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一生只爱一个人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一生只爱一个人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叶秀琴上身靠在床头,眼神迷离,似乎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一双手紧紧地相互握着,时不时微微抖动。

她娓娓道来,这是一个属于她自己的故事。

故事其实并不复杂,内容就是说叶秀琴知罗长升在大学期间认识,慢慢发展成为恋人,然后如胶似漆;那时候的大学生活没有现在这么开放和多姿多彩,两人总是偷偷摸摸来往,在一些隐秘的地方共度美好时光。

一年多以后,叶秀琴无意当中碰到了皇甫青炎,后者当即将她视为天人,誓要她成为自己的女人,之后就百般追求,攻势那叫一个猛烈;可偏偏叶秀琴身心全部给了罗长升,非君不嫁;皇甫青炎久攻不下之后,才知道原来罗长升才是最大的障碍,于是暗中找人把罗长升打了个生活不能自理。

这事情做的比较隐蔽,在两人看来完全是一场无妄之灾,并没有想到是因为皇甫青炎的从中作梗,一直到多年以后才无意中得知。

之后皇甫青炎现身,放言只要叶秀琴以后跟他,愿意出钱将罗长升医治痊愈。叶秀琴左思右想之后无奈答应,天真的想着敷衍过去,可当晚就被他强硬要去了身子。

叶秀琴身娇肉嫩,脸蛋好看,皇甫青炎得了一次当然不够。他倒也没有食言,出钱将罗长升治好了,之后月余,叶秀琴发现自己怀孕,于是就成了皇甫家的媳妇,连学业也半途而废。

叶秀琴认命,觉得就此相夫教子过上阔太太的生活也算不错,只是怀孕期间,皇甫青炎却迷上了另一个女人,从此就很少再来看她;等到生下皇甫雁之后,又因为不是儿子更被冷落,连女儿他也不愿意多陪一会。

之后就简单了,叶秀琴再次遇上了罗长升,当时罗长升刚刚丧偶,膝下有一儿子,两人在感情上都过的不堪,当时就旧情复燃,而后一发不可收拾。

曾经有一次两人偷偷幽会,但不巧被皇甫青炎撞见,将两人吓个半死,可让叶秀琴更加觉得讽刺的是,皇甫青炎居然压根不记得罗长升这个人了,当时还以为是她的司机,逃过一劫;再然后他们就更加肆无忌惮,叶秀琴甚至疯狂的想出让自己女儿嫁给情夫儿子的主意,然后慢慢谋夺皇甫家的财产。

直到后面皇甫雁到皇甫集团上班,遇见唐宾,再之后发生的事情,他也都能猜到一些。

听完她讲的这个老套而悲情的故事,唐宾不置可否。

而皇甫雁却有些茫然不知所措,面对这样的老爹老妈,她感到的是无尽的悲凉,觉得自己就是个多余的,甚至感觉自己可能就是老爹强迫老妈后的产物……

她对父亲的恨一直以来主要是因为他的喜新厌旧,不顾惜父女之情,简直把她当成无物,可现在明白了,自己本来就是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的……

叶秀琴说出这一个故事,忽然好像浑身轻松了许多,看着皇甫雁说道:“雁雁,妈知道对不起你,可我也是没有办法,一切都是你爹逼的。”

皇甫雁眼泪垂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了,天晚了,我好累了,你们先回去!”叶秀琴挥了挥手说道,作势要躺回床上,忽然又开口,“唐宾,对你所做的事情,我只能说抱歉,但所幸你现在完好无损,老罗却……,他的尸体在哪?”

“在太平间!”

“……”

唐宾在医院里没有找到秦海燕,只好打电话给她:“海燕,你现在在哪呢?”

在电话接通后,他马上这么说道。

这时候秦海燕正和步红两人在罗长升家里收集线索,要找出杀手的来源,并且真的已经找到了蛛丝马迹,接到电话后说道:“我现在有事,你在家好好休息,晚一点回去的时候我会给你带条裤子的。”

她还不知道唐宾已经一个人裹着条浴巾从她家跑出来了。

在边上的步红听到她说话的内容,马上眼神一亮道:“姐,你要给他带什么裤子,内裤吗?”

她说话的声音不小,电话那头的唐宾都听的一清二楚。

秦海燕闻言白了她一眼,手上挥了挥让她该干嘛干嘛去,耳中却听到唐宾说道:“那个……我已经自己出来了,刚才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吗?”

秦海燕脸上一呆,然后道:“那行!那边没事了,你不用担心,另外你的危险解除,放心去……睡觉!”

她本来想说放心去陪你的雁妹妹,可终于没有说出口。

唐宾一怔,听说危险解除首先想到的居然是海燕她从现在开始不会再陪着自己了,心里不由有些空落落的,不过现在雁妹妹还在旁边,也就不多说什么:“好,好的。”

两人回到巴黎小镇。

皇甫雁的情绪明显有些不对,哀伤,矛盾,恍惚。

“好了,洗个澡,早点休息!”唐宾抱着她的香肩,柔声说道。

皇甫雁脑袋靠在他身上,像是没有听到一样,过了好一会才说道:“哥,我是不是多余的?”

唐宾安慰道:“怎么会呢,哪有人会是多余的?”

“可是,我就是多余的,没人爱没人疼。”

“说什么傻话,我爱你,我疼你!别人要爱你疼你,我还不乐意了呢!”

皇甫雁轻轻一笑,很是勉强,凄婉道:“我一直以为自己是我妈心里最重要的一个人,我可以没有爸爸,但是我们母女总是相互支撑着的,可是我现在才发现,我不是!”

唐宾不知道怎么安慰了,索xìng把她横抱了起来,说道:“我很希望我是你心里最重要的人,也许,在罗长升的眼里,应该也有这样的想法?你妈本来就爱着他,和你爸的结合完全是出于无奈,在她的心里,应该一直都是只有罗长升一个人,这么一想,其实你妈也真是个可怜人。”

皇甫雁道:“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她想要杀你,你难道不恨她吗?”

唐宾咧了咧嘴:“我想这应该多半是出自罗长升的主意!为了你,我可以放下对你妈的怨念。”

皇甫雁摇摇头道:“可是我放不下,她是我妈,却要杀你,我对不起你,更加无法接受这样的妈。”

唐宾搂的更紧,笑道:“傻瓜,你妈又不是你,她哪里能跟你比,反正我现在好好的,你妈也因此受到了教训,她的脸……听医生说很难再恢复了。现在罗长升也已经死了,也算是重新开始!再说,她终究是你妈,我不想她成为我们两个人之间的障碍……,如果她可以不再仇视我,我……,可以也叫她妈的。”

皇甫雁浑身一震,看着他的美眸泛起cháo红:“哥,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会离不开你的?”

唐宾笑了笑:“我就没想过你还能离开。”

皇甫雁搂着他的脖子,终于落下了眼泪:“抱我去房里,我要你爱我,好好爱我!”

这一夜。

雁妹妹像是被**附身,英勇无比,和唐宾两个人肉身纠缠,吟啼不断,高亢的嘶喊一声连着一声,激烈的碰撞和靡肉的摩擦响彻了整个房子的角落。

第二天,唐宾是被一阵电话声吵醒,来电话的是秦海燕,她只说了一句话就让他呆若木鸡:“叶秀琴,死了!”

唐宾长大了嘴巴,久久没有出声。

她看了看赤身裸身睡在旁边的雁妹妹,昨天的她勇猛无敌,肉身一次次对唐宾发起逆袭,cháo涌了一次还有一次,最后连唐宾自己也受不住这样的耕耘,一连喷了好几回,到现在还有些弹尽粮绝的空虚感,而她自己早就jīng疲力尽,今天一天估计都没办法起床了。

可是,现在突然收到这样的消息,她该怎么办,她会怎么办?

……

收到这消息的当然不止是唐宾和皇甫雁。

同一时间得到消息的还有皇甫家的老爷子,皇甫远宏。至于皇甫青炎,谁知道他又去了哪里寻欢作乐去了。

叶秀琴死在太平间。

一把锋利的手术刀插进了她的心脏。

她躺在罗长升的尸体旁边,一只手抓住他僵硬的手掌,如今两只手都变成了僵硬。

她的身上留了一封遗书,上面只有短短几句话:

长升,我曾经说过,一生只爱一个人,我做到了。

尽管你最后的畏缩让我害怕,可我不怪你!

雁雁,对不起!

皇甫青炎,我会上来找你的!

……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当唐宾和皇甫雁赶到现场的时候,皇甫雁已经颤抖着哭晕了过去,在皇甫家众人面前,唐宾没办法表现的太过亲昵,雁妹妹由皇甫青希抱着她去旁边休息。

看到叶秀琴这样的选择,唐宾不仅唏嘘不已。

他昨晚还说为了雁妹妹可以放下怨念,可以叫她一声妈的,只可惜永远都没有了这个机会。

也许,在叶秀琴的眼里,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一个可以为爱痴狂的女人;当初她为了他,违背自己的情感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现在又为了他,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似乎她的存在只是为他而生,就连自己的女儿也可以放在一边。

真的是一生只爱一个人吗?

唐宾在为她感到悲哀的同时,不由为她对情感的的执着感到钦佩。

也许,她真的将自己全部的爱都给了她死也要紧紧握着的男人,以至于都没有多余的爱去给予自己的女儿,他死了,她也跟着心死了!

推荐阅读: 村官:艳满杏花村 色小说:别样仕途

新书推荐:《 帝国总裁的宝贝宠妻》《 出轨的妻子》《 出轨日记》《 小寡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