了。”

唐宾用手电光照了照碗状的接收盘,笑着说道:“没事,安全的很,明天一早就要回江州,怕是没时间,没事的,一会儿就好。”

下面的老人小心的看着,嘴里叨叨得说着什么,唐宾看了看下面的天线,马上发现是其中一条铜丝松脱了,估计是刮风下雨的原因,上面的螺帽也有些生锈,故此才会这样。

他又下去找了把螺丝刀,一把火柴,吭哧吭哧爬上来操作了一把,顿时听到下面周晚浓在那里喊:“好了,好了,清楚了!”

唐宾微微一笑,也不答话。

看到顶楼风景不错,天上的星空比在城市里清晰多了,夜风也比较凉快,索性就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还能纳纳凉气;周家只装了一只空调,就装在老两口的房间,这还是前年天气太热,周家姐妹非要给装上的,可实际上他们平时也舍不得用,都是吹吹电风扇熬过去,实际上很多农村的人都是这样。

看着楼下周父周母坐在院子里听着收音机,偶尔小声说话,相互埋怨两句,唐宾忽然很憧憬自己和大宝贝以后的生活,如果到老了也是这样一番光景,倒也自然写意,美妙的很;只是想到这里,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在桃花坞的晶晶,还有现在不知何处的雁妹妹;同时得到三个女人的爱情,这是幸运,也是不幸,至少中间出现了太多的变故,如果自己一直都是平平庸庸,很难解开现在的局面。

只能让自己强大起来,才能拥有比别人更多的优势,才能让女人过的幸福,就像原本以为大宝贝怀孕,虽然说想着奉子成婚,但是现在没房没车的,也是尴尬的事情,目前最要紧的还是赚钱,赚很多钱,至少赚到买房子的钱再说。

自己没有雁妹妹和海燕那样的家底,只能靠自己一点一点积累,只是靠着上班那点钱,实在杯水车薪,要是每天都能碰到上次那种流氓混混,倒是件不错的事情。

“打工不如打劫啊!”

唐宾轻轻叹气,自言自语道。

正在胡思乱想呢,里面忽然传来周晚浓喊叫的声音:“唐家小哥,快过来帮帮我,快,我要掉下去了。”

唐宾“啊”了一声,有些不明所以,但听到她叫的慌张也不敢怠慢,手电光也没来得及开就钻到里面朝那上来的孔洞里跑过去,幸好这上边没放什么杂物,他看到周晚浓两只手抓着楼板的边缘,整个身子都挂在下面,摇摇晃晃的随时都要掉下去,唐宾大吃一惊,赶紧伸手抓住她的手臂,这才松了口气,慢慢把她拉上来,责怪道:“你干什么呀,爬上来干什么?”

周晚浓被拉上来之后心有余悸,靠着他的身体往后面退了一步,小手拍着胸口说道:“吓死我了!我看你老半天不下来,就想上来看看,没想到这梯子一下歪了,还好我抓的及时。”

“还说呢!”唐宾看了看,发现那梯子都歪到对面墙去了,现在要下去只能只能叫人过来把梯子扶正,不然就只能跳下去了。

正要喊周晚晴过来帮忙,这时小妮子又说道:“既然上来了,就去外面看看,我很久没上来过了,感觉真奇怪。”

“行了吧,这里黑乎乎的有什么好看的,你这毛手毛脚的个性,一会儿要再不小心掉下去,我可不来救你。”唐宾这样子说道。

“你……”

周晚浓脸红气闷,居然说她毛手毛脚,不过看在刚刚把自己拉上来的份上,不跟他一般计较,而是自己摸索着也拿出手机照明,一点点的走过去,不过在那小门口往外张望了一会,却不敢真的跨出去。

唐宾看她只是在门口看看,倒也放心了,不然哪能真不管她,这时候周晚晴从楼下跑上来,刚刚妹妹的叫喊声她也听到了耳中,而周家父母却因正在听收音机没有听清楚,仍然在院子那里坐着。

“怎么了,怎么了?”她在下面张望,只看到歪在一边的梯子,却看不见人。

唐宾探出头来,笑了笑道:“没事,刚刚浓浓那丫头搞怪,把梯子弄翻了,你帮忙扶一下,我们现在就下来。”

然后对周晚浓道:“喂,你走不走,不走我走了?”

后面唐心也跟了上来,仰着脑袋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说:“叔叔,你和小姨在上面躲猫猫吗,我可不可以一起玩?”

唐宾笑道:“没有,我们在修电视呢,上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一点都不好玩!”

他说着就将脚跨向梯子,要先行下去。

周晚浓看他走了,自己当然也不敢留在上面,赶紧跟着往下爬,可她走得太急差点一脚踩到唐宾的脑袋上,被他用手挡了一下,结果就出问题了——

小妮子以为踩到他了,这厢手脚一缩,那边就打滑了,本来就只穿着人字拖,不太稳固,马上“哎呀”一声尖叫掉了下去,屁股就刚刚好落在唐宾的脑袋上,然后往后一坐,恰到好处的骑在了他的脖子上。

唐宾匆忙中赶紧伸一只手把她挂在胸前的大腿抱住,要不然这小妮子还就真的一个倒翻摔下去,可就出大事了。

周晚浓是有苦说不出,两腿间那女人最柔软的地方跟唐宾那硬邦邦的脑袋撞了一下,疼得她眼泪汪汪都快哭出来了,可是这种事情又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只能死死忍着;而且因为怕掉下去,两条光洁细腻的大腿也紧紧的夹着他的头,小腿更是在他胸前打了个叉牢牢的缠住。

“我靠,好险!”知道她安全了,唐宾暗自松了口气,只是现在自己的脑袋全都被她一双芬芳白皙的大腿缠住,脸上一阵酥软滑腻,情不自禁耸动了一下鼻子,“真香啊!”

推荐阅读: 妻子的付出 全能姐夫 婚外贪欢

新书推荐:《 出轨的男人 》《 荒村野性》《 妻子的付出 》《 寡妇的私密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