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三十三章 白虎长什么样?(两章合一)

第四百三十三章 白虎长什么样?(两章合一)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跪……键盘?”唐宾眨巴了下眼睛,试图从周晚晴的脸上看到一些蛛丝马迹,确认是不是真的生气到了无以复加,他现在觉得自己实在太傻太天真了,什么叫做坦白从宽牢底坐穿,这不就是真实写照么?

爱她就不能骗她,但是不骗她的话,连爱的机会都要没有了。

唐大官人决定,还有剩下的两个女人:暴力女警和小号美眉,自己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不然现在跪的就不是键盘,可能是刀锋了。

“嗯!”

周晚晴轻描淡写的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一点表情,跟以前很不一样;她将身上的毛毯裹得严实了一点,踩着光溜溜的赤足,两条**轻轻的跨出,慢条斯理的坐到床头,那神情仿佛是在说:“我就这样看着你,你自己说跪不跪吧!”

唐宾往前挪了一点,指了指落在她屁股旁边的一条内裤,那是刚才激情的时候胡乱扔出去的,他此刻身上还是清洁溜溜什么都没有穿,两腿间的物事晃荡晃荡的很是显眼:“呃……,能不能把那个给我?”

周晚晴低头看了看唐宾脱下来的内裤,两根手指捏了起来:“这个啊?没门,就这么跪!”

她说完就随手丢到了地上。

唐宾两手捂着老二,犹犹豫豫的跪在键盘上,那表情真像马上要被爆菊了似的,他看看裹在周晚晴身上的毛毯一角就在自己伸手可及的地方,这厮干笑了两声,迅速用力一抓就将那毛毯抓了过来;一刹那间,周晚晴羊脂白玉般的**就呼啦一下暴露出来,那颤巍巍的丰乳甚至还跳动了几下。

周大美人跑出去好几分钟,拿了个键盘回来,自己身上居然没记得先穿点东西,还是赤果果的像是被剥光了的白羊。

“你……”

尽管刚刚还是很大方很亲密的裸裎相见,甚至那**的余韵还犹在眼前,可这时候周大美人还是禁不住脸色一红,无比羞恼,忙不迭往前爬了两步,拉起毛毯的另一边遮住自己的身体;如此一来,两人又变成了共用一条毛毯,只是一个是跪在键盘上,另一个是跪坐在席梦思床上。

“好了,你可以坦白交代了,到底怎么回事!”

周晚晴裹了裹身子,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难免有些幽怨,想想现在这个家的成员真是越来越庞大,李晶晶,秦海燕,上次说的那个前女友何巧英似乎还有些什么隐情,还不知道以后是不是呢,现在加上叶雁,甚至还有个虎视眈眈的妹妹……,天哪,这家伙一个人,行不行啊,自己都替他感到累。

想起那个叶雁,周晚晴还是印象深刻,第一次见面是唐宾受伤的时候到家里来探望,手里还拿了不少东西,当初第一眼就把自己震惊了一把,说她花颜月貌都是轻的,简直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端庄中又带点妖媚,特别是气质非常好,一般人家都养不出那样的姑娘;后来唐宾出事那时候再见,叶雁也半夜三更的出来,帮了自己不少忙,同时也知道了她不仅是唐宾的上司,而且还是什么大小姐,当初自己真是感激啊……,可是,现在想来,那个时候他们两人已经在一起了吧?

哎,那么千娇百媚的女子,难怪这坏蛋会忍不住,想必换了哪个男人有机会的话也是不愿意放过的……,再想一想,这坏家伙身边的女人,还个个都不普通,长相就不说了,哪一个不是千里挑一,就算自己也不差呀;再说身份地位,晶晶是副市长女儿,典型的官二代,叶雁是富家子女,身家无数,海燕妹妹更加神秘,貌似自己才是那个最普通的民女,还是拖着一个女儿的寡妇……

如此一想,周大美人又开始自怨自艾,看看唐宾,情绪一下子也显得低落了起来。

这个时候,唐宾没有办法了,只能慢慢组织语言,从当初自己和叶雁两个人一起出差去三亚,午夜打车遇到黑车劫匪说起,一点点将自己和叶雁发生的事情讲了出来。

“……黑车司机直接把车开到了一个没有路灯的荒野,那边还有他们的同党,我扑上去围了他的脖子,硬生生拉手刹,车子冲到了土坡下面……”

刚刚一说到这里的时候,周晚晴就惊诧的瞪大了眼睛,一双手在毛毯下面紧紧抓着他的大腿,满是惊慌却不自知,直到唐宾说到最后警察到来被救走,她这才松了口气,脸上还惊魂未定,两根手指狠狠的在他腿上拧了一把:“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情,你怎么不跟我说?”

“不想你担心嘛,反正都过去的事情了。”唐宾讪笑着说道,这厮也是有自己的小心思的,既然都坦白了他跟雁妹妹的奸情,那现在只能把两人之间发生的故事讲的离奇波折一点,博得美人的同情,甚至故意将那凶险的地方添油加醋说的活灵活现,也许周大美人会因为担心自己少责备一些。

“哎,我真是不折不扣的坏蛋啊,现在还成了感情骗子,自己都没脸去见江东父老了……,幸好哥的老家在京城,不在江东!”唐大色狼心里感慨了两句,然后继续讲故事:“逃出来之后,叶雁的老公就出现了,也就是那个罗浩,原来他们是被叶雁的妈妈和罗浩的爸爸逼着结婚的,两人根本没有感情,甚至都不同房……”

唐宾娓娓道来,将罗浩和他爸罗长升说成是多么多么卑鄙的小人,还讲出叶雁是她爸强奸了她妈才生出来的孩子,从小就得不到她爸爸的爱,她妈又和罗长升怎么怎么样,反正从小就像个无父无母的孩子,就跟自己一样,甚至因为环境不好性格变成了拉拉,讨厌男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周晚晴也不禁动容,为那么娇艳的叶雁却有着如此恶劣的家庭环境而感到悲伤和同情,她妈居然还为了一己之私逼着他嫁给情夫的儿子,这该是如何悲惨的人生,周大美人本身就心地善良,设身处地一想之后顿时眼圈都红了,不过一会之后又满脸神奇的问道:“叶雁真的是拉拉,同性恋?那你们怎么可能……,同性恋到底是怎么样的,下面……,跟普通人不同吗?”

唐宾一怔,心说还真不同,雁妹妹那里无毛,是只白虎。

他这时候忽然想到一件事,白虎在中国人眼里也是克夫的象征,大宝贝不是一直在意自己是个什么克夫命吗,如果将雁妹妹的特征说出来,也许同病相怜之下更加容易商量了呢,于是马上没脸没皮的说道:“没错,她跟你一样,也以为自己是克夫命,是只白虎。”

“白虎?”周晚晴一下瞪圆了眼睛,想必还是知道什么是白虎的,不过下一秒,她突然变的无比好奇,拉着唐宾的手问道,“白虎真的是……一根毛,都没有吗?那……,不……不难看吗?长……长什么样的?”

因为唐宾的手就放在自己的老二上面,周晚晴这么一抓之下,却正好抓到了好几根毛,拔的他生疼生疼的,可他又不敢声张,生怕她在气头上直接给拔掉了,于是忍着痛道:“除了没有毛,跟你一样的,白虎嘛,迷信的人都说命硬克夫,她自己也很自卑。”

唐宾这么一说,周晚晴若有所思,然后轻轻叹了口气。

唐大官人看看效果不错,然后继续讲下去,这时候就讲到了在物优大厦上受伤,被秦海燕救下,医院无能为力之下直接飞去青蛇岛,被海燕的爷爷所救,然后一路讲到秦长青去世,得到内功,看破叶秀琴好事,三番两次被杀手追杀,山顶激战,暗河惊险一夜,丛林杀戮……

讲到后来,周大美人战战兢兢,眼泪汪汪,甚至都听的傻了,身体不由自主的靠在了唐大官人身上,紧紧的抱着他,生怕他一不小心就会消失了似的。

过了不知道多久,她才吸了吸鼻子,渐渐从不真实的故事当中回过神来,再看他的时候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她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但是那神奇的内力,秦海燕的神秘,那所有的事情都对照起来又由不得她不信,她这时候才知道海燕妹妹对唐宾不是救过一次,而是救过无数次,甚至她爷爷的死……,一时间她就更加觉得感激甚至感恩,至于叶雁,那真是个可怜的姑娘——

“那……,现在叶雁去哪了?”

“我也不知道!”

“你……,你怎么会不知道呢,那她现在只有一个人,这日子怎么过啊,你得赶紧想办法找回来才对,这个时候正是需要你去关心她的时候,怎么能……,哎呀,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好。”

“我知道,我已经拜托海燕在寻找了,希望有什么线索。”

“哦!”周晚晴顿了顿,又捧着他的脸,满是害怕的说道,“小宾,你居然经历了那么多九死一生的事情,我……,我现在听听就感觉心惊胆战的,真的好海派,那以后怎么办啊,还会不会再……”

“放心吧,你老公我现在已经拥有一身金刚不坏之身,子弹都伤不到我,还有爷爷传我的绝世轻功,怎么可能有事呢?”唐宾笑了笑说道,趁机搂抱住了她用力亲吻,至于京城谢家就是他出身的事情,前几天有空的时候他已经跟她说过了,只是还不知道谢家除了生意上的时候,同时还是八部天龙的其中一部没有说出。

周晚晴被她吻了一阵,豁然惊醒,然后一把将她推开:“你老婆多着呢,才不是我老公,走开,走开,我要睡觉去了。”

唐宾一呆,然后装模作样的唉声叹气:“哎,我就知道说出来后,你肯定不会原谅我的,过几天我就打算上京城去帮爷爷打仗,反正没人爱,被一枪打死也好。”

“啪!”

周晚晴一巴掌拍在他的胸口上,响亮的很,恼怒的骂道:“神经病,乱说什么死不死的,赶紧给我呸!”

看到周大美人脸上的怒容,唐宾赶紧呸了一下。

“不够,再呸十下!”

“你迷信!”

“不呸我回去睡觉。”

“不不,我呸还不行吗?今晚不准走了!”

…………

…………

第二天去医院,高春芬自然第一时间将女儿和小宾好上的消息告诉了老头子周二炳,两老顿时一阵高兴,再加上周晚浓手术成功,再过两天就能出院,也算是喜上加喜。

躺在病床上的周晚浓自然听在耳中,一听之后也是若有所思,没想到姐姐和唐家小哥的恋情居然就这么公开了,她脑子里不知动着什么小心思,一时间有些患得患失。

医院这边的事情暂且不提,唐宾晚上跟周晚晴一番坦白之后有惊无险,大宝贝狠狠的教训了他一回后也就不再说叶雁的事情了,只是严正交待,大色狼的色心必须要收敛收敛,要不然家中女人越来越多,到时候泛滥成灾,买套别墅都容不下,那就真的完蛋了,现在李晶晶那边的父母就已经让她头疼了,幸好这叶雁家里父母……,算是不用再担心,但是海燕的父母呢?

唐大色狼吃一堑长一智,当然满口答应,至于钟丽雯跟何倩的事情,当然绝口不提,就算严刑逼供也死活不能承认。

到公司后,唐宾先给秦海燕打了个电话,她受伤之身又一夜未归,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海燕,你去哪了?”

“没去哪呀,呃,有些事情要处理,这几天,估计就不回去了,你……,有事?”秦大校花在那头轻声说道,经过上次在房间里拉锯战之后,此刻说话的语气有些别扭,仿佛生分了不少。

“呃……,没事,就是随便问问。”

“随便问问啊,那我挂了!”

“诶……,那个,那你小心点,注意伤口,早点回来。”

“嗯!”

秦海燕鼻子里嗯了一声之后就挂断了电话,然后美眸流转,忽然吃吃笑了起来。

她现在正处于一个封闭的空间,非主流步红就在旁边不远的位置,看到秦海燕傻乎乎的神情,不由出声道:“秦姐,你干嘛么,笑得跟花痴似的。”

秦海燕回神,啐道:“你才花痴呢!赶紧查查,这破板砖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一张玻璃桌子上面,唐宾从老家水泥地里挖出来的神奇板砖赫然就放在上面。

步红道:“正在进行图面扫描呢,没那么快!这东西哪里来的呀,看起来挺神秘的?”

秦海燕道:“唐宾的,听说是老家那里挖出来的,他原来的爷爷也是迦楼罗里面的人物,我怀疑应该有点来历。”

这板砖的来历是周晚晴跟她说的,她看了半天看不出所以然来,出门的时候就顺手把它带了出来。

非主流纳闷道:“这东西很奇特,元素测试就是普通的岩石,但是这又不对劲啊,一块岩石怎么可能有这么重?最大的问题是,我居然想刮点皮屑下来都做不到,这……想不通,这不会是星际物质吧?”

秦海燕皱着眉头想了想,实在也没有头绪,也就只好作罢,两个人随后商量起了别的事情。

…………

唐宾在办公室处理了几个邮件后,门口有人直接走了进来。

抬头一看居然是有一段时间没见的皇甫安。

这小子进门后马上叫了声哥,看起来风风火火的。

唐宾笑着站起来道:“小安子,稀客啊,你这个少东家怎么有空过来我这里坐坐?”

皇甫安喘了口气,做贼似的把办公室门给关上了,然后说道:“哥,有人要对付你!”

“啊?”

唐宾闻言一怔,挺吃惊的,有什么人要对付我还能被这小子知道,自己却一点头绪都没有,难道是皇甫家族?可是皇甫家族的人干嘛要对付自己,是因为知道自己和雁妹妹的事情了,但雁妹妹不是被驱逐了吗,还操哪门子心啊?

“坐下,慢慢说,怎么回事?”唐宾甚至还殷勤的给小安子倒了杯水,不管怎么样,他能急急忙忙跑过来报信还是很有心的,何况这是雁妹妹都疼爱的弟弟,自己实际上的小舅子。

“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关系还不错的兄弟,昨天晚上把我拉了出去哈皮,结果他就给我介绍几个人认识……”皇甫安咯里吧嗦的说了好一段话,唐宾才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原来是有三个人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皇甫安,听小安子介绍,一个叫陈哥,一个叫东哥,另外还有一个听说来路很大,称什么杨少,在江州属于横着走的,具体到底是什么来路小安子也不清楚,但是他那兄弟拍着胸口保证是大人物,然后大人物给小安子安排了个任务,让他通过关系把唐宾从皇甫集团里面开除。

唐宾弄清楚事情的经过后也是心里迷糊,什么陈哥东哥的,又是哪里冒出来的敌人啊,还是说的开除自己,这算个什么事啊?

“大哥,还有,还有……,他们可能还会找人对付你,不过大哥你是超级高手,自然不会放在心上,不过我一听说是要来对付你,那边不动声色,回头马上来告诉你了,小心点也是好的。”皇甫安笑呵呵的说道,不无献媚。

唐宾看了看他,拍拍肩膀称赞道:“做的好,还有没有其他信息,详细点的,为什么要对付我?”

皇甫安想了想,然后道:“好像是……,那个杨少为了得到一个女人,好像就是我们公司的。”

杨少?

为了得到一个女人?

把我开除?

唐宾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这时候灵光一闪,想到了那天在海鲜城里遇见的那三个人,好像那个拿了杯饮料泼了刘菲菲跟何倩一身的男人就是叫什么杨少,难道是为了刘菲菲……,不,是何倩!

上次有个人说漏了嘴,说那杨少的哪个亲戚是江州的no1,难道真有其事?

真是晦气,怎么会碰到这样的家伙,看来这几天真要注意一下了,自己倒是不怕,但是小号美眉一个人住,还是要小心一点为好。

“嗯,我大概知道是谁了,对了,他们有没有留下联络方式?”

“没有诶!”

“那……,你那小兄弟知不知道?”

“这个我要问问了才晓得。”

“行,那你一会问问!小安子,你这次报信有功,中午哥请你吃饭。”

“真的?好啊,去哪个大酒店?我马上去订位子。”

“什么大酒店啊,就在食堂。”

“啊……”

皇甫安露出失望之色,不过看到唐宾的神色马上又笑了笑满口答应,然后才问起了自己最关心的事情:“哥,你最近有没有我姐的消息?”

唐宾沉吟了一会,点点头道:“还真有,她现在挺好的。”

皇甫安马上兴奋起来:“那她现在在哪里,我能不能去见见她,我好想她啊!”

唐宾顿时皱眉,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想个屁,她是你姐姐!我说你小子这个恋姐的毛病还没改过来啊,信不信我抽你?”

小安子捂着脑袋很是委屈:“你已经抽我了!……哥,我真没恋姐了,只是关心,关心而已。”

唐宾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这还差不多,你姐现在不在江州,嗯,跑国外过去,她现在还不想见皇甫家的人,你也是皇甫家的吧,自然也在此例,不过你放心,她对你还是挺好的,特意嘱咐我好好管教你,等她回来的时候,我自然会通知你。”

“真的?”

“我骗你一个小孩子干什么!行了,赶紧打电话,我靠,哪个王八蛋皮痒了,居然想对付我!”

“行,行,马上!”

皇甫安拿起电话,嗯嗯啊啊的打了一通。

唐宾站在旁边,那电话里面的内容听的一清二楚,小安子的那小兄弟也只知道其中一个叫东哥的手机号码,其他两人说是也不熟悉,唐宾示意小安子找个由头将那东哥的号码要了过来,稍稍心里寻思了一遍,唐宾打算亲自去会会他,与其等着人家出招,那还不如自己先出手。

皇甫安一脸激动,甚至热血涌动:“哥,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咱们?不是咱们,是我,你就中午吃完饭乖乖回家。”

“哥,你是我亲哥,带上我呗,让我也长长见识好不……,你是高手啊,高手身边就是要有一个小弟才cool,我就当你小弟,怎么样,哥?”皇甫安满脸哀求的说道。

“屁,我才不是你亲哥,我是你姐夫!好了,好了,看在你一脸**的份上,带上你了,咱们晚上去会会他,杨少?靠,羊骚吧!!”

再看小安子青涩的脸,果然笑得很是**。

ps:时间仓促,懒得分了,两章合一一起发!

推荐阅读: 轻微疯狂 乱欲换妻俱乐部

新书推荐:《 年轻的嫂子》《 妻子的付出 》《 善良的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