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六十一章 香艳禁忌之疗伤

第四百六十一章 香艳禁忌之疗伤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胸口都破掉了汤碗那么大一个洞,这老a想活命都没可能了。

尽管唐大官人很是吃了一惊,觉得这家伙死得也太诡异了一点,跟个僵尸似的,死掉居然流不出一滴血,不过现在他心里担心谢竹芸安危,随手捡起板砖,迅速跑回去照顾她。

“怎么样,姑姑,你别吓我?”唐宾将搬砖扔在地上,急急忙忙查看谢竹芸胸口的伤口,这么一会工夫,那里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一片,甚至……甚至那血液都浓的变成了黑色。

黑色?

唐宾狠狠的一惊,一种切身的心痛弥漫开来。

谢竹芸捂着自己的胸口,无比艰难的坐在地上,背后正好靠在一矮墙上:“小宾,快,帮我把暗器拔出来,有……有毒!!”

果然。

“那混蛋简直就是个杀千刀的,暗器上居然还喂毒!”

“他妈的,他怎么不毒死了自己!”

“老子真想鞭了他的尸!”

唐宾一边嘟囔着恶狠狠的诅咒,一边就直接将谢竹芸身上那件白色蝙蝠衫从腰际掀了起来,这时候生死关头,他可没心思去纠结男女大防这种礼数;衣服脱到胸口部位,饱满的胸脯被束缚在一个米黄色的蕾丝胸罩下面,圆满富有弹性……,好吧,具体怎么样唐宾也没看清,眼睛直直的盯在那个出血口上,一把小巧的飞刀完全穿透了蝙蝠衫,再穿过胸罩的下沿布料,深深的射入了身体,只留下半公分长的刀柄在外面……

“法克,挑的角度也太刁钻了!”唐宾暗暗咕哝了一句,看了看谢竹芸的脸,显得苍白而有些灰败,那伤口渗出的血液也成了黑色,时间非常紧迫,根本不容耽搁,每多耽搁一秒钟时间,姑姑就离死神的距离近一些。

“你忍着点,我要拔出来了!”唐宾说着就伸出手指去捏刀柄,可是问题来了,那飞刀实在小巧,留在外面的仅仅只有半公分,而且光滑的要命,居然捏不住,更加别说拔出来了,唐大官人试了两次都没有成功。

“我靠,豁出去了!”唐宾抬手就把谢竹芸的蝙蝠衫撕破了,然后“毕啵”一下将透明的胸罩带子也一下扯断,一边不无汗颜的说道,“姑姑,非常时期,咱就不讲究了,你……你别怪我啊!”

谢竹芸紧咬着嘴唇,下唇都要咬破了,那飞刀大半钻进了她的身体,甚至还是高耸的酥胸与胸侧连接的地方,可以说就是射在胸部上,倒是没有伤到心脏,只是这痛还是其次,主要是那毒实在够呛,奇痒无比,忍不住就想用手去抓,只是唐宾毕竟是男子,就算是亲侄子,那也是刚认回不久,总觉得羞涩难挡,可是如今却也没有其他办法,她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取出飞刀……

“不会,反正……,早就被你摸过了。”谢竹芸此刻忍的难受,这本来属于秘密的事情稀里糊涂的脱口而出。

“你说什么?“唐宾一惊,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不是因为听到了她说的话,而是没有听清,因为那胸罩带子断掉之后,左边的罩杯就有些脱了开来,露出大半边白皙嫩滑的酥胸,完美的曲线非常诱人,甚至还能看见中间那红粉的蓓蕾。

谢竹芸苍白的脸上不自禁的浮起了一抹殷红,不过好在天气渐渐有些变暗,还能稍微隐藏一下羞恼的情绪。

“快……点,犹豫什么?”

“哦,哦!”

唐宾一手从侧方稳定住她的左侧酥胸,入手非常绵软,弹性十足,让这厮心里徒然间漏跳了一拍;他赶紧收拾心情,强自压下浮动的心思,专注的看向伤口,被那血液一激灵,顿时好了很多,连忙用另一只手将罩杯慢慢带着飞刀尾往外拉扯,直到露出更多的刀柄部位,这才用两根手指捏住,迅速拔了出来。

“嗤!”

一条血剑从伤口处飙射而出,透着浓浓的血腥味。

“毒血……,要,吸出来的吧,姑姑,你自己,够得着吗?”唐宾结结巴巴的说道。

“废……话,别管那么多,吸就是,把我当你妈……就是了!”谢竹芸咬着牙说道,实际上心里也是七上八下。

“噢!”

唐宾依言,也没有其他法子,当成自己妈?自己还真没见过自己妈长什么样,更加没喝过妈妈的奶水,可真难想象啊;另一方面,拔飞刀还行,但要用嘴对着伤口吸血却是有难度,那罩杯下面还牢牢的扣在那儿呢,既然到了这一步,唐宾也没什么好顾忌的,索性伸手到谢竹芸的背后,将胸罩的扣子彻底解开,将左侧的罩杯完全解放,这才用手捏住那团饱满,凑上嘴用力的吸了起来。

第一感觉是:软!试问谁的酥胸是不软的?

第二感觉是:香!也许是受伤缘故,谢竹芸体内的香气也像是破了口子一样从体内弥漫出来。

第三感觉,那就是:复杂了,什么感觉都来了!

谢竹芸也不比他好受,前一晚被摸了胸已经很尴尬难为情了,现在又被摸又被啃的,实在羞涩的不行,她要是早就为人妇那还好了,对这种事情完全可以放开,可问题是她到目前还是完璧之身,从来没有体会过男女鱼水之欢,甚至身体都仍然保持着少女的敏感,如今被这样一摸一吸,当然有一种奇怪的身体触觉从心底蔓延上来;

更加可恶的是那伤口因为中毒缘故,奇痒无比,此刻被唐宾用嘴大力吸吮,顿时感觉无比舒坦,就像那隐在鞋子里面的蚊子包久久不能止痒,痒到了心里面去,怎么抓都不止痒,最后脱掉了鞋子,脱掉了袜子,用手指甲狠狠的挠了一下,那感觉——

啊……,舒服!

“噗!”

“噗!”

“噗!”

唐宾连连吸了满满三大口血液出来,吐在旁边的地上,他没有注意到,板砖正好放在那个位置,结果在暮色中,那沾在板砖上面的血液只在片刻间就消失无踪,而且有股淡淡的青烟瞬间消匿于无痕。

与此同时,在遥远不知何时,一个四处密封的所在,里面静静躺着一根黑黝黝的条状物,仔细看的话上面有一些奇怪的符文密布,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上面的符文突然一阵浮动,一阵昏黄色的亮光闪了一下,刹那间又恢复平静,没有任何人看见这一幕。

因为天色较晚,此刻已经有些看不清楚,唐宾拿出手机用来照亮,看看谢竹芸伤口的血液是否恢复颜色,只是这一照,却照亮了整个半边美乳,一阵惊人的诱惑。

“好……点了吗?”唐宾有些颤抖的问。

“还有些痒,可能还有,再吸一些!”

“噢!”

唐大官人只好再次埋头下去,继续吸奶血。

谢竹芸闷哼了一声,一种属于禁忌的羞耻心顿升,红着美眸轻语:“小宾,你可不准在脑子里胡思乱想,不然姑姑不饶你。”

唐宾正吸着血呢,一股浓浓的带着香气和血腥味混合的血液被吐了出去,含糊道:“不会,不会,我正想象在啃一块猪的肥膘肉呢,而且还是生的。”

“讨厌!”

谢竹芸抬手拍了下他的脑袋,可是力气很小,这一番折腾,着实受了趟罪,血没少流!

唐宾再吸了两口,这才停下来道:“好了,我看差不多了,再吸你就要贫血了……,对了,我去那老a身上看看有没有解药,他既然刀上喂毒,那应该备有解药吧,要不然一不小心伤了自己,那不是完蛋?”

谢竹芸点点头也觉得有理,忙不迭催促他过去看看,自己则是赶紧把衣服拉下,对着他赤身**的实在难堪,要不是情非得已,她绝对不会这么干,只是再抬眼看向他的时候,怎么就感觉心里怪怪的。

唐宾再次跑到老a的尸体旁边,心里暗想姑姑的命算是保住了,这下也放松不少,照着手机电筒软件,在他的身体上照了照,看到那一个没有任何血迹甚至有些焦黑的透明窟窿时,仍止不住吓了一跳,实在太诡异了,然后在这时候他才想到,要不是这个人诡异,那就是那板砖诡异。

他倒是没有想到板砖居然还有吸血的能力,只以为那板砖是星际物质,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功效,你如烧焦啊什么的。

“看看你到底长什么样!”唐宾看向老a脸上的孙猴子面具,随手就摘了下来。

“咦喂,尼玛的,长这德行!”

唐宾再次吓了一跳,在手机照明下看到,这老a实在长的不算英俊,一张脸的皮褶子都要卷下来了,苍白的吓人,一点没有血色,是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嘴里还含着一个东西,黑乎乎的,应该就是那什么变声器。

他不想细看,直接在他身上的口袋里摸索起来。

夏天的衣服穿的不多,口袋自然也没几个,摸索了一阵摸出一个钱包,翻开看了看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五百零几块钱,直接将五张软妹币放进自己的兜里,零钱就不要了,这货现在胃口也大了,零钱看不上眼,然后将皮夹子一扔,继续搜寻,一边嘴里嘟囔:“穷鬼,全身上下才五百块,高手也太寒碜了!”

然后从裤兜里摸到两个小瓶子,拿出来一看:“找到了,可是,有两个瓶子,还是不一样的,到底是哪个呀?”

本书正版:bookzongheng/book/296098html

推荐阅读: 大山深处的女人好色艳妇

新书推荐:《 美女老师的同居诱惑》《 出轨的妻子》《 诱惑人的好嫂子》《 色色小说:男欢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