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零九章 叫声姑姑来听听

第四百零九章 叫声姑姑来听听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这家医疗机构与外界的不同,地处偏僻,占地颇广,而且环境幽雅,但是唯有病人不多,没有来来往往看病的病人和家属,护士和医生倒是不少,不对外开放,是专门为某一部分人服务的专属机构。

唐宾昨天折腾了十足一个晚上,打了两场恶仗,哦,甚至之前还跟小号美眉嘿咻嘿咻的弄出了一抹精华,可说全身的内力耗去不少,实在累得有够呛,尽管突然间得知自己的身世有异,很想问个清楚明白,但看看谢家父女都受了伤,手术后需要调养,他也就找了个地方休息。

到第二天,也就是周六。

唐宾一早醒来,就走到隔壁的病房,里面正是秦海燕;这里的病房考究,装饰优雅,设备齐全,最主要的全都是单人间,还有独立卫生间,跟外面医院的vip房丝毫不差;而此刻秦大校花还在睡觉,只是她伤的部位有些尴尬,一在臀部,一在大腿,几个小时前刚取出子弹不久,伤势还未愈合,只能姿势别扭的趴着睡觉。

虽然满身疲累,但是唐宾刚一推门进去,她就醒了过来,一双美眸豁然睁大,回头一看发现是唐宾后马上又眯了眯眼,把脑袋扔回枕头上,继续睡觉。

“你这睡姿也太奇怪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保胎呢!”唐宾进门一看到她那又不像侧又不像趴的样子,不由笑着说了一句。

“门关上,别说话,别吵我,我要睡觉!”秦海燕闭着眼睛嘟囔,迷迷糊糊的,这样睡也是没有办法,臀部大腿受了伤,这边腹部的伤口却还没有好,三个地方都不能被压到,只好如此别扭的睡觉。

“……”

好吧,唐宾转身将门关上,甚至顺手就把门给反锁了,自己却没有出去,反而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她的床前缓缓的坐了下来。他身体靠在床头,在病房显得黑暗的空间里看着她睡觉的姿势,果真一句话都不说。

可是他这个样子,却让秦大校花睡不着了,睁开一只眼睛瞄了瞄,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你干嘛,一大清早不睡觉,跑我这发呆来了?”

“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我一个人呆着不习惯,还是跟你在一起安心点!”唐宾似真似假地说道。

“……”

秦海燕无语,又闭上了眼晴,脑袋轻轻挪动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一头秀发散乱在枕头边,嘴唇一张一合轻声咕哝:“你不是刚刚认了亲了,昨天还没恭喜你呢,该高兴才是,有什么不能安心的?!”

唐宾苦笑道:“就是这样,才感觉特别不安心!”

秦海燕沉默了一会,然后皱着眉头伸手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末了一把抓住他放在旁边的一只大手,嘟囔道:“好了,现在可以安心了,天大地大,睡觉最大,等睡醒了什么事都能解决,放心放心!”

话说完后,她就再也没开口,安安静静侧趴在那里,好像真的又睡了过去。

唐大官人坐在床头,一只手里握着她的柔荑,纤纤娇嫩,温暖腻滑,如一鸿春水般滋润心田,最重要的是,这样握着她的手之后,原本动荡甚至焦燥的心灵,的确好像安稳了下来,片刻之后,这货居然就这样靠在秦大校花的病床上再次睡了过去。

……

病房另一侧。

谢竹芸早早的醒来,一是父亲动完手术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心里担忧想去看看,另一方面是昨晚和唐宾说了一些话,看其脸色神情怕他一时难以接受,并没有讲太多,现在过了一晚消化之后,应该能更容易沟通一些。

她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一侧肩膀受伤,行动还是有些不太方便,先去走到父亲那边看了看,发现他还在昏睡,手术后的麻药和身体的疲惫让他到现在还没有醒转,不过医生说已经脱离了危险,这也让她原本七上八下的心头松了松,转而跑到唐宾的房间,然而却看到里面空空如也,人去不知何处。

“这臭小子,难道真的接受不了,自己跑掉了?”她在里面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唐宾的身影,心里顿时犯起了嘀咕,跑过去问了个值班的护士,结果人家也没看到过他的人。

“去哪了呢?”

“奇怪了?”

她转过头去看了看对面秦海燕的房门,走过去伸手轻轻一转,却发现反锁了,于是拧着眉头离开。

“臭小子,你可千万别跑啊,要是敢跑掉的话,看姐姐我……姑姑我怎么收拾你!”

谢竹芸恨恨的跺脚,走回房间去拿手机给唐宾打电话。

唐大官人这会儿正握着秦校花的嫩手做梦呢,至于做的什么梦,这就不好说了,只是看这厮脸上那贼兮兮的淫荡样,肯定不是好梦;听到口袋里的手机铃声,他马上醒了过来,依依不舍的放开海燕的柔荑,跑到外面接电话。

“喂,谢……”后面的“姐”字就不好说出口了,现在姐姐变成了姑姑,实在让他纠结。

谢竹芸正站在自己的病房门口呢,一听声音有两个,一个是手机上的,一个是另一只耳朵听到旁边的动静,转头一看,正好看到他从秦海燕的房间里出来。

她脸上一怔,放下电话就过去一把揪住他的耳朵,硬生生的往前拖了两步:“小宾宾,一大早的我还以为你跑了呢,原来你……啊,该不会一晚上都跟人家海燕睡一块去了吧?”

唐宾也没想到她会起那么早,捂着耳朵揉了揉,脸上有些发烧,干笑道:“你……,醒了,伤……怎么样了?”

谢竹芸板着脸道:“什么你你你的,我是你姑姑,赶快叫声姑姑来听听!”

“呃,姑……”

说实话,看着眼前这张宜喜宜嗔的美脸,唐宾这声姑姑还真的是难以叫出口,皱着眉头说道,“谢姐,你要不要再确认一下,说不准搞错了呢,你看你才比我大多少,三岁有没有,怎么可能会有我这么大一个侄子?”

话音刚落,唐宾脑门上就被弹了一下,谢竹芸笑嘻嘻地说道:“这么说,你是觉得姑姑我还年轻了是吧?这话太对了,我也觉得我才刚过十八岁耶,被你叫成姑姑的确是叫老了,哎,谁叫你没事长那么大只干嘛,你要只有那么点,我就不用纠结了。”

说着,她用手比划了一下,只到唐宾的腰部。

“……”

唐宾汗颜,要真那个样子,岂不是成侏儒了么?

他咧着嘴看着谢竹芸,道:“这么说,你真是我亲戚,一点没搞错?”

谢竹芸气恼道:“废话,你看我像是会乱认亲戚的人吗,昨天跟你说多少次了,你还不信呐,要不要再去当面鉴定一下?臭小子,你长得跟你爹一模一样,我还能认错了,不然你当我真花痴啊,无缘无故对你那么好?”

唐宾一想也是,那天在皇甫老爷子的宴席上,她只是不小心撞了自己一下,没道理就邀请自己出去单独聊天,还请客帮忙又变相送辆车给自己开开,这不科学!不过再一说到自己的父亲,他就沉默了!

从小到大,他都没有父母的关心,看到别人都有父母的宠爱和陪伴,他却只能躲在爷爷的身后暗暗羡慕,而且爷爷的身体向来不怎么好,经常要吃药,更没时间陪着他玩耍;每次一问爷爷自己的爸妈的事情,他就是不说,问多了就生气,以至于后来他觉得自己父母肯定是什么大坏蛋,要不然为什么连爷爷都不要他们了,以至于小小心灵上有了不好的第一印象,往后也就不再谈这个话题了。

可是,昨天晚上,他居然得知连那相依为命的爷爷都不是自己的爷爷,那位只在婚宴上见过一面的老头子才是自己的爷爷,而自己的父母,居然在自己出生之前就失踪了,并且十有**早已故去,这完全颠覆了他一惯的认知,岂不能黯然神伤?

“小宾宾,既然都来了这里,要不然今天就去认认家门?”谢竹芸看他沉默寡言,神色不是很好,于是勾肩搭背地搂着他说道,丝毫不在意自己胸前的饱满顶到他的身上。

唐宾侧了侧身赶紧躲开,要是说以前还会觉得暗爽,那现在再这样就感到心惊肉跳了,事到如今,他也没有理由怀疑自己的身世,他神色复杂的看了看她后说道:“今天不行吧,她……,他们现在这个样子……”

他指的是秦海燕和谢大鹏。

谢竹芸点点头:“说的也是,那就下次吧!”

再次沉默了一阵,唐宾忽然问道:“他……,真的长得跟我一模一样?”

“他……,哪个他?”谢竹芸眨了眨眼睛。

“我……父亲!”

“没错!”谢竹芸说着长叹了口气,神色变得哀伤,“你以后看到照片就知道了。”

正说着,病房走廊那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男一女两个人匆匆走了进来,远远看去,男的一身军装,高大魁梧,约莫三四十岁,气势勃发;而女的却是一身职业套装,年龄小了一些,顶多三十岁左右,身高与谢竹芸相差不多,乌珠顾盼,朱晨素手,倒是摇曳生姿,标准的熟女一枚,只是这样两个人一起过来,给人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竹芸,听说你受伤了,怎么样?”女子看到谢竹芸和唐宾后匆匆跑上来,柳腰狂摆,胸前波浪滚滚,看的唐宾很是担心她那两团东西会掉出来,只是再看了看后面的中年军人,赶紧将那一缕视线转开,生怕被误会就不好了,想来这两人应该是谢姐……不,谢姑姑的朋友。

推荐阅读: 留守男人不寂寞寡妇的私密日记

新书推荐:《 恋上嫂子的床 》《 出轨的男人 》《 换爱黄小兰》《 诱惑人的好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