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四十章 回村子

第三百四十章 回村子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怎么会有这么多蚊子咬的,你那时候怎么不说啊?”

趁着周晚浓在卫生间里洗澡,唐宾将大宝贝拉进了自己的房间,咔嚓一声把门锁上,然后三把两把的把她身上衣服给脱了个精光,手里拿着一瓶刚刚从药店买来服务员极力推荐据说是韩国进口的强力驱蚊止痒水,那二十几岁的年轻服务员说的天花乱坠,鸟生鱼汤,跟天上的神水似的;唐宾看她实在敬业,口水都浪费了半斤,实在替她觉得辛苦,于是就买了回来,花了八十块钱。

不过回来跟嫂子说,只要十八!

周晚晴脸上都烧起来了,这坏家伙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妹妹就在隔壁洗澡,要是被知道了,自己还怎么见人啊!她可不知道,其实自己更加脸红的事情都被看去了呢!

只是她实在拗不过唐宾,力气也没他大,身上的吊带睡衣一下就被剥了下去,露出妙曼动人的身姿,只是唐宾这时候心里丝毫没有**,眼睛看着她身上红红的一颗颗小包,自责不已。

听到他这么问,周晚晴羞红着脸细声细气的说道:“那时候……都要被你搞死了,哪里还能感觉到这些!”然后又奇怪的在他身上看了看,“你身上怎么没有?”

唐宾在她身上一点点涂抹药水,嘴里随口说道:“不知道啊,可能是你身上比较香吧,肉比较嫩!”

周晚晴吃吃一笑,没有接话。

“还很痒吗?”

他发现不知大腿,甚至胸部,小腹,就连两腿间那溪谷旁边都有几颗,这些蚊子,真是岂有此理。

“好一点了!”她闭着眼睛不敢看他,但是他如此温柔的对待,还是非常享受,一会之后又说道,“明天,真的不需要我陪你去吗?”

她问的自然是明天回马岗镇的村里,办理拆迁的事情。

唐宾笑道:“不用了,你们就在家里休息吧,签个字按个手印的问题,没那么复杂……,来,把腿张开。”

周晚晴脸色窘迫,哪里肯张开,抓起睡衣就往身上套,结果唐宾一把将她的玉足抓在手里,轻轻一分,另一只手闪电般往那两腿间的黑色小内内里面钻了进去,只是没有料到的是,一下就沾了一片花露。

“呃……”

周晚晴大羞,原来刚才唐宾在她身上,特别是臀部和胸部上涂抹药水的时候,她就不可控制的有了些反应,那地方情不自禁的分泌出来水液。

“嫂子,你的身体真是用水做的。”

“坏小叔!”

因为周晚浓的存在,两人当然不能做点爱做的事情,趁着她还没有洗完澡,大宝贝就含羞带俏的逃了出去,只是身上早就被那坏蛋摸了个遍。

唐宾发现,家里有周晚浓那小妮子的存在,自己和大宝贝同床共枕的梦想一下就被破灭了,他甚至在想,直接跟小妮子公开自己和大宝贝的关系不是更好,这不是她本来就有那意思吗?只是大宝贝那人天生面子薄,在自己妹妹面前也躲躲藏藏,真是没办法。

“还是要早点买房子,而且要买至少有三个房间的房子,要不然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他盘膝坐在床上,心里这样想着,一边运转阴阳五禽戏的行功路线。

一段时间下来,下丹田的内力又多了一些,原本属于秦长青的真气,现在应该差不多全部被转换成功,成为了自己的内力,而且那一缕阴柔的真气也在渐渐壮大,如今已经有了其他真气二十分之一那样的量。

秦海燕说过,一元圆满必须要先真气融合,只是这阴柔真气和阳刚真气要怎么样才能融合呢,难道是要两边的量一样多才可以?

可是这股阴柔的真气似乎都是从女人身上吸收过来的,难道是要让我不断跟大宝贝们那什么什么,可这也太离谱了,再怎么吸收也不可能有阳刚真气修炼来的快啊,吸收来的能有多少啊,她们又没有内力!

“哎,也不知道能不能在两年内达到圆满,要不然巧英该怎么办呀?”

“难道是要自己去做个采花大盗?”

“找小姐?”

“算了吧,这种事要真做了,大宝贝非一刀砍了我不可!”

这一夜,唐宾一直都在打坐运气,进入入定的状态。

很多人会以为入定非常难,这其实都是对新手还没有感觉体内真气的人而言,实际上修炼出内力之后,入定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

第二天,唐宾就告别周家姐妹和小唐心,自己开着别克gt前往马岗镇。

为了这次出行,他还特意又去把这辆车的租期续了几天,一天一百五,这样算下来的话,还能接受,想想上一次从混混们身上敲诈来的差不多十万块钱,他就觉得这钱花的一点都不心疼。

上午十点半左右,唐宾就进了马岗镇。

“咦,这不是那小家伙吗,他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

跟他的车辆擦肩而过的一辆白色宝马车,里面一个女子轻声嘀咕了一句,在开出去大概百来米之后忽然来了个急转弯,又缓缓的跟了上来。

这一幕,唐宾自然没有注意到。

进了马岗镇之后,他就直奔自己的家,沿着一条可以两车交汇的机耕路,缓缓的开了下去。

昨天唐军已经打来过电话,他在天亮之后翻墙爬到自己家中看了看,结果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连门窗也没有被撬开过,至于里面什么情况,他没有钥匙却是没办法进去。

他把汽车停在大门口,然后开门进自己家转了一圈。

上次跟大小宝贝一起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月前了,甚至差不多有两个月了吧,自己也不太记得出门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看了看家里的情况,并没有发现有小偷光顾的迹象,心想就算真有,估计在里面逛了一圈发现全都是破烂货之后也就走掉了。

此刻还不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就想过去叫了唐军,一起去村委看看。

有些年没有在村子里呆,现在村委是不是还在老地方都已经不知道了。

一个电话过去,唐军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两兄弟见面自然一阵笑闹,不过唐军年纪不大,属于跟屁虫性质,聊了几句一起朝村委那边走过去。

路过一个路口的时候,唐宾却遇到了一个熟人。

“小宾,你回来了?”

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庄稼汉,叫王长友,因为脑袋上面有些秃,所以村里人一般都叫他王癞子,估计这个绰号被叫惯了,他也没什么反感,对人一脸和气,以至于很多年轻一辈也叫他王癞子,或者好听一点的就叫癞哥哥。

唐宾道:“癞哥哥,好久不见,最近怎么样?”

王长友笑着道:“还行,还行,呵呵!”

他说着看了眼唐军,直接说道:“小军子,你在这好好呆着,我跟小宾说两句。”

然后就把唐宾拉到一边。

唐军挠挠头,不置可否,看了看两人,当真也没上去偷听。

王长友鬼头鬼脑的往周围看了看,然后压着喉咙在唐耳边说道:“小宾,你是为拆迁房子的事情来的吧?”

唐宾闻言点头,道:“是啊,本来要上班的,我是请假来的,听说拆迁马上要办,我就赶着过来签字什么的。”

王长友悄声道:“小宾啊,我偷偷听别人说,你的那房子现在有猫腻,因为面积实在太大,村里很多人都眼馋,就连现在的村长马疯子都在打你的主意,肯定不会给你顺利办理合同;村委里面有好几个人合谋要将你家那块地瓜分掉,你过去的时候还是注意一点,要小心。”

唐宾听了就一愣,心说还有这种事情,光天化日之下的,难道还能把自己家的房子据为己有?

可是王长友也不大会骗自己,当初自己爷爷在世的时候多方帮助过他,他多少对自己还是蛮照顾的,这次估计也是提前听到消息示警,一片好心。

“还有这种事?”

他皱了皱眉,点点头道:“好的,谢谢你,癞哥哥,我会注意的。”

王长友道:“小心是好的,有些人为了钱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村委最近不是办拆迁吗,有的人觉得价格低不想签字,他们还专门找了几个狗腿子,天天拿着电警棍在村里晃荡,带着合同上门,不同意的还拳打脚踢,太凶残了!”

“什么?”

唐宾这下真吃惊了:“不是价格都出来了吗,两千两百,难道还有什么猫腻在里面?而且天理昭昭的,他们还敢动手打人?”

王长友道:“那都是些狗腿子,小混混,打了人又怎么样,最多去派出所坐一坐,转个身又回来了,而且马疯子上面有人,压得住。”

这么一说,唐宾就真有些担心了,看来自己要拿到四百万的补偿款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想想四百万呢,谁不眼红,为了这四百万,可能真有人敢做出一些大不讳的事情来。

狗腿子自己是不怕的,但要是来什么阴招的话,那还真是有点防不胜防,他这边寻思着,然后跟王长友告别,和唐军一起朝村委走去。

第三更,好累,求点月票安慰一下!

推荐阅读: 出轨的男人 妻子的婚外遇互换女友

新书推荐:《 出轨男女》《 荒村野性》《 荒村野性》《 寡妇的私密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