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三十八章 拔枪就杀人

第四百三十八章 拔枪就杀人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小号电jǐng棍,五公分那么厚的黄页,锤子,大头针,一桶水和大毛巾……

唐宾看到桌子上一件一件摆放出来的“刑具”,脸上露出一丝很古怪的神sè,眨了眨眼睛对一高一胖两jǐng官说道:“两位,咱打个商量怎么样,这些生活用品就不用了,你看我们无怨无仇的,我实在下不去这个手啊?”

胖jǐng察不由笑了:“你说反了?”

唐宾也笑道:“那可真没有!不如这样,你们出去就说打过我了,我呢,就配合配合你们叫两声,这事也就算过去了,不然的话我不好意思啊!”

“配合我们叫两声?”高个子估计是有点被逗乐了,“你以为你是女人啊,叫两声就能让我们爽?怎么的也要出点血啊,就像这样……”

他一边在说话,一边就拿起那支小号电jǐng棍,“噼啪噼啪”闪着电弧朝唐宾腰身上捅了过去。

“啊,啊……”

审讯室里马上传出一阵尖叫声,然后一个人抽搐着倒在地上。

当然不是唐宾,却是那高个jǐng察。

唐大官人安然无恙的站在一边,手里握着那个小号电jǐng棍,满脸无辜地看着他,而本来戴在他手上的手铐,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他用力绷断了。

“你……”

胖jǐng察吃惊的看着唐宾,刚才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他都没怎么看清楚,形势就被逆转,反而是同事倒在地上,并且那手铐居然刹那间就断了……

这是什么情况,什么概念,开什么国际玩笑?

这手铐可是全钢制造,不是山寨的塑料玩具!

唐宾转头看向吃惊的胖jǐng察,随意的将电jǐng棍丢在桌上,笑了笑道:“我就说嘛,我会不好意思的,你看,现在要怎么办呢?”

胖jǐng察怔怔地看了他一会,眼睛不自禁朝桌上的锤子上瞄,看了两眼后突然伸手抓起来就要动手,唐宾无奈地叹气,一脚飞起,后发先至,“嘣”的一声大响,胖jǐng的身体刚好撞到门板上,然后捂着肚子跪倒在地哦哦痛叫。

“为什么我说话你们总是不信呢?都说那家伙跳楼跟我无关了,你们不仅胡乱抓人,还肆无忌惮要对我用刑,这不是让我为难吗?”唐宾摊着手看向萎靡在地的两人道,手上被硬生生扯断的手铐链子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两人看到唐宾打了他们还振振有词,说的好像自己有多委屈似的,真是想哭的心都有了;正在这个时候,杨家绍的父母等人刚好从外面进到审讯室外间,从单面透视玻璃中看到了里面发生的一幕,顿时都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这家伙太嚣张了,在jǐng局都敢袭jǐng,这还了得,简直是目无王法,是社会的人渣败类。”其中一人说话,须发皆张,正是市公安局副局长贾远宏。

如此一来,杨家绍的父母更加认定唐宾就是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了,尚文淑指着唐宾在审讯室内的身影叫道:“是他,他就是那个唐宾,肯定就是他害死了我儿子!我的小绍,你死得好惨啊!”

“败类,毒瘤,建良,还愣着干什么,这种凶徒一定要狠狠的打击?”贾远宏怒视着里面的唐宾,对身边一个三十来岁的人道,这人是贾远宏的下属,两人平时关系还不错,刚才也是在同一个酒桌上,所以才会一起出现。

叫建良的男人答应一声,马上去外面招呼了几个还在值班的同事,一起拔枪冲了进去。

“别动!”

“你居然敢袭jǐng?”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突然面对来势汹汹的三名持枪jǐng察,唐大官人感受到了严重的威胁,体内的先天真气带动阳刚内力,不要命的沸腾,挨打术轰隆隆发动,全身都像是被注入了鸡血,甚至有衣角在无风自动。

唐宾不是傻子,近距离面对三把jǐng枪他也不敢轻举妄动,一边发动挨打术,一边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举着双手道:“别误会,这两个人想动私刑,结果……,自己不小心弄伤了自己。”

“自己不小心弄伤了自己?”建良端着手枪指着唐宾的胸口,神情严肃的喝道,“当我们都是瞎子吗,外面看的清清楚楚,是你一脚把他踹倒的,老实点,别乱动,坐到那张椅子上。”

他也看到了唐宾手上断开的手铐,瞳孔更是一缩,认定这家伙绝对是战力凶悍之人;身为jǐng察,第一时间接到杨家绍坠楼死亡的消息后,就赶到了现场查看,结果看到小号美眉家里那扇被踹飞的防盗门,也是情不自禁抽了口凉气,那得有多大的力气?

“为什么,我们家小绍跟你有什么仇,你为什么要杀死他?”外面几个人看到唐宾被制服,顿时一起走了进来,而尚文淑更是指着唐宾声嘶力竭的喝问。

唐宾扫了眼众人,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尚文淑的脸上:“杨家绍?”

看到尚文淑要喷出火来的眼睛,唐宾却摇摇头道:“你们搞错了,杨家绍的死跟我没关系,是你们硬要把他的死扣在我头上,我是有不在场证据的,很多jǐng察可以为我作证。”

杨伟明同样目赤yù裂:“不是你还有谁?小绍是绝对不可能跳楼的。”

唐宾摊着手道:“那我就不知道了,你们应该……应该去问jǐng察,不过依我看嘛,多半是畏罪自杀的了,入室强jiān罪行可不小,估计他是承受不住压力才会那样。”

贾远宏却yīn测测的说道:“是不是入室强jiān还不好说,但是你暴力攻击是肯定的了,现场留有杨家绍的血液,那里又没有其他人,不可能还有别人,哼哼,再加上现在人在jǐng局还敢袭jǐng,真是佩服你的勇气,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一听到杨家绍的血,尚文淑就仿佛瞬间被刺激了一下,两只眼睛变得血红,不管不顾的冲上去连连两巴掌抽向唐宾,只是唐大官人又不是木头人,连带着椅子朝后退了两步就躲开的这两巴掌。

“还敢躲?”尚文淑一看两巴掌落空,更是像要发狂,合身扑了上去。

“别动!”

“不准动,动一动就开枪!”

持枪的几个jǐng察手里紧了紧,更是喝令唐宾不准动,那就是让他坐在那里被人打了。

“啪,啪!”两声,无奈之下,唐大官人只能接受了这样的结果,脸上虽然不是很痛,但是心里憋屈啊!连带着看向那两个叫自己不准动的jǐng察的眼神也是冰冷无比。

看到唐宾被打中,尚文淑的表情稍稍好了一些,似乎得到了报复的快感,可是两个巴掌怎么够,不弄的他家破人亡,死无全尸,怎么能对得起自己死去的儿子?

这个时候,一高一胖两个jǐng察被扶起来,身上稍微好了一点,毕竟唐宾出手并不算重,还没到让两人没有行动能力的地步;只是唐大官人的留手并没有受到两人的感激,反而是激起了他们的愤怒,甚至感觉在副局长和队长面前丢了人,这时候如果不好好表现,就会给上级留下懦弱无能的印象,以后升迁就别指望了,两人相顾一眼,然后主动请缨,一人拿电棍,一人拿锤子,跃跃yù试要对唐宾动手。

受到如此不公正对待,唐宾也动了真怒:“你们想一起对我滥用私刑,到时候可别后悔?”

见到唐大官人气势勃发,身上凌然有股威慑,有几个人心中都激灵了一下,只是在三把jǐng枪的威胁之下,那种感觉只是一闪而逝,高个jǐng察恼怒唐宾刚才电了自己,此刻咬咬牙就把电棍捅了下去。

“哐当!”

唐宾没有忍住,手臂一挥就将按电jǐng棍甩飞,撞击在墙壁上,连带着那jǐng察再次被掀了个跟头。

“别动!”

“别动!”

“再动就开枪了!!”

三个持枪的马上又逼了上来。

“再来,我就不信了,你还敢反抗!”

“滋滋滋——”

“滋滋滋——”

唐大官人肉身强悍,但是这么被硬生生用枪指着脑袋用电棍捅,也实在怒火滔天,那捅在身上时间久了也会痛的,他眼睛看向那三个持枪jǐng察,正要找机会反抗,可这时候耳中听到外面响了一个女人极其暴怒的声音——

“住手,王八蛋,你们在干什么?”

这个声音对于唐宾来说很熟悉,认出来正是属于姑姑谢竹芸。

谢竹芸马不停蹄在酒店门口抢了一辆出租车,跟祝可贞两人横冲直撞的来到市公安局,甚至差一点就将市公安局守大门的老大爷给撞死了,飞一般冲进来的时候就透过单面玻璃看到了让她怒发冲冠咬断银牙的一幕。

听到这一声清澈的娇喝,再看到唐宾脸上出现的喜sè,建良心中一惊更是用枪死死抵住唐宾的脑袋,另两个持枪的也是严阵以待,捂着jǐng棍的胖子却是听到声音往后退了两步,剩下的几人也同样吃惊,不知道来的是什么人。

唐宾可不想自己冤死在别人的枪下,其他两把枪他还有机会躲躲,但是被顶着脑袋可就危险太大了,他眼角余光一扫建良的手指,毫无征兆的晃了晃脑袋,瞬间脱离了枪口,身形也刹那间启动,青虹掠影激发,留下一道残影绕到了尚文淑的背后。

这时候,三名jǐng察都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就不见了人影。

与此同时,耳边响起一声超级响亮的枪声——

“梆!”

“噗嗤!”

“啊——”

叫建良的jǐng察脑袋一下被轰开,红白相间之物溅了几人一身,那单面透视的玻璃此刻才哗啦啦破碎一地,同时有几个人惊声尖叫了起来。

推荐阅读: 出轨的男人 妻子的婚外遇互换女友

新书推荐:《 色小说:别样仕途 》《 》《 全能姐夫 》《 恋上嫂子的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