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婚礼上的相见

第三百一十四章 婚礼上的相见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第二天,阳光明媚,天气……火热,亦如刘志安现在的心情,第一次结婚娶媳妇还是颇为紧张的,尽管新娘子早就被开发得鲜花朵朵开,内中暗珠结。

杨冲也穿了一身靓装,整个人看起来颇为风流倜傥,站在身形略胖的新郎旁边,真当是有些让刘志安纠结的,而且这牲口说话从来不留口德:“小苹果,你这肚子我看着是不是有些凸出来了呀,要不要上面部分垫点什么东西,看起来能稍微不明显一点?”

肖萍萍闻言就一脚踹了过去:“你怎么不去死啊?”

刘志安赶紧在后面搂住自己的新娘子,帮衬着说道:“洋葱,我老婆可是身怀六甲,你帮帮忙就别添乱了,要是出个什么好歹,我活劈了你!”

杨冲摆出一副小生怕怕的神情,连忙往旁边躲开:“我只是提出一个中肯的建议而已,这样你就要活劈了我,果然是兄弟情深啊,明白了,明白了,真是有异性没人性。”

两个人平时闹惯了,倒也稀疏平常。

只是这宾馆的房间里,可还有着另外两个美女,都是肖萍萍找来的伴娘,长的可都是青春动人,再加上一袭伴娘的婚纱,称得上活色生香,也难怪洋葱这货异常兴奋,格外激昂,不过两女只是时不时奇怪地看看他,并没有多余的举动,最多也就是和肖萍萍细声细气的说说话。

这会儿,刘志安说道:“怎么阿宾还没到啊,昨天晶晶打电话来说已经回来了,我还特意嘱咐两人早一点的呢!”

“急什么,他们两个小别胜新婚,肯定有很多事要做的,反正现在还早,宾客都还没来呢!”肖萍萍笑着说道,似乎很了解内情似的。

这话让杨冲稍微郁闷了一下,不过想想也是情理中事,也就不去想了。

只是,肖萍萍说的话音却刚好被来到房间外面的唐宾和李晶晶听在耳中,两人过来时的确做了很多事,比如逛街,比如看电影……,由于相见时间不多,李晶晶自然格外珍惜,今天早早的把唐宾拉出去压马路,玩了一通才慢悠悠的来到刘志安摆酒席的饭店,只不过跟小别胜新婚那种事可差的远了,她晶晶姑娘可还是完璧之身呢!

李晶晶有些脸色晕红,走过去摸着肖萍萍的肚子笑道:“我们可没有那么多事情要做,不然岂不是要步你后尘?”

肖萍萍脸上悻悻,她只是随口一说,谁知道却被正主给逮了个正着,还被反过来取笑一番。

一帮年轻人在房间里打打闹闹,时间过的飞快,马上就到了下午三四点钟,陆陆续续有宾客到来。

看着刘志安和肖萍萍一对儿站在门口迎宾,两个伴娘忙着接红包记账,李晶晶不无羡慕,拉着唐宾轻声嘟囔:“唐唐,你看到治安员和小苹果现在这个样子会不会心生羡慕?”

唐宾眼睛落在伴娘手里那个鼓囊囊的袋子上,点点头道:“羡慕,太羡慕了,这办婚礼也太**赚钱了,有机会应该多摆几次!”

他心里盘算着,要是自己和大宝贝摆一次,和晶晶摆一次,再和雁妹妹摆一次,那肯定要大发一笔啊,只是可惜了,这样的婚礼不是说摆就能摆的。

李晶晶听了实在气人,伸出一只小手偷偷在他腰肉上拧了一把:“哼!”

前面的迎宾没唐宾什么事,今天主角是刘志安,而且这货今天穿了一身雁妹妹送的考究服装,身材高大,脸型俊朗,站在新娘子旁边屡次被误认为新郎官,结果刘志安实在没办法,直接把他轰走了。

他们两人也乐的清闲,跑到一个角落里去说起了贴己的悄悄话。

一段时间后,婚礼仪式开始,倒也中规中矩,听说肖萍萍的父母为人挺古板的,一本正经,开不得玩笑,为此杨冲和唐宾两只牲只能压下无数的整人伎俩,规规矩矩陪酒,什么话都不说。

酒席办了有三十来桌,本来这样的局面应该多找几个伴郎来充场面,到时候陪酒也可以流水线操作,只是刘志安相信唐宾的酒量,将重担全部交给了他。

当然,唐宾为兄弟也是开怀畅饮,杯来酒干,甚至连李晶晶也没有出来阻止。

……

其中一张桌席,坐着一名烟视媚行的女子,穿着一身得体的晚装,俏脸姣美,顾盼生姿,如果唐宾现在转过头来仔细观察,一定会留意到此女正是前几天在皇甫老爷子的宴会上认识,并且还特意来请自己吃了顿饭的美女谢竹芸;而在谢竹芸身边,坐着一名六七十岁,头发花白,双目炯炯有神的老者。

此刻,谢竹芸凑过身去,指了指正在笑着畅饮的唐宾,轻声说道:“爸,你看,那就是我说的唐宾,是不是很像我哥?”

老者双目有神,泛着精光,死死的盯着唐宾的侧脸,一双大手在下面紧紧抓着自己的大腿,缓缓的点头:“像,的确像!哈哈,老天有眼,让我谢家有后,这小子长的白白净净,喝起酒来却也豪迈,有老子的风范。”

谢竹芸在下面推了他一把:“爸,你小点声,可别被有心人听了去。”

老者不置可否:“哦,呵呵,呵呵!”

只是他的眼神这么牢牢的盯在唐宾身上,时间久了,却让心里生出一种感应,眼神中光芒一闪

,突然回头朝老者那方向望去;他也是这段时间被杀手的事情弄的风声鹤唳,在秦海燕的带动下稍稍锻炼出了些许的敏觉性。

老者心生一惊,急忙转开脑袋,跟谢竹芸悄声说道:“不得了,不得了,我这孙子似乎有些异乎寻常,居然能感觉到老子的眼神。”

谢竹芸妩媚一笑:“爸,瞧你说的,哪有那么夸张,我调查到的档案你也看过了,他一直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哪有什么异乎寻常……再说,你是那小子的爷爷,尽说什么老子老子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他爹呢!”

老者笑笑:“老子……,我这不是说习惯了嘛!”

两人在座位上窃窃私语,谢竹芸说话的时候一颦一笑却让坐在旁边的几位宾客看的神魂颠倒,五迷三道,其中一个三十岁出头头顶有些秃的男人举起酒杯朝她走过来:“这位美女,你好,你好,我是新郎官的同事,既然我们能有缘坐在一起,那是不是应该认识一下,我叫贾康明,是劳动局一名副科长。”

“……”

谢竹芸抬头看了看这位自称贾康明的秃头男,诧异了一下。

今天,她和父亲纯粹是混进这个婚礼来看看唐宾的,主要是父亲的身份比较敏感,现在又得知唐宾是谢家流落在外的孙子,老爷子自然按捺不住要亲自过来见一见,得知他来参加这里的婚礼,那就再好不过的了,于是就冒充新郎的同事,包了个大红包,混进来了。

“你好!”谢竹芸淡淡一笑,点了点头,就转开了目光,对这种心思不纯看到美女就心里猫爪的猥琐老男人,她根本就不屑一顾。

可她这么生分的笑了笑,看到对方眼里却是百媚横生,于是更加兴奋激动:“美女,我酒都端过来了,咱们认识认识,总要喝一杯的对不对,今天小安大婚,我们也为他高兴是吧?”

谢竹芸看到他还要纠缠,一对柳眉就皱了起来,清冷的目光在他肥猪般的下巴上瞄了一眼,清脆好听的声音说道:“你是不是想泡我?”

“呃……”

那副科长噎了一下,眼神显得无比尴尬。

谢竹芸这话可说的清亮,一桌人基本上都听了去,于是**道目光齐刷刷的集中到了他的秃头上,甚至还有邻桌的人诧异的望过来。这贾康明也不是一个人来的,桌上大多是同事关系,被这么一句直白之后,脑门上顿时有白毛汗冒了出来;要知道这些机关单位的人大多要面子,何况他副科长还不大不小算个小官,你是不是要泡我?这种私下说说没什么,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怎么能说呢,他结结巴巴的道:“我只是……,只是……”

谢竹芸忽然笑了笑道:“想泡妞还这么害羞啊,真可惜,我不喜欢胆小的男人。”

“……”

贾康明这回又被噎了一下,心说我怎么算是胆小的男人呢,那我就胆大给你看,可在他刚刚要再开口说话的时候,坐在谢竹芸旁边的老者却冷冷的一哼,一道凌厉的目光对着他的眼睛盯过去,让他感觉仿佛灵魂被闪电闪了一下,胆都要跳出来了,手中的酒杯剧烈一抖,大半撒在了自己的衣服上……

“好好坐着,规矩点!”老者沉声说道,马上就转开了眼睛望向旁边,原来这会儿新郎新娘已经快到了这一桌,而唐宾正跟在后面,十几桌的酒敬过来,绕是他酒量惊人,此刻也有些肚子里发烧。

其他人都给新郎新娘敬酒,然后酒杯就到了唐宾手里,这时候,谢竹芸娇声一笑:“唐宾小朋友,咱们又见面了,没想到你如此海量,不会整场的酒你全包了吧?”

这时候的唐宾显然是有些醉意了,脸颊红红的,在谢竹芸脸上连连看了两遍,这才认出来,于是笑道:“谢姐,怎么是你啊,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谢竹芸笑的更加欢乐,朝身边的老者望了一眼,心说我可是你亲姑姑,你居然叫我谢姐,不过姐姐也是不错的,证明你姑姑我还没老。

……

谢竹芸道:“我是来要月票的,亲们有没有?”

推荐阅读: 善良的嫂子野性乡村恋上嫂子的床

新书推荐:《 娇艳人生》《 乡村春事》《 荒村野性》《 诱惑人的好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