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二十二章 秦校花扑倒后

第四百二十二章 秦校花扑倒后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等到现场伤员都被救走,道路恢复通行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

不过据说现场还是有好几条人命从此离开了这个充满危险的世界,特别是那油罐车里的司机以及助手,随着油罐的爆炸,连一块完整的尸身都没有找到,为此大家也只能叹息生命之无常。

下午四点半,唐宾开着车返回江州市区,因为答应了暴力女jǐng今天晚上要去她家扮演男朋友的角sè,或者说被迫表演,他也只能扯了个慌说晚上要出去跟个男xìng朋友吃饭,为此李晶晶就先回了自己家,刚刚耗费了内力也需要好好休息,唐宾对她给别人施展的治疗手段有些疑惑,心里似有所觉,但一时也弄不明白。

在白天鹅公寓门口与晶晶姑娘告别之后回到金sè黎明,唐宾拿着那块雕着花纹的奇特板砖想去咨询一下秦海燕,相对来说,秦大校花属于多方位专业人士,身边更加有一个辅助型百科全书步红,他想着也许她们能看出个所以然来,如果真是什么了不起的古董,那就发达了……

由于在楼下没看到秦大校花,唐宾就径直跑到了她的房间,伸手一扳门把,房门应声而开,动作可谓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

“海燕,我想……”

只是一双眼睛刚刚往里面一看,他就一下子就石化了,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样愣在当场,嘴巴大张,后面要说的话也被卡在了喉咙里。

只见秦海燕身上穿了一件粉红sè睡衣,下身处……,只穿了一条面料轻薄稍显透明的黑sè蕾丝小内内,撅着一个圆滚滚的大臀部正对着一面全身镜在那里坚难地抹着什么。

好,抹着什么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因为在抹着什么,所以她下身那条黑sè蕾丝小内内并没有好好的穿在身上,而是被往下拉了一点。

也许是在自己房间里的缘故,秦大校花不认为会有什么人进来,所以在拉下这条轻薄小布片的时候有些不留余地,拉的稍微用力了一些,直接褪到了大腿处,将整个白花花光溜溜滑嫩嫩的肉臀都暴露在空气中。

从唐宾站立的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她一侧的臀线,前面部分被垂下来的睡衣挡住,倒是看不见什么,只看到两条笔直均匀不带一丝瑕疵的修长美腿紧紧并拢着弯腰站立,脑袋大幅度的扭转,正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的臀部,当然,看的应该是那伤口。

本来就看到一条完美诱人的臀线也没什么,上次她上厕所没带纸的时候就曾经见到过。

可是,可是……

她身后那面全身镜实在是大了一点点,高度是没什么关系,问题出在宽度上。

宽度一大,唐宾的视线透过镜子,就将秦大校花那白里透红,惊芳绝艳,细腻光滑的一塌糊涂的美臀收入眼中,那完美的曲线,诱人的沟缝,神秘的……,呃,因为她手的缘故,更隐秘的地方被遮住了,不过那一抹被紧紧夹在里面的幻想,想想就让人喷血。

唐大官人感觉自己一下子就像是被打了鸡血似的,两腿间软趴趴的东西马上被冲动刺激的醒转,豁然露出狰狞的体态,将那裤子的外围顶的雄起,只是他现在仿佛眼睛在冒火,视线跟镜子胶着,难舍难分。

“咕咚!”

一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唾沫被咽了下去。

然后地板上发出“咣当”一声大响,唐宾手里那块超重的板砖一下脱离,掉落在地板上,砸出了一道印痕,甚至滚了两滚,这才四平八稳的落地。

秦海燕在他开门的瞬间就回过了头来,一时间也有些傻了眼,两个人就像是被瞬间定格,直到那板砖落地才豁然惊醒;她并没有尖叫,只是张大了嘴巴,手忙脚乱的要去遮挡什么,没想到因为本身姿势别扭,双腿紧紧夹着,再加上紧张慌乱之下,“呯”的一声直挺挺的摔在地板上。

秦海燕一张脸瞬间变的空前殷红,红的就快要滴出血来,心里当真羞涩到了极点,身体趴在地上,两手还是慌慌张张的去拉那条黑sè小内裤。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也许是受惊之下用力太猛,也许那小内内实在太过薄弱,只在一扯之下,居然发出“刺啦”一声响——,破了,真的破了,一个边断掉了。

“你……,看够了没有?”秦海燕羞愤的回头,却看到唐宾还是站在门口直愣愣的盯着自己的身体,两眼发光,顿时更加不胜娇羞,面红耳赤,甚至整个身体都泛起了一片cháo红,她在羞恼的同时一双美腿紧紧夹住,一双纤手张开十指,死死的护住自己的要害——臀部。

“没有!”唐宾睁大了眼睛喃喃道,不过马上又惊觉,“呃,不,看够了,不是……,看……,我没看到。”

一听到他这样的回答,秦大校花更是羞不可抑,咬了咬嘴唇气恼道:“没看到,你是不是还想要再上前来看看清楚啊?还不快把门关上?”

她的本意当然是让唐宾赶紧把门关上,自己退出去。

可是鬼使神差的,唐宾的确伸手把门给关上了,但是他自己却忘了要出去,反而真的上前走了两步。

看到他如此举动,秦海燕真是想钻个地洞再也不出来了,眼睛惊诧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想要干嘛!

唐宾上前走了两步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可是人都已经进来了,而且看她这么倒在地上,总不能又傻乎乎的转身出去,他心思百转,最后豁出去了,索xìng笑了笑说道:“虽然是夏天,但是不穿裤子趴在地上也是不好的,要小心着凉,我来扶你,要躺躺到床上去。”

“……”

“你刚刚抹药啊,自己……,不方便,要不我来,我有经验!”

“……”

秦海燕被他直挺挺的抱到了床上,满脸通红,一句话都不说,这样的接触,让她甚至将眼睛都死死的闭了起来,太羞人了,太出人意料了,她甚至不敢相信唐宾居然敢这么做,一时间都有些木呆呆的了,直到唐宾真的捡起地上的药膏,在手上勾了一些轻轻往她那臀部伤口上抹的时候,这才像是突然回过神来,浑身如野猫炸刺了一般打了个激灵,赶紧伸手抓起一条毛巾毯往身上裹,一边咬牙切齿的挤出一句话来:“唐宾,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帮……,帮你抹药啊?”

“……”

秦海燕现在身上裹了条毛巾毯,羞涩之意稍减,可是想起刚才自己下身光溜溜的被他抱到床上再用手摸屁股就感觉要抓狂,而且刚才还不知道有没有被看到……,她脑子有些凌乱,接着就气势汹汹轰的一下将他扑倒在床上,一双美眸泛红,盯着他的眼睛,心里却是五味陈杂,羞耻,气恼,心慌,甚至还有一些刺激……,反正自己也不知道要将他怎么办。

被扑倒的唐宾此刻看着近在咫尺的秦大校花,心里止不住有些忐忑,以前被他连夜殴打的往事还历历在目,心里有些潜意识的心悸,刚才是一时冲动没想到后果,现在被她如此恶狠狠的盯着实在胆战心惊,害怕她再次发飙,秦大校花发起飙来可是比暴力女jǐng还要凶残十倍。

“海燕,你,你身上伤还没好,可……不能乱来?”

秦海燕的眼神变换,居高临下的俯视,两张脸之间的距离只有十几公分,彼此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甚至感受到对方呼出来的气息。

四目相对,持续了有两分钟。

“你是在关心我吗?”秦海燕目不转睛,但是神sè缓和下来,脸上有些似笑非笑。

“当……,当然!”唐宾注意到她眼里的怒气似乎在慢慢退散,那颗sè胆就有些蠢蠢yù动,雄起的分身此刻被她娇躯压着本来有些软了,现在又渐渐有抬头的趋势,这厮控制不住的伸出手慢慢爬上了她的腰肢。

“……”

秦海燕身有所觉,瞳孔伸缩不断,脸上神情不变,但是一颗心却仿佛要飞出来一样,脑子里思绪万千,百般挣扎,在进行了一场剧烈的斗争。

怎么办?

怎么办?

狠狠的拒绝他,扇他两耳光?

还是半推半就,顺水推舟?

秦校花对唐大官人不是没感觉,潜意识里面也想过要发生什么,甚至在外人面前都承认两人属于夫妻关系,可是现在……

唐宾的手在一点点的往上,一寸寸的攀爬。

她的身体轻微的颤动了一下,一排洁白的贝齿紧紧的咬着下唇,当他的手指超过了腰部的范围,往胸部方向攀爬的时候,她眼神一凌,一股气势微微散发。

唐宾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她,感受到她瞬间的变化时,他的手指顿时一滞,停留了片刻,看到她眼神不变,再次一寸一寸的退了回去,直到两手按住她的柳腰,她才眼神再次变化,又显得温柔似水,似嗔似怨。

唐宾纠结了,到底是进攻还是退守?

两人这样来来回回了数遍,他那两腿间的东西也软软硬硬了数度,正在左右为难之际,门外响起小唐心的呼喊声:“叔叔,叔叔,你在哪里呀?我的板砖呢,我的板砖去哪里了?”

在床上陷入天人交战的两人瞬间回神,秦海燕豁然起身,一条毛巾毯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心心叫你了,还不快走?!”

唐宾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可是心里又有些失落,像是觉得错过了什么东西,他爬起身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有点不甘心的望了眼她用毯子包裹着的臀部:“明天,我再来帮你抹!”

“滚!”

待唐宾夹着小尾巴出门,秦大校花才轰然趴倒在床上大口的喘气,美眸流波,面红耳赤,身上都出了一身汗:“真要命!”

推荐阅读: 留守男人不寂寞寡妇的私密日记

新书推荐:《 美女老师的同居诱惑》《 善良的嫂子》《 野性乡村》《 荒村野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