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三十章 羞恼的警花

第三百三十章 羞恼的警花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钟丽雯从床上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钟了,这还是被酒店服务人员一个电话打进来闹醒的,因为唐宾昨天开房的时候只要了一个晚上,到了一点钟还没去办理退房就会打电话过来提醒。

昨天唐宾离开之后,她本来也是想要回家的。

可是经过连番大战之后,她的身体不止手软脚软,特别是两腿间那地方,简直一碰就疼,就连上个厕所都痛的yù仙yù死,惨不忍睹,为此她心里不知将那下药的马哥骂了多少遍,就连唐宾这个以身相救的人也没有被少埋怨;一个人是走不了,最后只能在酒店里将就着过了一晚,睡前只是用酒店电话给家里报了个平安,然后直接呼呼大睡。

醒来后看到房间里那一片狼藉,暴力女jǐng就有些凌乱了,白花花一片洒的到处都是的棉絮就不说了,被子被单上那带着血丝的污渍,成年人一看就知道是那什么什么,她哪敢去前台办理退房手续啊,在卫生间里洗洗刷刷了一番,直接夹着屁股溜了,至于后面的事情……,反正开房的又不是她!

“该死的,走路好疼啊!”

“死唐宾,就不知道轻点!”

“下次……,没下次了!”

钟丽雯先是打个辆车到西城区缉毒组,然后小心翼翼一步一挪的走向自己的办公室,不曾想刚过一个转角就跟一个圆脸妹子撞在一起,她两腿本来就直打颤呢,平衡都有些顾不上来,被这么一撞就直接歪歪扭扭的倒在了墙上,好不容易用手撑住才没有掉地上。

“啊,对不起,对不起!”圆脸妹子也是缉毒组的成员,叫宓宝芹,是新来的大学毕业生,不过做的是文职工作,一看到自己把如今的jǐng界之花给撞倒了,赶紧一溜嘴的道歉,“丽雯姐,你昨天去哪了,大家都很担心你,队长她们找了你好久,差点就杀到你家去了,后来怕你家里人担心才没过去。”

钟丽雯那个纠结啊,刚刚那一撞之下自己两腿用力,股间那被搞得肿起来的嫩肉又一阵揪心的疼,这一疼他就想起唐宾那个混蛋,还有他那根又粗又长的大杀器,心里恨恨的同时又有些忍不住的旖旎羞恼。

“混蛋,混蛋……”

……

大热天的,远在皇甫集团郁闷开会的唐宾没来由的打了两个大大的喷嚏,看的旁边一群人甚是诧异。

“是不是空调开低了,要不调高一点?”何倩一脸关心的说。

“不用,不用!”

……

宓宝芹听到钟丽雯嘴里嘟囔着“混蛋”,还以为她骂的是自己,顿时脸sè一阵难看,可她只是个新人,而钟丽雯现在却是组里的红人,哪里敢得罪了,只是在旁边陪着小心。

钟丽雯看她战战兢兢的样子,说道:“不好意思,我没说你!”

宓宝芹闻言尴尬的笑笑,连说没事没事,只是心里怎么想就没人知道了。

这时候一个男同事经过,看到钟丽雯马上笑呵呵的迎上来,道:“丽雯,你昨天打完电话之后去哪里了,听说是被一个年轻小伙给救了,我们可都担心的要命呢!”

钟丽雯脸上表情僵硬了一下,说道:“既然知道我被人救走了,还担心什么?”

那男同事看了看宓宝芹,然后拉着她的胳膊往里面走了一点,也就是这么点路,把暴力女jǐng痛的咬牙切齿,额头直冒冷汗,他小声说道:“我们抓到了那五个匪徒,除了一个完好无损,个个都被人废了男人那玩意,特别是那叫马哥的,整幅东西都没用了,到现在还没醒呢,救你那人也太狠了!”

钟丽雯一怔,暗想昨天自己拿棍子废掉那几个人的时候,难道他们都没看清是自己下的手,还是同事们没有问出来,于是问道:“那几个人呢?”

“四个还在医院呢,有两个要做切除手术了!只有一个钱老二被抓来了。”

“好,我去看看!”

“诶,丽雯,听说……,那啥,昨晚你被下了药,没事?”

听到这么一句,暴力女jǐng马上面红耳赤,这个韩中文也太不讲究了,当着自己的面能问出这种话来?

她懊恼的挥了挥手道:“我能有什么事,那帮躺在医院里的男人根,全都是我一棍子一棍子废掉的。”

那韩中文闻言马上长大了嘴巴,感觉两股战战,那地方像是一下被冰水冻了一下似的,忙不迭夹紧:“那什么……,你既然来了,去跟队长说一声,我有事先走!”

钟丽雯轻轻哼了一声,看着韩中文转过拐角消失,心里不由想道:“真是没有眼sè,说话不经大脑,什么话都敢问,还想追我,下辈子!”

钟丽雯天生丽质,面容姣好,身材更是女人中的标准,是jǐng界一枝花,中意她的男xìng不在少数,只是她自己眼光高,而且对同为jǐng察的男人不感兴趣,而这韩中文就是其中之一,只是这家伙跑过来胡言乱语一番,直接就被出局了。

“队长,我回来了。”她慢慢走到缉毒组队长的dú lì办公室,敲了敲门说道。

“呵呵,回来就好啊!”队长是个中年男子,人长的高高大大,四十岁上下,浓眉大眼,叫黄言军,在缉毒组干了好多年,是个业务能手,他刚刚已经通过玻璃看到了钟丽雯,站起来指了指前面的椅子说道,“丽雯,坐,昨晚没事?”

虽然黄言军没有指名什么事请,但是既然刚才韩中文那么说,就表示大家已经知道昨晚自己中了chūn药的事情,隐瞒是不可能隐瞒过去了,但也不能直接说自己跟那唐宾整整干了一晚上,那自己就真的没脸见人了,于是胡乱编了个谎言道:“没事,昨晚不小心着了道,被我一朋友发现,然后在医院过了一晚。”

黄言军毕竟不像韩中文那么毛躁,笑了笑也就不说什么,实际上作为过来人,看到暴力女jǐng走路那别扭的姿势,多少还是猜到了些什么,不过也不说破:“那就好,你没事我就放心了!现在四个人全都在医院,剩下一个钱老二只是小,什么都问不出来,丽雯,你有没有知道点什么?”

实际上,暴力女jǐng已经从昨天晚上姓马的眼镜男那里多少获知了一些线索,比如说他拿出来的那支针管,于是点点头道:“我大概了解了一些,跟上次我们破获的檀头山岛制毒贩毒案有关,姓马的身上有一支高浓度的海洛因提取物毒针,当时我就差点被他一针弄死,还有,他提到了一个叫做熊爷的人,似乎就是背后的指使人,我想,那熊爷可能就是制毒贩毒案藏在背后的罪魁祸首。”

“好,我们一定要严密看管那几个匪徒,从他们嘴里获取信息,顺藤摸瓜抓到那只大老鼠……,丽雯,你这次辛苦了,我看你身体……,不方便,今天下午就早点回去休息!”

暴力女jǐng闻言顿时脸sè一阵绯红,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

……

某国。

某地。

纳格兰总部。

“安德鲁,我们和阿姆克兰已经失去联系快一周了,我和元先生也刚刚通过联线,元先生声称没有见到阿姆克兰,也没有收到货,我担心阿姆克兰已经死了。”一个金sè头发白sè皮肤的西方女子穿着xìng感妩媚的黑sè皮装,暴露出两个半圆饱满的酥胸,袅袅的走到一位身材健壮足足有一米九以上的黑人男子身边,开口说道。

“**!”

被叫做安德鲁的黑人yīn沉着脸,狠狠的骂了一句:“凯西,你说会不会是阿姆克兰背叛了组织,自己带着货逃了?”

金发女人摇了摇头,一扭一扭的走上前去,伸出一只细细长长的手在黑人的脸上摸了两把,道:“这个可能xìng不大,阿姆克兰应该不是那种蠢货;那份东西并不完整,主要的部分还在我们手上,他拿去又能有什么用?何况,阿姆克兰还有个亲弟弟在组织外围效力,只因为那个家伙时常不按常理出牌,最近被组织闲置,但是他们两兄弟感情很好,阿姆克兰不可能不顾及自己的弟弟,一个人逃走,除非他脑壳坏掉了。”

安德鲁轰的一掌拍在面前的办公桌上,摆在上面的笔记本等物都被震的跳动了起来:“既然如此,那阿姆克兰肯定是出事了……,该死的,难道又是那八部天龙暗中出的手?”

凯西的巧手滑过黑人安德鲁的脸庞,沿着他发达的胸肌渐渐往下,一直摸到了他粗壮的男根,隔着裤子握在手中套弄,笑颜如花的说道:“安德鲁,不用发火,我听说八部天龙手上的那份东西也被某些人透漏出了消息,估计已经有很多势力盯上了,他们自顾不暇,暂时不用理会他们。”

安德鲁下身被握住,嘶嘶作声,于是毫不客气伸手捏住了凯西露出大半在外面的胸脯,揉了两把又重重的把她推开,道:“不管怎么样,阿姆克兰手里的那份资料一定要追回来,或者销毁掉,不能被中国八部天龙的人得到,凯西,你现在就招呼西蒙和阿什兰,叫他们去走一趟,调查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没问题,不过,我建议把阿姆克兰的弟弟阿姆克朗也带上,如果阿姆克兰还活着的话,相信他弟弟应该更容易找到他”凯西笑眯眯的说道。

“随你安排!”

推荐阅读: 嫂子 抱紧我我和小姨的故事婚外沉沦

新书推荐:《 互换女友 》《 色色小说:男欢女爱》《 村官:艳满杏花村》《 荒村野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