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四十九章 你不是她姐夫吗

第三百四十九章 你不是她姐夫吗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谢竹芸说道:“小宾宾一个人流落在外,也不是想像中的那么安全,随随便便来个人就能够欺负他,一不小心就可能被陷害了,也实在不能不让人担心。”

老爷子神情一顿:“我看那小子身强体壮,没那么容易被欺压的啊?”

谢竹芸叹气道:“他一个人无权无势,自然容易被欺负,就比如今天白天我碰上他的时候,一个小小的村长,都想要对他杀人夺财……”

“什么?你说什么,杀人夺财,一个村长?哪个村长敢杀我谢大鹏的孙子?”老爷子一听就怒了,高大的身形一下站了起到,浑身充满了杀气,仿佛一把出窍的利剑,随时都要见血。

老爷子的真名,正是叫做谢大鹏。

谢家人丁凋零,唐宾那是谢家现在唯一的血脉传承,要是他被杀了,那老爷子可真是要气疯了。

谢竹芸轻声将今天在马岗镇丰利村的事情简单讲述了一遍,让老爷子越听越是皱眉,居然十几条枪对准了自己的女儿和孙子,这真是无法无天了,岂有此理,黑夜中他瞪圆了眼睛:“你怎么处理的?”

谢竹芸想到自己父亲不愿意自己跟张真有什么瓜葛,可是在江州那一亩三分地,自己的势力范围实在鞭长莫及,眼珠一转道,“我就……,用了那张你给我办的国安证件。”

谢大鹏哼了一声:“那玩意能管什么用,也就能唬唬一般人,要想打落一杆人,还得有更大的帽子压下去……不过,江州是八部天龙夜叉部的驻地,自从秦老哥退位让给了他孙女,我们跟秦家也少有来往,他孙女叫什么来着,好像叫什么燕,听说很强,能力也很不错,这两年连续干了几件大事,有机会真想去见一见,可惜我们谢家……”

说着脸上现出难言的无奈。

谢竹芸脸色一暗:“爸,是我太没用。”

老爷子一挥手道:“诶,不能这么说,我们谢家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是我这老头子不想看到唯一的女儿也出现意外,这样好,就算八个月后我们谢家退出这个舞台,没了这个保护伞,也没什么关系,以后平平淡淡,隐姓埋名,未尝不是一种享受。”

顿了顿后,老爷子又气势汹汹的说道:“不过,想要对付我们谢家的人,就需要有时刻被灭亡的准备,那什么村长来着,竟敢对付我孙子,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秦老哥的孙女老头子没见过,不过昔日他的一些下属我还认识那么几个,对付这么个小小村长,还什么中队长,想来也不会为难……,只是,这样一来,难免会暴露那小子。”

谢竹芸秀眉挑了挑,最后弱弱的说道:“爸,其实,我……找江州的张真,出面处理了一下。”

“……”

谢大鹏眼神闪了两闪,回头看着她,虽然是黑夜,但老爷子的双眼炯炯有神,盯得谢竹芸浑身不太自在,最后老爷子转开目光:“你心里还是放不下?”

谢竹芸道:“不是的,只是……,利用一下而已。”

老爷子叹息一声:“你自己明白在做什么就好!你年纪也不小,感情上面的事情,我这老头子的话估计你也听不进去,我不瞒你,姓张那小子我查过,要是他清清爽爽单身一人,我这老头子倒是一点都不反对,只是他现在有老婆有孩子,我谢大鹏的女儿,怎么可能去给人家做小老婆?”

谢竹芸脸上一红:“爸,瞧你说的,我怎么可能……”

老爷子又说道:“好了,这次既然你找过他就算了,最多以后在仕途上再帮他一把。”

谢竹芸赶紧转移话题:“爸,要不要找几个人去暗中保护小宾宾?”

老爷子皱眉,最后摇摇头道:“这个不妥,找外人也不放心,这样好了,离排位战越来越近,你没事也不要在京城了,这边的事情趁早处理一下,去江州,你去暗中保护他,但是不要做的太明显,防止有心人。”

“那……,也好!”

“我可说明啊,去那边不是让你去跟张真那小子暗通曲款的。”

“爸,我是那种人吗?”谢竹芸大羞,脸红如血。

“女人的心啊,最难懂!”老爷子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呵呵……”

……

唐宾晚上还是拉着一大桶粥和周晚浓两个人背着“晚娘美食”的大旗,迎风招展的到了美食街,而周晚晴因为小唐心要睡觉就没再出来。

“浓浓,我天天晚上给你当牛做马的,也没见你给我几个报酬!人家做鸭子的,一晚上还日入五千呢,我这又是牛又是马,总比鸭子要值钱一点吧?”今天时间比较晚了,美食街也没有多少人,二十块钱一碗的粥,卖了十几碗之后,似乎就没什么客人了,唐宾傻站着比较无聊,就随口逗起了小姨子。

周晚浓闻言没好气的瞪着他说道:“什么,拉个车你还跟我要钱,你好意思吗?你去做鸭子试试看,还日入五千呢,五块都没人要,倒贴都没人要,真是……”

真是没法形容的无耻!

唐宾本来就是信口胡诌,打发一下时间,笑了笑道:“我只是觉得咱们俩这样卖粥太傻了,每天晚上又是喝风又是喂蚊子,赚的钱也不多,就没想过别的办法?你卖个别的小吃也比这强啊!”

周晚浓“啪”一下打在自己的左臂上,那正好那有只蚊子叮着她,轻轻一弹将蚊子的尸体弹开,轻描淡写的说道:“这还用你教,我已经在准备了。”

唐宾又道:“这样还是不行,这几天没碰到城管是咱们运气好,要是城管来了怎么办,再说,我也不能天天晚上帮你拉车啊?”

周晚浓皱起了眉头,正要说什么,却见一群年轻人走了过来。

“老板,卖的什么东西,这么香?”

不锈钢桶的盖子虽然盖上了,不过唐宾特意留了一丝缝隙,一缕缕的香气从里面飘出来,路过的人要是肚子饿,一般都会被吸引过来。

“小鸡蘑菇粥,二十块一碗!”周晚浓清雅的声音说道。

来人有八个,个个年纪都是二十出头,五男三女,几个男的看周晚浓长的琼姿花貌,粉妆玉琢,个个都眼睛放光看着她,有几个毫不掩饰眼神中**裸的**。

然后其中有一个看了半天后突然惊呼道:“晚浓,怎么是你啊,你在这……卖,卖粥?”

这里灯光亮度相对不足,周晚浓也没怎么留意,这时一听到有人居然认识自己,于是把目光朝说话那人望过去,仔细一看发现居然是自己学校里整天追求自己姓毛的那个家伙,于是脸色就变的不耐烦起来,对招呼这帮人也变的兴趣缺缺。

“毛哥,这个美妞你认识啊?”一个男生看到他一语叫出周晚浓的名字,马上转过头问道。

“晚浓?难道就是毛哥你整天挂在嘴边的周晚浓?”

“阿毛果然有眼光,这美妞绝对是女神级别的,如果她不是你看上的妞,那兄弟我肯定要横刀夺爱了,这样的女神只能杀错不能放过。”

“……”

一些男生七嘴八舌,语言里不乏一些难听的话,而且听起来这姓毛的家伙在这帮人里面有些威望,只是这样的议论,让周晚浓小脸遍布寒霜,狠狠的瞪着这帮人。

“毛炳昌,不要太过分,我这里不欢迎你!”

“哟,你在这里摆地摊卖什么粥,居然还有不欢迎客人的道理。”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那人一头红发,穿的很是暴露,依偎在一个男生怀里,对周晚浓这个男生嘴里的女神不屑一顾。

“是啊,再说这是公共的地方呢,又不是你家开的,我们想站就站,你还的管的着啊?”另一个女生说道。

周晚浓气呼呼的,闭着嘴不吭声,他们人多,自己说一句人家说n句,划不来。

唐宾看着那一开始说话的毛炳昌,感觉有些眼熟,好像哪里见过,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自己第一次去师范学院接周晚浓的时候见过,他当时拿了一束花,据说是“蓝色妖姬”,而且被同寝室的人曝光是自己染上去的,那时小妮子为了打消那几个追求者,还主动吻了自己。

原来这家伙,叫做毛炳昌啊!

这名字倒是有创意,也不知道哪个家伙取的,毛炳昌,这不就是说毛病长么!

对这些人,唐宾并不跟他们一般见识,不过也不能让他们胡言乱语的在这里欺负自己小姨子,于是淡淡的说道:“各位,要买粥的出钱,不要买的就走开,不要挡着我们做生意。”

毛炳昌似乎这时候才注意到唐宾的存在,斜睨了他一眼道:“你是谁啊?”

“是啊,我们跟美女说话,你插什么嘴?”

“这地方又不是你家开的,我们挡在这里你也管不着啊?”

唐宾摸了摸鼻子,盯着毛炳昌笑道:“年纪不大,脑子却不好使,上次在学校咱们不是见过吗?你打我们家浓浓的主意,也不问问我这个男朋友,上次看在我们家浓浓的份上,才没跟你计较,怎么,还不死心啊?”

毛炳昌听了一怔,然后恍然大悟道:“哦,我想起来了,哼哼,你哪里是晚浓的男朋友,你叫作唐宾,不是她姐夫吗?还想骗我说是男朋友,骗鬼呢吧!”

推荐阅读: 出轨的男人 妻子的婚外遇互换女友

新书推荐:《 我和小姨的故事》《 留守男人不寂寞》《 全能姐夫 》《 换妻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