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二十五章 我是充气娃娃吗

第四百二十五章 我是充气娃娃吗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钟丽雯的吻异常火热,就仿佛唐宾给她取的暴力女警外号,尽管动作之间还有些显的生疏,但激情四射无疑,让唐大官人一刹那间就**高涨,兽血沸腾。

也许是保守了二十几年的贞节被唐宾一举破掉后的爆发,也许正如她性格中存有的狂野分子,一旦被激活,处处彰显活力,就算是这男女间的**之事也不甘沉寂。

吻!

一直在继续!

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即使是身体本能的选择更多一些,那也没什么好后悔的,事情都已经到了这样的境地,不可能再更坏了。

“啧,啧……”

唇舌交缠,口水满溢,已经分不清到底谁在吃谁的口水,谁在吸谁的舌尖,身体里的**在不断升腾,青春的荷尔蒙随着彼此的交缠四散飞扬。

钟丽雯的身段婀娜聘婷,体态均匀有致,摸上去细腻光滑却没有一丝赘肉,当真多一分嫌胖,少一分却又嫌瘦,他的双手摸索着伸进了她的衬衣,一下粗鲁的翻开里面的罩杯,两只大手毫无间隙地握住了她的嫩肉。

“嗯!!”

钟丽雯娇躯一震,鼻息中止不住呻吟,这样的经历虽然早就不是第一次,但上次是身中媚毒身不由己,这一次是在完全清醒的状态,她长长的睫毛不自禁一阵狂闪,身体僵硬了有三秒钟,美眸微微睁开看了看他的脸,旋即又再次闭上,然后亲吻的力度突然加大,急急忙忙的伸手扯住唐宾的皮带,猛然拉了开来,唐大官人的那里早已一柱擎天,甚至顶住了她的柔软。

只是如此逆袭狂野的动作却让唐宾一下子脑袋清醒了过来,他是来扮演人家男朋友的,可不是真的男朋友;而且就算是真的男朋友,他也不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和她发生关系,毕竟人家父母亲戚可正在一门之隔的外面,被他们听到了可怎么得了,刚才的那一吻就已经很冲动了。

“等一下,等一下!”他两手握着她胸前的挺翘,四根手指还轻轻夹着那一对蓓蕾,嘴里却开始喊停。

钟丽雯有些意乱情迷,缠绵中想要引领主导地位,闻言并不停下,反而更加迅猛的拉扯他的衣服,一只白嫩的纤手五指一张就捉到了那隆起的狰狞,隔着薄薄的布料生涩地的揉捏,但是很用力。

“啊,嘶——”

分身被抓,唐大官人差点一下把持不住,就像大热天吞了一口沙冰,冰雪天喝了一杯热奶,无比的舒坦,但他硬生生忍住原始的**,因为外面有她的父母在,真要这么直接干出荒唐的事来,恐怕后果会很严重,而且自己也会变的没脸见人。

他用力翻了个身,将暴力女一把压倒在床上,钟丽雯挣扎了一下,但力量有限,终究没办法反抗,可是她握住他火热的手更加张狂,上下左右乱动。

暴力女果然是暴力女,到了床上也如此暴力,如果不是他抗击打性和防御力强悍,这时候小叽叽都有可能被弄伤。

“噗嗤,噗嗤,噗嗤……”

旁边就是一串从盘子里滚出来的紫色葡萄,钟丽雯被如此一翻身,背部就压到了葡萄上面,发出一连串的声音,一片紫色的汁液顿时飚射出来,沾染了她的白色衬衣。

“呃!”

肌肤被溅出的葡萄汁一湿,感觉一片清凉,暴力女的**也在这时候徒然一收,只是呼吸依然急促,全身泛着潮红,眼神迷离地看着他,似羞似怨:“干嘛?”

“嘿嘿!”唐宾笑了笑,实际上也意犹未尽,可总归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他俯下身在她耳边呢喃,“你急切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门外还有三个人呢,说不准正竖起耳朵听着,我们是不是改日再弄……”

“……”钟丽雯愣了一会,回过神来,拧着眉头脸上显得更加殷红,随即放开手,“啪”的一巴掌抽在唐大官人火热的棒棒上面,惹得它在裤子里面一阵摇头晃脑,咬着性感红润的嘴唇道:“那你还不放手?”

“放手?哦,呵呵,当然!”唐宾的小弟弟被打了一巴掌有点生痛,所以为了表示自己的不满,他在两手在离开那两团软肉的时候也不客气的再次揉捏了几把,直到看见暴力女眼神变的寒冷,似乎随时都要火山爆发,这才抽手跑开。

孙小娥让唐宾今晚睡在女儿的房间自然不是让两人晚上睡一张床,然而钟丽雯是绝对不会让这个变态大色狼在自己房间过夜的,过了半个多小时以后,唐宾就跑出去提出告辞。

“酒醒了,今晚就住家里好了,明天再走也不迟。”

“是啊,醉酒后也不舒服的,回家还不放心呢!”

“……”

“不用,不用,叔叔,阿姨,二姨,我明天上班,公文包还在家里,改天再来登门拜访。”

“是啊,以后有时间我再带回来就是。”

见到唐宾执意要走,钟家人也就没再说什么,不过让钟丽雯开车送他。

车上,钟丽雯开车,唐宾坐在副驾驶室。

因为刚才在房间里亲热的事情,出了家门后两人都感觉有些不太自在,所以在车厢里的时候也都一句话不说,但是这样的气氛多少显得有点尴尬,唐宾觉得自己是个男人,男人在和女人发生了那种事之后总是属于主动方,尽管实际上她的行动更加主动一些,但自己还是应该有些担当才是,于是在脑子里飞转找着两人能聊的话题,结果发现有些词穷,看了她半天才憋出一句很白痴的话:“你爸妈对你的终生大事很着急啊!”

钟丽雯鼻子里嗯了一声,眼睛一直盯着前方,心里在说:废话,不着急能找你过来顶替吗?

他又问了一句:“他们如果要求我再上门怎么办?”

钟丽雯面无表情的说:“再说。”

两个问题回答都很简单,甚至很冷淡,唐宾舔了舔嘴唇也就不再说话了。

过了一会,暴力女警开口:“刚才是你主动,不是我的原因。”

我主动?

什么意思?

唐宾愕然的转过头看了看她,说道:“难道你一直在纠结刚才在房间里是谁主动的问题?这个……,貌似后来是你主动。”

钟丽雯挑了挑眉毛,似乎对这个问题真的很纠结:“如果不是你强吻我,我会主动吗?我会主动来勾引你吗,真是笑话,你在我眼里就是个混蛋,花心色狼,我不可能会喜欢上你,你别做梦了。”

呃?

这下子唐宾更愕然了,仔细看了看她的表情,心里止不住猜测暴力女警这句话的深意,难道她刚刚一直在思考会不会喜欢我的问题,或者说是在害怕,要不然谁主动有那么重要吗,这不都一样吗?

“我没做梦啊,也没说让你喜欢上我,可是……刚刚真的是你主动。”

“闭嘴,是你主动。”

“你主动!”

“混蛋,你主动!”

“是你,如果不是我阻止你,刚刚在你床上就发生关系了。”

“是你,是你,是你!!!!”钟丽雯似乎又爆发了,脑子里面一个白色的一个黑色的小人在相互争辩,“就算我们发生过关系,那也不表示我会对你有意思,刚刚就算我主动,最多表示我是个正常女人,有正常的生理需要。”

“好吧!”唐宾耸耸肩,淡淡的说道,看到她这么纠结的样子,他不想再刺激她。

“什么叫好吧?”可是钟丽雯似乎对他这样毫不在意的神情很不满意,“难道我说的还有假么,这是绝对,绝对不会有错的。”

稍微顿了顿,她又似乎在自言自语:“我不可能喜欢你!”

可是她说完似乎心里更纠结了,脚下猛的一踩刹车,在马路上划出一条长长的刹车线,还好后没有车紧跟着,要不然就会造成追尾了。

钟丽雯急转方向盘,然后掉转车头急速行驶,一忽儿进入了另一条道路,轰轰轰的开了过去。

“诶,你干嘛,我家不在这个方向!”唐宾更奇怪了,看着完全不对的道路急忙出声说道。

“我知道,我要去证明给你看。”

证明给我看?

唐宾傻眼了,证明给我看什么呀?

然后他发现前面的道路突然一黑,这边没有了路灯,在远光灯的照耀下,车子快速到了一个地方,两边有两排大树,前方是一条潺潺流水的小河。

“这里……,很熟悉啊!”

“好像是上次雁妹妹的老妈和她的情夫罗长升偷情的地方,自己和雁妹妹也在这里玩过车震的呢!”

正在奇怪暴力女警怎么会突然把车开到了这个位置,而且……

等等!

她说要证明给我看,是为了证明……,证明发生了关系也不会喜欢上我?

那要怎么证明,难道是……,这会不会太疯狂了一点。

只是这个念头才刚刚升起,钟丽雯已经熄火,并且推开车门下车。

“下车!”

唐宾被生生拖了出去,然后就感到嘴唇上被一样柔弱的东西覆盖,那是暴力女的唇,她的吻像雨点般的落下来,一边狂野的撕扯他的衣服和裤子。

“唔,唔……,果然是这样呢,真是没办法啊!”

刚开始唐大官人还有反抗,不,是矜持一下的念头,可挡不住暴力女警的火热激情,心理防线只是坚持了两秒钟,就生生被撕开,然后一如既往热火朝天的去配合她证明她思维的正确性。

也许是刚刚在房间里已经有过预热,这一次激情升温非常顺利,只片刻之后两人就清洁溜溜,可惜今晚是个没有星月的日子,少了灯光照明的小河边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就算面前的佳人一丝不挂,唐宾也丝毫看不见她的美妙**,但是没关系,眼睛看不见,可以用手感觉,有时候看不见会比看见更有情趣。

“咣!”

唐宾被她用力一推,身体后仰倒在了车头盖上。

光溜溜的屁股蛋贴上刚刚停下来的前车引擎盖,感觉很是热乎,但是这样的温度还能忍受,然后他感觉到暴力女一边握着他坚挺雄壮的分身,一边慢慢的爬了上来,只是因为天黑,而且是在车头上,爬了两下有些打滑,唐宾出言提议:“要不,我们换个位置?”

“不用!”钟丽雯断然拒绝。

“好吧,那你可别摔下去了。”唐宾好心的说道,手里捂着她的臀部,帮助她攀爬。

有了唐宾的帮助,钟丽雯自然轻松多了,脱了鞋子的光脚丫一会就站在了车头上,然后慢慢蹲下,引着那火热的龙根往自己下面钻。

此刻的她,两股之间早已泛滥,散发着芬芳的春水濡湿了娇嫩的边缘,轻轻用手一摸就能摸出老大一片。

随着她身体的下蹲,两方的距离在慢慢接近。

十公分……

五公分……

更近了!

“嗯!”

唐宾的火热前端感受到了一片滑腻的存在,暖暖的,软软的,那是什么存在自然不用明言。

来吧,用你的身体行动来证明吧!

唐宾的分身在这么轻轻一触之下更加膨胀坚挺,如一把出鞘的利剑,还散发着火热。

可是,这个时候的钟丽雯却忽然顿住了,神智没来由的一清,两道秀眉也拧了起来——

“我在干什么?”

“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法来证明?”

“我是神经病了吗?”

钟丽雯脸上的神情唐宾并没有看到,只是他现在下身的坚硬已经到了无与伦比的程度,正是剑及履及,即刻要破城而入的时候,看到她身体顿在那里不动,小唐宾顿时难受到了极点,你说顶端都碰到那口子了,还不动作是为哪般?

于是他抚着她臀部的手用力往下按了一按!

可是,暴力女居然硬生生顶着双腿没动,甚至在黑暗中还很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不来了,我回家了!”钟丽雯忽然这么说了一句,然后抬了抬臀部打算爬下去。

“什么?”唐宾怔住了,这都在门口了,居然一下改主意了,这会不会搞笑了一点啊?

他一怔之下就有些走神,本来按在她臀部上的手也滑了下来,可就在这个时候,他耳中听到暴力女一声惊叫,然后身上一重,甚至是那坚挺的火热一下冲入了某个极致紧缩和温暖的所在。

“啊——”

暴力女警一声嘶叫,声音里满是痛苦,或者还夹杂着一些别的情绪。

如果唐宾还猜不到自己的分身进入了什么地方,那他真的可以去死了,那地方紧窄,温润,紧紧的套住了他的火热,甚至因为是突然之间重重的一捅到底,分毫都没有留下,巨大的前端已经挤入了一个更狭小的所在,而那地方也因为突然的袭击和刺激,一阵抽搐痉挛,死死的包围不留缝隙。

“呵——”唐宾不自禁的吐出一口气,终于舒爽了。

而反观钟丽雯就不舒服了,甚至有点痛苦不堪的意味,本来上次破过身,这一次只要缓缓进行就不必再遭受如此的痛,可谁让她一下滑倒了呢,在措不及防之下吞没了那么巨大的存在,还是很不适应。

“这个,也许是……,天意!”

唐宾不无幸灾乐祸的说道,实际上那极致的感觉很是舒爽,然后搂着她光滑的腰背,暗爽的吻住了她的嘴唇,既然是天意,那就应该顺天意而为。

这一次,暴力女没有再抗拒,戳都戳进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只是——

“这还是因为生理需要!”

“行,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我听你的。”唐宾都占大便宜了,口头上自然退了一步。

“慢点,有点疼。”钟丽雯说道,难得的表现出柔弱,只是这样的神情只是维持了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随着状态渐佳,**上升,她自己骑在上面的动作开始加快,一下一下的吞吐,挺翘的柔臀如雨点般敲打在唐宾的大腿上。

忽然,一道闪电在天空划过,照亮了小河边附近的景象,在那一瞬间,唐宾看到钟丽雯头发散乱飞舞,俏脸微微仰着,一双美眸紧闭,也许是害羞,也许是不想让唐宾听到她的呻吟,她的牙齿紧紧咬着下唇,始终不发一声,可是那吞吐间的摩擦和极度紧致的刺激,还是让她的鼻息间有一种微弱的歇斯底里的喘息声微微荡漾。

片刻之后,豆大的雨点啪啪啪落下,打在两人火热的躯体上。

但这雨水丝毫不能动摇两人激情的释放,只短短几秒钟时间,两人本就光溜溜的身体全都被雨水湿润,可那火热的动作还在继续,更加狂热,就像最原始的野兽,尽情燃烧**。

如此不知何时,唐宾虎吼一声,将火热的滚烫抽离出来,此刻正有一道闪电落下,照亮了这里的一切,一道白线从他身上射出,远远的落入了河水,随之消失不见。

雨幕中,唐宾将暴力女搂在怀中,心里止不住的感叹,那双层的壁垒实在厉害,**无比,一次次刮的他神经乱颤,要不是定力足够,说不准她还没出来自己就完蛋了,不过……回味无穷!

“你在我身体里面做了什么?”钟丽雯喘着粗气,身体有写发软,两腿间那地方酸酸软软,此刻还有**的余韵,只是很奇怪,里面似乎有股热流存在,在左冲右突。

这样的感觉其实上一次跟他做完之后就有感觉到过,只是那个时候身中淫毒,没有心思注意,等到后来就感觉不到了。

“嗯?”

唐宾脸上一愣,心里有些疑惑,难道是那股阳刚内力灌输进去她体内之后,被她感觉到了?

在她刚刚达到巅峰的时候,有一股纯正的阴柔内气排泄出来被自己吸收,与此同时,他也马上灌输了一部分进入她的身体,也许是因为最近一元圆满,体内的先天真气也比以前旺盛,所以一动之下灌输的有点多了些,莫非已经多到能被她感觉到?

“你感觉到了什么?”他柔声问道,刚刚缠绵完毕,自然说话也温柔了很多。

“……”钟丽雯皱了皱眉,感觉奇怪,但是又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心想难道女人跟男人aa完之后就是这样的,想了一会也就不再想了,然后属于暴力性格的元素又冒了出来,一把推开唐大官人:“好了,我的需要没有了!”

说完,她径自穿上已经湿透的衣服,摸索着跳进了驾驶位。

唐宾脸上呆滞了几秒钟,心里不无抱怨,这女人真是喜怒无常,难道真把自己当成充气娃娃了,有需要的时候拿来用一用,用完了就随手丢开?

他撇了撇嘴,叹了口气,慢悠悠的也穿起了自己的衣服。

可是,暴力女发动车子后,就轰轰轰的开动车子一个急速后退摆正车头,丢下一句“我走了,拜拜”,紧接着踏下油门,迅速将汽车驶入了延绵的雨幕之中。

“嗄!!!!”

唐宾惊讶的望着远去的车灯,真是欲哭无泪,连穿了一半的裤子都僵在了那里。

ps:今天有事,回来很努力的写,两章还差一点,就一起发了!

推荐阅读: 留守男人不寂寞寡妇的私密日记

新书推荐:《 好色艳妇 》《 妻子的付出 》《 乱欲》《 互换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