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三十一章 嫂子:我也要打灰机

第四百三十一章 嫂子:我也要打灰机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唐宾如此干脆的跑进来这么一跪,口称嫂子就是我的女人,一时间将房间里的两母女瞬间石化。

周晚晴是没有想到唐宾会这么不跟自己商量一下就直接道出真相,让自己面红耳赤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心里一点准备都没有,只是心里在惊讶的同时又有些止不住的欢喜。

不管怎么样,唐宾主动站出来承认,那是一种态度,是对自己爱的表现,尽管这么做在她看来实在草率,过于冲动,可能会出现更多的问题,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既然他做出了决定,那自己也只好无条件支持了。

高春芬是相当吃惊的,不过转眼后更多的是欢心喜悦,一下子眉开眼笑,连声音都提高了不少:“好啊你们两个,保密工作真是好啊……,晴晴,我可问了你不下十遍了吧,原来你都是在敷衍我,背地里早就暗度陈仓了是吧……,不过,好,度的好,妈喜欢,小宾,你现在终于像个男人了,这声妈可不是以前叫的那意思了,我就算你是跪我这个岳母了!”

唐宾汗颜,小声道:“妈,我给您下跪是应该的,只是我……平时像个女人吗?”

高春芬心里高兴,一块在胸口悬了好几年的大石头落地,扶起他来,这时候也开起了玩笑:“小宾,你是不知道啊,你跟我们晴晴一起住了这么多年,帮了她那么多,我跟你爸当面不说,背后肯定也会商量的么!你说你一大小伙,我们家晴晴漂不漂亮就不吹了,想当然的认为你是看上晴晴了,才会这么卖命;说实话,当初你那样做,我们还有些犹豫的呢,以为你只是一时冲动,不过后来证明,你的确是出于真心……,不过随着时间越来越久,你们俩却是一点苗头都没有,我和老头子又开始怀疑了,难道小宾不喜欢女人,却是喜欢男人?”

听到这里的时候,唐大官人瞬间就囧了,自己喜欢男人,那是什么结果?

被爆菊,还是爆人家菊?

怎么想都觉得浑身一阵恶寒!

高春芬又道:“现在好了,我和老头子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诶,对了,你们俩到底什么时候好上的呀?”

周晚晴面色绯红,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神情羞羞答答,糯糯的说道:“就在……”

“就在心心出生后一年!”唐宾马上抢着说道,“其实还没出生的时候,我就喜欢上她了,我决定用生命去维护她,不让她受到伤害,让她过上美满幸福的生活,嗯,就是这样的,要不然晴晴她这么脸皮子薄的人,怎么可能一直跟我住在一起呢?”

“可不是,我也是这么说嘛!那,既然都好这么多年了,你们总得有个打算,什么时候把婚给结了呗,这样没名没分的住在一起,也不是个事啊!”高春芬又说道。

唐宾愣了下,立即笑道:“结,当然结,马上结,这不还没买房吗,我们打算等房子买了再摆酒,要不然没个房子,这婚结着也不像样啊!”

边上周晚晴说道:“妈,其实结不结婚有什么区别吗?还不是一样过日子,折腾那事情干什么,再说,我也不想让老家那帮邻里邻居的知道,到时候说三道四,又不知道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高春芬皱了皱眉,然后点点头道:“说的也是,这个就……你们自己决定吧,不过亲戚什么的,总要请来一起吃个饭的,这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唐宾自然满口答应。

三个人在房里又说了一阵话,周晚晴就把唐宾拉出了门,进去唐宾的房间后,呯的一声把门关上,开始兴师问罪——

“你干什么要跟我妈说出来?”

“为什么不先跟我商量商量?”

“胆子肥了是不是,还说我三年前就跟你好了,三年前你还是个小屁孩呢!”

“……”

周晚晴发飙了,捏着唐大官人的鼻子就开始连珠炮似的问责。

唐宾乖乖举着手,两个眼珠盯着自己的鼻子,聚成了斗鸡眼,嗯嗯嗯的讨饶:“我是无意中听到你妈说的话,我才迫不得已站出来的;要不然总不能眼看着她老人家为咱们担心,她说的也没错,没名没分的我们住在一起,别人肯定也会说闲话,我们自己可以不在乎,但是爸妈接受不了,是不是?”

“那后面的问题呢?怎么就变三年前了,我们三个月都还没有好不好?”

“三年前我就喜欢你了呀,三年前我就想推倒你了,这也算是我的心声呀!”唐宾没脸没皮的说。

“真的?三年前,这么早?”

“嘿嘿,说出来不怕你笑话,你嫁人那一天我就看上你了,我就想……”

“想怎么样?”周晚晴眼波流转,捏着他鼻子的手指也放开了,含羞带俏的盯着他的眼睛,一种叫做妩媚的神情爬上她的眉梢。

这是一个信号,在唐大官人看来,这就是一个信号,代表着男女求欢的信号。

唐宾舔了舔嘴唇道:“那时候,我就想被你推倒!”

周晚晴风情万种的眉毛一挑,果然伸手在他胸口轻轻推了一下:“小色狼,那么小就有那心思,果然不是好东西,我算是引狼入室了。”

唐大官人应声倒在床上,一只手却依然牵着她的柔荑,拉着她倒下,顿时两具身体重重的叠在一起,唐宾在她耳边咬着耳垂说道:“那美人你就以身饲狼吧!”

周晚晴的耳垂敏感,被他轻轻用牙齿一咬,顿时咬得花枝乱颤,一身软肉粘在他的身上阵阵厮磨,顿时让唐宾热血澎湃,她咬了咬下唇道:“原来你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

“是的,没错,好嫂子快来把我的皮剥掉吧!”唐宾一边说一边把手摸到了周晚晴的大腿上,那里刚刚洗过澡,一片滑腻腻,软绵绵,手指摸在上面犹如摸着羊脂白玉,丝丝温润,渺渺春情,他自下而上一点一点的摸索,一寸一寸的滑动,偶尔用指甲轻轻刮擦。

“坏小叔,果然坏透了!当初心心爸还在的时候,就应该让他跟你绝交,省得来坏他老婆。”周晚晴大腿内侧被他的手指撩拨,一颗心忽上忽下,呼吸渐渐紊乱,说话也有些荤素不忌。

唐宾这厮昨天晚上还跟暴力女警在河边大肆肉搏,不知道弄了多少回合。

今天,被大宝贝如此轻轻一撩拨,顿时又兽血沸腾,情难自禁,下面那狰狞之物还没有剥掉伪装,就已经战鼓擂擂,雄心怒放,坚硬的一塌糊涂,稍稍一动,就顶入了周大美人的两腿之间,隔着裙子和裤子,使命的猛戳,用力的挤压,不知道怎么滴,一听到周晚晴说来坏他老婆,唐宾这牲口突然有种异样的兴奋,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禁忌之恋?

“现在后悔已经晚了,反正已经坏过了,索性就坏个彻底吧!”

他的手忽然掠过大腿的曲线,瞬间钻进她的裙子底下,甚至从里面小小的内裤边缘摸了进去,瞬间摸到了两个磨盘一般的肉臀,鼓鼓囊囊,绵绵软软,他像揉面团一般上下左右随意乱搓乱捏,弄的周大美人娇躯丝丝颤抖,那被顶着要害的两腿之间一阵酸酸麻麻,两条美腿更是夹得死紧死紧,就跟抽筋了一般。

“嫂子,你知道我最喜欢你的部位是哪里吗?”唐宾一边揉,一边轻轻在她耳边吹气,坏坏的问。

“不会……不会是……那里吧?”周晚晴身躯扭动,情难自禁,胸前的丰满严丝合缝的挤压着他的胸口,一种如在云端的感觉袭上心头,她的美眸含春,睫毛弯弯的抖动,柔美的鼻翼轻轻扩张了又收缩,一双白玉般的纤手抓着他的头发,深深的插在发丛中,胡乱的揉动,一阵酸麻和瘙痒的味道在体内滋生,渐渐蔓延。

“哪里?”

“臀……,臀……”

“嘿嘿,没错啊,你的这里特别性感,以前一看我就受不了,经常偷偷的……”一不小心说漏嘴,唐宾赶紧住口。

可周晚晴虽然**弥漫,但神智尚清,一听有内容,顿时追问:“偷偷干嘛?”

“没干嘛!”

“别狡辩,都说漏嘴了,是不是偷偷躲在房里打飞机,还想着我的那里……,哼哼,我早就知道了,诶,要不然,你现在就打一遍给我看看呗?我还没见过你打飞机呢!”

好一个美嫂子,大宝贝,果然闷骚,上了床就变成荡妇。

“……,不用了,我给你打就是了。”

“我才不要!”

可是唐宾早就一把将她翻下,扔在床上,甚至直接动手将一条白色的小内裤抽了出来,那里已经有一小片被濡湿的地方,唐大色狼捏着那刚刚换上不久的小内裤,在鼻子上轻轻嗅了嗅,把个周大美人羞臊的面红耳赤。

“灰机,是要这么打的!”

唐大色狼嘿嘿一阵坏笑,一下将脑袋钻进周晚晴的裙子底下,对准那芬芳满溢的香草之地,舌尖轻轻探出,一下含住了那两片柔唇,那里早就汤汁满溢,**攀升,一阵阵的酥麻正在那里不断袭击,唐宾这么一含,再加上舌尖在缝隙处稍稍一撩拨,周大美人顿时一声吟啼,全身都猛的颤抖了一下。

不过,老妈还在周晚浓的房间,她可不敢太张扬,马上用手死死的捂住嘴巴,一双光洁柔嫩的大腿死死的夹住了唐大色狼的脑袋,晶莹玉洁的十根足趾时而张扬,时而紧缩,实在太过刺激;甚至本来异常柔软的两片臀瓣也因为用力鼓成了硬邦邦的肌肉。

她歇斯底里的摇动着脑袋,将满头青丝都摇散了开来,嘴唇一张一合的说道:“坏小叔,你快转过来,我也要给你打灰机!!!”

推荐阅读: 大山深处的女人好色艳妇

新书推荐:《 好色艳妇 》《 妻子的付出 》《 野性乡村》《 乡村女人