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六十三章 你要做爸爸了

第四百六十三章 你要做爸爸了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唐宾闻言一怔,他可真没想什么心思啊,当下不由笑道:“姑姑,你开玩笑的吧,我又不是杨过,怎么会对你有坏心思,那我不成变态了呀?”

谢竹芸也笑了起来,道:“说的也是,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没错,变态,的确变态,要是对自己的侄儿有感觉,那得是多变态的事情,谢竹芸狠狠的想道,然后将心里面的那丝女人羞涩抛到脑后,心安理得的伸手勾住他脖子。

现在两个人在一起,说说笑笑,可比刚才壮胆多了,就算再发现尸体,也没有一个人时那么惊慌,找了好几间房,终于顺着谢竹芸的记忆找到了一间药房,也真的找到了不少能用的药,这下终于不用担心伤口的事情,只要接下来好好养伤,应该就没什么问题。

处理好了伤口,唐宾也没心思去烧饭什么的,两人回到收拾过的房间,就着包里带来的干粮随便吃了一些,哪里也没去,就草草的过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日升月落。

阴气下沉,阳气上升,人的胆子也随之大增,唐宾从打坐中醒来,先是看了看谢竹芸的身体情况,发现她睡的正香,因为担心可能出现的敌人,他也不敢独自离开,继续打坐搬运内力,直到发现她嘤咛一声醒转过来,这才出去处理尸体。

现在是夏天,山里面晚上温度不高,但是白天却是照样的炎热,尸体放得时间长了就会发霉发臭,得尽快埋葬,也算是入土为安。

两人商量了一下,在外头峡谷的远处找了一块偏僻的角落安葬,谢家的家仆自然礼遇有加,每人一个小坟墓,按着谢竹芸的记忆在每人坟前立了一块墓碑,只是很多人她也不知姓名,只能随便拿刀刻上些文字,聊表意思;至于那来犯之人,却没那么好待遇了,人家是三星级单人房,他们呢就只能住统间了,而且埋入地里之前,还被唐大官人一阵收刮,将口袋里的东西全都掏了出来。

只是这些人全都想要隐瞒身份,口袋里也就装了一些软妹币而已,其他身份证明等物一律没有,这些匪徒加起来也差不多有十个人的数,唐大官人将软妹币放在一起数了数,居然能有三万块之多。

这一刻他不由感叹昨天晚上被板砖砸死的那个老a实在太穷了,身为暗器高手,居然只有五百块钱,难怪人家用的是枪,他却只能甩甩飞刀。

坐在旁边的谢竹芸看了直翻白眼,心说这家伙平时得有多缺钱,才会做出收刮死人身上钱财的事情来,人家可都说发死人财是不道德的,可这话用在唐大官人身上似乎一点不受影响,只是谢竹芸有些接受不了,总觉得不吉利,于是开口道:“小宾宾,这点钱还是不要了吧,直接埋掉当陪葬好了,拿着多寒碜人啊,这可是死人钱!回头我往你卡里打点钱,啊!”

想起唐宾一直生活在社会底层,她调查过最近几年确实过的挺苦,以前是还没有相认,找不到借口给他点钱,但现在既然认祖归宗了,自然没有问题。

可唐宾却说道:“怎么可以埋掉呢,这不是浪费吗,浪费是可耻的,再说了这些混蛋个个都不是好人,哪能把好好的钱给他们陪葬,就是要让他们死了也变成穷光蛋,这才解气……,嗯,姑姑,我哪好意思跟你要钱,我有钱的,想想那拆迁款应该要下来了吧!”

他一边说一边就将三万现金揣进了兜里,只是三万块厚厚一叠呢,他那裤袋也不是很大,只能分开来装,两边都塞得满满的,还有不少露在外面,像极了刚进银行抢钱出来的劫匪。

谢竹芸实在看不下去,忍不住笑出声来:“说你是财迷么,给你钱你说不要,可你连人家死人财都不肯放过。”

唐宾煞有其事的说道:“这叫君子爱财取之以道,拿你的钱,那我就跟吃软饭似的了。”

谢竹芸道:“胡说八道,我是你姑姑,给你钱也是天经地义,都是一家人的钱,能分什么你我?”

……………………

埋葬好了尸体,将屋内的血迹也仔细的清理了一遍。

这一番劳作下来,任是唐大官人肉身强悍,体力惊人,也不由得汗出如浆,毕竟是挖了足足十几个坑,埋了人还得填土,还得找来木板刻字,实在累的够呛。

脱了衣服在小瀑布那里痛痛快快洗了个澡,这才跟谢竹芸两人在屋子里弄了点东西吃,然后去找真正的密室。

实际上,那密室就在水塘下面,入口也没有错,只是里面有很多机关陷阱,如果不知道其中的奥秘也没有准备就贸然进去,十有**是个死字,就比如昨天那个老j,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唐宾在屋子里找了个照明工具,却是个古色古香的气死风灯。

因为谢竹芸身上有伤,自己下去不太方便,唐宾只能抱着她的身体往下跳,安安稳稳的下到地面,这货不由嘴里咕哝:“设计这密室的人也真是太不懂人性化,每次进来都要这么折腾一番,坐滑梯真不适合我们这年纪。”

谢竹芸抿嘴笑道:“本来是有别的入口的,不过听说曾经有外人潜进来找到过入口,后来就被废弃了。”

在气死风灯的照明下,唐宾看见这密道入口下面是一条十几米长的狭道,呈长方形,而一边却是连续七个一模一样的门户,这跟里面曾经用手机照明看见的情况很相似。

“这里有个开关!”谢竹芸指了指一处墙根,那里有一排不起眼的铁杆子,“从左往右数,第三根,你去往上扳三下。”

“……”

唐宾照着做了,然后就听到头顶传来一阵咕隆咕隆的声音,入口处的石板却是自动又合上了。

“跟我来!”

谢竹芸脚步轻移,径直走到最后一个门户,带着唐宾走了进去,这里是一条环绕的曲线回廊,大小也就刚好容两个人一起通过,比较简陋,并不像某些电影里面那样充满神秘感,然后再选择第五道门户……,这样一直持续选择了五次,按顺序是7,5,7,6,然后才真正进入了一个核心的密室里面。

唐宾若有所悟的问道:“姑姑,这里不会就是一个迷宫吧,顺序错了,就永远走不到这里?”

谢竹芸说道:“没错,就是这么简单,不过要是弄错的顺序,那就步步都是陷阱,基本十死九生。”

唐宾道:“那如果有人知道这下面有密室,从外面暴力炸开呢?”

谢竹芸道:“那这密室也就没用了,不用说问,你到了里面一看就明白。”

一扇石门面前,还有最后一道机关,谢竹芸轻易的打来,顿时将里面的场景展现在唐宾眼前;这是一个整体椭圆形的封闭空间,室内空空荡荡,大概有个二十几平方,谢竹芸拿出一个打火机,在某处石壁上点燃某个灯芯,一会之后,四处墙壁起了连锁反应,呼啦啦一下整个墙内都像是着起了火,将整个空间照的灯火辉煌。

然后唐宾一下被眼前的场景震惊,这椭圆形的石壁上面栩栩如生雕刻着无数画卷,上面有人,也有一种奇怪的生物,像是鹰,又像是别的什么,最显眼的是其中一副雕刻,凌空凸起,悬在空中,全体都给人一种要窒息的感觉,活生生的,就像是真的一样。

“从门口左边第一幅画开始,就是谢家青虹掠影的运功心法和口诀,你这几天就在这里细细观看,认真研究,我就在旁边,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随时问我;不过我只负责基础知识解答,详细的参悟内容,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青虹掠影最开始是先辈们学习模仿鹏鸟创出的一门轻功,经过数代人的改良才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呃,实际上我猜就是老鹰,要么也是秃鹫,这世上哪来的什么鹏……”

“这里的图形和整个空间构造可以让你更加直观的想象……,嗯,鹰的迅捷……”

“……”

谢竹芸仔细解释了一遍青虹掠影的由来,以及其中要注意的细节,然后不顾形象的一屁股的坐在石门边上,直接打坐了起来;唐宾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开始先一副图一副图的学习。

……………………

“小宾,慢一点,歇息歇息,我跑不动了!”

又一个阳光明媚,充满了太阳味道的日子,两道人影在这延绵的大山里面连连飞跃狂奔,青天白日的居然在身后拖起两条长长的残影,要是被旁人看见这样的境况,绝对要吃惊的下巴掉一地,还以为白天见到鬼了呢!

这一天,离唐宾和谢竹芸一起来到谢家老宅已经过去了十天,唐大官人在那密室里面学习参悟青虹掠影绝学也整整有十天了,他的悟性不能算太差,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在这十天里面,将青虹掠影学到了第四重,这还是占了内力雄厚的便宜,要不然估计更呛!

在密室学习之余,他还会跑出来在山上实地练习,理论与实际相结合,效果才能更好,而且每天跑到外面练习还有另一个目的,在古宅里面手机没有信号,只能跑出老远越过差不多五六个山头,才能收到手机信号,也才能给江州的朋友爱人打电话,不然的话,他要是十足消失十天没有音信,家里的几个女人又要急疯了。

听到谢竹芸的喊声后,唐宾停了下来,笑眯眯的看着她。

青虹掠影第四重,比第一重的效果强了不少,不仅速度更快,还能飞檐走壁,提气轻身;到了第三重之后,才能将这门功夫跟轻功联系在一起,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轻功。

经过这段时间的修养,谢竹芸胸口的伤已经好差不多,只是这里的药物和秦海燕以及李晶晶手上的伤药没法比,至少在祛疤方便的效果没有可比性,唐宾答应过姑姑,等回了江州就跟她们去要一点,这让为留疤而烦恼不已的谢竹芸很是欣喜,毕竟那是酥胸,本来完美的酥胸上留个难看的疤,任是哪个女人都会心里不痛快的。

“你个臭小子,欺负姑姑内力没你强是不是,没命的跑,也不怕掉到山下去!”谢竹芸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一对高耸巍峨的胸部随着呼吸的节奏拼命起伏,波涛汹涌,要是有男人在这里看见,肯定会暴突出眼珠,口水也要流下来。

好吧,唐宾也是个男人,不过这货是谢竹芸的侄子,经过这几天的习惯之后,原本看一眼就会冲动的**渐渐能控制住了,毕竟血缘关系放在这里,要不然他真觉得自己应该去看心理医生了,他笑了笑说道:“我还没使力呢,你就受不了了,得,那就到这里吧,不然一会又要像昨天一样吭哧吭哧让我把你背回去。”

“知道就好,你就是个妖怪,年纪轻轻,内力居然一元圆满了,而且还有先天真气……诶,你跟我说说,你这先天真气怎么练出来的,难道也是秦老爷子传你的?”谢竹芸掏出一个矿泉水瓶子喝水,那水却是山里的泉水。

“这个啊……,这个问题我还没跟任何人说起过呢,其实……”唐宾正要将双休理论的事情说了出来,可这时候手机突然叫了起来。

谢竹芸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因为已经好几次了,只要唐宾的手机恢复信号,电话业务就很忙,可比自己这个大集团公司的总裁忙多了,而且一打电话肯定没完没了,她摆了摆手道:“行了,跟你的女人热乎去吧,我在这休息!”

唐宾干笑两声,拿出手机看了看屏幕,可发现却是个陌生的号码,而且……是一个没见过的很长的电话号码,是它很长,因为前面还有国际编号,这电话是从国外打进来的。

他脸上微微一怔,不过还是接了起来:“喂?”

“hello,…………#@!”

对面说话的明显是名女性,听声音年纪应该不算太大,嗓音清扬,声如莺啼,很是好听,由此唐宾在脑海中联想了一下说这话的人,结果没一个能匹配,第一这声音他肯定以前没听过,第二,她讲的是英语。

嗯,应该是英语吧!

可惜,唐大官人是正宗的国人,对阳文不太精通,特别是口语听力更加蹩脚,连四级听力都不能及格的货,而那人说话又快又……跟一般英语听力里的声音不同,所以他只听懂了最开始的hello一个单词,后面压根就没听明白。

“呃,hello,……,you是不是打错telephone了?”

不得了,唐大官人居然还记得电话的英文单词怎么读,只是其他的就一头雾水了!

他说完自嘲的一笑,就打算挂断电话。

只是电话那头又大声说道:“youaretangn?”

好吧,唐宾这个读音他听明白了,看来这电话不是打错,而是打对的,只是不知道一个老外的女人,说不准还是个美女,找自己干什么?

从声音的甜美动听中,唐宾在脑子里已经想象出一位五官漂亮拥有一头金色秀发的国际友人。

“看来真的是找我的,呃……,hi,请问,whoareyou,找我what事”

“……”

旁边的谢竹芸看不下去了,这货简直能把人笑死,说的话中不中洋不洋的,能听懂的估计也只有中国人了吧,她听了两句就想要捧腹大笑,此刻走过去碰了碰他的肩膀:“给我,我来吧,文盲!”

唐宾尴尬的笑笑,英文本来就不太好的他,早就把英语听力和口语还给了老师,能看懂的目前也只有最简单的那一些,或者计算机应用英语还能明白一些,其他的果然跟文盲没什么区别。

电话给了谢竹芸之后,她就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跟对方交流了起来,叽里咕噜的,熟练的不得了,就跟唐宾看美剧时的那些差不多,反正他听了半天没听懂,只能站旁边干瞪眼;可是他看到谢竹芸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古怪,一双黑白分明的妙目盯着唐宾的脸眨呀眨的,而且越睁越大,连一张樱桃小嘴也张成了o型。

等到电话那边说了一通后,谢竹芸回应了两句,最后说了句拜拜,这句唐宾听懂了,见她挂上电话,他就奇怪的问道:“姑姑,这是谁呀,怎么把电话打我手机上,我好像不认识她呀!”

谢竹芸眼睛盯着唐宾,依然一副吃惊的的表情,似乎还没有从某件事情里面回过神来。

“诶,诶,姑姑,傻了,中魔咒了?”唐宾伸手在她眼前晃了两下。

“噢,噢!”

谢竹芸回过神来,脸上瞬间变得激动,或者说兴奋的无以复加,她一把捧住唐宾的脑袋:“的确是魔咒,简直是大魔咒……,小宾宾,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可别太激动,要保持心平气和。”

“嗯,你快说吧,这不吊人胃口么?”唐宾不满的说道。

“好,那就是……,小宾,你要做爸爸了!”谢竹芸一脸认真的对他说道。

“……”

ps:月票榜好像又无望了:(,这几天要开始干活了,嗯,尽量保持更新。

推荐阅读: 山村野情 出轨日记老婆出轨

新书推荐:《 诱惑人的好嫂子》《 野性乡村》《 出轨男女》《 美女老师的同居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