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三十九章 事情闹大了(第二更)

第四百三十九章 事情闹大了(第二更)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谢竹芸无疑是护短的。

特别是对唐宾这个失散多年才找回来的小侄子,而且这家伙还很好玩。

不得不说,这种极度护短的xìng格是有渊源的,比如说老爷子谢大鹏也是个超级护短的人,而谢竹芸的哥哥当初对妹妹那种爱护有加视为珍宝的情景,至今还深深印刻在谢竹芸的脑海中,可以这么说,护短是谢家人的传统。

一看到小宾宾受到致命威胁,谢竹芸这个姑姑自然心惊之余怒火高涨,看到他一瞬间脱离枪口的位置,果断拔枪轰了出去,这种时候,宁杀错,不放过;谢家人从来都不是孬种,没有被人用枪指着脑袋殴打的习惯。

“嗒!”

jǐng察队长马建良,脑袋开花的躯体像死猪一般倒在地上,飙shè出来的鲜血能有两丈远,墙壁上面落了一大片。

不止于此,因为尚文淑离的距离最近,就在他的脑后,一枪过后,她本来白皙的脸上瞬间被溅了一大鲜血,看起来恐怖之极,那女人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唐宾亲眼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是惊诧莫名,他没有想到谢姑姑会如此果决,一上来就枪杀了一名jǐng察,一枪爆头,丝毫不留余地;然后一道白sè的身影从破碎的单面玻璃镜中飞跃进来,可不就是姑姑谢竹芸么!

此刻的她身上只着一件白sè吊带睡裙,胸前的波涛圆圆滚滚,似乎像要马上跳脱出来,前两的葡萄粒都凸点了;她听到唐宾被陷害的消息后,马上动身赶来,连身上的衣服都来不及换,脚下穿的是一双酒店专用的一次xìng拖鞋,两条白花花的大腿露在外面,实在要多妖娆就有多妖娆!

只不过此时此刻,谢竹芸在贾远宏这群人的眼中跟混世杀人魔王无异,一把大大金枪对准了其中一位jǐng察的脑袋,眼神中寒光爆shè,满脸的杀气!

“放下枪,饶你一命!”谢竹芸冷森森的说道。

两个持枪的jǐng察当真是惊骇莫名,就没见过这样的阵仗,如此一位美女,却杀人不眨眼,一上来就将队长格杀,被指着脑袋的jǐng察犹豫了,脑门上冷汗直冒。

来人太凶残了,他有点受不了。

可是副局长就在后面,他不知道如何选择,左右为难,连握枪的手都在发抖。

贾远宏被谢竹芸的气势逼的心跳漏了一拍,他的脸上也有少许的血液,他看一眼倒在地上的马建良,很害怕自己也会跟他一样被一枪爆头,这时候他体内的肾上激素飙升,躲在杨伟明的身后大声叫了起来:“开枪,快开枪,这是没有人xìng的暴徒,就地格杀!”

被谢竹芸指着脑袋的那位听了贾远宏的这句命令后更加慌张,枪口都不知道对准了哪里,而另一名持枪者却是咬咬牙抬手就要shè,只是谢竹芸眼观四方,死死盯着他的动作,他肩膀一动,她的枪口就冒火了;小小的审讯室内又一声震耳yù聋的枪响,那家伙的一条手臂破了个大洞,差点就被一枪断掉,jǐng枪啪嗒掉在地上,那家伙嗷叫一声就捂着伤口跌倒在地。

另一个jǐng察大概是受不了这种刺激,手指一动也扣动了扳机,不过被唐宾从后面撩了一把,子弹“呯”一声打在天花板上,不过这家伙估计有些慌张过度,连着又开了两枪,在唐宾的干扰下第一枪shè在地上,第二枪却是命中了那高个jǐng察,一枪打中了他的脚面,痛的啊啊直叫。

至此,审讯室里的威胁解除,谢竹芸看了看唐宾,问道:“小宾宾,你怎么样,不要怕,姑姑给你撑腰!”

看到这样的谢姑姑,唐宾咂了咂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一群人傻眼,瞬间的变故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他们是来干什么的,是来炮制唐宾的,换言之就是在走法律之前好好的整治他一番,为杨家绍的死先出口恶气;可是现在怎么了,突然杀出来一个妖jīng一般的女子,还只穿了这么点衣服,一来就杀了一个jǐng察队长,还废了另一个jǐng察的手臂。

这是在干什么?

要造反了吗?

胖jǐng察手里依然拿着那根电jǐng棍,不过经历刚才的暴力后,他现在恨不得把自己隐形起来,甚至手中那根电jǐng棍都成了烫手的烧火棍,他就怕这女人一下也将自己给爆头了,可是现在他哪里敢动半分,这女人绝对是个魔女,完全不管法律是不是允许,还有她手里那把枪威力真的太大,让他心惊;他慢慢的挪动脚步,想隐到别人的身后。

可是怕什么来什么,谢竹芸将目光锁定了他手里的电jǐng棍,嘴角浮起一丝灿烂的笑。

抬枪,shè击!

谢竹芸看的清楚,刚才就是这个胖子用电jǐng棍在捅小宾宾。

“啊——”

胖jǐng嚎叫一声,颤抖着握住了自己的手,或者说断手,一直手腕连着电jǐng棍掉落在地上,鲜血不要钱的冒出来。

杨伟明夫妇已经脸sè苍白的一塌糊涂,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会遇见如此凶残的女人,自己儿子刚死,他们急不可待的要找人泄愤,不管唐宾是不是那个杀害家绍的凶手,他们都要让他偿命,因为他在这件事上脱不了关系,可是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他的姑姑?

贾远宏这时候也哑巴了,所谓枪打出头鸟,沉默是金,明哲保身,有什么能比生命更加重要,他运用自己的职权抓捕了唐宾,再利用自己的身份带着杨家夫妇前来报仇,无非就是想沾点市委书记的光,到时候自己的仕途也能有个靠山,但现在这个女人明显是个疯子,她无所顾忌,在公安局敢当面杀人,他还没有敢跟子弹硬磕的勇气。

“谢……,你怎么来了?”

面对如此撩人和霸气的谢竹芸,唐宾实在叫不出姑姑两个字,而且她的穿着实在暴露,他不敢直视,感觉自己在亵渎自己的姑姑,于是走过去站在她的身边,可鼻子里又闻到了那股芳香,闹的心里很不安分。

可谢竹芸似乎完全没注意这方面的事情,抬起一条手臂就勾搭上他的肩膀,这时候冰冷的脸上浮起微笑:“我不来的话,你还不给人捅死了?她妈的,我们谢家人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欺负过?你怎么搞的,这么几只跳蚤都奈何不了?”

唐宾汗颜,她这么搂着自己的时候,身体能感觉到她胸前的柔软,于是脸上不自禁有些脸红:“他们是jǐng察,我不好意思还手。”

谢竹芸哼了一声道:“屁的jǐng察,jǐng察还能如此欺负人,jǐng察可以随意乱用私刑?跟姑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唐宾这边还没开口,外面就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明显穿着拖鞋“啪嗒啪嗒”的声音跑了进来,径直挤开门口的几人走到谢竹芸身边,正是和谢竹芸一起来的熟女祝可贞,只见她身上穿的是比谢竹芸还要暴露的低胸吊带衫,一只左脚上套着一只齐膝的黑sè丝袜,这丝袜本身显然是能穿到大腿根的,只是大概匆忙间只穿了一半,另一只脚上更是光溜溜什么都没有。

祝熟女貌似有些后知后觉,转了个身才看到地上脑袋开花的尸体和遍地的鲜血,甚至刚才跑进来的时候拖鞋踢到一样东西,此刻才反应过来居然是一只断掉的手腕。

“啊——”

祝可贞看清之后突然惊恐的尖叫起来,两只脚在地上嗒嗒乱跳,然后身体一软的就要倒了下去。

唐宾站在旁边,连忙伸手扶了一把,却发现这女人已经晕过去了,他一扶之后整个身体都倒在了他怀里。

唐宾脸上怔了怔,看了眼谢竹芸:“这个……”

谢竹芸翻了翻白眼:“你先搂着她,哎,真是便宜她了!”

“……”

说话间,却见门口一人身形一矮,然后一骨碌钻了出去,随后就传来大声疾呼的声音。

那人正是副局长贾远宏,刚刚祝可贞挤过来的时候他就趁机往门口挪了几步,这时候看准时机就逃了出去,招呼jǐng局里的同事帮忙,还呼喊着暴徒袭击jǐng局,恐怖分子袭击什么的,那声音听起来声嘶力竭,非常响亮。

实际上,刚才审讯室里传出的枪声已经惊动了外面的人,早就有人组织现有jǐng力装备武器赶来支援,另外也紧急通报其他部门。

“怎么办,好像闹大了?”唐宾看向谢竹芸,这样的阵仗还真没有经历过。

“走,冲出去,等会人来就难办了。”谢竹芸当即道,再看了看已经彻底吓坏的杨家绍父母,问道:“这两个什么人?”

“应该就是入室强jiān未遂却跳楼自杀那混球的父母。”唐宾组织了语句解释道。

“什么强jiān,什么跳楼,这么复杂?拉走,当作人质!”

杨家夫妇当即受惊,脸上阵青阵白,还以为真的遇上了恐怖分子,一时间显得手足无措,这时候当真后悔到了极点,干什么一定要来jǐng局看看这个嫌疑犯呢?实际上,他们心里有底,儿子坠楼的时候唐宾有不在场证据,好几个jǐng察都能证明,自然不是他干的,但是儿子身上原本受伤,那就肯定是他干的,杨家夫妇睚眦必报,自然不肯罢休,只是现在,真的后悔莫及。

“走,走,走,快!”谢竹芸用金枪顶了顶杨伟明,吓的他哆哆嗦嗦往外走。

祝可贞晕倒,唐宾只能把她横抱了起来,手指眼睛吃了无数的冰激凌后,不由的感叹,这真是个熟女啊!

只是几个人往前跑了几步后,马上就在拐角处遇到了支援的jǐng察,几把枪都对准了他们。

“退,退进房间!”

杨家绍的父母被推在前面,两人战战兢兢,浑身颤抖,一个劲叫着“不要开枪”,生怕自己被乱枪打死。

而唐宾则是抱着祝可贞推开了旁边一扇房门,急忙退了进去。

推荐阅读: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诱惑人的好嫂子美女老师的同居诱惑

新书推荐:《 极致诱惑:与美女老师同居 》《 色色小说:男欢女爱》《 寡妇的私密日记》《 妻子的婚外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