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三十五章 树下媚影啪啪啪(第二更)

第三百三十五章 树下媚影啪啪啪(第二更)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周晚晴实在汗颜,可下一刻却被他一把抱了起来,一双大手搂着自己,胸前的波涛全部贴在了他的身上,埋怨之余居然心里有种压抑不住的兴奋,媚瞪着他低声嗔骂:“无耻下流的贼汉子!”

唐宾微微一笑,一点都不放在心上,还觉得异常有趣:“你这么说,我就当你同意了。”

周晚晴道:“我同意什么?一会我妹妹醒过来,发现我不见了,我怎么解释?”

唐宾抱着她轻轻往楼下走,没几步就到了外面,一脸坏笑的说道:“你就说去偷贼汉子了啊!”

“神经病!”周晚晴窝在他怀里拍了一下他的胸口,“可别再这么说了,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坏女人,好像真的是奸……那什么似的。”

奸夫淫妇四个字,实在是说不出口的了。

唐宾道:“没关系,为了闷骚的嫂子,我就情愿当这个奸夫了!”

周晚晴:“你还说……”

两人这边咬着耳朵打情骂俏的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而睡在房间里的周晚浓却豁然睁开了眼睛。

实际上,因为突然发现姐姐背后隐藏着一个男人,而且九成的可能就是唐家小哥,这让她心里烦躁郁闷的一点都睡不着觉,老是想着唐家小哥,姐姐还有李晶晶三个人之间的关系,还有自己眼下对他的真实感觉,发现越想越是一片混乱,脑子都成了一泡浆糊。过了大半个小时,才迷迷糊糊的睡着,可一点都不深沉,当唐宾在门口发出嘶嘶两声的时候,她就醒了过来。

不过,她同时也马上听到了姐姐起身下床的声音,虽然很轻微,但没有逃过自己的耳朵,她心里疑惑有所猜测,于是继续闭着眼睛装睡。

再然后,她就听到两人一起下了楼。

在床上等了一两分钟,她才悄然起床。

趿着拖鞋走了两步,感觉有声音发出,索性就把人字拖给脱了,光着脚丫蹑手蹑脚地下楼。在唐宾睡觉的房间里张望了两下,借得窗外的月光,果然发现床上没有他的身影,只有唐心小家伙在蚊帐里面呼呼大睡。

“哼,半夜三更不睡觉,果然就是你,被我抓到了吧!”

猜想被证实,小妮子更是气闷,有心想看看两人到底半夜三更去干什么。

于是摸索的走到大门边,发现大门反锁,没有出去的迹象。

心里寻思:“既然不在房里,那肯定是从后门出去了!”

她轻手轻脚,光的脚丫子一步一挪的出了后门,在夜空中侧耳倾听,果然听到房子的右边有细微的声音,像是在说话,可又听不大清楚。

“这下子跑不掉了,那就让我来偷偷听一下你们在说什么,居然隐瞒了这么久,一点都不露口风!”

她光脚走到外面,可是屋外的地面上碎石子比较多,又尖又细,还有别的什么树枝草根之类的;她的脚底柔软,粉嫩粉嫩,顿时被硌的甚是疼痛,每踩一下都咬牙切齿张大了嘴巴,挤眉弄眼神情怪异,却又不敢发出声音,怕被那两人听到。

一米,五米……,十米!

近了,又近了!

借着弯弯的月亮光线挥洒,她看到自己家里种的歪脖子树下正有两个身影,看不真切,但可以肯定就是姐姐和唐家小哥,而此刻两人正搂抱在一起,亲亲我我!

周晚浓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再次接近,脚步放慢跟猫咪似的,耳朵里听到一片虫鸣真,还有一种“滋滋啧啧”的声音,她走到一棵大树后面,距离两人十米之遥,顿时不敢再向前,隐在树后探头观望,已经能隐约听到两人刻意压低的声音。

可是,两人现在似乎没空说话了,正在激烈的舌吻,舌头在彼此口腔里搅动的声音不绝于耳。

周晚浓探头看了一会,马上面红耳赤。

她想起了上次在学校里自己为了赶走那些追求自己的人,结果冲动之下主动吻了唐宾。

只是现在那个人正抱着自己的姐姐在忘情的亲吻,除了亲吻声,还有两人鼻子里急剧的喘息声,甚至姐姐在喉咙里情不自禁发出的呻吟。

“怎么……,只是出来干这种事?”

周晚浓隐在树后听了一会,感觉全身发热,有些手软脚软,而且那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在激烈的亲吻对方,这让她感觉很不舒服,而且感觉太不划算,自己顶着脚痛走到这里,还要忍受蚊子的叮咬,结果什么都没有听到,真是气人!

正要打退堂鼓,可是忽然听到“啪”的一声。

“怎么了?”唐宾停下亲吻的动作,张口问道。

“有蚊子!”周晚晴腻声说道,语态很是妩媚,“都怪你这个坏蛋,半夜到这里来喂蚊子。”

“那也是没有办法,我总不能当着你妹妹的面,爬到你床上去吧?”唐宾说道,双手在她的胸前背后一阵抚摸。

“就不能再忍忍,我们回去睡吧,最多……明天,我让你折腾个够!”周晚晴扭动了一下腰肢,被他的手摸得难受,心里痒痒,口中娇喘连连。

唐宾手指不停,嘴巴吻上她的脖子,耳根:“明天估计也不行,你妹那丫头不是也一起跟我们回去吗,估计我还是没机会,你看看,我都成这样了……”

周晚晴被他吻的不行,耳朵那里最是敏感,一吻之下娇躯轻颤,一只小手摸下去握住他那根宝贝,实际上这么多天没见,她身心也是极其需要,一摸之下就有些放不开了,轻轻握着那东西套弄。

周晚浓听到这里不禁气结,混蛋,这猪头居然嫌我碍眼,怪我阻碍了他们的好事。

这时候,唐宾已经撩起了大宝贝的睡衣,两只豪/乳晃晃荡荡的暴露在空气中,只是光线有限,看不大真切,但是那一股子淡淡的**还是飘进了他的鼻子里,合着花露水的气息甚是勾人;他也顾不上说话,一口就将其中一团含在口中,啧啧吸吮,只是那柔软如此巨大,一只手都抓不过来,张大了嘴也只是含住小小的一部分,轻挑慢舔,噗噗有声,特别是那一条深深的沟壑,实在能把灵魂都陷进去。

“嗯——”

周晚晴轻吟,知道不能太大声,喉咙压抑,似舒服又难受。

唐宾的大手在她**上游弋,滑过每一寸肌肤,不停抚摸,舍不得停下,自己的衣服早就扔到了地上,将她的细肉贴在自己火热的身上,口舌并用,双手摸进了裤子里。

她穿的是短装睡裤,腰带松松垮垮,只是两手一叉,就将睡裤和小内内一起剥下,呈现出滚圆磨盘般大小的臀部,虽然是黑夜,但似乎也焕发着荧荧白光,这是唐宾的最爱,抚在上面又捏又揉,爱不释手。

周晚晴被摸的浑身火热,早就情动不已,此刻环境不对,也想速战速决,于是搂着他的脖子呻吟道:“别玩了,快点吧,进来!”

唐宾也知道此地实在不宜久战,一听这话顿时会意,直接自己动手将裤子拉下,将一大截东西掏出来顶在她湿润柔软的地方,吱溜一声整根而入。

周晚晴属于内媚的女人,加上半月没有泄身,这一下直捣黄龙当真如久旱逢甘露,一口气息差点没喘上来,好一会才“哦”一声长舒,声音舒服到了极点,然后就是唐宾大开大合的抽动宝贝,一下一下顶着她的溪谷做反复运动。

旁边的周晚浓看到这一幕简直惊呆了,本来看到两人在树下亲吻已经很震惊了,毕竟三更半夜的,这情景实在诧异,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更加直接,居然……就这么干上了。

她可还是黄花闺女,哪里见过这样的事情。

最多也是寝室里那腐女看岛国小电影的时候,自己也一起凑过热闹。

但是,眼前的可是自己的姐姐,还有,貌似自己不太敢承认喜欢的唐家小哥。

“小宾,我……好难受,别停,再……进去点……”

“啊——,坏小叔,你弄死我了,……好……”

“……”

“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光天化日之下……,晚上露天……”

“这还是……自己熟悉的姐姐吗,怎么像是在看那小电影!”

她纠结到了极点,一双粉拳捏的紧紧的,可最要命的是自己居然也有了感觉,两股之间说不出来的味道,似乎像是瘙痒,又像是紧张,难受的要死;她知道这是什么感觉,毕竟也是**过两回的人了,一边听着两人剧烈的喘息声,姐姐嘴里发出压抑的吟哦声,还有那看似激烈的啪啪声,她的手情不自禁抚住了自己的裤裆,那里似乎在跳动,有潺潺的水源渗透出来。

“好羞人,好淫/荡!”

“好难受!”

周晚浓手按着自己的两股之间,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抵制住身体的悸动,她不想再听下去了,不想再看下去了,这一幕虽然刺激,但是心里不由的黯然,怎么可以这样,晚上偷偷摸摸出来做这种事情?

“啪”的一声,似乎脚底踩断了某根树枝,轻轻响动,把她吓了一跳,半饷不敢动作,只是树后的两人似乎没有听到,或者正处于激烈的缠绵中,忽略了这样的声音。

她探出头去观望,结果看到的一幕让她魔怔,姐姐的双手抓着那棵歪脖子树的树干,整个身体都被唐家小哥抱了起来,一双长腿架在他的肩膀上,而他则是捧着姐姐的臀部,正在极力的耸动,一次一次,姐姐的身体像是在荡秋千一样,一颤一颤,随着动作,还有树叶晃动的沙沙声。

周晚浓傻傻的看着夜色下的一幕,一只手不受控制的伸进了自己的小内裤……

脖子疼了,先去动动,马上回来继续写,感谢lonely岑书友的支持

推荐阅读: 嫂子 抱紧我我和小姨的故事婚外沉沦

新书推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出轨的妻子》《 》《 野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